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娜迦王 > 正文
第十一章 秦医师
作者:九卦龙机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2019-06-05 23:10:36 全文阅读

凉月当空,晚霞已去,深秋之下,九耀大陆的郊区小道被秋风给铺上一层厚厚的落叶。

  晚风阵阵,略过些许凉意。

  只可惜,原本幽灵深邃的林中小道却显得有些凌乱。

  更为醒目的是小树林中的小道中央那两条弯曲的车辙印。

  两个小时之前,这里曾经有一辆车子飞驰而过。

  车子行驶的方向,是小路的尽头,那里是一家私人医院,规模不大,却功能齐全。

  这个时候,急诊科的里里外外几乎是忙得不可开交。

  大厅上,几个披着白大褂的护士小姐姐操作着各种医学仪器,一项接着一项地检验着病床上的病人。

  而让主治医师摸不着头脑的是那三个特殊病床上的“伤者”。

  两女一男,整体衣衫破烂不堪,部分部位的衣服上甚至沾染了未曾干透的鲜红血迹。

  很明显,这三名伤员在这之前经历过了相当惨烈的事故。

  以秦医师从医三十余载的工作经历,按照以往的经验,伤者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厥过去了。

  但是,眼前这三名伤员,此时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坐在病床上,气息平稳,脉搏正常,与其说是伤者,更像是正在接受体检的正常人……

  没有半点像是失血过多的模样。

  秦医师接过护士的报告一看,眉头更是直接拧成了一股麻绳。报告显示,除了心跳比较急促以外,实在查不出其他任何毛病,更夸张的是这三人的身上,甚至连伤口都没有。

  “这……”秦医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猛地一甩头,才转身对护士长小声说道:“提取这三个人衣物上的血迹检验DNA。”

  “主任,你也觉得奇怪?她们三个看着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身上也没有伤口,怎么会满身是血的…看着他们人畜无害的样子,没想到……”张护士长两眼放大,眼珠子转动不断,对着秦医师小声嘀咕着。

  “快去!”秦医师即刻打断了满脸八卦的张护士长,随后再次小声说道:“你赶紧给大小姐她们换上干净的病服然后再提取衣物上的血迹拿去检验,要是被李市长看到大小姐这幅模样就更麻烦了!”

  李白竟然是市长的女儿!

  “好的好的,我马上去!”似乎明白了什么,张护士长便急急忙忙地跑开了。

  秦医师目送跑开的张护士,便盯着检查报告开始了不断地原的原地徘徊。

  “这回可是出大事了啊!大小姐全身从头到脚没有一点儿伤口,气色红润,却满身是血,这一身鲜血十有八九是方才一起送来的现在还在手术室里等待心脏源的那个人啊!”

  也就是说,此时躺在手术室等待心脏源的伤者,正是凡邑。

  以秦医师对李白的认知,以大小姐的为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别说是挖心这种歹毒的手法,就是简单的出手打人也是不可能发生。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该如何是好啊……”

  秦医师抬起头,发现这个时候的李白和小彤两人依旧是双目无神,紧缩的瞳孔也没有完全得到恢复。

  司机倒还好,至少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些神韵,此时正在把玩着手里的玉佩,对护士姐姐们的检查也是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

   稍微观察了一下司机,秦医师便打算找他打听些消息,移动脚步来到对方的病床前,微笑着轻声询问道:“黄大良,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如果有的话可以告知我,医治及时才有可能不会留下后遗症。”

  黄司机醒的早,也恢复得早,护士见其没有大碍,早早的就让他把病历表填好了。

  司机闻言,只见他停止把玩手中的玉佩,小心翼翼地把玉石收入衣兜里,确认无误后才缓缓抬起头说话,突兀道:“医药费怎么算?”

  秦医师始终保持着笑容,他行医多年,自然早已料到对方会这样说话。再次看了一眼病历表单后说:“从表单里看,您持有的医保、社保将替您支付绝大部分的医药费用,由于您的伤势不严重,意外伤害的检查费您的医保可以替你支付85%以上的费用,其他剩下的如紧急病床,生理盐水,镇定剂以及医疗器具的消耗在您参与的社保下全部免费。”

  “黄师傅,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秦医师问道。

  “那三个加上她们俩个呢?具体是多少?”黄大良对着李白小彤的方向伸了伸脖子,双目转动追问道。

  “你大可放心,我们市事故检查本就享有优惠政策,最后算起来的费用甚至比您每年的全身检查的费用还要低上不少,况且您没有受伤,没有用药,费用自然更低了。”

  黄大良学历不高,三十出头的他靠着自己打拼,好不容易攒够了资金加盟公司当上了司机,本以为今后能让老婆女儿过上小康生活,没想到却出了这么大一旦子事儿,车毁了有保险担着,可是医药费就可怕了,要是遇上黑医院,倾家荡产那是跑不了。

  更何况一下子三个伤员,黄大良已经预感到之后的生活里拮据如何。

  秦医师笑了笑,再次认真看了眼黄大良,心中忍不住有点儿刮目相看,本以为这个司机也是个阴险狡诈仇医仇富之人,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想着替乘客付医药费用,心中甚是欣慰,随后弯腰贴着黄大良轻声道:“黄师傅,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分文不出,而且还能得到一定的赔偿。”

  “你说什么?什么办法?”黄大良闻言,先是眼前一亮,紧接着是满脸警惕地望着秦医师。

  车祸,那是作为司机这个职业的最大风险啊,因为车祸弄得家破人亡,同是受害者却因为输了官司被判个十年八年的案例屡见不鲜。

  可是,如今车祸发生了,医生却说能拿到钱,不应该是这个套路呀!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难道真的进了黑一家医院?黄大良眉头紧邹,顿时满头大汗,难道天要亡我?

  “怎么做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把车祸的过程仔仔细细的告诉我,不能有一丝遗漏,我就帮你去申请相关审批,你嘛,只管最后手上能拿到赔偿便是。”秦医师的语气不容拒绝。

  “这可是你说的。”黄大良扭了个头,点了两下才说:“这好办,只不过,待会我说的话都是实话,如果你不肯相信的话,可以找那两妞对质。”

  只见秦医师缓缓点头,紧接着司机黄大良便是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仔仔细细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

  一开始,司机讲得使秦医师听得饶有兴致。

  可是,当黄大良说道高速公路上出现一个和尚,还会什么瞬移的时候,他直接一个脸色耷拉下来。

  “说完了?你真是……满口胡言,黄司机,我深知你生活不易,我本打算伸出援手,你却给我在这儿编故事……和尚?还会瞬移?你编故事也编个像样点的行不行?当我是傻子?”听完司机的话,秦医师十分不悦,不由得愤然道。

  同时也是心惊肉跳,司机的说辞,难不成是在掩饰这什么?

  “我知道你不肯信,我也不敢相信啊!可我说的都是事实。”黄大良耸了耸肩,只能一脸无奈地摇头,接着说道:“反正老子亲身体验了这么大一场交通事故,如今车子都烂成这番模样了,车上三人丁点事儿没有你会信?”

  只见司机黄大良拿出他那破碎不堪的手机,对着秦医生扬了扬,而手机里的内容正好是关于车祸的新闻还有他曾经驾驶过的车子,可惜如今已是面目全非,残破不堪。

  “那好……我问你,你说的那个和尚呢?后来他怎样了?他去了哪里?”似乎是觉得刚才说话声音有点大,影响到了周围的病人,这次秦医师刻意将声音压低了不少。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黄大良表示不知道,直接说道。

  秦医生阅人无数,却在对方的言语中找不出什么纰漏。

  “告诉你一件事儿。”秦医师抬手一指,对着手术室的方向道:“手术室里面那个人,已经找到了匹配的心脏源,手术过后不久便会醒来。”

  “嗯?”听到秦医生说的话,黄大良忍不住和前者对视了一会,明显是真的

一无所知,随后懵逼:“什么意思,什么心脏?”

  观察着黄大良的一举一动,确定对方并没有在装模做样的时候,秦医生只能转身离开并说道:“你好好休息,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记得叫护士。”

  从黄大良的病床前走开,秦医生诧异,原以为能够在黄司机那里把整件事情弄清楚,没想到事情却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这时,一人行色匆忙跑来,是张护士长,他手里揣着几份白纸,似乎是检验出来的报告单。

  见到来人,秦医师微微点头,接过张护士长手中的报告单,手腕一抖甩平纸张,定睛一看。

  血型DNA鉴定那一栏,秦医师看到了熟悉的DNA序列。

  “这无疑是大小姐李白的血样报告!”

  “难道?现在的和尚真的会瞬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