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乾坤魔炉 > 正文
第六十章 伤疤
作者:干涸的记忆  |  字数:3477  |  更新时间:2018-08-31 10:20:29 全文阅读

回到屋中凌云竭力地褪去了黏在身上的血衫,露出背部两道刀痕,疼得凌云呲牙,不过他依旧疲惫地躺进了浴盆中,清澈的温水立即变得浑浊染着缕缕血水。

蒸汽云腾雾绕,感受着温热浴水的凌云,他深深呼出口气,心身的疲惫感扑面而来,他真想不再面临世间种种,在温暖的浴水中永远沉睡下去。

吱呀~房屋的木门被轻轻推开,凌云看见竟是杨籽墨,连忙转过身去,“哎!”可能动作有些剧烈,温热的浴水碰到背后的两道刀痕,伤口扭曲,凌云疼得差点一个踉跄翻进浴盆中。

“噗嗤~”只闻身后美人抿嘴轻笑,凌云缓住神色,平静道:“原来是你啊..”“恩~啊!你这背后的伤痕。”凌云听到背后的脚步声靠近过来,他连忙支吾道:“咳,没事的,小伤啦!”

刹那后,鼻息划过一缕清香,杨籽墨已经来到了身后,他身子虽在看不清的水中,但还是环抱身躯,有些腼腆:“这样..不太好吧..”

杨籽墨轻点凌云后背,故意用力,疼得凌云直咧嘴,杨籽墨故作不满,带着些许俏皮道:“让你不正经,哼~”

凌云听得恍惚之间,安静了下来,“我为你治伤吧。”杨籽墨柔声道,凌云没有拒绝,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杨籽墨点起一寸香,搬来木椅坐在凌云的身后,从袖口中拿出蓝色水珠,朱唇轻喃,蓝色珠子化成一缕水流游向凌云的周身,又化为一层淡淡的水膜敷在杨籽墨的手掌中,杨籽墨看着凌云背后深深的刀痕,她轻叹一声,双手微颤滑向凌云的后背。

汩汩动听的溪流声在凌云的脑海响起,仿佛透过耳膜,穿过灵魂,这股溪水还缠着迷人的清香,令凌云久久不能忘怀,紧接着背后竟也不痛了,反而很是舒适,仿佛被温暖包裹,凌云闭上双眼沉醉在那温柔中。

仿佛站在青山绿水间,伸展双臂,感受着暖阳,带着幽香的柔风拂过脸庞,远处似乎响起悠悠歌谣,世间万物都沉浸在了这片祥和之中。

残阳渐逝,在山的那一头,是一座青城,炊烟寥寥,缠绵细雨伴随着晚霞,映照着行人背影,古色生香的街头,灯火辉煌,昏昏暗暗的街尾,烛光点点,长发落寞,垂着流苏,恍恍惚惚,消逝在街尾,痛的揪心,只一滴曼珠流落在青砖。

杨籽墨静悄悄地收起了水流,不经意间注意到凌云的脸颊流着一滴泪水,她来到凌云的身侧,看着凌云如此,不知何来的心中痛楚,“这个男人竟然会哭。”她伸手轻轻拭去凌云脸颊上的泪珠,收手时,眼前这个男人突然发出颤音道:“晨萱..”一只大手抓上来紧握着自己的手,她没有挣扎,就这样被凌云紧握着,感受着那股温暖和隐隐的痛心。

滴答~一滴水珠低落在浴水中,荡起道道波纹,凌云从中惊醒,睁开眼睛发现杨籽墨在身侧,而自己紧握着人家的玉手,他尴尬地连忙松手,空气中有着一股清神的禅香,他嗅着鼻子道:“这是什么香味?”

杨籽墨站起身看了眼桌上的香灰,道:“我刚才点了宁神香。”顿了顿,又轻声道:“晨萱,一定是你很重要的人吧。”

凌云一听到这个名字表情凝固了,他不知怎么回答,杨籽墨伸着懒腰打着哈气,“我先回房了,你早点休息吧,晚安啦~”“恩。”凌云用鼻音应了一声,杨籽墨便出了房门,悄悄地给凌云关上了门。

“晨萱..”凌云洗漱完毕坐在床上,将一切抛之脑后,开始了回复魔力的冥想。

自从他功力被封之后,他的魔力一直进步缓慢,虽然感受着外界的火元素,可惜他这个小小的容器根本容纳不下大量的魔力,“若是不需要使用自己本身的魔力,直接使用外界的魔法元素就好了。”这是凌云一个大胆的构想,现在的魔法师都是运用自己体内的魔力勾动周围的魔法元素,再通过咒语释放魔法,这个魔法的等级越高,需要的魔法元素便越多,那调动这庞大魔法元素的魔力便会消耗更加巨大,凌云这一构想着实新奇,却难以实现。

每当考虑到功力被封印的事,产生回家的欲望便越旺盛,两筐的晶莹果实定让他有所突破。

第二天清晨,凌云从冥想中醒来,感受着后背的清凉之意,已经没有了痛感,他再一次赞叹杨籽墨奇特的能力,他没有感受到杨籽墨的任何魔力,倒是感受到了近乎真气的感觉。

他穿起早已备好的衣衫,出了房门,向楼下大厅走去,发现这空荡荡的大厅里早已站立着八人,他们各个衣冠整洁,精神洋溢,露着傲人的神色。

凌云来到八人面前,背着手先是打量了一番,道:“报上姓名!”“张天霸!”“纳巴!”“战鹰!” “古陌!”“戴斯破!”“青枫!”“青叶!”“坦戈!”八人井然有序地报上了姓名。

战鹰身形中等,在其中模样最为成熟,留着苍劲的寸头,一双无力又深邃的眼神,脸上留着胡渣,而戴斯破身形是最魁梧地一个,比纳巴还要健壮几分,他光着臂膀,露着剽悍的壮硕肌肉,古陌和坦戈次之,他两与战鹰差不多,神情中透着稳重肃杀,青枫青叶两人就颇具书生气了,长得有些瘦弱,让人想像不到在广场中奋力厮杀的两人。

凌云满意地点头道:“你们吃早饭了么?”戴斯破首先憨憨地扯着嗓子嚷道:“报告,我们还没吃!”众人被他这一大嗓门吓了一跳。

凌云微微一笑,冲着客栈老板道:“老板,给他们准备好丰盛的早餐!”“好嘞~”客栈老板立即进入后厨吩咐着早餐去了。

“你们几人在这先吃早餐,战鹰,陪我出去走走。”凌云率先出了客栈门,长相成熟且带着沧桑的战鹰立即紧随着凌云出门了。

此时外面的街道清清凉凉,弥漫着浓浓雾气,不时路过的百姓无不是垂头丧气,满脸失魂的模样,耳边隐约传来哭啼的凄惨声。

凌云嗅着这清凉的气息,空气中似乎还透着淡淡的血腥味,感到战鹰的到来,他呼出口气,平静道:“战鹰啊,你不是这个城中的百姓吧!”战鹰瞳孔一缩,顿住脚步,又很快平缓下来,沉稳道:“的确,我不是。”

凌云仿佛得逞一般,嘴角上扬,回过身看着一头劲发,却有些弯曲,脸上布满了沧桑,成熟的胡渣显得潦倒,他看着这个仿佛有四十岁的男人,不再说话,而是走向街旁的茶铺。

两人坐在简朴的茶桌旁,一位老头见有客人,立即端来两个大碗,倒上热腾腾的粗糙茶水,凌云端起茶碗示意战鹰,战鹰也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热腾腾的茶水虽然茶味并不浓,且很是粗糙,却让凌云感到温馨的简朴,仿佛一切是那么的真实,直到这股暖流进入胃中。

“咕咚~”凌云一抹嘴上的水渍,看着战鹰满手的老茧,还带着割痕,道:“你曾今是一名士兵吧!不过我很肯定,你不是属于这里的士兵。”

战鹰平静地放下茶碗,似乎对凌云猜对自己的身份一点都不意外,他反而敞开道:“我曾隶属于奥古斯丁王朝的鲁斯赫军团,是一名崇高的骑士,因为一次错误的指挥,我军被分割数批,而我这批也中了埋伏导致全军覆没。”

“所以你战败了?”凌云看着战鹰深邃的眼神说道,“不。”战鹰陡然看向凌云,颤抖着喉咙道:“我..逃跑了!”

凌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战鹰,似乎等待着战鹰接下来的话语,战鹰紧接着道:“逃跑后,我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整日浑浑噩噩,直到。”战鹰的眼神起了几分神采,“直到,这本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您带领的是脆弱的百姓们,不管对手有多强势,您依然带领他们勇敢地抗争,所以。”

“所以点燃了你心中那一股热血,你想要填补心中那逃跑的伤痕!”凌云邪邪一笑,战鹰重重沉声道:“是。”

凌云站起身来:“曾今的错不可怕,怕得是你不敢面对,你还有机会弥补你那颗崇高的骑士心,欢迎!”他向战鹰伸出握手,战鹰见状立即起身,与凌云握手,重重的一声:“谢谢!”

此时的广场,士兵们还在不停地冲刷着地板,尸体已经被马车拖运而走,那滚滚血水如岩浆般,铺满在这片广场中,那如地狱般的景象,凌云实在不想再看到了,他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便准备回到客栈。

“战鹰,你会很多训练方式吧。”凌云突然询问战鹰,战鹰顿时道:“是的,我曾经在军队里学过很多。”“那好,以后纳巴他们交给你训练了。”凌云拍了拍战鹰的肩膀,战鹰虽然愣了下,但还是应声道:“好的。”

凌云一回到客栈大厅中,立即宣布道:“各位,以后你们的体魄训练交给战鹰负责,他便是你们的教官!”

众人一阵懵,戴斯破略微不满,“力气比我还大么?”张天霸则是打量了一番战鹰,便打断戴斯破的叫嚷,低声道:“等你达到三阶再叫嚷吧!”“三阶?!”戴斯破一缩脖子立刻不出声了。

吃饱喝足后,战鹰带着几人去往后院进行体魄训练,首先便是最基本的扎马步,这几人不愧是浴血冲杀出来的,体魄都在常人之上,坚持时间很久。

“嘿,我以为什么呢,太简单了。”戴斯破扎着马步略显轻松,战鹰见到戴斯破确实很是轻松,便走去墙角捣鼓,众人也不知为何。

战鹰回过身时,手里又多了两块坚石,他来到戴斯破的身前道:“双拳伸出举直。”戴斯破已经猜到了什么,他支支吾吾地双臂伸直,紧接着战鹰便将两块坚石放在了戴斯破的手臂上,“哦,不!”戴斯破懊恼地吐槽着。

“哈哈哈~”纳巴傻笑起来,“纳巴,领两块石头!”战鹰又去挖石头去了,剩余几人立即不敢再多说话了。

“报告!戴斯破双腿没蹲好!”战鹰立即喝道:“再加两块石头!蹲好了!”戴斯破欲哭无泪,他愤愤地瞪了眼纳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