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三章 读书人不爱说脏字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2309  |  更新时间:2018-09-06 11:31:24 全文阅读

惠施将挂在头上的裤褂取下,又整了整被风吹乱的衣冠,然后装出忧郁诗人般的沧桑,道:“今天的风儿好是喧嚣。”

惠施偷瞄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自己的窘境后,一个闪身回到队伍中,却发现脚边多了一个灰白麻衣的学生,他看起来...很是一般,但本着仁义精神,他还是伸出援手。

“谢谢!”

庄休拉住惠施伸出来的手,微微用力,结果人还没起来,反倒将惠施拉倒,扑在庄休的怀中。

“噢噢噢噢~”

二人暧昧的姿势引得旁人窃窃私语,要知道在春秋,以前的魏王......魏校长魏圉与男秘书龙阳君可是有好几腿的关系呢。所以大家对这种男同之风,倒也不是一无所知,只是在校园内,这么明目张胆的,也是极罕见。

新生中不少人取出一个古怪镜头样子的东西,对着二人,似乎在拍照,又似乎在摄影。

庄休面如酱色道:“躺够了吗?”

惠施慌忙起身,只是这次再不敢伸出援手来助庄休了。

“贤弟...”

惠施想说些什么,却被羞恼的庄休打断:“别贤了,轮到你报名了!”

惠施赶忙小跑到周御书院的招生老师面前填下资料,然后领了一块号码牌,掩面逃离。

“下一个。”招生老师朝庄休喊道。

庄休却顿了一顿,他有些担心认不来春秋的古字,可等他坐下后,这份担忧立即烟消云散。

因为报名表上的文字,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简体字。

【姓名】:庄休

【年龄】:16

【性别】:男

【爱好】:无

【辅导班】:....

填到这里,庄休一愣,依照老头的说法,诸子百家成了辅导班,若是乱填,岂不是给自己固定了阵营?

想到这,他本着有问题不懂立即问老师的理念,向招生老师问道:“辅导班一定要填吗?”

招生老师望了一眼庄休的衣裳道:“如实填写即可,没上过辅导班就填无。”

庄休谢过,继续提笔直至将报名表空格填满,然后领着39号号码牌,按照招生老师的吩咐前往指定的考场。

...

去考场的路上庄休没有闲着,他开始四处打量起这所周御书院。

周御书院内的建筑大多木制,高些的有三五层,矮一些的就是简陋的茅草屋,模样算不上好看。不过周围柳树成荫,绿湖白鹅,田园气息浓厚,与陶渊明描绘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风情有些类似。

“咚!”

一声闷响,沉心风景的庄休与面前一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我走...走...神...了...”

那被撞的女子缓缓转过身,瞧见她的面容后,庄休立刻变得结巴。

一身红裙,只有简单的花褶,裙摆随风摇曳露出一双绣花小鞋。柳腰盈盈,不堪一握,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正在背上来回揉着。

美人无话,一脸娇嗔得望着庄休。

“咕咚!”咽口水的声音。

庄休脑海里浮现《诗经》中那句描写美人的经典句子,并情不自禁念出,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那美人听后,嫣然一笑,又瞧了瞧庄休手中的号码牌道:“公子也是报考周御书院的书生?”

庄休如遭电击,上下一哆嗦,被美人这一声公子喊得浑身酥麻,飘飘欲仙,支吾着回道:“嗯...嗯...对的!”

“期望能与公子同班。”美人一笑倾国倾城,她施着儒家学子礼告辞。

庄休呆呆地点头,望着远去的红影怅然若失,直到肩膀被路人一撞,这才清醒过来,感叹道:“中招了,没想到世间竟真的有魅惑之术!”

庄休承认那女子姿色过人,但不至于瞧一眼便这般失魂落魄,再联想到老头子腾云驾彩虹的本事,不难推出,那女子也会使些古怪手段。

“这样的世界,确实有趣了许多!”

庄休扭扭有些发僵的脖子,依着指示牌来到了考场。

考场外也是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不过比起报名点,倒是少了许多人。

庄休找到一块告示牌,上面写着考试的流程:

“学生先去参加五类(德智体美劳)考试,平均成绩不低于30者,可在飞鸽上注册周御书院的学籍。满分80,甲班:80-76,、乙班:75-70、丙班:69-60、丁班:59-50、戊班:49-40、凡班:39-30。”

看完后告示后,庄休久久不语,因为槽点有点多。

“春秋学院也搞德智体美劳这样的素质教育?还有这个飞鸽是什么鸽,是用来传书的吗?”

带着这些疑惑,庄休找了一支人少些的队伍,开始排队。

只是没想到,一些孽缘一旦开启了,便没有尽头。

“嗨,贤弟好巧哦!”惠施在庄休的身后打着招呼。

庄休脸色一黯,道:“你不是早过来了吗?”

惠施嘿嘿一笑道:“我给庄稼施肥去了。”

“......”

庄休转过身,并不想搭理惠施,奈何惠施就像聒噪的夏蝉,一个人也能自嗨。

“今天天气不错,适合遛狗...可惜我没有狗,要不贤弟你陪我出去走走?”

庄休眉头一皱,这BB怪话里有话?指桑骂槐?

“贤弟我以前养过一头香香猪,只是它后来变胖了,被我爹娘宰了......”

“贤弟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那个女孩也变胖了......”

庄休抓住机会,试图终结话题:“那女孩也被宰了?”

惠施很认真地摇摇头道:“不,那女孩胖的像香香,勾起了我的伤心事,于是我就不喜欢她了。”

庄休眉头大皱,惠施的每句话越琢磨越是觉得他在骂人,若是无心,那到还好,若是有意,那这人的城府得有多深。

庄休深深地望了一眼惠施,本想试探一番,却被队伍前的考官一起喊去参加考试。

考官叮嘱道:“注意考场纪律,这是五类第一场德之考试。”

考官说完后打开栅栏,像是赶鸭子一般,将一群人赶入考场。

庄休进入考场后,打量四周,考场是一个四方沙场,里面没有一张桌椅和其他杂物,只是在沙场上用白色粉末画了两幅巨图。一幅是大圆圈,另一幅则是大叉叉。

“这圈圈不够圆,这叉叉不够叉。”惠施又开始絮絮叨叨。

庄休不受干扰,等了一会后,一个声音从远方传来:“准备考试!”

“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莫非是上古奇功夫——千里传音?!”

庄休心中澎湃,以为这是神秘的功夫,可下一段话的出现便暴露了真相。

栅栏一圈的喇叭开始工作,所谓的千里传音竟然只是喇叭...

喇叭?

春秋时期哪来的喇叭?

庄休眉毛一扬,又无力放下,飞天遁地都出现了,再出现个小小喇叭怎么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