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古承天 > 正文
作者:叶知风  |  字数:4753  |  更新时间:2018-08-11 09:31:14 全文阅读

天地虚空,诸天万界。

有一条贯穿古今、来世,无量、无法的长河,世人称之为命运长河。

命运长河司诸天万界,掌万物生灵,物不脱五行,人不出三界,诸天生灭,时移事易,唯有命运长河天地长存,亘古不灭。

一切之始,万物之终。

“嗡……”

无法无量,亘古不变的命运长河,忽然颤抖起来,搅动诸天星辰沉浮明灭,星星点点,宛如浮萍。

三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命运长河前。

三个人,一人身着明黄帝服,头戴帝冕,手持人道圣剑,全身金光缭绕,威严弘大,神威如狱。

一人身穿鎏金袈裟,手持禅杖,周身金莲生灭,佛陀虚影随行,自衍一界,如是大日,如是我佛,庄严慈悲。

一人身着阴阳道袍,头戴莲花冠,手挽拂尘,身后混沌如一,日月沉浮,道韵法理显化,无我无法,万界唯一。

三个人,一个帝王,一个和尚,一个道人。

三个人,此时都身染血迹,面色惨白,目光凝重。

道人望着眼前的命运长河,眼中浮现出一尾阴阳鱼,沉声道:“昊天,现在该如何是好?”

帝王男子上前一步,反手握住腰畔的人道圣剑,沉吟片刻:“为今之计,只有以你我三人之力,沟通命运长河,借助命运长河之力,封印浩土神州,方余一线生机。”

“善哉,善哉,也唯有如此了。”

和尚双手合实,面露笑意:“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道人嘿嘿一笑,挤兑了和尚一下:“老秃驴,佛曰,不就是你曰吗?在这里,你不就是佛吗?”

“我为佛,佛却非我。”和尚打了个机锋,摇摇头:“不脱五行,不出三界,佛,也只是芸芸众生而已。”

“哈哈,说的好,修道万载,一念不懈,但不超脱命运,何谈长生?你说是不是啊,昊天?”道人抚掌大笑。

帝王男子扫了一眼嬉笑的道人和悲悯慈悲的和尚,淡淡道:“天地皆窠臼,人世为樊笼,就算超脱了命运长河,又如何?长生不朽,又如何?”

“我们,始终只是别人豢养的一群猪而已。再强大,活的再长,也只是猪而已。别人想杀,就杀;想红烧,就红烧,想清蒸,就清蒸。”

一时间,三人都有些沉默,他们虽然不愤,但他们知道,这是事实。

他们,其实就是别人豢养的一群猪而已,长大了,有肉了,就该上桌了。

“嗯,这个嘛,我觉得,还是红烧的好吃,酥软香脆,不油不腻,再配上一点小酒,那滋味,啧啧,昊天啊,你可把我的馋虫勾起来了……”

道人咽了口唾沫,抹了抹嘴巴,不满的看了一眼帝王男子。

“你这泼道!”帝王男子和和尚相视一眼,哑然失笑,方才凝重的气氛也被冲淡。

“昊天啊,你不懂,人也好,猪也罢,只要实力够强,拳头够硬,还有个狗屁的牢笼窠臼。”

道人挥了挥手,手中的拂尘扫落一片星芒,不屑道:“猪,也是可以咬死人的。”

“哈哈哈……说的好,猪又如何?今天就算是死,朕也要在他们身上留几个窟窿。”昊天张开双臂,大笑道。

笑声震天彻地,化为一道道涟漪波浪,在虚空中蔓延,所过之处,星陨月碎,狂风肆虐,虚空湮灭。

“嗡……啦……”

漆黑无垠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一道裂隙,裂隙长不可计,宽不可量,就像有人,一刀将天空劈成了两半。

下一刻,裂隙中,无数巨舰飞舟涌了出来,遮天蔽日,冲向三人。

“垃圾,东冥,你就派这些杂鱼来送死?”

道人不屑地看了一眼虚空中密密麻麻、不可胜数的巨舰、飞舟,冷嗤一声:“你也太小看你家道爷我了吧!”

旋即,道人扭头对帝王男子说道:“昊天,你先准备,我和臭和尚挡住他们。”

“好。”帝王男子点点头,纵身跃入命运长河之中。

“臭和尚,我们上。”道人招呼了一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和尚应了一声,脸上露出一抹悲悯之意。

天生万物而有灵,我佛慈悲;

但你既视我为蝼蚁,我又何必视你为上人。

“哈哈……来的好……”

这时,道人已经上前一步,看着近在咫尺的巨舰、飞舟,朗笑一声,张嘴一吸。

狂风呼啸,星辰颤抖,化为滚滚洪流,漫天巨舰飞舟,蠕动、破碎、变小,被道人一口吞入腹中。

霎时,玉宇澄清。

“嗝……味道不错。”道人吞下漫天巨舰飞舟后,拍了拍肚皮,打了个饱嗝。

“玉虚……桀桀,你们,负隅顽抗,不自量力……”一声沙哑刺耳,恍若万千金铁摩擦的声音贯穿天地。

刺耳的声音下,虚空扭曲,星云旋转,形成一个横亘天地的虚空漩涡,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光明、黑暗、声音,只剩下最纯粹的虚无。

“阿弥陀佛,装神弄鬼……”

和尚轻叱一声,双手结金龙佛印,一尊高达九万丈的大日佛陀虚影,出现在天地间。

佛陀通体金黄,上有大日琉璃净世神焰流淌,功德金莲环绕,衍化三头六臂。

三个头颅,一头慈悲相,我佛慈悲,度化众生;一头威严相,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一头金刚相,金刚怒目,诛邪伏魔。

六个手臂,分持禅杖、木鱼、铃铛、佛珠、袈裟、大智慧法剑。

佛陀脚踏天龙,头颅转动,三张面相,变幻不休,一会儿作慈悲相,一会儿作威严相,一会儿作金刚相;六个手臂,不断摇晃,佛音禅唱,幻化朵朵金莲。

“金刚怒目,大智慧法剑”

和尚轻喝一声,六臂扬起,手中的大智慧法剑斩下。

佛门有菩萨,名曰大智慧文殊菩萨。文殊菩萨以无量智慧、无量慈悲、无量佛法铸佛门法剑,斩因果轮回,诸天无界。

长剑落下,无量智,无量光,无量法,仿似穿越时空岁月,斩入虚空深处。

“嗷呜……”

惨嚎声中,一个巨大的白骨头颅出现在裂隙间,白骨头颅的眉心,有一道清晰的剑痕。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不等白骨头颅反击,和尚双手伸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佛陀虚影一掌落下,遮天蔽日,仿似天上地下,万物如蝼蚁,可杀便杀之,无可匹敌,唯我独尊。

“桀桀……弃天,你,还不,出手……”白骨头颅怪叫两声。

“没用的东西。”

虚空破碎,一个洁白无暇,如玉如石的手掌,从天地裂隙间探出。

手掌平淡无奇,但随着其一寸寸落下,悬浮在空中星辰、星河,无端破碎。

一同破碎的,还有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一掌。

“砰……”

洁白如玉的手掌,月华流光铸无暇,无声无息地按在佛陀虚影的身上,佛陀虚影如同脆弱的纸张一般,碎裂成无数碎片。

下一刻,手掌径直拍在和尚的身上。

“你,太弱了。”

叹息声中,大日如来琉璃金身破碎,法身崩毁,和尚闷哼一声,直接倒飞出去,撞碎了一个个星辰。

“弃天,老道我来会一会你。”

道人怒吼一声,手中拂尘挥扫,金轮横压诸天,金轮之上,混沌生阴阳,阴阳化五行,五行衍九坤,九坤演万物法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大道金轮,横压诸天”

“太弱了,不堪一击。”

同样的叹息,同样的漫不经心,白玉手掌一按一摔,大道金轮恍若一颗小石子般,被拿捏在两根手指间。

然后,手掌屈指轻弹,大道金轮飞射入道人的身体,金轮旋转,道人的肉身崩裂,只余元神逃出。

“嗡隆……”

就在这时,天地颤抖,万灵沉浮,一个巨大的眼球出现在虚空中,死死盯住那个手掌。

“天地意志,本源法眼,你也怒了,只是,那又如何?”

淡漠的声音中,白玉手掌一揽,漫天星辰席卷,整个银河天幕,都被扯了下来。

“这个天地,污秽了。”

白玉手掌一摔,星辰坠落,与空气摩擦,全部燃烧起来,轰轰烈烈,焚天灭地,砸向神州浩土,红尘人间。

这个世间污秽了,该清净清净一番了。

“哗啦啦……”

本源法眼震怒,天地间出现一条条规则法链,层层叠叠,意欲阻拦星辰烈火,但却如同腐朽的枯枝一般,寸寸碎裂,化为飞灰。

“老道,和尚,帮我……”

眼看整个神州大地就要崩毁坠落时,一声浩大威严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从命运长河中跃出,手持一面沧桑古朴的青铜古镜。

“昊天,你小子终于舍得出来了。”

一见那个人影和青铜古镜,道人和和尚面露喜色。

“和尚,你怕不怕死?”

道人吐了口血沫,看向身旁的和尚,笑呵呵道。

“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不下地狱。和尚我念了一辈子善恶是分,说了一辈子我佛慈悲,今日能得偿所愿,有何可怕?”

和尚平静笑着,无悲无喜,无惧无怨。

“那你呢?”

“我?”道人指了自己一下,耸了耸肩,肆意一笑:“老道我求逍遥,说自在,但既然身在牢笼窠臼,没有什么逍遥自在可说,那我粉身碎骨,撞他一个天崩地裂,又何妨?”

“昊天,你呢?”

“天地子民,吾敬之,爱之,保之,护之,朕求仁得仁,幸何如之。”

帝王男子将古镜抛向空中,哈哈大笑一声,全身人道功业,玄黄功德紫气涌入古镜之中。

道人、和尚也不甘落后,道人身化阴阳两气,和尚身衍净土金莲,同时飞入青铜古镜。

原本黯然无光的青铜古镜,忽然亮了起来,鱼龙鸟兽游弋,凤头紫篆闪烁,周天星斗沉浮,一缕清光从古镜上散发而出。

清光冥冥,上分阴阳,下开混沌,如开天辟地、鸿蒙渺渺时的第一缕光芒,洒在漫天烈火星辰上。

下一刻,清光温润,恍若一条清澈的小溪,映着繁花如梦,镜花水月,缓缓逆流回溯,烈火消弭,星辰倒归,眨眼的功夫,所有的一切都归复原位,就连那只温润轻柔的手掌,也重新回到了先前纵览群星天幕时的动作。

恍若,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般。

“咦,还有点意思。”

冷漠的声音中,终于泛起了一丝波澜。

“有意思的还在后面,弃天,你看好了。”

帝王男子手持人道圣剑,轻轻挥出,漆黑的天穹夜幕被斩破,一幅瑰丽壮阔的画卷出现在虚空中。

画卷中,有上古先民搏杀神魔凶兽,安身立命;

有三皇五帝建国立家,授百姓耕桑渔牧,薪火相传;

有圣人立礼作法,效天承法,文明存续;

有百姓躬耕于垄亩;

有猎人牧猎于山野;

有商人经营于市侩;

有夫子授业于学堂;

有官员汲汲于庙堂;

……

“我昊天,既寿永昌,承天效命,不求万世长存,不求永生不灭,只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吾即为人道之主,自愿以吾血,吾肉,吾魂,铸碧血丹心,愿为吾子民,开万世太平。”

“开太平……”

帝王男子一剑点在青铜古镜上,诸天万界震动,神州大地,地涌玄黄,人化紫气,天衍鸿蒙。

天地人,封三才;乾坤灵,镇万法。

玄黄、紫气、鸿蒙化为三道封镇三界的锁链,交织成一个巨大的胎膜壁垒,笼罩住整个浩土神州。

“封镇天地……”

帝王男子一口碧血吐出,喷在青铜古镜上,青铜古镜微微一颤,镜光扩散,化为一个个玄妙神秘的符篆,烙印在虚空天地间。

从虚空望下去,整个神州大地,如同一个被蛋壳包裹住的鸡蛋,严严实实,没有任何缝隙。

“抽取天地本源,借命运长河之力,封镇天地,就为了阻止我吗?只是,可能吗?”

冷漠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不屑,白玉手掌一指点出,落向神州大地。

刚开始,手指如常人般大小,但在落下的过程中,手指不断变大,如石柱,如山峦,如江河……

最后,手指遮天蔽日,横亘虚空,贯穿天地,整个神州大地,在这根手指下,就如同一粒尘埃般渺小。

手指巨大无比,蕴含天地法理道韵,手指纹理如山川河流,毛孔似峡谷裂隙,手指内的血液,仿似岩浆流淌,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有灼热的气体顺着毛孔喷出,化为焚天灭地的熊熊烈火。

手指落下,所经之处,无数星辰经受不住手指中蕴含的莫大伟力,纷纷破碎。

“嗡……”

手指点在神州大地外层的胎膜壁垒上,胎膜壁垒直接凹陷下去,神州大地发出咔咔的声音,山河破碎,大地皲裂,但胎膜壁垒却始终没有破碎。

“咔嚓……咔嚓……”

此时,青铜古镜上,也碎开一条条裂纹,最后破碎,坠落入神州大地。

“量劫难消,命运无常,罢了,一劫之后,吾,再出手,清除污秽……”

巨指缩回,虚空中的裂隙消弭,整个虚空又恢复了宁静。

三个人影,一个帝王,一个道人,一个和尚,站在命运长河的边缘,相视一笑,亦悲且喜。

“你我舍万世修为,也只能封镇神州大陆一段时间,一个量劫之后,胎膜壁垒削弱,他们,还是会来的。到时候,没了你我三人,又当如何?”

道人向下,俯视着繁华昌盛的人间浩土,既有些欣慰,又有些担忧。

“我人道昌明,天骄无算,继往圣而开未来,一个量劫后的事情,谁又能说的准?”

帝王男子淡淡说道:“而且,朕先前在命运长河中,看到一幅画面。”

“什么画面?”道人和尚同时问道。

“当有人死而复生,当有人自天外而来,龙蛇起陆,万界翻覆。”

“死而复生?天外而来?好,好!妙哉,妙哉!”

道人一蹙眉,而后颔首大笑,不由高歌道:“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去休,去休……”

说完,身影如镜花水月般,渐渐消失不见。

和尚和帝王男子也相视一眼,目光含笑,身影同样破灭,消失不见。

唯余命运长河,高悬空中,亘古不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