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五章 弹指一挥间,深藏功与名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084  |  更新时间:2018-10-09 07:21:52 全文阅读

一瓶冰红茶的时间后,周御书院才准备好下一场的考试,那喇叭滋滋一通电流杂音后,传出声音:“周御书院智体美劳四合一考试五分钟后进行,考生需要注意,这次考试中,你们每个细节都会做成为评分的重要依据。另外全体考官注意,一分钟后将蛮牛放出。”

听完播音后,庄休心中疑惑,为什么学校的考试还需要蛮牛?但又不敢向背后的妖精询问,便只得将疑问藏在心中,默默等着蛮牛出现。

一分钟后,沙场外哞哞响,考官打开栅栏,放入一头披着银色甲的蛮牛。蛮牛智力似乎不低,在入门那一刻,它两前足高高抬起,随即重重落下,震得沙场的沙子都离地一尺,扬起一阵黄烟。

“哞!”

蛮牛头高高抬起,仰天呼啸,庄休见状咽了口唾沫,从它嚣张的入场方式就能看出,它是一头久经沙场的老牛。

等牛闲庭碎步走到沙场中央,考官才合上栅栏,喊道:“考核开始!考试时长30分钟!”

“锵!”“轰~”“咚咚~”

栅栏合上的瞬间,考场上其他八名考生各显神通,有的抽出三尺长剑,剑锋冷冽,有的抽出长枪,枪头寒芒幽冷,更匪夷所思的是,有两三个考生身边烟雾缭绕,火球、冰锥悬停在身旁,蓄势待发。

庄休暗暗吃惊,往离他最近的一人望去,那人长发倒立,身上电弧闪烁,一间湛蓝雷衣裹住了他的上身,看起来颇为威风。

背上的妖精与庄休差不多,同样在观察那八名考生,心中衡量着他们的战力,只是身下的呆子似乎还没有动静,便好奇道:“公子,你怎么还不使用看家本领?”

庄休一愣,看家本领?他知道火焰燃烧需要氧气,正负电荷摩擦可以产生电,但这不代表他就能像那些考生一样,防火放电啊。再说舞刀弄枪,他男子一千米的成绩就没入过六分钟!所以他无奈回道:“我不会那些。”

这次轮到妖精一愣了,她问道:“春秋六艺:礼、乐、射、御、书、算,你主修哪一艺?”

庄休摇摇头,他主修:语文、数学、英语......

妖精皱眉继续问道:“你以前是哪个辅导班的?”

庄休再次摇头回道:“我没上过辅导班。”这是真话,次次年纪第一的他,还上个鬼辅导班......但妖精问的明显不是这个。

听到庄休的答复后,趴在背上的妖精脸色一僵,面若冰霜,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魅惑了一个万中无一的麻瓜,要知道现在的春秋,没上过辅导班的人,比不好色的男人还难找!

妖精叹了口气,她自身功夫不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如果她想要在这次考试得到优异的成绩,就需要一个帮手。这个帮手不用太强,哪怕只有丁点实力,她就有把握获得高分,却没想到栽到了这个没上过辅导班的麻瓜上。

她往正在酣战着的八人一牛望去,再次叹了口气,她们游离在战圈外,智体劳三项根本无法被评估,三十分钟后,大概会按照零分处理。

“公子放我下去吧。”

妖精决定亲自上阵,这样坐以待毙,她实在不甘!

庄休点点头,其实他的体力也有些不支,既然她愿意主动下来,哪还有拒绝的道理。

妖精下地后,一言不发,深深望了一眼庄休后径直地冲入战圈。

沙场中央,一身红裙,翩翩起舞,宛若红蝶,其余那八人和蛮牛似乎都成了伴舞者。场外的考官频频点头,似乎对妖精的表现极为满意。

“哞!”

披甲银牛渐渐打出了火气,起先八人围殴它,它还时不时得能用牛角顶一下这人肚子,那人屁股,可随着那红衣女子的加入后,战况就变了!无论它怎么顶、怎么踢,那女子都能险之又险得避开,久而久之,银甲牛便红了眼,嘴里、鼻里都喷出滚热白气。

妖精这边红袖一抹,不着痕迹地擦掉额上沁出的香汗,她觉察到银甲牛变得愈发狂霸,并且这份狂暴只针对她一人。

战圈内的八人也意识到了这点,他们见银甲牛不再攻击自己等人,便开始施展那种招式惊天动地,但实质没有多少伤害的技能,那些舞剑弄枪的人更是在一旁耍起了杂技。

战圈内打得激烈,战圈外的庄休则表现的完全不像是正在考试的考生,他坐在沙堆上,瞧见有人召出一柄三人高的火剑后,便立即鼓掌,还不时叫好,若是他身上有铜钱,他一定会给每个表演者....每个考生一些赏钱的。

“个个都是人才,超喜欢这里的!”

庄休边看边笑,笑得像个二傻子。

而战场外的考官将庄休这样消极考试的行为看在眼里,他们议论纷纷,商量着是否按照零分处理。

“再看看吧,离考试也就剩下最后三分钟了,如果他还是这么不作为,那么将他列入书院的黑名单,并永世不得再报考我校。”一个年迈些的考官说道。

战圈这边,妖精的体力飞速流逝,而其他八人彻底不再对银甲牛动手,都开始自顾自得炫技,而她有心魅惑其他人作为自己的矛、盾,但活力四射的银甲牛上蹿下跳,她连双脚着地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花时间去魅惑了。

这时,沙场外的考官喊道:“考生注意,最后一分钟!”

妖精一颤,她被突然冒出的考官洪亮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个失误,红裙被牛蹄子踏住,银甲牛抓住机会,用牛头狠狠往妖精后背顶去。

“咚!”一声闷响

妖精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硬生生折成两段,嘴里一片猩甜,身躯像是一只残蝶,失去了控制方向的能力,狼狈地在空中飞舞。

“不好!”

庄休赶忙起身,避开朝自己砸来的妖精,至于什么怜香惜玉,哪里比的上自己健健康康、完完整整重要!

“噗!”

倒在地上的妖精吐出一口血沫,将地上的黄沙染红,她哀怨得望了一眼庄休,庄休却扭过头,避开她的视线,站在一旁吹着口哨。

在瞧见庄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模样,妖精美目微微眯起,像是狐狸眼一般狭长,她上下打量着庄休,想到了魅惑的另一种用法。

妖精将眼睛睁圆,瞳仁变成桃粉色,而银甲牛对着妖精的眸子后,原本棕红色的牛瞳竟也渐渐变得桃粉。

银甲牛觉得牛脑晕晕沉沉的,便闭上眼,甩了甩牛头,再睁眼时,它的两只牛瞳颜色彻底变成桃粉色。

“哞!”

银甲牛朝站立着的‘妖精’冲去。

庄休见银甲牛开始攻击,担心会殃及自己,就主动后退数步,让出地方来,可那银甲牛竟也随之掉头。

庄休皱眉,再连退数步,那银甲牛又再调转牛头,朝他攻去。

“完蛋!我这身子骨给它一撞还不得散架!”

庄休意识到情况不妙,拔腿就跑,他笔直得朝离自己最近的栅栏跑去,准备避开银甲牛的攻击。

这时,考官的声音再响起:“全体考生注意,倒计时5、4......”

...2...

庄休一个健步攀上栅栏,只要他再轻轻一跃,距离他还有一米的银甲牛便无法攻击到他,可栅栏外的考官却提醒道:“未到结束时间,提前离开考场便是弃权,零分处理。”

庄休一愣,眼轱辘飞转,一米两秒的时间,足够蛮牛顶到自己了!

于是他在心中琢磨,计算着得失,

“要不要赌一把?赌输了,自己成为被牛顶死的人。赌赢了...”

“.......”

庄休转念一想,自己赌赢了,好像没啥好处......

“再见!”

电光火石间,庄休已经攀上了栅栏最高处,只要脚落地,他的成绩计零。

“呼!”

一阵大风,扬起黄沙,眯了不少人的眼睛,而黄沙中出现了一双枯槁老手。

那左手拿着一个扁长黑盒,右手食指轻点银甲牛的眉心,竟靠一指之力化解了蛮牛冲势,但那右手似乎还不满意,觉得银甲牛碍事,便曲指一弹,上千斤的银甲牛就如枯叶,直接飘向了沙场的另一端,将附近的一排栅栏都砸倒在地。

黄沙风眼,庄休愣在原地,那双手,他在彩虹上见过。

很快庄休熟悉的声音也传来:“忘记给你飞鸽了!”那左手一抛,将黑盒丢给庄休。

庄休接住黑盒,瞧着手中漆黑、光滑、冰凉的东西,他忍不住吐槽道:“这不是手机吗?”

那声音却没答复,而是带着大风离开,黄沙也重新落地,所有人的视线恢复。

“快看那银甲牛!”

一人惊呼,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那晕死在地上的银甲牛。

庄休也是一脸惊讶,他很清楚,要弹飞这样披着重甲的蛮牛,力量至少是这银甲牛重量的十倍,而这样的人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的范畴!再想起那枯槁老手,只用了一指便能如此,若是五指同时发力,庄休觉得这偌大的银甲牛能瞬间被捏成牛肉干......

庄休身边的考官,更是惊得忘记收拢了下巴,直到留下的涎水滴在手上,才使得他清醒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