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娜迦王 > 正文
第十章 大庙之心
作者:九卦龙机  |  字数:3157  |  更新时间:2019-06-03 16:12:34 全文阅读

声音再次传来,说道:“只不过,年轻人,本座对你身上的法宝可是很感兴趣呢,能否借与本座玩一玩?”

  “宝物?前辈说笑了,晚辈这一副穷酸样,何来的法宝呢!”凡邑连忙后退,笑着对天空说道。

这恐怕又是一个窥视光暗神胎的未知强者。

  “目语额顺。”神秘强者发出一声冷哼,片刻后,一道苍白色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

  这身型,如狼似豹更似豺狼:

  一席布衣两袖空,胸前血印狰狞目;

  人身豺头也似狼,目中自有邪气发;

  时而尖酸又刻薄,半晌笑中带儒意;

  圆滑处事不惊人,万年未晚君子仇。

  

  “本座说了,你身上有一件东西,本座说有,那便是有……”

  冰冷的声音,从那道苍白色的身影散发开来。

  紧接着,那豺狼般的身影没有多说,只是动了动胳膊,天空之上便是风云变幻,戾气涌动。

  只见云层直接是裂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口子,是一只同样巨大的狼爪凭空出现,毫不犹豫对着凡邑咆哮而来。

  这种级别的威势,恐怕就算是摩诃大帝真身前来也不过尔尔。

  “光暗神胎!出!”见状凡邑连连大吼,脸上的黑线拉到了下巴。

  “此人,果然来者不善!”

  “阿婆克烈!”

  ……

  “大神苍穹!”

  凡邑手法变换,不断施展法术,想要抵挡一下天空之上的狼爪。

  阿婆克烈是圣耀救赎之匙碎片内的符文神通,凡邑每次施展阿婆克烈,短时间之内,在金光的挥洒之下,他的实力都会得到短暂的晋升。

  得到圣耀救赎之匙之后,阿婆克烈俨然成为了凡邑的底牌。

  当初在大庙界施展阿婆克烈对付摩诃大帝分身的时候,凡邑还发现了这金光对魔族有着御制作用。

  圣耀的金光,是魔族的克星。

  且不知对付眼前的敌人是为何物,对方只不过是动了动胳膊便能造出如此威势,凡邑不敢大意,一出手就是最强杀招。

  大神苍穹在金黄的光辉照耀下显得更加凝练霸道,只可惜面对头顶上的豺狼爪子仍然显得不足一提,极为渺小。

  果然,一个照面,大神苍穹便是整个崩土瓦解,豺狼之爪一个摆动,大神苍穹的所有能量便直接泯灭在虚空之中。

  凡邑被这一下子震得脸色苍白。

  “此人,太过于强大了!”

  就算是圣耀救赎之匙碎片,也无法克制住此人。很有可能,这位强者根本不属于魔族一类…

  但是,头顶上那道苍白色身影,却是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充满邪恶气息的威压,让人浑身不自在。

  天外强者,恐怖如斯……

  圣光泯灭,凡邑倒退连连,面对着依然坚挺的豺狼之爪,他感觉得到,倘若再次以自身的力量与其对抗,下一次被撕裂的,将会是自己。

  有生以来第一次,凡邑感到一股无力感不断涌上心头……

  此爪法力振荡不断,威势滔天,邪恶、暴躁、阴冷呼之欲出,覆盖弥漫当空。

  只不过,不知为何凡邑却没有从那个豺狼之爪上感觉到任何杀气。

  望着巨大的豺狼虚影,凡邑紧咬牙根,强行收回了神通,不顾魔胎内乾坤以及弟子的嘶吼,便是缓缓降落到地面上,若有所思,接着后退两步对着天空抱拳说道:“多谢前辈高抬贵手……”

  以卵击石,不可取,凡邑有自知之明。

  可是,面对凡邑的式微,头顶上豺狼之爪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继续朝着凡邑的落脚点碾压过去。

  凡邑停下了所有动作,拳头紧握,目不转睛地盯着越来越近的兽爪,继续抱拳开口说道:“前辈,晚辈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前辈的忙,前辈尽管提便是……还望前辈留手,放过晚辈。”

  “至于我身上的宝贝,随你拿去便是。”

  “嘿嘿,算你识相。”

  终于,这豺狼之爪停住了,距离凡邑的位置不过半丈范围,爪峰带着风刃,疯狂地振荡着凡邑周围的空气。

  果然,这豺狼对凡邑并没有动杀心。

  豺狼之爪缓缓消散,接着苍白色身影也是慢慢降落到地面上,最后在凡邑的跟前停留下来。

  目光紧紧注视着对方,凡邑赶紧双手抱拳,颔首微倾恭敬道:“多谢前辈!”

  对方的实力太过强大,必须得暂且虚以委蛇,必要时可以点头哈腰,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成大器者何必拘于这一丝小节。

  即使此时此刻备受屈辱,凡邑也要咬紧牙关去忍受。

  谁让我们技不如人。

  落后就要挨打……

  只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杀意。

  苍白色身影负手而立,豺狼之爪消散之后,那股令人难以忍受的邪恶之气也是随之消失而去,再次看向这道苍白色身影,取而代之的却是和蔼而不失风范的仙气。

  他怎么做到的,在场没有人知道。

  “你……大可不必紧张……”只见其袖袍扬起,豺狼施展换头术,这一刻,与前一幕的豺狼相比,哪里还有阴险邪恶的面相。

  这厮换脸后简直就是一位得道高人,笑意绽放,有如神明圣光,带着儒雅教化人心的神圣气质。

  凡邑以圣人的眼界,望着眼前的“真人”一时之间也是看得出神。

  “咳咳……”豺狼笑了笑,瞄了一眼正在有些出神的凡邑,示意道。

  “想必你也有所察觉,圣耀救赎之匙金光对我没有作用,而且你可以放心,本座对你的荒古、圣耀救赎之匙以及魔胎都没有半点兴趣……”这厮豺狼似笑非笑,缓缓道:“不过,你身上的一样东西,现在却必须要交与本座。”

  凡邑闻言,心脏忍不住一阵跳动,自己拥有的一切,似乎在眼前这个人眼里,都不可能瞒得过他似的。

  此人到底是誰?

  一想到对方的强大,凡邑眼皮子不断跳动,强行平复下来,尝试着深呼吸。

  许久,凡邑苦笑道:“前辈说笑了,除了这三样东西,晚辈剩下的这点盘缠,也就剩下我这条命了。”

  真正的强大,根本不需要动手,人家就算只是站在那里,你就已经开始慌了了。

  此刻便是如此!

  “非也非也。”豺狼两眼眯成一线,声音和和气气,没有半点架子,也没有什么不妥,就像老朋友叙旧一样,接着故意卖关子说道:“别看你暂且实力弱小,要是论地位,你跟我,那可算是平起平坐了。”

  “额…老前辈,您抬举了,小僧不过是大庙界小位面中的沧海中一粟而已。”听了这话,凡邑感觉周围这气氛瞬间缓和了好多,僵硬的脸庞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

  这一切,不管是人魔还是眼前这个人魔不分的生物,都发生得过于莫名其妙。

  “不不不,你不一样……凡邑,你可知道老朽的名讳?”

  “晚辈凡邑初次离开大庙界,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如此目光短浅,眼界极低,不知道的还太多太多,所以……”凡邑连忙抱拳,低头道:“晚辈着实不知前辈名讳,还望前辈海涵。”

  凡邑与对方素不相识,却遭这厮这般询问,这算哪门子对话方式,神仙都是这样聊天的么?

  “王八蛋……”只见那豺狼独自闷了一声,接着又是充满笑意。

  “那你可知道“大神韩旭”?”豺狼再次询问,只不过这个问题,凡邑察觉到对方的语气似乎伴着一丝怨气。

  只不过,豺狼这次提到的人,凡邑却是熟悉不过了,对方口中的“大神韩旭”,不是别人,正是大庙界大神殿创始人之一,首座大神韩旭是也。

  “大神韩旭乃是我们的祖师爷,大神殿的创世祖,就算如今大神殿已经覆灭,吾祖雕像依然屹立不倒。”凡邑稍微停顿,继续道:“晚辈是大神殿第一千二百九十六任弟子传人。”

  “韩旭你这厮,过分了啊!”

  豺狼心中呢喃,脸上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

  片刻之后,只见豺狼一个仰首大笑。

  “哈哈哈哈哈,韩旭,你真好,你真好!你真是个大啥钓啊!”

  “晚辈鼠目寸光……敢问前辈名讳……”

  “你既然现在不知道,那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豺狼神秘一笑:“以后你会知道的。”

  凡邑见状,也敢不再多问,轻轻点头。同时猜测,根据豺狼前辈的语气,似乎和大神殿有些渊源,甚至有可能与韩旭老祖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倘若真是如此,眼前这位大佬,起码活了不下两亿个春秋。

  “前辈,我有一个疑问。”凡邑有些不明所以。

  “你是想问为何与本座平起平坐对吧?”豺狼前辈没有停顿表示接着说道:“是因为……”

  “是因为你体内的—大庙之心!”

  大庙之心,是凡邑最后的秘密!

  因为十年前的凡邑,曾经死过一次!

  正是因为体内的大庙之心,凡邑如今才有机会现在这里。

  呲!

  “本座此次前来,正是因为这大庙之心。”豺狼满面笑容,只不过,他的脸上此时多出了几点红色。

  那是凡邑的鲜血。

  “为什么?”

  说出手就出手,触不及防,凡邑下意识低下头,只是因为胸前传来剧痛。

  他的心脏,也就是大庙之心,被这个豺狼之爪,一下挖走了。

  喉咙一甜,嘴角冒出鲜血,凡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地上只剩下一滩鲜血,至于那豺狼,当然是化为九耀大陆的一片晚霞,就此消失不见。

  

  夕阳、黄昏、晚霞,还有倒下的凡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