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乾坤魔炉 > 正文
第一章 火
作者:干涸的记忆  |  字数:4293  |  更新时间:2018-08-07 11:48:45 全文阅读

倥侗山脉层峦叠嶂,这里山青水秀,郁郁葱葱,川流不息的小溪滋润着万物的生长。

此时夜深人静,万里无云的夜空中遍布着星辰大海,一番宁静和谐的气息让人心旷神怡。

咔嚓!突然一道利剑似的闪电划破寂静的天空,将漆黑的天空染的煞白,接着一阵震耳的雷鸣声,豆大的雨点也紧随其后,狂风呼啸,顿时整个倥侗山陷入了狂风暴雨中。

其中一道惊雷笔直地劈在了倥侗山一座小村庄处,这道惊雷宛若华彩,一声巨响,卡巴基吓地从床上弹起,惊雷就如在耳边炸响,差点炸得他丢了三魂七魄,浑身颤抖,腿脚绵软无力,卡巴基忍不住对着屋外的雷雨怒骂了一口,回头定睛一看自己床上出现了一个男婴,白白胖胖,樱桃小嘴,紧闭双眼正在睡觉,身旁还有一本书籍。

卡巴基颤颤巍巍地靠了过去,突然,凌云这个名字印入了脑海中,卡巴基恍然跪伏在地,惊呼:“天神啊!”

短短数日,山林中的飞禽走兽浩浩荡荡四处奔走,大片大片地齐声高呼,也不知是在庆祝还是惊恐,惹得村民们心惊胆颤。

从那之后卡巴基便一直抚养着凌云,凌云并不像其他小孩喜欢打闹,很是宁静,奇特的是从没生过病,身体很是健康,卡巴基赞叹凌云定是奇人所生的孩子,甚至是天界神明之子。

几年后的深夜,漆黑的天空静悄悄地划出了一道口子,里面光芒四溅,氤氲之气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炸雷般的轰鸣声不断响起,隐约听见厮杀和兵器碰撞的声音,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天空的口子在男子出来之际瞬间缝合,化成一缕缕波纹消失在夜空中,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中年男子慌张地落在一个山头上,看向山下的小村庄,慌乱的神色转为喜乐,激动道:“终于找到了!”

中年男子卷起袖口盘地而坐,双手不停变换手诀,一丝丝华光从中年男子身上浮现出来,万千亿的毫光以螺旋式的旋转立于指尖,这时,空间一阵微颤,天地间的灵气汹涌澎湃地汇集过来,中年男子低喝一声,手指连动,,“苍天、炎天、颢天、玄天、阳天、朱天、幽天、变天。”一连指了八个方位,每当手指一点,周围的空间就颤抖一次,光芒分为亿万符印向周围散去。

“吼!”这时一头二十丈全身鳞甲的西方龙张着血盆大口,朝中年男子急速飞来,宽长的双翼,狰狞的龙头,白森森的利齿透着渗人的寒光,从利齿间流出粘稠的口水,显然已经将中年男子当成可口的猎物了。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手中捏的灵诀不能打断,看着越来越近的西方龙,中年男子眼中精光一闪,本来气势磅礴的西方龙陡然制住身形,死死地被定在空中,西方龙露出惊恐的表情,四肢挣扎,双翼乱颤,死死地挣扎可就是挣脱不了束缚,好似被钉在半空一般。

这头西方龙慌乱地张开龙口,一团火焰凝聚在口中蓄势而发,中年男子冷哼一声,西方龙瞳孔一阵收缩,还没出声猛地爆裂开来,血肉横飞,龙血四溅。

紧接着中年男子捏着灵诀一指身下,“中央钧天!九天迷玄阵!”澎湃的灵气穿过周围的八方,又汇聚于中央,环环相扣,中年男子又从指尖渗出一滴精血落入阵中,精血融入阵法之中,当即光芒大涨随后又暗淡而去,“落!”阵法霞光隐隐约约,方圆十里都被印入其中。

中年男子警惕地看向天空,半晌手掌一翻,一块指甲大小的血红色碎片浮现出来,这块碎片刚出来便爆发出磅礴的能量,肆虐的气息倾泻不止,这股气息直冲云霄,不过都被阵法阻隔在内。

中年男子点点头,手指一弹将碎片融入正在熟睡的凌云体中,幼小的身体散发出奇异的红光,“什么玩意儿!”身旁的卡巴基却是被这道红光惊醒了。

中年男子见到如此,立即飞跃而起,身化万道光芒,“以我命数,藏匿未来,过去,逆转阴阳!九天迷玄!”九天迷玄阵猛然进入中年男子体中,万丈光芒充斥在男子体内,中年男子化身的光躯从脚往上逐渐化为一粒粒的尘埃,这些尘埃徐徐飘向凌云,凌云身上的红光片刻便隐匿而去,消失无影。

中年男子疲惫地对着深邃的天空道:“主人,任务..完成.了。”男子身躯快要全部消散时,看向凌云的方向,神色淡然幽幽道:“魔。。”便彻底消散了。

多年后。。。

雊雊~雊~~伴随着一阵响亮的鸡鸣告示着清晨的到来,从远处的山岭缓缓出现丝丝日光,照射向倥侗山的这一小村落,本来寂静无比的小村庄霎时染上了一缕金色的丝绸。

吱呀~穿着厚厚的乌灰色棉袄卡巴基老爹从破旧的木门中缓缓跨出,望着天空上温柔的朝阳,金色的日光照耀在他那长满枯木似胡子的脸上,深吸了一口手中老旧的烟斗,浑浊的眼中精光一冒,再闭目享受一番轻轻吐出,满意地看着一缕缕烟圈飘散而去。

“哎哟,卡巴基起这么早啊!”从旁边的木屋走过一农民对着卡巴基老爹喊道。卡巴基老爹定睛一看微笑道:“原来是塔布佬啊!你这么早就去山上砍柴。”“哈哈,没办法唉,生活所迫啊!我走了。”塔布佬轻叹了一声费力地背上重重的竹篓向远处山间走去。

卡巴基老爹看着农民们都已开始劳作,突然想到凌云这小子还没起床,快速走到凌云窗外轻敲:“臭小子,还不起床,等吃午饭呐!”

咚咚咚~年仅十五岁的凌云听到了窗外老爹的呼喊声,睡眼朦胧地支起身体,手掌摸到床单湿了一块,“恩?”凌云回神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穿上缝了几次的厚布棉袄向屋外走去哆嗦的嘀咕着:“好冷呀。”卡巴基老爹见凌云冻成这样不由气道:“你这小子,前几年那么冷不都过去了,没我一点样子。”

凌云讪讪一笑伸出手掌,手心向上,呼哧~一团橙红色的火焰在手心上徐徐燃起!散发着温热的温度。凌云将火焰靠着卡巴基笑道:“老爹,这样就不冷了。”卡巴基白了凌云一眼举手欲打,“臭小子老老实实读书去,快把火焰收了!”

凌云撇了撇嘴老实地回到屋中翻阅书籍,卡巴基叹息了一声,是该把凌云送去魔法学院了。

自从多年前的那晚之后,凌云便无意施展出了火焰,把在场的卡巴基吓得半死,天才魔法师一词在村里顿时传遍开来。

此时屋中的凌云捧着一本书正在熟读,上面印着‘大陆通史’四个大字,这本大陆通史简单的介绍了魔武大陆的基本概念,凌云所在的地方便是处于大陆东方的龙之心王国边境,东面邻近着落叶王国,南面紧紧依偎着奥古斯丁王国,三个王国形成同盟在大陆称为神圣意志同盟,以此抵抗大陆最为强大的两个帝国,战神帝国与星辉帝国,大陆大大小小的国家也只有这两国称帝,众小国也只敢依附或者彻底臣服,所以三王国便组成神圣意志同盟在两大帝国面前站稳脚步。 “战神帝国长年征战,所以有着强大的战士军队。而星辉帝国盛产魔法师却不喜主动挑起战争,这些对我来说太遥远了,能在龙之心王国过上好日子就不错了。。”小小年纪的凌云自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魔武大陆自然也少不了修炼者,这些修炼者普遍分为魔法师和武者,两者的修炼程度都分为一到十阶,往上便是让无数人憧憬的S级,飞天遁地,毁灭城池举手之间,再往上便是大陆传说的圣域!上天入地,威力毁天灭地,大陆已知现存的圣域,人们也只知道寥寥几人而已。

修炼者达到三到四阶便能在军队混口饭吃,五六阶的人物就是很多普通人都向往的不愁吃不愁喝,在国家谋个一官半职,七八阶就能在王国坐上爵位享受人间富贵,但是修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许多人终生停留在三四阶而无法提升。

“嘿嘿,我能成为大陆顶峰的人嘛?”凌云砸吧了下嘴丢下书本往外走去,对着门口的卡巴基朗声道:“老爹我出去玩会儿。”“臭小子整天只知道玩。”卡巴基转身欲追,凌云吓得拔腿就跑,“老爹你追不上我,哈哈。” 凌云飞快得在田野间奔跑,周围忙碌的农民故意虚抓凌云,凌云轻点脚跟向旁边闪去。那个农民笑道:“凌云又从家里跑出来玩儿,卡巴基老爹没关住你啊。”凌云回头对着那农民做了一鬼脸而后向近处的一户人家跑去。 凌云来到用石头砌成的房屋,在门口大喊:“拉师,快点出来玩!”这时从屋内走出一妇人温柔地对凌云说道:“又来找小师啦,小师~小云来找你玩了。”“哎,来咯。”应声出来一个胖嘟嘟的男孩,梳着一头乌黑的短发,鼻上还留着一道细细的鼻涕。 凌云上前拉着尼古拉师向树林跑去:“阿姨,我们去玩儿了。”尼古拉师的母亲紧跟道:“慢点,注意安全。”接着忙去劳作了。

冬天微弱的阳光穿过层层树枝,映在孤寂的树林中增添了几分祥和的色彩。两个少年的奔跑也打破了这片寂静的森林。

“哎哟,老哥你慢点哦,我被你拉的跑不动了。”尼古拉师瘫坐下来喘着粗气。凌云见状便也顺势盘腿坐下突然对尼姑拉师说道:“尼古拉师你长大后想做什么呢?”尼姑拉师对着天空定神道:“以后我要坐拥天下美女,赢尽无数钱财嘿嘿。”凌云捂嘴一笑。“尼古拉师你才多大,居然就有着这种邪恶的想法。”“谁?”二人看了看四周,四周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 这时从旁边的树上跃下一人,咚,稳扎稳打地落在地上。此人穿着一身单薄的练武袍,身材略微高耸,这人剑眉星目,一头银发苍劲有力,俊俏的脸庞挂着孤傲的神色,似乎这世间一切都被他感染了肃杀的氛围。

凌云仔细一看原来是村落有名的聂无名:“吓我一跳,原来是你啊。”尼古拉师上前拍了拍聂无名的肩膀:“你这家伙还是板着个脸,来给爷笑一个。”凌云也乐道:“对呀,从没见你笑过。”聂无名紧绷的脸稍微舒缓下来低声说道:“别逗我了。”凌云随即说道:“对了,你刚才在树上干嘛?”聂无名也不说话,右手一伸摊开手掌露出两个金币。咕咚,尼古拉师咽了一口水:“这是树~上的?”聂无名点了点头。凌云也大吃一惊:“这都能让你买好多东西了。”魔武大陆的1金币=100银币=10000铜币,而一户非常普通的人家一个月也只需花两三个银币就能吃饱,而金币对这种山里的小孩压根没什么概念。

呼~一丝冷风吹过,尼古拉师打了个喷嚏,嚷道:“凌云快将你的魔法施展出来,真冷。”凌云白了他一眼,顺意张开右手,凝神一想,呼~一团火红色的烈焰依附于手掌之上。温热的气息如同篝火一般让尼古拉师和聂无名靠着凌云而坐,尼古拉师疑惑道:“凌云你不怕烫么,我在旁边都已经感到它的热度了。”

聂无名双手抱胸沉声道:“这就是魔法的神奇之处,以凌云的天赋异禀,说不定以后能成为了不得的大魔导师!”凌云点头道:“今年我们三人一起去报名魔法学院,闯出一番天地。”一旁的尼古拉师略微尴尬:“我回去凑凑金币,嘿嘿。”

转眼黑夜降临在这片大地上,黑色的面纱铺面而去,寂静在次笼罩这片小村庄。

“来吃饭了。”卡巴基老爹端着两碗温热的白米粥颤颤巍巍地坐在木桌旁,凌云立即端起一碗,温热的米粥顺着喉咙入腹,顿时整个身体热乎了起来,卡巴基老爹看着凌云大口的喝粥平静地说道:“过段日子你就去魔法学院了,待修炼有成时记得寻你那父..”凌云端着冒着热气的米粥打断了卡巴基,颤声道:“老爹,你为什么总要提起抛弃我的父母?”卡巴基捋了捋胡子没有说话。

凌云觉得自己语气稍重,轻声道:“老爹您放心吧,我以后一定能让你过上好日子!”“你这小子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卡巴基老爹欣慰地笑道。

凌云一口将碗里地粥喝完便回到屋中,想起了自己根本未有所闻的父母,暗暗咬了咬牙齿便深深地昏睡去了。

干涸的记忆
作者的话

开头也许有些瑕疵,请尊敬的读者细细品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