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风歌 > 正文
第一章 苟富贵勿相忘
作者:佛门青衣  |  字数:3599  |  更新时间:2018-08-27 15:52:06 全文阅读

第一章 苟富贵 勿相忘

“你知不知道老子自打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很不爽你,要不是因为老子爱好和平早就他娘的出手教训你了,现在你他娘的还敢来踩我的点?”

“呵呵,打不过就打不过,什么他娘的爱好和平,要么干一架,不干的话,那你他娘的就乖乖的认做老子手下败将,以后看见我的时候有多远就滚多远。”

“你让老子滚?老子这么多兄弟跟我混饭吃,你让我滚我就滚?你他娘的以为你谁啊?你是太上皇?老子城西小霸王还他娘的从来没怕过谁,只是不想让你在你这么多兄弟面前难看,所以给你个台阶下而已,没想到你这么不识趣,既然如此,那老子今天就让你明白明白,在云济,这条街他娘的是谁说了算。”

“正好,我他娘也想看看你这王八蛋究竟有几分能耐。”

“能耐不多,老子爬山涉水不远千里只请来了一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威武将军而已。”

“威武将军?难不成能比我的兄弟还厉害?”

宋朝末年,北长城以南阳山之地,名为云济的小县城里,西街聚集了至少二三十十个衣着褴褛,最大也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人堵住南来北往客商必须经过的地方,拉开了地盘争夺之战。

“老规矩。”

赵二牛看向面前这位面黄肌瘦,本不属于云济,从外地逃难而来被朝廷安排在此的“过江龙”,比划着一个两人大大小小较量十几次的熟悉的动作。

“老规矩,三局两胜。”

李文杰看着眼前这生的虎头虎脑,身体健壮的“地头蛇”亦比划出了这么一个同样手势。

西街往来客商不少,难民亦不少,似早就习惯了这群毛孩子在战乱之年还有心情“争夺地盘”,最开始还有心思当做看猴戏一般去看看,到了后来越发觉得索然无味,只因觉得有那闲工夫倒不如多省点体力还能让饥饿来的更晚一点。

倒是也有不少才踏入这片土地觉得好奇的客商或是难民心有好奇,想看看这二三十少年人究竟能打成个什么样子,只是在稍微看了几眼之后便哑然失笑。

因为这两队方才才骂的爹妈都不认的少年人居然从怀里掏出来两个草履编制而成的草笼子,从那草笼子里弄出来两只被视为珍宝的蛐蛐,一番“惨烈”的争夺战就此浩浩荡荡拉开序幕。

“威武将军,咬它,干它,对,就是这样不要怂,逮住就是干。”

“飞将军,不要怕,这什么威武狗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它在跟你唱空城计呢,千万别怕。”

“威武将军,加油,使劲儿,咱们兄弟们的好处就全指望你了啊。”

“飞将军,你别心理负担太大,影响你的正常发挥。”

……

大街小巷,闹市街头,只闻这两帮少年人叫嚷声好似比夜里隐约听见的长城外的厮杀声更厉害。

两群脸红脖子粗的少年人在如此被两只从山上抓来的蛐蛐带动情绪之后不过四五十个呼吸时间便闻一阵唏嘘声。

“唉,他娘的,又败了。”

赵二牛捧着“威武将军”的尸体一阵叹气,就连他也说不出来个为什么,从前这条街基本就是他的天下,就在几个月前来了面前这么一群家伙之后,情况则完全变了过来,从前一锅饭十个人吃刚好够,而今饭依旧只有一锅,却换成了二十个人吃,怎么算都吃不饱。无奈之下双方只能定下约定,每日一小斗,十天一大斗,月底一终极斗。

可这么斗来斗去,自小便出生在这片土地的结实少年人好像真没几次能赢过那个明明看起来一阵风都能吹倒的瘦猴子。

果然是人倒霉,头生疮,半夜起床补裤裆,今天的晚饭又吃不饱了。

赵二牛摸了摸分明比同龄人壮实不少,在他眼里却还觉得不是理想中那般饱态的肚皮。

“长平这家伙也真是。”

赵二牛心中不免嘀咕一句。

“怎么算咱们都才是从小一起到大的好兄弟才对,怎么就会把好东西分给这些家伙呢?他们可都是一群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家伙。”

再不愿意看胜利者李文杰的不可一世之态,赵二牛捧着“威武将军”的尸体灰溜溜回到了自家那间破败不堪,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老宅,靠在房檐下的柱子下思忖起来。

“威武将军啊,怎么算咱们都算是哥们儿对不对?哥们儿有难你不能不帮啊,你要是把我当兄弟就不能不原谅我,你要是不把我当兄弟,那正好,我他娘的也不愿意当你的兄弟。”

夕阳西下,霞光透过秋天银杏树上的黄叶照射到老宅时候,已是繁星点点,面向夕阳的少年人左看右看确定无人时候终将“威武将军”尸体一口吞到了肚子里,完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

“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以后跟文杰他们好好相处,你怎么还搞出来这么多事儿呢?”

几乎是在赵二牛吞下蛐蛐儿尸体同一时间,老宅的破旧木门打开,进来了一个身着花豹皮衣,露着肩膀结实腱子肉,肩扛一只重逾百斤野猪额头还有不少汗水的少年人。

不久之前才争的唾沫星子横飞,恨不能老子天下第一的赵二牛瞬间涨红了脸。

“长平,你又不是不知道兄弟们的脾气,你辛辛苦苦跟你爹去山里打猎卖钱接济我们不容易,可现在那些家伙平白无故要来分一杯羹,我们当然不愿意,要说你也是,咱们兄弟们好好的不就行了,干嘛管那么多闲事?”

赵二牛实在不能理解卫长平有时候的固执,哪怕他们是穿一条裤子一起长大,更是没少一起偷看人姑娘洗澡,要说卫长平从小到大有哪里是让他最烦的,那恐怕就是卫长平的善良,因为善良,好几次他赵二牛偷来的食物都被卫长平规规矩矩送了回去,因为卫长平说被偷的人家现在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也因为善良,从前有那么几次险些被人打断腿,因为他赵二牛偷来的钱是一位老婆婆当了家里最后的家当换来的老伴儿的救命钱,不过这些都已是好几年以前的事情,在那时候,中原还未曾有战乱,也不曾有什么烧烧抢掠无恶不作的金兵,不过倒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卫长平便跟随其老父亲一起做起了打山的营生。

接过从卫长平怀里取出来的两块烧饼,赵二牛大快朵颐同时仍不忘重复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调调。

“长平啊,你真应该去做秀才,干猎户实在是太委屈了,你看你长的眉清目秀的,眼睛又好看,一看就是个状元郎,我从来都没见过有谁长的有你这么好看的眼睛,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

“说完了吗?”

卫长平丢下肩上才死去不久的野猪。

“说完了就赶紧吃,每次打猎回来总要提前先给你开点小灶,没想到这样还堵不上你的嘴。”

“哈,想堵住我的嘴?那可不容易,最起码两块烧饼肯定不够。”

包着一大口烧饼的赵二牛含糊不清道。

“我胃口大,最起码要四个才能堵住我的嘴。”

卫长平照例娴熟的将野猪开膛破肚,取走实在不能吃的东西,这时候不久前才斗了蛐蛐的“过江龙”与“地头蛇”们才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寻过来帮着卫长平的忙将野猪分尸。

“老规矩。”

卫长平拍拍手。

“我占两成,兄弟们占八成,怎么分。看你们自己。”

“不用看了,长平哥。”

与赵二牛最先互相看不顺眼的面黄肌瘦少年人极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刚才赵二牛已经输给我们了,八成当中我们占六成,他们分两成。”

或许是觉得如此堂而皇之瓜分“仇人”兄弟的劳动果实有些说不过去,末了,李文杰又加上了一句。

“这是长平哥你定下的规矩,咱们得按规矩来,不算我们贪得无厌啊,”

“行了行了。”

卫长平无所谓的摆摆手。

“怎么样都行,愿赌服输,没什么好说的。”

想要杀死一头野猪很难,尤其对今年不过才过了十五岁生日的卫长平来说,更是要花费不少功夫和力气,不过想要瓜分一头野猪却太简单,三下五除二就能搞定的事情。

“长平哥,要不你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吧?这么大一头野猪,咱们今天晚上搞一个烤野猪肉晚会怎样?”

手里拎着两大块肉。李文杰笑的几乎咧不开嘴,哪怕与他素来不对付的赵二牛对此嗤之以鼻说是借长平的花献长平的佛。

哪怕人家正主儿都没说什么。

……

“文杰,二牛,你们可曾想过将来要做什么?”

在这个深秋时分,又一个满天繁星,萤火虫四处飞舞的夜晚,赵二牛难得的愿意跟李文杰一起与卫长平躺在草垛之上,关外的阴山火光通天,隐约红了半边天,关内万籁俱寂,只剩蛐蛐儿的叫声与拂面的阵阵秋风。

“这个问题啊,实在太长远了。”

赵二牛极少想除了吃与抢地盘之外的恼火事情,故此在念及此处时候有些不知如何回答的挠挠头,随后才乐呵呵道。

“若是有可能的话,我倒是想去参军。因为参军就有军粮啦,还有军饷,不知道能买多少烧饼,不过就是不知道我会不会因为吃的太多被人家军营赶出来不要我。”

“瞅你那点出息。”

哪怕吃的肚皮圆鼓鼓的李文杰看起来依旧没有才吃了个半饱的赵二牛那般强壮,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的烤肉油。

“我将来肯定不会参军,当兵要打仗,打仗就要死人,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活下来,不可能就这样白白死掉了,那样也对不起我爹娘拼死将我送出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等再大一点就去京城赶考,不说中个状元郎,中个榜眼或许探花郎也行,这样有了铁饭碗一不用饿肚子,二不用上战场去死,还能光宗耀祖,怎么算怎么都划算啊,那么你呢?长平哥,你将来打算做什么?”

“我?”

卫长平有些迟疑。

“我能做什么,我爷爷打猎,我爹也打猎,到了我这一代还是打猎,如果没有机会走出家乡的话,我看我八九不离十也就是一辈子猎了,其实想想也不错,最起码我就是因为会打猎才认识了这么多好兄弟的对不对?只希望你们两个家伙将来有飞黄腾达的时候不要忘了我这个好兄弟就行啦,有句话怎么说的,叫什么富贵来着。”

继而,其左手侧的李文杰立马道。

“苟富贵,勿相忘。”

“对对对,就是这个。”

卫长平挠挠头。

“虽然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是狗富贵,难道鸡鸭牛羊就不能富贵了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