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龙行曲 > 正文
第十一章:邪物破土,挥手灭魔
作者:夏天吃西瓜啊  |  字数:3376  |  更新时间:2018-09-13 03:09:06 全文阅读

龙行哑然,随后苦笑道:“有你这个比法么,但不管怎么说,我也要多谢你了”

夜凝站起身来上下打量一番龙行,露出一丝怪笑,说道:“我猜你刚才想的肯定是我会拿出一件破烂玩意儿好让你丢人,是不是!”,龙行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尴尬的摆了摆手,轻咳一声不好意思起来:“哪能,我是那样的人么...”

“是”

听到龙行心虚的话,夜凝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夜幕降临时,龙行就看到有下人将一堆一堆的烟花搬向门外,夜凝看到众人忙碌,不解的问道:“他们在干嘛?”,龙行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随后拉起夜凝走向门口。

龙行指了指地上的烟花道:“喏,这些就是烟花,一会你就能看到了”

“真的嘛,这就是烟花呀”

刘大人缓缓从府中走出,点头示意下人们可以开始了,下人心领神会,拿起了火把,就在即将点燃烟花的时刻,忽然爆发出一声闷响,地面也剧烈的震动一下,下人吓的丢掉了手中的火把,在众人一脸疑惑的时候,夜凝突然眉头紧锁,脸色变的非常不好,龙行见状以为刚才夜凝也被吓到了,立刻关切问道:“怎么了?被吓到了?”,夜凝面色沉重,低声道:“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龙行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别想太多了”

下人捡起了火把准备再次点燃烟花,不过当他刚刚弯下身子,地面又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龙行一把搂住了夜凝不让她摔倒,轰隆一声巨响,龙行脚下的地面竟然缓缓裂开一条缝隙。

“不好,快跑!”,龙行怀中的夜凝一下子挣脱开龙行的臂膀,转身拉起龙行向外飞奔,两个人飞速狂奔的时候,只听见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吼声响彻天际,险些刺破龙行的耳膜,二人猛的回头,只见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从裂缝中爬出。

“这是什么东西!”

夜凝玉手轻掩双蠢,随后瞳孔紧缩失声喊道:“这,这是魔!”

“魔?!这就是你口中的魔族?”

“我不知道,我见过魔族,他们并不是这个样子,但是这怪物散发出来的气息竟比魔族还要纯净!”

龙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拉起夜凝就跑,一边跑一边说道:“管他什么魔不魔的,逃命要紧!”

怪物爬出来后直立的站了起来,足有十丈高,身上穿着好似盔甲一样的东西布满锈迹,额头缓缓裂开一道血淋漓的口子,那双暗红色的瞳孔散发着令人心悸的血色红芒!

此时刘府周围的人早就吓的蜷缩在地抽搐不止,脚下的黄白之物更是弥漫着恶臭的气味,而刘大人更是吓的背过气去不知生死,怪物看着地上瘫倒的众人,一脚踩了下去,一团团的血雾原地爆开,场面异常的血腥。

龙行与夜凝在远处亲眼目睹刚刚发生的一切,龙行面色非常沉重,夜凝更是大吐不止,怪物灭杀掉这些人后痴痴的望了一眼天空,夜凝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就在龙行准备扶起夜凝的时候,龙行只觉得背后一凉,回头看去,一双暗红色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卧槽!”

龙行全身毛发炸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背起夜凝开始狂奔,看到龙行逃走,怪物一步一步的追了过去。咚...咚...咚...怪物每踏出一步,都会震的地面晃动,一声声的闷响听在龙行的耳中犹如索命的丧钟,叫他心惊肉跳...

也不知跑了多久,龙行实在没有力气了,一屁股坐了下去,大口喘着粗气,衣衫早已被汗水浸透,下一刻,他还没来得及享受逃出生天的喜悦,忽然眼前一黑,心里咯噔一下,夜凝竟然不见了!

“夜凝!夜凝!”

龙行站在原地嘶吼,但并没有回音,他暗道:“坏了!”,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立刻沿着原路返回寻找夜凝的踪迹。

刚刚跑回城门口,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从城中传了出来,龙行没有时间多想,瞬间进了城,刚一进城门,只见怪物的大手中各捏着两个活人,嘭~大手微微用力,两人爆成了两团血雾,血雾飘散开,怪物竟发出桀桀的怪笑声,龙行强忍吐意,开始搜索起夜凝来。

“夜凝!”

他看到夜凝正倒在怪物的身前,脸色惨白,嘴角的血迹清晰可见,见到夜凝的惨状,也不知他哪里来的勇气,竟朝着怪物跑去,想要救下夜凝。

夜凝看着朝他飞奔的龙行,眉目紧皱猛烈摇头,示意他不要过来,但龙行救人心切,根本不管那么多了,怪物用手指提起夜凝好奇的看了看又嗅了嗅,龙行随手抄起路人的一把长刀向怪物劈砍去,怪物完全没正眼看他,轻描淡写的一脚将龙行踢飞,龙行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城墙上鲜血狂喷。

夜凝看到血肉模糊的龙行,心头仿佛被万千尖刀刺痛,两行晶莹抑制不住的划过她苍白的面庞。

怪物走了过去提起人事不省的龙行仔细的看了看,便像丢垃圾一样随手丢了出去,怪物的目光再次回到了夜凝的身上,它指尖微微用力,想要捏爆夜凝,在巨大的压力下,夜凝面露痛楚至极,渐渐失去了意识。

就在这时,夜凝脖子上那条沉寂已久的银色细线突然发出刺眼的光亮,怪物下意识的伸出手去遮住双眼,夜凝顺势跌落在地。银色丝线在一个呼吸后又一次化作一把长剑虚影,虚影再次演化,最后竟变成一个人影许立于空。怪物看着虚影暴怒狂吼,一拳挥了过去,虚影被瞬间破除,怪物得意的发出震天吼声,但这时一道冷意十足的声音缓缓从虚空之中传来。

“小魔也敢逞凶”

怪物猛然回头,一个一袭黑衫,背后挂着一把长剑的青年正静立空中,青年男子五官端正棱角分明,眉眼之间的煞气仿佛可以撕碎一切敌人。

“你..是..什..”

怪物竟然开口了,它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质问青年,青年瞥了怪物一眼,淡淡的说道:“斩你之人”,简单说完这几个字后,黑衫青年右手并成剑指在胸前微微一划,只见一道小指般粗细的白芒瞬间飞向怪物,怪物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被一分为二,轰然倒地,血红色的眸子充满了不可置信与万分的惶恐。

“嗯?竟然有始魔的气息,灭了你太便宜你了,你现在归我了”

怪物拖着半截身子想要反抗,但无奈黑衫青年实力太强,它竟毫无还手之力

“你..这..么..做..是..与..吾..主..”

黑衫青年的眼中尽是不屑与蔑视,他嗤笑道:“你主又怎样,任你何方大魔,本座只需一剑灭之”,黑衫青年双手捏起一个古怪的手印,一张银色大网忽然凭空浮现,大网将怪物的两截身体套住,庞大的身躯在网内竟变的只有巴掌大小,黑衫青年将怪物握在手中准备离去,不过当他看到鲜血横流的长安城时,眼神划过一丝复杂,沉吟片刻后,青年大手一挥,流淌的鲜血与尸体全部消失不见,随后黑衫青年轻咬舌尖,一滴精血流出,他捏起另一个手印,这滴精血立刻变成一把一寸长的血色小剑,小剑缓缓落在地上没入了地面之中,百丈深的裂缝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长安城便恢复如初,狼藉不再。

“哦?竟还有一只小妖,嗯?这小子...”

黑衫青年一眼扫过就看到了不省人事的龙行与夜凝,自言自语一句后,挥手间收起二人,转身没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至此之后,长安城的诸多诡异之事全部消失,终于回到了往日的宁静,太宗皇帝也大病初愈,为此太宗皇帝特地颁布大赦天下的旨意,以此来回馈上天。

......

一个月后,龙行终于醒来,当他睁开眼后看到的环境令他十分陌生,一张石板床,一副石桌案,几张石凳,除此外别无他物。

“我这是在哪...”

“你昏迷了一个多月”

一道冷清不掺杂任何感情的声音陡然出现在龙行的身后,龙行转过头,看到一个白袍青年模样的人站在他的身后,龙行突然想起夜凝,连忙问道:“夜凝呢?”

“你是说那个小妖么,她还未醒,不过没什么大碍,死不了”

这白袍青年正是当日挥手间斩断魔身的那个黑衫青年,龙行虽没有看到后来的情景,但能出现在此,想来定是眼前之人旧了他们二人,龙行躬下身子真诚的开口道:“多谢救命之恩”,青年微微颔首,随后犹豫了一下,剑指轻点,一柄长剑凭空而现。青年屈指一弹,长剑落入了龙行的手中,握住剑柄的瞬间,冰凉清爽的感觉瞬间袭来,使他有些昏沉的头脑为之一清。

“有何感觉?”

白袍青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把呆住的龙行唤醒,龙行看着眼前的青年,心中翻江倒海,面色涨红,难掩激动神色,这白袍青年一定是夜凝口中的修士!那么....想到这儿,龙行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失声道:“这里就是修真界吗?!”

白袍青年没有回答他,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有何感觉?”

“感觉?你是说这把剑吗?”,听到青年的话,龙行立马收起了激动的心情,开始仔细观摩这把剑。

剑长三尺七寸,宽两指,剑身呈幽黑色,材质似石非石似铁非铁,当他将剑握在手中的时候,除了清凉之感,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是怪异,但怪异中有又那么一丝关联。

龙行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的感觉,没有一丝隐瞒,白袍青年神色不动的听完后,默思良久,终于,他开口了:“这既是修真界也不是修真界,你想留在这儿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