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剑长安 > 第一卷 上山和下山的少年
第一章 渭城少年
作者:嘉图李的猫  |  字数:2114  |  更新时间:2018-09-05 00:42:16 全文阅读

大雨刚过,渭城的街道上还撒着点小雨。这点小雨倒也不碍事,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不少小摊贩又重新搭起了摊子,行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你还买什么?德春楼的先生又开始讲书了。”听得此话,小商贩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行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顾客被拉走。

小贩摇了摇头,忽然眼前闪过一个穿着青衫的少年。

“徐小弟,这么急,是不是又挨时先生骂了?”

那青衫少年头也不回的说道:“不是啊,我要赶去听书。”

小贩长叹了一口气,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自从德春楼来了之后,整条街一半的大老爷们都只往那德春楼钻,那些听客们不知道背地里被窑子里的姑娘们和老鸨骂了多少回。

在大街小巷里,在女人们的口中,德春楼似乎比温柔乡和十八层地狱还可怕。

小贩想了想,收起了摊子,揣着今天的几文货钱,也朝着德春楼走去。

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两军正在对垒,忽然风云色变,金色的大手印竟从蛮军阵中冲出,狠狠的拍向陈彦青大将军,眼看陈大将军危在旦夕,你们猜怎么着?”那说书的先生语气一转,卖起了关子。

诸多听客正听到要紧处,正想听听那忠肝义胆的大将军如何脱身,被这说书的一顿,立马撩起袖子不干了。说书先生看准了火候,立马拿出了一个小盆,只听得一阵阵叮咚响,说书先生满意的收起了小盆,喝了口水才慢慢开讲。

“据说那陈大将军已经闭上了双眼,却没想到,我军阵中一道寒芒陡现,让那金色的大手印顿了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提高了音调。

“就是那么一瞬间,一瞬间,陈大将军便被救了出去,那道剑芒也被生生折断……”

……

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又悄悄的下了起来。

顿时整个德春楼内便只剩下了雨声和说书先生那忽高忽低的声音。

青衫少年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了小巷子,左右环顾了一下,确定没有人,踮起了脚尖如同准备接近老鼠的猫一样,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探出脑袋看见屋子里没人,这才走进屋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舒了一口气,朝房间走去。

“又跑去哪野了?”

青衫少年被吓一跳,看见站在门口的先生后,立马耷拉着脑袋。

“时叔,我错了。”

拿着戒尺的先生阴沉着脸。

“我去私塾,让你好生在家,你倒说说你去了哪?”

“听书。”

先生冷哼一声,走进屋内点燃了灯。

“《诸子百家》,《圣贤经纶》都听完了么?在家讲你又不听。”

“不一样,说书先生讲的都是大英雄,大豪杰。”

“哦?”先生有些不以为然:“那你说说,你知道了哪些大英雄,大豪杰?”

青衫少年似乎没有看到脸色变化的先生。

“蜀山七侠、阿赞大喇嘛、陈彦青、拓跋宁卿啊之类的。”

听得那一个个名字,先生瞳孔猛的一缩,随即恢复正常。

看到时叔的表情,青衫少年立马追问道:“时叔,你也知道这段故事么?”

时叔嘬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十几年前的事而已,除了你们这些小孩子,年长点的都知道。”

青衫少年立马活跃起来,跑到时叔身边央求道:“时叔,那你和我说说呗。最后怎样了?那大叛徒拓跋宁卿把菩萨符藏哪了?”

时叔一听到这话,脸上青筋暴起,嘴唇微微颤抖,似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摇摇欲坠。青衫少年看到,立马上前扶住。

时叔一挥手,青衫少年摔倒在地。满脸惊愕的看着时叔,他印象中慈祥的时叔。

“徐长安,你记住,天下人都可以骂拓跋宁卿,唯独你不行!”

指着徐长安的手不断的颤抖,在徐长安的印象中,时叔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

突然间,时叔颓了下来,一瞬间仿佛老了几十岁。

转身走进屋内。

“罢了罢了,以后谁问起拓跋宁卿,你就按说书先生的说便是了,叛徒就叛徒吧!”时叔摇了摇头,关上了门。

“江山易老,几度斑驳;痴儿侠女,奈何情多。”窗外的歌谣穿过了大雨,传到了屋内。

……

……

白袍长髯的老先生总是喜欢坐在盘根错节的迎客松下,不知道是看着飘在云雾中的剑峰还是面前的棋盘。

那些如白棉花般的云雾竟托起了九座剑峰,从山外看来,只是这云雾太过于浓厚,只能看到貌似椭圆形的山峰。

真正能上蜀山的人才知晓,在蜀山顶峰一眼望去,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自打有人登上蜀山顶峰开始,顶峰之上便没有了澄碧如洗的蓝天。

棋盘上零零散散的放着黑白棋子,老先生看着貌似风平浪静却又暗藏杀机的棋盘眉头紧锁,站起身来回踱步,最终从宽大的袖袍中甩出一颗棋子。刹那间,那棋盘竟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似乎有要崩溃的迹象。

可老先生看见此景却大喜,一道霞光从袖口飞出,直上剑峰。

正在授课的夜千树瞥见一抹霞光,顾不上师弟师妹们惊诧的眼神,快步走出门外,飞身接住霞光。

他还来不及接受双眼放光的师妹们的赞美,便头也不回的直下剑峰。

“师叔祖。”夜千树整理了衣冠,恭敬的站在老先生身旁。

老先生看着要崩溃的棋盘,立马把之前打入棋盘的棋子收了回来,摊开手掌心。

看着满脸欢喜的师叔祖,夜千树低头一看。

一颗介于黑色和白色的棋子静静的躺在师叔祖的手掌心。

棋分黑白,又怎么有灰色的棋子?

棋分黑白,可人能单纯的分黑白么?师叔祖看着疑惑不解的夜千树,摇了摇头,也没点破。

大袖一挥,那棋盘拔地而起,天圆地方从棋盘中脱离化作一条条紫色的光线,在剑峰上空构成了一块巨大的版图,天元与星在中偶尔闪出光芒。

剑峰上所有的弟子都出来看着这美轮美奂的画面,赞不绝口。

忽然间,一抹妖异的红光不受控制飞入版图,夜千树心念一动,背上长剑出鞘,踏剑而上,直追红光。

夜千树双手一拨,看清了那红光所落之处——渭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