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王灭 > 正文
第0001章 大战地府
作者:独食宝宝  |  字数:4544  |  更新时间:2018-08-08 14:57:40 全文阅读

茫茫寰宇,诸星齐天。星海之内,物种林立。然则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是以星球之内,虹气散而生命弱者,为文域;虹气聚而生命强者,为武域。如那遥远的东方域界之内,银河之中,便有一太阳系,孕育着一颗美丽的蓝色星球,即为文域之最,生物超绝而科技发达。域界之间,自有隔阂,是为两界之物,几无往来。

虹气汇聚之地,当是西方寰宇,一颗多彩之星,即为彩虹大陆。

日当正中,位于彩虹大陆西北之地的落日山脉苍翠欲滴,花儿尽情沐浴阳光,鸟儿尽情嬉戏疯狂,尽显一派祥和之势。

然而,这个世界是平衡的,因为光明总是与黑暗并存。

大暗黑天,魔云重重,此时,距离山脉百里之外的逆时空下,一道深不见底的裂口开合间,宛如天地初开时天与地的分离一般,渺渺无念。走得近了,才看清,那居然是一道深渊!

深渊两端各立几道身影,虚化迷离,仿若超脱三界外不在无形中的仙人一般,令人向往。看得清了,才发现那居然只是几尊雕像,这不禁让人骇然,光是雕像就能产生如此大的威压,那本尊呢?!

轰!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划破天际,仿若来自异时空的流星一般,冲散了魔云,径直向着深渊投去。

轰隆隆!

与此同时,深渊一边的几尊雕像松动,上面的泥土滑落,手臂挥舞间,飞沙走石,无数的时光碎片欲要拦截那未知的流光。

他们居然不是雕像,是被人用泥土镇封在这儿的!

刷刷刷!

时光碎片仿若泥入大海一般,全然无用,眼看着流光即将没入深渊,另一边的几尊雕像开始松动,几道意念降临,风云变色。

“吾等奉命镇守此地,何人胆敢越界!”

“当诛!”

“当诛!”

……

伴随意念降临的,还有那毁天灭地的攻势。此时,流光眼看将要穿过深渊,就差一点儿,但就是穿不过去。

流光中,一个婴儿被五彩石包裹着,紧闭双眼,憨态可掬。

“本是该死之人,当走改走之路,此路不通!”

一记黑爪极速放大,探入深渊,将流光撰了起来。此时,被五彩石包裹着的婴儿还在安静的睡着,全然不知命将休已。

黑爪渐紧,五彩石中的婴儿部分身体已经变形。

嗯……嗯……

婴儿醒来,无辜的大眼睛中淌着泪水,小嘴撅着,吐着听不清的话语。不出意外,出生不久还没有见识过世间繁华的小家伙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

叮……叮……

突然,一道悠扬的鸣叫声响起,所有的攻势减弱,最后消失。紧接着,一头蓝晶色的“凤凰”降落,在它的怀抱中,流光完好无损,婴儿也停止了哭泣,纯然的望着面前的生物,将小手放在了口中,吃吃的咬着。

“不死凤凰一族,所为何意?”

“王座将归,平衡已破,风云际会,尔等还要沾染这天大的因果,就是你们身后的主人都不见得能抗得起。”蓝晶“凤凰”冷冷的蓝眸射出幽幽蓝光,扫视众人道:“你们觉得,尔等能抗得下吗?!”

“我族无惧一切!”当中,几道身影开口道。是啊,光是用泥镇封肉身这种手段,在整个大路上都是极罕见的,可见其背后的势力有多么神秘强大。

“聒噪!”蓝晶“凤凰”冷哼一声,自其翅膀之上,数百万蓝晶冰刃射出,刺向下方众人。

“结阵!”

几道身影脸色凝重,共结防御大阵,才勉强接下这一招。

“北有青鸟,其形若凤,展翅一化九重天,前辈难道是……青鸟大人?!”

“无须多问,就言今天这路到底是通也不通?”显然,青鸟是在顾虑雕像背后的主人。

“放!”当中,一道身影皱了皱眉道。其他身影见状,也没再发言。流光重新投向深渊,转眼消失不见。幽幽蓝眸望着无尽黑暗,青鸟叹道:“昔日救命之恩,今日尽还儿身,你我当再无因果。”

叮……叮……

随着青鸟远去的,还有几道身影。

※※※

时光荏苒,弹指间,十年匆匆已过。

西海之滨,有一雄石,名曰“矶石”。立而远眺,烟波浩渺,一望无际。水何澹澹,浪溅脚下,犹似激吻。

此时,“矶石”之上,一个少年背着把木剑,满脸绝望的看着蔚蓝的大海,脚步一个不小心,踩碎一些石子,掉入大海里,连个浪花都没有溅起。他的旁边,一只白狐瞪着红宝石般的大眼睛,凶狠的看着矶石之下,那一张张充满嘲讽与玩味的丑恶嘴脸。

“废物,你倒是跳啊,不跳就不算是英雄好汉!”

“别在哪里装可怜了,你父亲是个孬种,你母亲是个妖女,你说你是个啥?”

“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杂种啊,哇哈哈……”

面对着诸多的嘲讽与谩骂,少年有股怒气却发不出来。确实,自他生下来时,就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甚至连一个亲人都没见过!只有在别人的闲言碎语中,才能捕捉到父母的影子。但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父母会是那样的人!

因为在每个孩子的心目中,自己的父母都是无所不能的伟大存在。

“你再不跳,我可就出招了啊。”

“是啊,再不跳,小心我们扁不死你!”

“啊哈哈……”

矶石上,少年紧紧的撰着拳头,想要出手痛扁他们一顿,可是脸上的淤痕还未散去,那是他昨天出手的结果。

“为什么会是这样!?”

“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少年仰天大吼,不小心踩空了一脚,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掉下了矶石。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他没有痛觉,看着蔚蓝的天空,他楠楠念道:“父亲,母亲,你们到底身在何方?为什么要狠心地留下我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这苍凉的大地。”

“嗵”的一声,这次,大海溅起了几朵浪花。

※※※

这是一个没有色彩的世界,黑与白充斥了整片天地。天空中,偶有流星划过,也只是短暂的驻足。临近地表,一座宏大的宫殿矗立在这里,占地也不知道多少万里,虽雄浑宽广,却阴森可怖,只因里面不时地传出哀鸣,闻之令人丧胆。

宫殿正前方,有一座断桥,死气沉沉的河水从下方流过,也不知道历经多少年代了,就是不干。

此时,通往宫殿的路上,一群亡魂被推攘着向前走去。后面,是两个穿着黑白衣服的使者,手持镇魂鞭。他们一个脸色惨白,如白霜一般看了让人绝望;一个却是脸黑如墨,掉了碳堆里估计都没有人能够找得到。

“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是啊,怎么感觉越来越冷了呢?”

“少罗嗦,再叨叨打不死你!”镇魂鞭加身,痛的几个亡魂苦不堪言,不敢再问。

亡魂中,一个少年扭扭捏捏的跟着大部队向前走着,显然,他还沉浸在不久前的回忆中,没有发现现在的处境!

转眼间,大部队已经走到了宫殿门口。断桥旁,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老妪,她的旁边,是数不清的碗碟,里面盛着绿幽幽的汤。

“你,上去!”

“为什么是我第一个上啊?”被叫的亡魂显然有些害怕,踌躇不前。

“让你上你就上,扭扭捏捏不像样。”

“像什么?”

“像娘儿们。”

“哈哈……”负责看守这里的几个阴兵发出阴深深的笑声,白衣使者一鞭子抽出,顿时一道哀嚎传出,惊醒了人群中的少年!

这是哪里?

人生如梦亦如幻,转念前世聚又散。断桥重铸,“奈何桥”三个大字浮现,自动连接黄泉河水两岸,迎接新的来客。

这是地府!

而押送他们的,看长相打扮,与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如出一辙。哪奈何桥上的老妪,除了孟婆还能有谁!?

自己竟然死了!!!

奈何桥上,孟婆重新端起一碗绿幽幽的汤,颤巍巍道:“孩子,轮到你了。”

少年不自觉的踏上奈何桥。

“呜……呜……呜……”

悲恸的哀鸣从桥头另一侧的宫殿传出,吓的他举步维艰。

这该怎么办?

大千世界,繁华如烟,自己却还没有机会去体会;生生父母,不知所踪,自己也未曾见过,现在却要先入这鬼门关,这让他如何甘心!?

一时间,少年不知如何是好。

“孩子?快点儿过来,马上就能解脱了。”奈何桥上,孟婆催促道。少年接过汤碗,却没有喝下去,心下一横,一下子倒进了桥下的黄泉河中!

“我命由我不由天!”

孟婆见状,倒是并没有发难,而是走过去重新端起一碗汤,道:“孩子,你想多了,还是喝了这碗汤,安安心心的上路吧。”

“投胎转世,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你说呢?”

与此同时,一些个阴兵飘上奈何桥,向着少年逼来。

“来吧,老子就是魂飞魄散,也要拉你们垫背!”少年没有胆怯,突然间长发乱舞,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拔出后背的木剑就是一顿乱砍,竟然还真让他砍翻几个阴兵。

剑虽为木剑,但却不失锋利!

“噗噗”几声,被砍翻的阴兵掉入黄泉河中,没有泛起一丝波浪,就销声匿迹,世间再无他们的痕迹。黄泉索命,恐怖如斯!

少年举着木剑,充满愤怒的眼里全无畏惧,竟然朝着孟婆砍去!

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他还会惧怕什么?!况且,身入地府,他本来就算是半个死人了。

端着汤碗的孟婆见状,也不知道多少岁月没有出手的骷髅拐杖一挥,一下子将少年手中的木剑击飞,紧接着拐杖自动出手,带着煊赫的气势从天而降,横劈下来,这是要让少年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节奏啊!

显然,她失去了耐心。

“年轻人就是莽撞,让婆婆教教你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奈何桥上的少年被这气势压得抬不起头来,眼看着骷髅拐杖即将劈下,少年的胸前突然光芒大盛,彩光汇聚,一个拳头大小的女孩儿挂着一个白色的肚兜,凌空立在他的肩上,粉嫩光滑的指头向上一点,无数流光分散,骷髅拐杖在这流光之中,竟然渐渐的化为了虚无!

“是吗?咯咯……”

“封天说的对,他命由己不由天!”

不错,少年,名叫封天。

奈何桥另一侧,孟婆扔掉手中的汤碗,满脸凝重的看着封天肩上的小女孩儿,似是有所追忆,但也没有想起什么,道:“地府重地,捣乱者,杀无赦!”

女孩儿闻言,撇了撇手道:“好大的口气,都一把骨头了,不回家养老却要出来看门,真是丢人!”

“气煞我也,老朽今日誓要将尔等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哎呦,好怕怕呢。”女孩儿驭空而立,对着下方的封天喊道:“小子,还愣着干什么,是个男人,就去杀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让这地府再也不敢收你!”

“黑白无常,解决掉那小子!”

虚空中,女孩儿与孟婆瞬间开战!

虚空下,奈何桥上,封天虽然不知道这个素未蒙面的女孩儿究竟是谁,但她那果决霸气的表现,深深的震撼了自己。

是啊,大丈夫,就要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封天挥起肉拳,就是向着旁边的阴兵挥去,任他们手中的兵器砍在自己身上,都是无动于衷。

他这是在以命相搏!

奈何桥下,黑白无常相拥观看着桥上的“画面”。

“哥哥,押送魂灵这么多年,没想到遇到一个刺头儿,倒是有些乐子了呢,嗯?呵呵……”白无常依靠在黑无常的肩膀上,添了一下白皙的嘴唇。

“谁说不是呢,不过咱们得快点儿,不然孟婆大人就要生气咯。”黑无常单手挑起白无常的下巴,舔了舔,却是突然一鞭子向着桥上的封天抽来。封天见状,推倒一个阴兵扔向镇魂鞭,借势一个翻滚,躲了开来。

“黑白无常也不怎么样嘛,哈哈。”

“就是,有本事别用那鞭子啊。”

被押的亡魂中,有些开始叫骂,并且和旁边看守的阴兵打斗,他们显然不甘屈服。一时间,地府门前混乱成一片。而此时的虚空,战斗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状态。

女孩儿一边应付孟婆,一边看着下方的战况,有些焦急。虽说自己应付孟婆绰绰有余,但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迟早会将宫殿内的判官惊动,到了那时候想走就来不及了。

“锁魂链!”就在她分神的一刹那,以孟婆为中心,无数条阴森森的黑色锁链飞来,要将她锁住镇封!飞的近了,才看清那一条条锁链竟然是由无数亡灵冤魂编织而成,弥漫的死气令人窒息。女孩儿想躲,可惜为时已晚,玲珑的身子瞬间被缠绕吞噬,发不出一点儿声响。

下方,封天眼睁睁的看着救命恩人被吞噬,怒不可遏,生气自己没有能力的同时,肉拳横冲,打算与黑白无常同归于尽!

“小子,不要冲动,你去轮回了本仙子住哪儿呀?”突然间,芬芳汇聚,女孩儿重新化成人形出现在封天的身边,提起他就是飞向天空尽头的裂缝。

“你!?——不是刚才……”

“那只是本仙子的残影分身啦”娇小的身影向着底下表情僵硬的孟婆挥了挥手,道:“看大门的老太婆,拜拜咯,下次有空再来。”

地府门前,锁魂链散开,孟婆看着“女孩儿”渐渐淡化,那竟然真的只是一道残影,但却与真身一般无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