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魏王侯 > 正文
第一章 崇德十九年夏的星天牛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448  |  更新时间:2018-09-29 10:55:47 全文阅读

大魏崇德十九年夏。

浩浩汤汤的闽江在夏季处于涨水期,河水比往常要宽广许多,灰白色的河水形成了一个个漩涡,形成激流滚滚向下,奔腾向不远处的出海口。

大约有三四百名华服男子被押向河边,色目人组成的新附军和东胡兵有过万人,布防成了大片的安全区域,过千东胡兵押着这几百人走向河边。

四周到处都是被押解来观看行刑的百姓,所有人伸长脖子看着,象一群群被扯着脖子的鸭子。

有一些老人和书生模样的面带悲愤,但很快被好奇的人潮给挤到一边。

被押到河边要斩首的全是大魏的宗室男子,大魏宗室分布于京师,江陵,福州三地,前两个地方的宗室已经被斩杀一空,只剩下最后这一处了。

不远处有个高坡,一群东胡将领用满意的眼光打量着眼前的情形,从最北方杀到南方,他们终于要将大魏宗室斩杀一空,完成任务,天下一统,主宰华夏的却是他们东胡人了。

一堆色目人簇拥在东胡高官显贵们的身边,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福州沦陷,是色目人打开城门放进了东胡兵,虽然他们不开门这城多半也守不住,可是好歹立下了大功,色目人能保住自己的权力和财富,他们的心情多半都很好。

被押解的人走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很多人都是面如死灰,不少人在哭泣,老人们神色淡然,只有眼中有掩不住的深刻悲哀,年少者最小的才过总角之年,稚气犹存,害怕的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人群中有一个高大男子,面色沉毅,眼中满是暴戾气息,他时不时的抬头看天,时而愤怒,时而不屑。

遍布在河边的过百面大鼓敲响了,所有被押解的人都颤抖起来。

第一批宗室成员已经被拖拽到河边,按在临河的草地上,眼前是飘逸摇摆的芦苇,他们身后站满了面色狰狞的东胡兵,长长的顺刀被高举起来,接着鼓声越发激烈,然后猛然一个停顿,所有人惊呼起来,第一拨的几十颗人头已经落地,鲜血狂溅,人头被踢在一边,东胡兵们将尸首丢在河里,原本清澈的河水立刻变得赤红。

没有人注意到,蔚蓝的天空中象是有一道闪电掠过,天空变得扭曲了。

……

徐子先坐在寝室的电脑前,用着聊天工具问自己的女神:在吗?

这是一个普通的夏夜,对学生来说周末的晚上相当轻松,寝室里另外几个男生打了蓝球刚回来,空气中弥漫着汗馊味,也就是所谓的荷尔蒙的味道。

所有人都知道徐子先在做什么,几个男生一起趴到电脑前等着看结果。

徐子先已经约了女神好几回了,女神不接受也不断然拒绝,徐子先的学习成绩很好,女神常要他帮着写小抄,另外帮着去自习课占座,帮着打水,徐子先做这些事的时候乐呵呵的,寝室里的其余男生一致认为他是备胎,徐子先则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说这话的时候徐子先笑眯眯的,一点儿也不介意困境和挫折。

徐子先很豁达,很开朗,很随和,也很聪明,他人缘很好……

在感情这事上他却不是一匹老马,有些轴,也可以说有些蠢。他身材不高,头有些偏大,五官象是下凡时被地面拍击过,相当扁平,眼睛小,不能说很丑,但长相只能用平凡来形容。眼中倒是有智慧的光芒,可普通人发觉不了。家庭出身很普通,没学会单手开法拉利的技能,在这个看脸或谈钱的时代无疑是个悲剧。

五六个男生盯着电脑屏幕十几分钟,终于滴滴一响,女神回复:要去洗澡了,下回聊呵呵。

切……

所有男生一起发出嘘声,这才几点,骗人骗的毫无诚意。

或许下一次再找个好机会?

徐子先摇了摇头,他确实喜欢这女孩子,但现在明白了自己不是对方的菜,死缠烂打不是他的风格。

这原本就是想好的最后一次。

徐子先只是有些郁闷。他很聪明,但家境不好。师范历史类是学费最少的专业,毕业后好找工作,当初就考进了这座师范学校学历史,可是现在明白了这个选择有多错误,确实要轻松一些,可是天花板就在头顶,手一伸就摸到了。

他这辈子也就是个历史老师,想出人头地很难了。

就算学业出色,老师们很赞赏徐子先,可是如果再来一次,徐子先一定会重新选择。

半夜时徐子先坐在窗台抽烟,这是他不多的恶习之一。

高中时就染上了这种不好的习惯,熬夜学习经常犯困,抽烟可以提神,这似乎是哪个学渣的经验,不过徐子先发觉这东西确实有用,真的能提神。上了大学之后徐子先就有意减少了抽烟的频率,遇到心烦的事儿时还是会抽上一根。

这时他发觉远处的道路上有两个人影,一高一矮拖着手慢慢从远处走过来,不远处的几幢楼是女生宿舍,应该是热恋中的男女从校外回来,不甘心的男生送女生回宿舍,趁机多拉拉小手,很可能在门前再来个拥抱或亲吻。

徐子先用羡慕的眼神看过去,很快他目光一凝,被人拥在怀里的娇小身影,正是自己苦追不上的女神。

这身影太熟悉了,徐子先不会看错,他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这时天空一阵扭曲,徐子先眼前出现了蔚蓝的天空,扭曲的时光象一道道幻影,刀光闪烁,人群不停向前,激昂的鼓声象是在他耳边敲击,震的耳膜都要裂开了。

“什么鬼?”徐子先嘴唇上叼着烟,烟灰落了满身,看到这样奇诡的场景,徐子先的大脑在短时间内当机了。

……

“我恨,我恨!”高大的英俊青年也被推到河边了,他没有发狂大叫,但眼中的恨意更明显了。

“皇帝无能,宗室内斗,对我百般排挤打压,我明明看出大势不妙,大厦将倾,堂叔赵王当我胡说八道,宗室内的兄弟们把我当笑谈,看现在他们的模样,真是猪狗都不如。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要牢牢抓住!”

青年被按住了,两个东胡兵强行令他跪了下去。

他的眼神逐渐呆滞,此时此刻,再恨也没有用了。青年出身宗室,但在宗室中一直受到排挤,他雄心勃勃,可是从未得到支持。他性格刚毅强硬,得罪了很多人,而此时此刻,他却要与那些一直打压他排挤他的人同时受刑,青年心中百味杂陈,也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

青年宗室环顾左右,终于在脸上露出一丝快意的笑容,他大声道:“三哥,你一向自视很高,以为东胡兵在你手里不堪一击,现在怎么样?你给一万兵,必可破强胡于仙霞关,斩虏首来报,虏首呢,在哪?”青年扭头看着身边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这个男子也很高大,国字脸上原本满是威严之色,现在则一脸的沮丧。

“六哥,你自诩文彩风流,联合众人百般打压我,还抢了我心仪的女子,她和你成婚之后可曾过了一天快意的日子,现在你感觉如何,你不是说仁义无敌,只要内修仁义,外施王道,胡人不战可自退?你劝他们退啊,哈哈哈……”

“六哥”是个三十左右的俊美男子,仪表出众,风度翩翩,现在被按在泥沼边上,一脸惶恐与惧怕,风流之色,尽扫无余。

青年自己脸上也露出悲哀之色,“她”被迫与六哥成婚,但婚后一直不与六哥圆房,在宗族内饱受非议,二十余岁就郁郁而终,在青年短暂的人生中,“她”是一直理解和支持自己的一个人,可是自己却连娶她的能力也没有!

“六哥”一脸郁闷的道:“九弟你住嘴吧,为兄现在就算认错又怎样,咱们都要一起做鬼了,还有什么抛不下的。”

“算了,俱往矣……”“九弟”叹息一声,抬头看天,却是发觉了天空的扭曲,原本如镜面一般的天空似乎出现了一个黑洞,光线都被吸收和扭曲了一样。

“这是什么鬼?”“九弟”也呆住了。

众人身后的东胡兵也休息够了,他们斩首斩的胳膊酸麻,抓紧时间休息了一会儿,在他们手边就是一个竹筐,里头放满了雪亮的顺刀,染了血砍缺了口的顺刀被扔在一边的地上,已经有一群苍蝇在血迹上嗡嗡飞舞着。

死亡将要临头,不分老小都在颤抖着,“九弟”身边的三哥六哥等人也顾不得和他生气,都张大了嘴巴在呼吸,似乎这样能多活一会儿一样。

天空中一阵扭曲,“九弟”抬着头,似乎有一道光环绕在他头顶,一时间他整个脸部都扭曲了起来。

好在这时人人都是差不多的模样,倒是无人注意到这一处的异常。

“九弟”头疼欲裂,似乎是有很多不相关的记忆一下子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他整个脑海象是被人强行填充进很多东西,整个头都要炸裂了开来,挣扎一会之后,原本的记忆反而模糊,很多与眼前场景不相关的记忆与旧有的强行融合到了一起,难分彼此。

……

与此同时,目瞪口呆的徐子先也陷入了呆滞状态,很多完全陌生的记忆涌入脑中,一瞬间叫他分不清幻想和现实,在最后关头,徐子先看到一只怪异的虫子飞到自己脖间,接着他感觉脖颈处一痛,然后鲜血狂涌。

半夜时分的惨叫声惊动了很多人,警察来之前学校的领导和保安们把现场保护好了,一个一脸呆滞的女孩子几次想过来都被拦住了。

一个昆虫学家一脸便秘样的看着徐子先脖子间的昆虫,那就是最普通的星天牛,个头是偏大一些,但怎么也不至于能把人颈动脉给咬断。

某师范大学历史专业大二学生徐子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天牛给咬死了,死后一个月内引发轰动,成为传奇人物,不过和很多死人一样,超过三个月后,除了自己的亲人之外,就再也没有人记得他了。

而所有人都并不知道,徐子先踏上了一段相当奇特的旅程,这种亿万分之一的大奖不知怎地降在了这个普通的学生头上,猝不及防,无从选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