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草根足球俱乐部 > 正文
契子 堵球引发的惨案
作者:遗失梦想的人  |  字数:2584  |  更新时间:2018-08-12 12:19:58 全文阅读

契子 堵球引发的惨案

2018年是非凡的一年,尤其是对足球还存在激情,存在回忆,存在梦想的人。因为这一年又是四年一届的世界杯盛会的举办年。世界杯在这星球(地球)上被称之为“世界第一运动”。

闽省南城位于华国东南,七月的南城皎阳似火,整座城市的热浪和尚未结束的世界杯一样如火如荼。白天的喧嚣还没远离,夜幕下的热烈激情却已经开始。

巩飞凡有些焦躁的掐灭手里的烟蒂,走出今天因欠租费而被房东停电的租房。

“呼......”走到大街的巩飞凡深吸口气,燥热的空气还是发泄不了心中烦闷。

“怎么办?”,“我是怎么了?”这两个念头一直在他心里缠绕。有点焦作的情绪揪着,揪着让他好像无法呼吸。回想起这两年,又回想起这一个月,都不是顺心的事,两年前生意破产,这一个月又输光身上仅剩下的两万块钱。

“唉,又到了这里!”巩飞凡抬头望着眼前的LED招牌“非凡酒吧”。

“草!又是非凡!”这一个月来,巩飞凡的清醒和半梦半醒时间基本都是在这酒吧度过。

“呦!这不是凡哥?到了咋还不进去?”酒吧门口刚好走过来几个人,是球友,哦!是赌友!准确的说是这一个月因为世界杯堵球认识的朋友。

“哦!高歌,今天不进了,待会有点事。”巩飞凡回应了一声。

“今晚最后一场,不看?不玩?冠军赛诶!都不捧场?哈,哈……”这个堵球朋友好像有点不可理解。

“再说,你们先去乐吧!”巩飞凡留下最后一句话,匆忙迈步走开,越走越快,像是一种“逃离”。

“最后的两万块就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没这么严重,什么没希望!”两种不一样的想法,在巩飞凡心里矛盾的交织着。

巩飞凡回想起一个月前还是兴致非凡的和朋友们迎接今年世界杯的开幕,那时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准备开始视觉盛宴。但没多久,看了几场世界杯后,见到周围堵球越来越多,他也试着赌了几场。随着这届世界杯冷门越来越多,他的输球就越来越多。在网络上网友们开始满世界调侃“上天台”时候,巩飞凡已经也是“泥足深陷”了。

“草!什么鬼天气!”巩飞凡还是郁闷了下,哎!就是想了再多,七月的空气还是一样”燥热“。 可能是真的需要清新点的空气,地面上没有,不知不觉,巩飞凡就来到了这个南国小城的最高楼(其实也就30层),“辉煌大厦”顶楼。好像远离了地面的喧嚣,似乎一切都开始安静下来。起风了,终于没那么的燥热了。

“下点雨就好了”巩飞凡嘀咕了一句。上天好像给了他回应,黑夜里的天空飘下几滴雨水。巩飞凡走到楼顶边沿,心情似乎轻松了好多,他突然有个大胆想法,脑袋闪过一个冲动念头“跨上围栏,再高点!”巩飞凡还就真的爬上了围栏,小心谨慎又有点颤栗的站在围栏平台上。

刚开始巩飞凡还为这个冒失行为生出了些许后悔,但很快那种有点紧张刺激又高高在上的快感让他很是兴奋。站在这座小城最高点好似给他带来一种成就感,刹那间让他意识世界有了片刻空灵。

“啊......”巩飞凡大吼一声,仿佛近来所有的"烦闷"都得到了宣泄!

“哈......”巩飞凡像疯子般的畅快着。这样不管不顾的放下所有的感觉让他又有种一切都还有希望的乐观。这世界现在只有他,只有现在轻松快乐的巩飞凡!

“咔嚓!”一道闪电自天劈下,好像从巩飞凡头顶砸落。

“啊......”巩飞凡的尖叫,坠楼了?还真的就是这样。

刚得片刻轻松,片刻空灵的巩飞凡带着自己身影狠狠的砸到楼底街面上。巩飞凡感觉整个身体像瓷器一样全都碎开,又感觉身体好像又突然飘了起来,而且还越飘越高,黑夜天空里好像有个比夜还黑的裂口牵引着他往天上飘飞。

“是灵魂吗?人真有灵魂啊!”反正他现在就这样想的。地上的“他”片刻间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街面店里电视好像还传来“法国!世界杯冠军!”的呐喊。此刻围观的人们对着地上的“他”指指点点。

“哎!估计是堵球跳楼了!”

“跳楼?你全家才跳楼,我……”

“呜,怎么了我?头有点晕”

“啊!我没死?”巩飞凡只记得自己“跳楼”,不是!是坠楼了,然后灵魂飘起来,好像飘进当时天上突然出现的“裂缝”。对!就是这样,那怎么又有了意识?

“穿越!我还活着?”巩飞凡这时对自己的唯一解释就是这样。试着冷静了好长一会,巩飞凡才有点相信前世网络小说上的“穿越重生”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他试着睁开眼睛,好像脑袋还有点昏沉,眼皮很沉,努力了一会,终于他还是睁开眼了。

“医院?现代医院?肯定是医院!”而且环境跟他前世风格几乎一样,不是说“穿越”都是去修仙,异世界什么的吗?这货前世就是喜欢这类题材小说。

“我到底死了还是没死?”巩飞凡对之前“穿越”想法有点动摇了。巩飞凡还未来得及多想多看,病房门开了,一个妇人,约四十左右吧,盯着巩飞凡楞了会,但马上很是欣喜的就冲上前来。

“宝贝!我的宝贝!你终于醒了!”巩飞凡也是一下晃忽,脑袋当机。

“都什么情况!”他还没回过神,这妇人就一把激动的把他搂怀里。

“大婶!都什么跟什么呀?是不是认错人了?”巩飞凡刚才愣神后,差点冲口而出这句话。

“不对!我小了,手小了,连身体都小了”巩飞凡再次脑袋当机,他最终还是真穿越了,而且年龄变小了好多,有十岁了没?大概就现在这个身体年龄吧。

被妇人疼惜的抱了好一会,巩飞凡也思绪也凌乱好一会,还好他这人生性还是比较乐观的,慢慢的接受了当前这个身份和年龄转变。“既来之,则安之”自我安慰了下,巩飞凡抬起小手臂也抱紧了眼前这个妇人,估计是现在这个身份“母亲”一类吧。

巩飞凡前世是个孤儿,记事起没几年他就离开了一个收留他的“福利院”,之后就是四处漂泊,反正就是一把心酸少年往事。但他适应能力强,自我调节能力也很强。他生性比较简单乐观,想不通或者想不明白的一般不会纠结太久。

经历起起伏伏不少,但巩飞凡也算生性豁达。穿越重生至今世,身份的转变突然让他有了“家”有了“亲情”的感觉,前世这些都是他想要却是没有得到的。

是老天爷对巩飞凡前世的补偿?

妇人终于止住激动情绪,双手托起巩飞凡现在的小脸,很是认真仔细的瞅着,舍不得放手。此情此景,让身份转变的巩飞凡感觉很是尴尬,不知道怎么应对。但还好,这样状况让巩飞凡没尴尬多久,妇人轻轻的放松了抱紧的手臂。

“宝贝,知道吗?你昏迷了整整一礼拜,答应妈妈以后不能再那么皮了,更不能爬高了,知道吗,你从家里楼上栏杆摔下来,一直昏迷到现在,妈妈都快要奔溃了,呜……”

听完妇人带着哭腔的交待,终于让巩飞凡明白他现在占据的这个身体是为什么躺在医院里了,接着他全身却是一阵冷颤。

“纳尼!又是坠楼?老天!”

反正,悲催的巩飞凡就是“坠楼”的命了!哎!

遗失梦想的人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新创意!希望喜欢阅读的您换个角度,换个心境看小说。大家的支持鼓励,是作者继续写作的动力。《草根足球俱乐部》大纲已经拟好,作者会坚持更新,绝不允许出现小说“太监”现象。感谢您的支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