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布衣崛起 > 第一卷 横空出世
第56章 乡约
作者:余生风起  |  字数:2446  |  更新时间:2018-11-07 11:42:00 全文阅读

今天不是什么节日,但明月寨的议事堂灯火通明。

刘成栋、刘成梁、刘元、刘盛、熊大春等明月寨原有高层,李响、刘素素、杨营东、张清平等新势力,熊成文、雷达、刘小慈、王晓晨、曽雯雯、张老头、柳至和等新锐人才。

曽木匠、雷铁匠、何篾匠、甄老实、熊嫂等工坊管事,熊成武、杨建川、刘德成、秦钟、丁史航等少年营队头,赵伯等伤残老军代表……

百余人乌泱泱地挤成一团,正在谈论李梦空抄写的《乡约》。

李梦空和公中几个管账的童生尴尬地站在一旁,他们原本便没有什么权力,只不过是会点算数文字,混口饭吃而已。

李响可不是想让他们靠边站,而是在他看来,公职人员就该保持中立,所以不能参与制定政策。

下午时候,李响和刘成栋的会面在友好的气氛中展开,双方就新老权力交接、利益分配和刘成栋一方人员的待遇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经过一个时辰的扯皮,爷俩终于笑眯眯地完成了权力和利益瓜分。

为了消除双方寨民的对立情绪,两人决定趁热打铁,邀请凡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寨民,不分男女齐聚议事堂。

刘成栋先是公布了亲自出兵清风寨,并要带人长期防守的决定。

尽管十分清楚东面的清风寨对维护寨子安全十分重要,比如赵疤子这几年便借着通行方便,不断侵扰明月寨。但刘成栋一方的老兵还是不忿,总感觉李响小子太过放肆,居然想把刘寨主踢一边。

李响接过老丈人的话头,暗示刘成栋一方的利益不会减少,还会继续增加,这才让气氛缓和起来。

很多坚定跟随刘成栋的寨兵转念一想,李响反正是刘寨主的女婿,怎么搞都是家务事。李小夫子向来讲规矩,怎么也不会亏待自己的老丈人吧,于是努力保持心平气和,开始盘算按新规矩,自己怎么拿更多利益。

重头戏来了。李响把初步构思的乡约拿了出来,上书汉文,下面附上汉语拼音,方便更多人观看。汉文在上,拼音在下,谁主谁副一目了然。

李梦空原是刘成栋老家的一个老童生,原名李孟孔,是他那个嚣张无比的老子取的名。

李梦空的老子希望他能够像李耳、孟子和孔子一般有出息,真不是一般的望子成龙,然而他儿子并没有那么牛气。

进学时,李梦空的座师听他自报名号,给吓得一哆嗦。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竹板,座师为他改名李梦空。

李梦空的老子跟随刘成栋战死。刘成栋悲愤之下投身绿林,他怕被连累,于是丢掉了抄书的工作,跟着刘成栋上山。

看着李响和寨民代表讨论得热烈,详细讲述着一条条内容,李梦空感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于是动手画了一幅。

通读四书五经、没有享受过士绅待遇、只是免除徭役的李梦空觉得,李小夫子凡事先立规矩是好的。但让这些工匠寨兵之类的人参与制定章程,实在有些…要知道,这些人在士绅阶层看来,都是贱民来的……

圣人有言,算了,自己都上山了,就差没直接杀人。还讲啥圣人子弟,混个招安,老实过日子便可。

看着原本处于寨中底层的工匠,一个个牛气哄哄,李梦空羡慕之余心思也活泛起来。要不自己也搞一个书社,贴补些家用?

李梦空打算找几个人,会认字的就行,直接编辑加注拼音和简化字的书籍。寨子要的书越来越多,应该有赚头?然后从公中借一笔钱粮,和小夫子合作,办个小作坊,向蒙学出售纸张书籍……

不知不觉间,李梦空这位老童生彻底放弃“圣人之道”,意淫着以后能多有钱。

李响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反复更正公约,直至绝大多数人再无异议,然后李梦空誊写了一份。

“总纲。第一条,明月寨公中的财产和行动,必须以明月寨的整体利益为唯一考量。意思就是公中从寨民手中抽取的财产必须用在寨民身上,公中的寨兵也必须以保护明月寨为最大目标,公中……”

“大家明白了吧?有没有不理解的,或者有什么意见?”看寨民代表没什么反应,李响尴尬地咳了咳,继续。

其实不是这些代表不拥护这一条,只是这条在绝大多数寨民看来天经地义,也不知小夫子为何把这一条放在第一位?但他们以后慢慢明白,至少大周从没有这条。

“第二条,所有寨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并且寨民有武装保卫自己财产的资格。”

“这就比较简单了,就是说只要老实上交抽成,那剩下的财产就是自己的。谁抢就用直弓射他,就算是我和我老丈人都不行,没什么问题吧?”寨民哈哈大笑,刘素素羞红了小脸。刘成栋有点恼火,居然敢开老子玩笑!

刘素素下午等在李响房外,焦急万分,就怕两人发生什么冲突,还好最后没到最坏的情况。素素这些天日夜陪在李响床边,这几天心情又大起大落,染上了风寒。

李响劝她好好休息,但她坚持要参加。此刻听着李响的调皮话,心里甜丝丝的,旁边的刘小慈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发堵。自己好喜欢小夫子,但怎么才能不伤害素素姐?

“第三条,庄民对等,无有高下。这得好好说说,简单说就是一个字,不、可、跪。膝盖不可跪,脑子也不可跪。暂时先记得这一点,以后谁再犯就罚苦役了啊。”

“总之大家须得明白,都是人生父母养,双肩顶个头,凭啥咱要给别人跪下!至于在寨子外面怎么办,就看大家自己处理了。”第三条对广大寨民来说有点晦涩难懂,但“不可跪”三个字却很好理解。

李响没来明月寨时,刘成栋对这方面也没要求,平常寨民见到寨主,最多弯腰鞠躬而已。

三条总纲中,貌似这条“不可跪”可有可无,可它带来的影响却最为深刻。之后李响一方的军人百姓,有不少在落于敌手后,都因为死撑不跪,丢了性命。

总纲下面的细则具体规定了寨民的义务和权力。义务很多,比如需要接受寨中的抽成、参加寨兵训练和修筑水利寨墙等,但没有徭役,只有兵役。权力则包括自由拥有武器,动用武力保护自己财产和家人,有权要求公中庇护等。

《公约》的最大意义在于,它是对传统农业社会单一上下关系的颠覆,从此任何人、任何事都有了制约。

也只有在明月寨这种特殊的地方,公约才能够被广泛拥护,并且茁壮成长。公约中包含的税收用于纳税人、保护私有财产和人格平等的观念尤为难得,和这个时空的普通乡约相比,明月寨的公约有了本质不同。

当天晚上,很多寨民兴奋异常,睡不着觉。对普通寨民而言,公约内容不重要,条款不重要,有了自己的规矩才重要!

从此明月寨各阶层都放下了疑虑,寨民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尽情创造价值。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李小夫子在一天,自己的利益就能得到保证。只要明月寨在一天,公约在一天,他们的日子就有奔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