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七章 同性相斥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220  |  更新时间:2018-09-08 11:40:55 全文阅读

考场离校门口不远,二人说话间,已经来到校门口,原本的招生摊子已经被人收拾掉,换上一排两人高的木墙。墙外还拉着一张大红布,红布内工作人员在木墙上抄抄写写,准备着录取名单。

施夷光取出自己的香帕贴心地给庄休擦去额上的汗水,并说道:“公子,那边有棵歪脖子树,不如去那里歇歇?”

庄休点点头,踉跄着步伐,挪到了树荫下,将施夷光卸下。

他抿了抿嘴唇,连番的折腾让他有些口渴,可身上又没有这里的货币,只能学着曹操望梅止渴的法子来忽悠自己。

施夷光注意到庄休抿嘴的小动作,便猜出他的需要道:“公子,我有些渴了,往左走二百步就能见到一口水井。”

施夷光从衣袖里摸了摸,取出两只白瓷碗递给庄休。

庄休掂着手中的白瓷碗,又瞧了瞧施夷光那古怪衣袖,心道:“这比哆啦B梦的百宝袋还实用。”

“公子慢走!”

送走庄休,施夷光再吐出一口淤血,银甲牛的蛮力可是结结实实撞在了她的身上。她正准备用手上香帕抹去嘴角血渍时,兀得想起,这块手帕给庄休擦过汗,便嫌弃地将其丢在一旁,重新取了一块。

施夷光收好带血的手帕,在衣袖中找了找,却没有找到跌打药酒,犹豫一番后,吞服了一些益母草药丸来调节气血。

这时,人群走来一男一女,男的五官端正,棱角分明,一身白色儒服上没有丝毫瑕疵污秽。女的气质清冷,容貌虽略逊于西施施夷光,但也是美人中拔尖的存在了。

那男的瞧见书院还未放榜后,便环顾四周,发现了独处树下的施夷光,沉声道:“先去那里休息。”

他身后的女生点点头,紧跟其后。

“同学你好,我能坐这里吗?”那男的朝施夷光问道。

施夷光抬头,对上男子的双眼,他的眼里没有寻常男子见到她时的欲念,很干净,不,这个词不妥当,应该说,很规矩!他的视线不会四处游离,礼貌又恰到好处得让人生不出厌。一眼过去,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个词——正人君子。

在二人深情款款对视时,身后那女子一个闪身,杵在二人中央,隔绝了两人的视线。

靠在树干上休息的施夷光瞧见女子吃醋的模样后,忍不住莞尔一笑,大方道:“这个树不是我种的,想坐就坐吧。”

可那白裙女子却不乐意了,女性的本能令她觉得树下的这个女人很危险,虽然她对自己喜欢的男人很自信,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还是远离这种狐狸精比较好。她拉着男子的衣袖道:“阿鞅,我们换个地方休息吧?”

公孙鞅眉头一皱,往四周望了一望,道:“校门口人满为患,几乎找不到第二处休息之处,你要是不愿意休息,我们站着等放榜便是了。”

那女子无奈只好沉沉点头,等公孙鞅坐下后,她故意坐在二人中间,不给狐狸精发功的机会。

人流如潮加上闷热的天气,不少人心绪烦躁,开始催促御书院快些放榜。

而这时,庄休一头长发滴着水珠,捧着漾来漾去的两碗井水回到了歪脖子树下,却瞧见树下多了两个人。

“公子,你回来了?”

施夷光巧笑嫣然,庄休则一脸懵逼,问道:“他们是?”

公孙鞅主动起身自我介绍道:“同学你好,我叫公孙鞅,主修礼艺。”他又指了指一身白裙的女子道,“她是褒姒,主修乐艺。”

“公孙鞅!褒姒!”庄休将手中两只只剩半碗井水的白瓷碗丢给施夷光,又把自己的双手在衣服来回擦了擦,然后紧紧握住公孙鞅的手,一脸激动。

“正史上,公孙鞅即是商鞅,入秦后得到秦王封商十五邑,才被后人尊称为商君——商鞅,商鞅变法可是秦国崛起的第一把火焰!

至于褒姒,她可是四大妖姬中的一员,烽火戏诸侯中的周幽王为博得褒姒一笑而断送了江山,只不过这段历史无从考究,但也说明了褒姒拥有色令智昏的本钱。”

庄休在脑海里措词了半响,最后却只能说道:“你好,我叫庄休,”

公孙鞅点头,抽出了自己的手,至于那褒姒除了开头抬头望了一眼,知道庄休是个人后,便对他没了兴趣,冷冰冰地坐在原地,警惕着身边的狐狸精。

施夷光对着庄休招招手道:“公子,我喝不下两碗水~”

褒姒听后,一声冷哼道:“贱人就是矫情,喝不完不会倒掉啊!”

面对褒姒的主动挑衅,施夷光自然不甘示弱,她反击道:“这是公子对我的一片心意,我怎能随意抛弃?!倒是某人,怕是只有给男人端茶倒水的份,一看就是丫鬟命!”

褒姒气结,指着施夷光“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骂道:“不要脸的骚狐狸!”

施夷光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旧伤复发,原本平缓下去的脸色再次潮红起来,她直接起身端着两碗水来到公孙鞅面前,递出一碗道:“天气闷热,公子当爱护自己的身体,清凉井水,小女子薄意。”

公孙鞅显然应付不来这样的大场面,他有意呵斥褒姒,但有外人在场,也不好伤了她的颜面,一番思量后,他还是缓缓伸手接过施夷光递来的白瓷碗。

“阿鞅,不能喝,你以后都要小心这种蛇蝎妇人,她们很喜欢在水里下毒的!”褒姒横刀夺碗,将施夷光的白瓷碗抢过,并骂道:“你这种人的水,只配给狗喝!”说完就将那水碗塞入庄休手中。

庄休愣愣得望着碗中水面上自己的人头倒影,喃喃自语道:“我是不是被人骂了?”

施夷光和褒姒二人势如雌狼对母豹,针尖对麦芒,似乎只要再酝酿些时辰,她们一定会打起来的!

这时人群骚动,所有人开始往木墙方向涌去,眨眼的功夫,歪脖子树下也被人群挤满。

公孙鞅站起身来,往木墙方向一望,发现大红布已经被摘下:“书院放榜了!”

庄休将白瓷碗递给施夷光,然后在原地跳跃,试图越过面前的人墙,看到自己的成绩。

施夷光见状提议道:“公子,有一法子,愿不愿意一试?”

庄休停止跳跃,喘着气,回过头望向施夷光,道:“什么法子?”

施夷光突然娇羞起来,道:“公子可背着我,这样居高临下,就能瞧见木墙上榜单了。”

庄休闻言,往面前的人从众望去,凭他这么单薄的身子,等见到榜单他的“人”也被挤成“亻”形了,于是他点点头,熟练地屈下身子,让施夷光上背。

褒姒见状啐道:“不知羞耻的骚狐狸!”但她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很诚实地扭向公孙鞅,眼中的期盼之意明显。

正(gang)人(tie)君(zhi)子(nan)公孙鞅无视了褒姒,但见到施夷光这种登高望远的法子后,很受启发,他轻轻一跃,双手抓住了歪脖子的粗树干,又来回摆荡三五个回合后,猛地松手,人如燕雀,腾空而上,稳稳地落在粗树干上,然后一丝不苟地开始整理衣冠,确认没有一丝污渍后,才抬头往榜单望去。

榜单上有六色,其中最低等,数量也是最多的凡班学生名字是以黑炭墨书写的,而其中最高等的甲班二十席的名字统统以真金碾成的金粉沾透明水胶书写。

施夷光皱眉,甲班二十席金光闪闪,完美地融入阳光中,只能隐约瞧见残缺的笔画,根本无法分辨出完整的人名。而她又在乙班红名、丙班绿名中来回找了几遍,均没有找到她和庄休的名字。

于是她不确定道:“公子,我们可能位列甲班二十席,但榜单上的金字被阳光遮掩,瞧不真切。”

这时,歪脖子树上的公孙鞅喊道:“阿姒你和我都在甲班。庄休同学,你好像也在甲班,你的庄是不是村庄的庄,休息的休?”

庄休点点头,向公孙鞅谢过,而背上的施夷光放弃了寻找,从庄休背上落下,向公孙鞅问道:“公子,可瞧见施夷光这个名字?”

公孙鞅正要回答,褒姒却不乐意了,她朝树上喊道:“阿鞅,你不准说!”

施夷光双眼亮起桃粉,施展魅惑,用勾人心魄的轻柔声音喊道:“公孙公子,可瞧见小女子的姓名?”

树上的公孙鞅对上施夷光的眸子,暗暗称奇,却不为诱惑,只是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告诉了她,她也在甲班二十席中。

而对于施夷光的魅惑,褒姒却一反常态得任由她去勾引,心中对狐狸精的把戏颇为不屑,她心道:“如果对阿鞅魅惑有用的话,哪还轮得到你!”

施夷光双瞳内桃粉闪烁,魅惑勾动了银甲牛的伤势,她摇摇欲坠,一旁的庄休贴心地上前一步,扶住了她的肩膀。

施夷光收起魅惑,有些虚弱地朝庄休道了声谢。

庄休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向众人问道:“现在我们去哪?”

公孙鞅指着书院深处道:“榜单下画着地图,我知道那里,跟我走吧。”

公孙鞅挤入人群,褒姒紧跟其后,生怕狐狸精拐走她的阿鞅。

而此时她眼中的狐狸精面无血色,原本的红唇也病态得发白。

庄休清楚应该是那银甲牛撞击造成的伤势,所以他问道:“还需要上背吗?”

施夷光一愣,随即甜甜一笑,婉拒了庄休的提议,并笑骂道:“别那么看不起我!”

庄休耸耸肩,领着施夷光跟上公孙鞅二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