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匠心 > 正文
001 遗产
作者:沙包  |  字数:2771  |  更新时间:2018-08-10 09:53:59 全文阅读

“我辞职。”

许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上司的声音戛然而止。

许问站起来,向他行了个礼,开始默默收拾桌上的东西。

“哎哎,你这是什么意思?年轻人这么经不起说?难道我还说错了不成?”上司急了。

许问抿着嘴,没有说话,从抽屉里拿出早就打印好的辞职信,递到了他的面前。

“下个月十号,我来结剩下的薪水。”说完这句话,他抱着自己的一点杂物,默默地走了出去。

他的行动太坚决,上司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许问走出公司大门,冰凉的空气被拦在后面,滚滚热浪从四面八方涌来,把他包裹在了里面。

许问顶着烈日,从街边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上往回走。

他一边骑一边盘算。

银行里的存款还够两个月生活。找新工作的话,试用期工资比较低不说,还要等到下个月的发薪日才能拿到钱。这一上一下的,必须要在一个月内找到工作,越快越好。

他住的地方离公司不算太远,当初租房子的时候就是图近。骑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许问汗流浃背,头也被太阳晒得有点晕晕的。不过这种感觉他还算习惯,把车归还到车阵里,走进了一幢四层的小楼。

小楼非常破旧,现在是晴天的下午,楼道里仍然阴暗而狭窄,空气里充斥着水果等各种东西腐败的气味,难闻得要命。楼道里堵着很多杂物,只能侧着身子走,有时候东西倒下来还得许问自己动手把它们摆回去。

许问租的地方是四楼的顶层,他没马上回屋,而是转去了三楼走廊尽头的一家外面,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门刚刚推开,许问就听见一声细声细气的“喵”,接下来的是老人絮絮叨叨的声音:“别跟你爸说,咱们就吃一点。来,啊——”

老人专心致志,完全没留意他走进来了。

“阿婆,我跟你说过,不能喂猫人吃的东西。”许问无奈地走过去说。

窗边坐着一位老太太,头发已经全白,稍微有点乱,但打理得还算整洁。她正在吃饭,手里端着一个饭盆,白米饭上压着一些菜。她挟起一块鱼肉去喂面前桌上的一只黑猫,黑猫张开嘴正准备吃,一见许问进来就咻地一声跳下了桌,围在他脚边蹭着撒娇。

许问用腿回蹭了一下它,走到老太太身边坐下,接过饭盆,用纸巾擦了擦她嘴边沾着的饭粒,开始喂她吃饭。

老太太笑得眯起了眼睛,乖乖地张嘴吃,一边嚼一边还小声抱怨着:“什么不能喂,以前我们养猫的时候,不是人吃什么它吃什么,哪这么多讲究?”

“以前那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总得注意点儿。”许问耐心地说。

黑猫跟着许问在旁边坐下,眼睛瞪得溜圆地看着他的筷子。老人疼爱地看它一眼,说:“球球也想吃,是不是?”

“想吃也不能喂,它都这么胖了!”

“哪里胖了……”

“黑色显瘦!”

老人委委屈屈地不说话了,老实吃饭。

许问无奈地摇摇头,聊起别的事情拉开话题。

老人姓刘,是住在他楼下的邻居,跟离异的女儿一起住。女儿有工作有孩子,已经尽其可能地照顾好母亲的生活了,但毕竟不可能面面俱到。老人经常一个人坐在窗边,非常寂寞。

起初是许问的猫跑到了她家,许问下楼来找。渐渐的,他有空就会下来陪老人说说话,帮着做些事,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近。

吃完饭,许问收拾洗碗。房间小而窄,转身都不太容易,厨房直接设在屋子的一角。老人就着先前的话题说起了小时候养猫的事情,许问透过哗啦啦的水声听着。

老人是老帝都人,小时候住在一条胡同里,是四合院四户人里的一家。她很怀念那个小小的院子,院外胡同里的老槐树,树下乘凉唠嗑的人们以及走家串户帮忙修锅补盆的吆喝声。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渐渐变得悠远,整个人完全陷入了旧日的思绪中。

最后,她轻声说:“真想回去院子里住着啊……”

“真有那么好吗?”许问洗完碗,忍不住问,“我们公司……前公司搞建筑的,那种老四合院我也去过不少,冬冷夏热的,有点声音就街知巷闻。连公共厕所都没有吧?得上马桶里出去倒,多麻烦啊。”

许问回想起当初调查的情况,并不觉得比现在他们住的地方好多少。

“那不一样。倒个马桶怎么了?哪里麻烦了?”老人反驳。

“我觉得还是小区电梯房好,干净又方便,住起来舒服多了。”许问说。

“电梯房有什么好的?球球连个散步的地方都没有!”老人不满地指控。

许问摇摇头,不与她争辩。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服侍老人吃完这顿的药,又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抱起猫准备回去。

他做这些事的时候,老人躺在窗边的摇椅上,望着窗外摇曳的树影,突然问道:“小许啊,你说人活一世,是为什么呢?”

许问停住脚步,回头看她。

老人已经转过头来了,正看着他,唇边带着淡淡的微笑,目光清亮如水。

许问终于还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许问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格局跟刘阿婆家的一样,十二三平方米的单间,被房东硬生生地重隔在了两间,有时候拿个东西,转身都困难。

四楼是顶层,屋顶没有隔热层,被太阳晒了一天,许问一进屋就觉得要被烤化了。球球喵的一声跳到了地上,直接走到电扇旁边。许问无奈地打开电扇,吹出来的仍然是热风。

难熬。

就这样的斗室,租金还要三千二,帝都居,真是大不易。

屋角有个水池,洗脸洗菜洗碗全部一体,许问放下东西,走过去准备冲把脸凉快凉快,结果一开水管,发现没水了。

楼下又在用水了吧……这老房子就是这样,水压不够,楼下水龙头一开,楼上就断水。

许问耙了把头发,倒在旁边的沙发上。

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

刘阿婆刚才的问话又在他脑海里幽幽飘起。

为了什么,不都得活着?

他闭了闭眼睛,拿过手机打开求职APP,开始输入筛选条件,准备浏览一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他刚刚打完字,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电话在屏幕上跳动着。固定电话,区号下面有“江南省万园市”的提示。

万园的客户?

许问一边回忆,一边接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许问许先生吗?”对面的男性声音吐字清晰,普通话十分标准。

“我是,请问您是……”

“您好,我姓吴,是鼎盛事务所的一名律师。”

律师?我有什么事情跟律师扯得上关系了?

“请问您现在是住在帝都东二环柜子胡同80号吗?”

“是,但你们怎么知道?”

“接下来我有一些事情想跟您确定一下,事关一处遗产的继承,如果方便,请您如实回答。”

“遗产?”许问微微提高了声音。

“是的,是万园市的一处房产。”对面回答。

许问二话不说,直接挂上了电话,把那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在上面标注了“诈骗”两个字。

接下来两天,许问忙于找工作,白天就把球球寄养在张阿婆家。

张阿婆高兴得不得了,挥手说他不用回来了,有球球就够了。虽然知道阿婆这是要让他安心外出,但许问还是很无奈。

工作不是那么好找的,尤其对比起来许问又不算应届,又没什么资历,大学也不出名,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优势。可以称道的勤奋,能体现在实际工作上,却无法体现在简历中。两天下来,许问在好几家公司留下了自己的简历,一个有所回应的也没有。

一天下来真的很累,尤其是天气实在太热了。许问回去就冲澡,刚把头上的洗发水打出泡沫,就又停水了。

许问缠着浴巾跑到窗边,对着下面大喊:“麻烦关下水,在洗澡,一会儿就好!”

他们邻居关系不错,通常这样喊一声,大家都会帮帮忙。

结果这一次,楼下的徐婶用更大的声音喊了回来:“许问,快递!顺丰到付,万园市来的!”

沙包
作者的话

让大家久等了……开新书啦!!请大家继续支持,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