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布衣崛起 > 第一卷 横空出世
第76章 寨民出走
作者:余生风起  |  字数:3557  |  更新时间:2018-10-19 18:47:57 全文阅读

何篾匠那等低劣的演技怎么可能逃脱刘成梁的法眼,何家小子和黄立仁接触之后没几天,李响就接到了通知。

李响非常震惊,一方面震惊于黄立仁下手刁钻,一方面震惊于便宜岳父思虑周全。想想也是,刘成栋要是没有两把刷子,也不可能在明月寨屹立不倒。刘成梁这位长辈,虽然专干隐私事情有些浪费,但此时就是定海神针啊!

居然疏忽了情报工作,李响恨不得敲掉自己脑袋。阴谋发生在自己脚下还不自知,他彻底收起了对古人的轻视。王珪离去之后,李响设了一个局,好让志得意满的作坊主们明白大家的处境。

刘成梁十分清楚上位者的心思,主动把辛苦建立的情报网交给李响,然后抽身而退。刘成栋和刘成梁建立的监视网络十分简单,只分为两级,每个小头目负责自己的下线,然后所有的小头目都向刘成梁负责。

作为回报,李响赠给刘成梁丰厚的股份,刘成梁不客气地收下了。但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李响居然找不到合适的人接手内部情报工作,最后只好由赵伯这个身残志坚的老头子顶上一阵子。

何篾匠以各种理由跑到炼铁炉那里问东问西,何家小子和黄家一位远方小姐打得火热,何家娘子整日以泪洗面,何篾匠打算孤注一掷盗窃机密……看着一份份传上来的情报,李响暴怒之余,深刻明白了情报工作的重要性。

于是趁着招安之后的寨民狂欢,李响把作坊区的寨兵撤下,并且放出风声要大大加强机密部门的守卫。李响相信曾经纯朴无华的何篾匠一定摆脱不了这种诱惑,果不其然,何立事果断盗走“机密”,然后全家跑路了。

议事堂中,李响详细介绍着新的安全条例。

“有些人觉得公中的抽成实在太高,或是不想接受明月寨的管束,想要到外面的花花世界生活。勋阳府城,十堰州城,南阳繁华地,销魂汴京城,不都比明月寨这个山沟沟好?

“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想走的随时可以走,公中不会为难。公中的抽成不会下降,公中的管理也会越来越严密,所以不要心存侥幸……”说到这里,李响有些声色俱厉的意思,几个原本以为小寨主是在开玩笑的家伙终于流出冷汗。

“公中的抽成确实很高,但山里的消耗实在太大,大部分的生活物资都要从山外购买。公中、蒙学、寨兵和医卫处要消耗大量的物资,兴修水渠、购买耕牛、购进盐布茶醋和建立堡寨也要消耗大量的钱粮。”

“这还没算上专门搞新法门好让大家发财的实验室,因为实验室现在是我和另外几人撑着。”所谓的新技术、新法门都是幌子,李响此话是在故布疑阵,以更好地屏蔽有心人的目光。实验室里到底有什么?其它方面的进展有限,但黑色火药一直在改进……

“而且咱们公中做事都有预算,花了多少就是多少,每月都有详细的账目贴出来。土地产出的抽成是十抽二,作坊是十抽三到十抽五,交易税另算。”

“相比朝廷十五抽一的农税和二十抽一的坐商税而言,明月寨的抽成确实高很多,所以公中不会为难想走的乡亲。”

“都是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要担心有人为难。作坊里的师傅想走的也可以,手艺是自己的嘛,没准以后还有合作机会呢。”李响一副诚恳的态度,丝毫看不出喜怒。

“刘大统制,也就是我的岳父大人,已经升任南阳厢军左指挥使,所以留下来的寨民也不要担心没靠山,咱们明月寨倒不了!”

“公中的税率很快会有调整,但也没怎么降。主要是把地租定为十抽一、十抽二和十抽三,商税分为生产税、流通税和特殊税三种,具体抽成待定。”

“这个问题问得好,从明月寨搬出去的人,将来回来做生意怎么收税?当然是按照外人对待,比寨内的税额重很多,但诸如盐醋之类的物资会有很低的税额。”李响一方面强调明月寨缺了谁都可以照常运转,一方面强调他不会妥协太多,还明确提出了内外之别。

“新的安全条例实行后,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要严格审查的。工坊、医卫处和公中等部门马上要签长契,不要想着从寨里学会手艺,然后出去单干。亲兄弟明算账,公中不会坑人,更不会便宜人!”

“关键的地方会有守寨兵、青壮和执勤寨民共同把守,重要的机密也会牢牢封锁。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要把明月寨的最高利益放到第一位。”

李响结束了发言,很多人放下了心,也有人心存疑虑,更有人打算直接收拾东西走人。有些人如此想,凭着作坊里学到的手艺,自己随便开个作坊就能大富大贵,干嘛留在这里忍受高额抽成,那不是傻吗?

公中代表李梦空,公中会议代表刘素素,医卫处代表刘小慈,寨兵代表刘盛,蒙学代表熊成文,女兵代表熊婶,作坊代表曽木匠……新的安全条例通过,李响结束了议事。

议事堂陷入黑暗,李响缩在寨主大椅里抹泪。“吱呀!”大门开了一条缝隙,刘素素踮着脚尖进来,然后缩到李响怀里,把李响的眼泪擦干。

“别难过了,这种事早晚会有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陪着你。”刘素素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话,李响却感觉十分温暖。他紧紧抱着刘素素,闻着淡淡的发香。

“等到了东京,老子要让你过上公主一样的生活!”

“嗯,你做的菜总是那么好吃。你家里做菜都这么好吃么?”在素素心里,好生活就是香喷喷的饭菜。刘素素不断从李响这里“窃取”手艺,却因为时间问题只学了一点皮毛。

作为一个女子,居然每天让未婚夫做饭,素素感觉自己很失败。

“跟我妈学的,她做的才叫好吃,我拍马都赶不上。”李响摸了摸刘素素的头发,又开始回忆另一个时空的母亲,还好自己有哥哥在,否则真不敢想下去。

新的安全条例开始实行,有些还在观望的寨民想继续留在明月寨混好处,四处托关系找门路。大周的聪明人不要太多,这些人打算自己留在明月寨,然后把家产转移到勋阳府。在寨子里学手艺,然后把工坊开在外面,两头吃香。

很快他们便发现,这么做是不行的。

勋阳府的官差很快到了明月寨,李响付出大价钱,从公中人员开始,挨个换契约。签的都是十几年起的长契、死契,上面明明白白地注明了甲乙双方的义务权利,没有漏洞可钻。很多士绅听到这个消息暗暗鄙夷,居然用契约束缚人,信义何在?

第三天,铁矿里的一名管事觉得明月寨没有多少漏洞可钻,于是接受了一名乡绅的邀请,战战兢兢地离开了明月寨。确定寨主不会改主意以及离开的人家没有出事后,明月寨迎来了“分家”大高峰。

一个独立拉扯儿子的光棍汉带着儿子离开,十岁的小娃娃边走边哭。“爹我不想走,我还要上蒙学,咳咳咳……”

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儿子,这个老实汉子柔声安慰着,用粗糙的大手摸着儿子的头。“留在这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还是回咱老家买几亩地来得踏实。以老子学来的手艺也能挣上一些钱,到时爹把你送到最好的私塾。”

明月寨有一户“模范家庭”要走,连李响都惊动了。家里的男主人是炼铁炉旁边伺候的一位工匠,女主人是防寒服作坊的一名管事,家里大儿子是一名刚刚立功的寨兵。这位寨兵满脸通红地向秦钟、丁史航等伙伴告辞,然后就被她母亲拉走了。

“凭你爹和你娘我学到的本事,你要啥媳妇没有。咱回老家开上两间铺子,买上十几亩地。你弟弟这么聪明,在蒙学可惜了,到时中个秀才,咱家也算书香门第了。”这位年轻人看着身后站得比直的兄弟们,心里隐隐发痛,这不是有没有媳妇儿的事啊。

直弓作坊和刀枪作坊也是重灾区,雷铁匠和雷达等人希望将这些人扣下,李响却执意放行。自以为学到手艺了么,要是那么容易,标准化生产制度和公差审查机制岂不是成了笑话!把这些不可靠的人放走最好,实验室里的好东西也该陆续拿出来了。

医卫处有几个女孩子要随家庭离开,刘小慈、王晓晨和曽雯雯等管事微笑送行,她们了解得可比这些人多多了。虽然心里难受,但她们在家里和上面的严令下,也只能一声不吭地将这些女孩子送走。

有几个孩子宁可断绝父子关系也要留在明月寨,却无一例外地被李响谢绝了。恩师王珪的教导仍在耳边,李响可不敢挑战伦理这条底线,眼下正是蛰伏的时候。

热热闹闹地忙了一个月,新的安全条例全面实行,想走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勋阳府附近的乡绅们这段时间很得意,他们早就对明月寨的财源垂涎三尺。

虽然不知道刘成栋和李响为什么把这些人轻易放出来,但并不能影响士绅朝离开明月寨的人下手。于是仅仅一个月时间内,勋阳地区甚至十堰州的山里乡间便多出了很多作坊。打铁坊、炼铁坊和制衣坊遍地开花,某些人私底下的武器作坊也上了一个台阶。

四川、关中和荆湖的富商士绅纷纷注意到了勋阳府这个地方,一向不闻一名、只靠山水两条要道吃饭的十堰州火了一把。但大周的豪商和士绅只是稍微了解了一下就失去兴趣,没办法,大周这两年的钢铁产量突破了瓶颈,达到了每年15万吨。

李响得知大周的钢铁产量之后精血上脑,同时开始怀疑原本时空的大宋钢铁产量很有可能造假。不然凭借着力压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很多国家的钢铁产量,大宋怎么可能会被女真蒙古先后干翻,根本不科学嘛。

明月寨的换约计划已经完成,顺利的话,二十天后便要实施第二步的整改计划。

李响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不知道黄立仁那老头儿,能不能看出这一步的用意所在。

李响很想直接攻下黄家大院,现在就把黄立仁这个隐患除掉。可惜现在不能动手,不然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局面就要被破坏了,明月寨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让自己“泯然众人”,节外生枝的事情绝不能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