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似锦伊人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作者:醉月静好  |  字数:3503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胡一城这么一闹,包小锦和朱勉也就没有心情留下来了,匆匆忙忙的告了辞。

  月朗星稀的夜晚,朱勉背着包小锦向着云来居走着。

  而趴在背上的包小锦却在傻呵呵的笑着。

  闻声,朱勉扭头看了看她问道:“吃了苦,受了罪,还有心情笑。有没有吓坏?”

  “刚刚还有些怕,现在有朱大哥就一点也不怕了。”

  他的声音虽轻,包小锦还是听到他在笑,撅起嘴故作生气:“我差点让人把双手给砸了,你还好意思笑我。不理你了!”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就不再理他。

  朱勉笑了笑:“怎么了,生气了!好了,别生气了,是朱大哥的不对,我不应该笑你。”

  “我才没有生气呢,我又不是包子。”扭过头,将头枕在他的肩上,看着他的侧脸问道:“朱大哥,你不是走了吗?”

  “我可不像某人那样小气,答应了的事,不能不算数!”

  “朱大哥,你真好。”

  她呼出的气,在朱勉的颈上轻轻的一扫,心头就似被轻轻捏了一下,快速跳动起来,恍恍惚惚之间,竟然失了神,直到再次传来包小锦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朱大哥,对不起,我今天不该说那样的话!”

  朱勉掩饰性的咳了一声,才说:“我也有错,不该只单凭看到的,就妄下决断,说了那些伤你心的话。请你吃包子,算朱大哥与你赔罪好吗?”

  折腾了整整一天,吓坏了的包小锦累坏了。

  再加上又有安心的人在身边,趴在那温暖的背上,听着他的温情软语就似催眠,渐渐困意袭来,只嗯了一声就合上了眼皮。

  朱勉知道有些话,现在说包小锦一定不愿听,可还是忍不住要提醒:“锦儿,有些话,朱大哥知道你不喜欢听,可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刚刚胡大人的话说的虽然严重,却是忠言逆耳。今天你也吃了亏,双手差点被砸,那种地方以后还是少去的好。”

  往常说了她不愿意听的话,她一定忍受不了出言反驳。今天却是那么安静,难道是吃了亏长了记性?

  朱勉欣慰的笑了笑:“怎么不说话,知道这么做是……”扭头一看,人竟然已经睡了,便苦笑不得的说了一句:“傻丫头!”

  可睡意朦胧的包小锦,却喃喃的说了一句:“大哥,你什么时候来找小璃呀,小璃想回家,小璃好想你!”

  这一声让朱勉头脑一片空白,停住了脚步,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激动不已的追问:“锦儿,你醒醒,你刚刚说了什么,你到底是谁?”

  “梁管家,你看真的是王爷!”

  “就是王爷。”

  几声落下,就呼呼啦啦围上来一群人。

  梁相德先是堵到了前头,万分激动的絮叨,把他那份担心、忧虑全都表达了出来:“真的是你呀!王爷,我找你找的好……”

  还没等他说完,朱勉就嘘的一声制止了:“小声点,锦儿睡着了,别把她吵醒。”

  “锦儿?”梁相德这才正式的打量了一眼,朱勉背上的人,这人根本就不是朱乔。于是就发挥了他那凡事瞎操心的本事:“这小孩谁呀?王爷咱可不能爱心泛滥,万一她是什么心怀叵测的人就坏了!”

  朱勉没有回他的话,只是斜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这一直走有个叫云来居的饭馆,你去买一屉包子和饭菜来,送到红街后面的包家,追风在门口拴着。然后就滚回客栈!”

  “王爷什么时候喜欢吃包子了,那……”一迎上朱勉的目光,下句就不敢再说出来了。乖乖的拿出银子递给老孙:“这里你比较熟,快去快回。”

  “是。”接过银子,老孙就奔向了云来居。

  梁相德自认为自己犯了错,就自认为理亏的主动去帮朱勉的忙。

  他伸出手:“王爷,让奴才们背着吧!”

  而朱勉灵巧的一闪身避开他的手,面露不悦:“不必,你们回客栈吧!再等几日我会去找你们!”说完就不再理会他们,就向包家走去。

  而梁相德不甘心的在后面穷追猛打。

  也许因为白天的惊吓,也或许是大牢里阴寒潮湿让人不适,回到家后不久包小锦竟发起了高烧,一整个晚上高烧不退喃喃自语。

  而在床前照顾的朱勉,也是整整一夜未眠。

  一直到第二日包小锦烧退安眠,他都没有把昨晚的话问出个所以然,便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房门,与正好打水过来的梁相德打了个照面。

  连一个笑脸也没给,就走到了院子里。

  梁相德找了好几天的朱勉,昨天晚上好不容易碰见,不顾朱勉的反对死乞白咧的跟到了包家。差人把包氏跟朱乔送到了客栈,十几个人就这样挤在包氏的房间呆了一宿。

  看着朱勉这副模样,梁相德不由臆测,想他们王爷处事那么果断,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犹豫不决。

  摇着头笑了笑走上前:“您不会就因为那么一句话,一整晚都没睡吧?”

  朱勉回头看了一眼屋内,叹了一口气,心事重重:“十年了!”

  “您也说了十年了,还在乎多等这么一会吗?一会儿人醒了问个清楚不就行了!”可听到他的叹气,又开始抱怨:“刚刚让你把人叫醒问个清楚,你舍不得。这不问吧,您憋在心里有难受,您说您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朱勉苦笑一下:“可能是害怕吧!”

  “害怕!”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自己家王爷那是面对生死都不畏惧的人,现在竟然害怕。他不想,朱勉再胡思乱想下去,举了举手中的木盆:“先洗脸吧!”

  朱勉嗯了一声,就走了上去。

  就在这时,老孙手里拿着两个排位走出来,递给朱勉:“王爷您看,包家竟供着将军和沐先生夫妇的牌位。”

  朱勉接过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包小锦的房间,若有所思。

  “我记得王爷的朋友,应该没有姓包的,这该不会……”身为忠实仆人的梁相德,又开始胡思乱想,在他身边喋喋不休。

  朱勉睨了他一眼,把牌位还给老孙:“什么也不要声张,把它放回原处,我找个合适的时间问问好了!”

  “是”老孙接过来,又返回了屋子。

  “她们供着将军与沐先生的牌位,若不是多年不见的故人,那就是仇敌!为了安全,王爷要不要……”接下来的话梁相德没有说出来,只是暗示似的拉了拉手中的毛巾。

  而这一幕正好被醒过来,走出房门的包小锦看到。

  朱勉背身而立,后面一个扯着手巾,面露凶相。

  怎么看都像是个即将行凶的现场!

  “朱大哥,小心身后!”包小锦大叫一声,抄起靠在墙上的扫帚,冲上去,就冲着梁相德一顿恨打。

  而梁相德似乎也忘了自己会功夫这一茬,捂着头慌不择路的乱跑。

  朱勉听到动静回过身,就看见一个七尺男儿,被一个小女子追的满园乱跑。

  跑了几圈,梁相德想到了什么,转回身,伸手一挡,指着包小锦大呼一声:“你干什么呢你。”

  包小锦把扫帚往地上一戳,一巴掌打开梁相德的手,瞪着眼睛似那凶神恶煞:“干什么,你是瞎看不见,还是聋听不到。拿着个凶器,站在我朱大哥身后想干什么?”

  “凶器?”梁相德看了看手中的手巾,那个委屈呀!在她面前挥了挥道:“你自己好好看看,这个……”话好没有说完,就又挨了一扫帚。他一眼怒火的看着包小锦,额头上的青筋都看得一清二楚:“你又干嘛!”

  包小锦挥了挥手气道:“你挥什么挥,是不是又想发射暗器!”

  ……梁相德那个无语啊!用力地扯着手巾,摆在她的面前:“这是手巾,擦脸、擦手的手巾。什么凶器,什么暗器,你什么眼神啊!”

  “哎呀,你还有理了!”包小锦一把扯过来,抖了抖手巾:“你自己好好看看,这有多长啊!勒死一个人足够了!这不是凶器,那还有什么是!”

  梁相德捂住自己的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哎呀,我的老天爷,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啊!”

  “叫老天爷干什么,说,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暗算我朱大哥?”说完又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扫帚,气势汹汹的说:“最好着实话,有一字半句隐瞒不说,我就让阿尧把你关进大牢,用竹签撬开你的指甲,往里面到上蜂蜜,让蚂蚁、蜜蜂好好咬咬你的痒!”

  “我、我,那个,你,王爷……”无能为力的梁相德,可怜巴巴的看向朱勉,向他求助。

  包小锦回过头看了朱勉一眼,又猛地回头看向梁相德,一脸严肃正经的说:“看他干什么,是我问你话,又不是朱大哥。说,哪个姓王的,他住哪,多大了?他的胆子够肥的,不问是谁的地盘就敢行凶,反了天了他还!”

  刚刚朱勉看她兴致勃勃的不愿打扰她的兴致,可又看不得梁相德受她的不白之冤,也就让她适可而止了。

  走上前,捉住她的手腕,轻轻一笑:“不必紧张,我们认识,他跟我一起的!”

  “认识也不行,那……”包小锦回过味来了,也意识到自己打错人了,麻溜的松手扔了扫帚,自动退到朱勉身边,尴尬一笑:“这叫什么话说的,真是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不好意思,对不住!”

  这下梁相德可不干了,气呼呼的高喊:“你打了我,一句不好意思就行了!”

  “别那么小气吗对不对,大不了,我买来德记烧鸡,给你赔罪。”一溜小跑的过去,拍了拍他的胸膛,眼眉一挑,开始说她的歪理:“男子汉大丈夫,别这么小气,心胸要开阔一点,这样有助于长寿!”

  我信了你才有鬼。

  梁相德一巴掌打开她的手,气道:“被打的感情不是你,还说我小气,你也……”

  包小锦揉着自己的手,眼中冒着小小的怒火:“我已经很有诚意了,你还要怎么样,德记烧鸡只有我娘和朱大哥才可以吃的。我自己都没舍得吃过,还男子汉大丈夫呢!小气劲!”狠狠瞪他一眼进了厨房。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呀,错的明明是她呀!到头来,怎么全是我的错了,这还有没有天理呀!”看来梁相德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有点过分了。”朱勉阴着脸也斥了他一句,跟着也进了厨房。

  梁相德此时感觉天都是暗的,真是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