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匠心 > 正文
438 地上刀
作者:沙包  |  字数:2328  |  更新时间:2019-11-21 13:55:33 全文阅读

劲瘦汉子一群人看见马车的时候,惊了一下。

车程怎么都比人快,要是这群人上了车,他们可就追不上了。

还好那车是拉货的,一群人只是跟在车边走,加上一个车夫一个向导一共只有二十人,总算是让他们放了点心。

不过话虽如此,一路上他们也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许问他们自己不觉得,劲瘦汉子他们时刻巡逻却很清楚,往这个方向前后交错的一共有三队人马,一不小心,打了这队引起另两队的注意,那就麻烦了。

所以他们只能跟着走,尽力找到一个更合适的机会。

走了一段,有一队朝向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又走了一段,另一队脚程比较慢,跟他们拉开了距离。

“前面是采云坳,他们肯定是要经过那里的,咱们绕过去打个埋伏,等他们过去的时候动手!”劲瘦汉子对这附近地形非常熟,判断他们方向之后做出决定。

“我看行。”骆驼第一个响应,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就此决定了下来。

然而他们转到采云坳另一头,等了半天,来路上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简直像是在来的路上消失了一样。

“怎么回事?”吴老鼠本来就很不安,这一下更有点焦躁。

“再等等。”劲瘦汉子说。

结果他们又等了半天,按理说那些人爬都应该爬过来了,那边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们到底怎么了?难不成发现我们了,伙同了别人一起在埋伏我们?”人不安的时候就格外容易往不好的方向想,吴老鼠越发焦躁起来。

“我知道一条路,进去采云坳不容易被发现。我过去看看。”劲瘦汉子说。

结果说到最后,所有人决定一起去。劲瘦汉子嫌弃他们有点太怂,但也没办法。

绕到采云坳上方,他们躲在土坡上面居高临下往下看,当看清楚下方发生的事情时,所有人瞬间全部安静了。

“他们在做什么?”吴老鼠轻声问道。

“在掘墓。”劲瘦汉子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回答。

其实吴老鼠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想再问一下确认一下而已。

“真是讲究,死都死了,还要什么葬身之地。”过了一会儿,劲瘦汉子挑起嘴角,嘲讽一样地说。

“要埋的是谁看得出来吗?”骆驼问。

“是谁有什么关系,不都一个样?”劲瘦汉子冷漠地说,“我看现在是个好机会,走吧。”

骆驼他们都有点发愣,迟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比平时慢了一步地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许问刚刚把最后一具尸体抱进了墓坑里。

那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被母亲紧紧地搂着,但即使这样也没有延缓死亡的到来。

“好小啊……希望你下辈子投胎在咱们江南,不然就南粤。那边冷起来也冷,但总不会像这样随随便便被冻死……”江望枫蹲在地上,捻了一捧土,洒在那孩子的身上,嘴里念念有词。

许问直起身子,一口气迂回在心中,难以排遣,最后只能轻而绵长地吐了出去,但内心的情绪,依然无从排解。

“能有个墓,有块碑,已经挺好的了!”向导倒是很习以为常一样安慰起了他们。

“咱们西漠每年冬天都要冻死些人的,更别提今年格外冷,这样的路倒尸,我都看见不少了。嘿,至少在墓里不会觉得冷,有块碑有人念着,下辈子也能投个好胎……”

他絮絮叨叨,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

与此同时,许问也感觉到了什么,同时回头。

接着他瞳孔紧缩,厉声叫道:“快起来,拿上家伙,敌袭!”

江望枫跟着回头,有点懵地看着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汉子从后面土坡顶端冒出来,乱七八糟地冲向他们。

那些人跑得越近,越能看清他们脸上的戾气、贪婪与饥渴。

他们每一个人都瘦得不行,但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让他们跑得极快。

他们手上紧握着刀斧、棍棒等各种凶器,每一件都锈迹斑斑、残缺不全,但上面暗红暗褐的颜色却充分说明,它们是见过血的!

强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他们了!

江望枫从没碰见过这种情况,盯着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这时他突然被人用力拉起,许问把一把锄头塞进他手里,沉声道:“别发呆,注意自保!”

说完,他又从地上拣起另一把刚才放下的锄头,紧握在了手里。

许问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这群人看着状态不算太好,但凶性十足,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他们人数跟这边差不多,真打起来胜负难料,但这边只要死伤一个人,都是很大的损失!

严冬之际,外出做工,距离目的地明显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许问脸上看着不显,心里却真的是有点紧张,一时间也顾不上注意周围的情况,因此也没看见徐西怀目光一凝,盯着那些人中打头的一个,表情十分异样。

那些人还在往这边冲,眼看着马上要到他们面前。

其中一个尖脸似乎有些犹豫,一边跑一边还在往四周看。

他的目光落在刚刚挖好的墓坑里,随意扫了一下,突然看见了什么一样,怔了一下,接着又看了一眼。

片刻后,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其中一个是尖脸的,他盯着墓坑里一个人,大声叫道:“刘四婶!”

而另一个,是徐西怀的,他看着打头那个劲瘦汉子,叫道:“二叔!”

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叫人有点听不太清楚。

但马上,周围的人就全部都反应了过来,纷纷吃了一惊。

认识的?

徐西怀跟这群强盗认识,强盗也跟这堆尸体认识?

联想到刚才向导的话,大家迅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们都是那个传说中的逢春城的?

“西怀?你怎么在这里?”劲瘦汉子看见徐西怀,比对方看见他还要吃惊,“你不是跟你改嫁的娘一起去江南了吗?”

“嗯……我出师了,要服役,正好又被分来了这里。”徐西怀缓慢地说着,看看他周围的人,又看看墓坑里的尸体,他缓缓问道,“咱们逢春已经变成这样了吗?不是冻死在外面,就是出来打劫?”

劲瘦汉子——徐家二叔被他看得转过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目光下意识落在墓坑里。等到看清里面的面孔,他才意识到徐西怀和吴老鼠刚才说的话,快步走了过去。

“刘四婶,曹老六,吴奇……”他一个个看过去,一个个把名字念过去,眼睛越睁越大,表情越来越震惊。

刚才他在山坡上面就看见了他们挖墓埋人,但完全没想到他们埋的全是他们逢春城的人,甚至全是他认识的熟面孔!

他的手开始抖了,手里的家伙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是一把砍刀,锈迹与血迹混合,刀口残缺,看上去已经用了很久。

“二叔,你杀了人了?”徐西怀突然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