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王灭 > 正文
第0020章 斯巴达角斗场
作者:独食宝宝  |  字数:2481  |  更新时间:2018-08-22 08:44:13 全文阅读

“嚟——”

晕晕乎乎的封天,只感觉有东西在舔ta的脸蛋,软软绵绵的,光滑细腻。慢慢地睁开眼睛,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不是很清晰的出现在眼前,原来是白狐。用力的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保持足够的清醒,四周黑暗一片,自己这是在哪里?

“好浓的血腥味儿!”

封天一边慢走一边摸索着,不多时,他摸到了一根冷冰冰的铁棒!再往旁边摸去,又是一根!

二根!

三根!

……

而且每两根之间的缝隙是如此的狭窄,这难道是一个铁囚笼!?封天有些难以置信,他只记得自己被无数的黄蛇吞没,再然后就听见……

“樱瞳?樱瞳?……”

黑暗中,封天小声的呼喊,却没有得到回应。及待他转身寻找出路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谁!?”封天抬手就要一拳轰过去,打到半路却是硬生生的止住了。

“是我!”

“樱瞳,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

“嘘!……”樱瞳向他比划了一个小声的动作,正要张嘴,却听见“吱呀”一声,不知什么东西被打开,一道亮光照了进来,随之而来的,是两个长得奇形怪状的人类!

封天一直处于黑暗中,突如其来的亮光刺激的他睁不开眼睛,及待适应后,才发现他们竟然真的在一个铁囚笼内,而且上面还布满了血迹,鲜红未干,显然不是他们的,那是?!……

就在封天惊愣的这一会儿,两个怪人拉动囚笼前的铁链,竟然将整个囚笼都是“举”了起来,向外面走去。

“喂,为什么把我们关起来啊?”

“喂!你们聋了吗,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呀?”

“没用的。”

樱瞳呼喊,却被封天叫住了。走出黑暗,一个崭新的天地出现在眼前。

天际,不再是不正常的黑红之色,而是蓝天白云,天空海阔。天际下,黄灿灿的沙漠环绕着的,是一座宽广雄浑,错落有致的城堡!城堡中央,一面黄色的战旗直插云霄,上面隐隐有无数的黄蛇飞舞,渐渐的演化成三个大字:

斯巴达!

此刻,斯巴达城中央的会猎场内,一排排囚笼被置于“出战台”上,里面关着一些人类,但大部分和封天一样大小,只有极个别显得有些老迈。出战台下面的角斗场内,同样的陈列着一排排囚笼,但里面关着的不再是人类,而是一些凶横猛兽,比如亮魔虎、银角鸡、斑翅鱼……

日当正午,艳阳高悬,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斯巴达族人登上会猎场的首座,场内顿时呼喊一片。

“瓦达西瓦一起企划吐露黑……”(斯巴达族语)

“那个老东西是谁啊?他在说什么?”出战台上的囚笼内,樱瞳好奇的向封天问道,完全没有危机感。封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的又不是人话,他怎么会知道。

刚逃离沙蛇风暴,又入“贼窝”,被人当做奴隶囚犯的来对待,封天的心情显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他是斯巴达族塔塔尔沙漠这一脉的族长,我们马上就要被放进角斗场内和那些畜生进行角斗了。”这时,关押封天和樱瞳的囚笼旁边,一个长相甜美的少女道。

“你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略懂……”少女还要说话,却被旁边的一个男子打断道:“幽兰学妹,和那些低等的山炮有什么好说的,浪费口舌。”

“你说谁是低等的山炮呢?”樱瞳当时就来脾气了,鄙夷道:“你很高人一等嘛,怎么也被抓到这里了?猪鼻子插大葱,你装象啊!?”

“你!——”

男子一时间被樱瞳堵的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是事实。只见他转过身来凝神的盯着樱瞳观看,却被封天一道目光瞪了回去。

“是你!”

“是你!”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说话的正是墨鱼。原来,那天邪乎的狂风将他吹走后,在经过塔塔尔沙漠上空时,突然止息,墨鱼就这样掉入了斯巴达族的“怀抱”,而他外出历练的同伴在收到他求救的信号后为了救他,也是身陷囹圄。要是让他知道,风息的原因是神秘老者没有吃午饭,打喷嚏的力道稍稍欠缺了些,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樱瞳还要叫骂,却被封天制止了,因为他看到了墨鱼胸前的佩章:问道学院!

安妮告诉过他,彩虹大陆上的学院,不同于一些个仙道宗门,它们不分种族的招收各族天骄,旨在造就绝代人物,为修炼者提供一个良好的修炼氛围。可是奇怪的是,他们怎么也被抓到这里来了,学院的弟子一般应该有导师庇护才对。

“不好意思,学长就是这种性格,请你们不要介意。”名叫幽兰的少女道。

“没关系,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封天冲着幽兰笑了笑,墨鱼扭头不再言语。此时无声胜有声,若作过多口舌,反而降低了他的档次。

“皮卡丘托尔斯哈!”(斯巴达族语)

斯巴达老族长突然大喝一声,两个强壮的斯巴达族人走上了出战台,将其中的一个囚笼重重的扔到了角斗场内,顿时迎来一片呼喊。嘈杂的声音中,包含着凶兽的咆哮,看的人热血沸腾!

“奴隶们!”突然,老族长旁边的一个斯巴达族人站起来,走到出战台上喝道:

“想要获取自由,就努力的去打败蛮荒的‘勇士’吧,愿蛮神保佑你们!”

这回说的是人话,大家都能听得懂。而他口中的“勇士”,显然就是那些凶兽!

“开笼!”

呼啦一声,拴着囚笼的铁链被拉扯着,某一时刻,角斗场中的两个囚笼同时被打开!当一只长有银角的公鸡出现在场内时,顿时迎来一片欢呼。

“银角!银角!银角!”

同时被放出来的少年不屑的看着一蹦一蹦的公鸡,自己等人要不是偷袭被抓,怎会被囚?这群土著居然对一只公鸡这么狂热,明摆着说自己不行嘛!

“死鸡,看招!”

少年作势就要释放虹术,却发现怎么也运转不了虹气,眼看着一只脏兮兮的鸡爪压来,少年挥起拳头就是轰了上去。

嗵!

出乎所有人意外,银角公鸡昂首挺胸的站在原地,少年却是被一鸡爪扇飞了出去,撞到了角斗场的墙上。

“怎么会这样?!”

“那个少年虽然不是一名虹师,但起码也应该气海生虹树,难道连那只公鸡的一爪都挡不下来?!”

“定有猫腻!”

“去你大爷的角斗,斯巴达族就是一群土鳖,不该存在在这世上,等着被灭族吧!”

“垃圾!”

“……”

一时之间,呵斥谩骂声遍地。本就是阶下囚,面对必死之局,也没什么好保留的,有些人甚至连斯巴达族祖宗十八代都列了出来,辛亏大部分斯巴达族人听不懂。

“喂!这不公平,为什么他不能运转虹气!?”幽兰看出了端倪,在笼中大声喝问道。也难怪她会如此紧张,因为角斗场中的少年胸前同样的挂着问道学院的佩章!

“年轻人,这里是角斗场,不是演技场,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得到认可!”斯巴达族人淡淡的回应道,倒是并不介意大家的谩骂。

有些事情,见多也就不怪了。与此同时场中的少年还没站稳,就被公鸡一爪踩的粉碎,彻底失去了生机。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遭到问道学院的问罪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