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风色协奏曲 > 希望之诗:终章 被掩埋的赞美诗
新十三骑士
作者:莲鹤的预言  |  字数:4612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半年后……

受到第六次弥赛亚战争损害最为严重的乐园之都弥赛亚,也基本完成了所有的重建工作,被毁坏的各类建筑,也一一重新屹立在了南与北双子桥的中央。为躲避战祸的弥赛亚人,也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开始了新的生活……

上午时分……弥赛亚……中央广场处……

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陪着一个中年女子,一蹦一跳开心地边走边逛,嘴里嚼着刚买到的秘制鱼丸。

“嗯嗯,这个鱼丸可真好吃啊……妈妈不好意思,我都给吃完了,”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能给你留一个,是……是……是因为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啊……”

“呵呵,你喜欢吃就多吃点……”中年女子笑着说道,“妈妈想吃的话,待会回去的时候从商业街再买就是了……”

“啊……那谢谢妈妈了!”一次吞咽的声响过后,女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嗯嗯,好满足啊,那我回去的时候也可以再买一份吗?没有吃够呢……”

“当然可以啊啊……”中年女子摸了摸自己孩子的头,眼神中充满着愉悦。

“啊,妈妈……那些是什么?!”

女孩指了指前方围着广场中央的一圈,所立的一个个方兴石柱,然后新奇的跑了过去,“我记得过去是没有这些石柱的,是刚建的吗……上面密密麻麻的还有着字呢……嗯,我看看哈……”

女孩认真地盯着其中的一个石柱,“啊,这些……这些都是人名啊……妈妈,妈妈,快来看啊……”

“来了来了……”中年女子迈着大步,来到了女儿身边,“哦哦,你说的是这些铭文碑啊,那上面可是刻着在第五、六次弥赛亚战争中,我们弥赛亚所牺牲的人的名字……是……是韩德尔领主下令建造的……”

“是……弥赛亚战死的英雄名字……吗?”女孩的笑脸立刻收了起来,用手轻轻地在名字上抚摸着,“原来……原来有这么多人都因那两次战争而死去啊……这……这足足有好几百个名字呢……”

“所以……”中年女子停顿了一下,“我们都要珍惜和平……远离战争,因为战争……没有任何老百姓能够从中获得快乐,全身……痛苦……”

“呜……”女孩的情绪也渐渐低了下去,直到被前方的一阵喧嚣给打破……

“嗯?那又是什么?”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群士兵模样打扮的人正搬着数个高大、像是人型雕塑般的东西正朝广场中央走来,这些雕像应该不轻,这些人一边走一边吆喝着发力。

很快,雕像被搬到了中央地带,在那些石柱所围着的圈子正中,被一一地按照顺序给放了下去。

“妈妈,这……这些雕像又是什么呢?”女孩的好奇心再次被吊了起来,马上牵着中年女子的手就走了进去,“哇……妈妈你看,这些雕像上的人好帅啊,一个个就像是真的一般,比例也和真人一样呢,他们都是谁啊?”

“这……这个……”中年女子好像被自己女儿的问题给难倒了,一边仔细的看着一边琢磨,“他们……他们是……那个……”

“呵呵……他们可是我们弥赛亚的英雄哦……”

一声柔和的男性声音从母女的身后传来……

“啊?!大叔,你知道啊,那你快些告诉我吧,”女孩兴奋地快跳了起来,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出现在她身后的这位金发、还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他们是不是也是战争中的英雄,是不是打败那些坏蛋的大功臣?”

“啊……你是……额……韩德尔领主?”中年女子立刻慌乱了起来,“啊……这个这个……真不好意思,我女儿一直都这些比较感兴趣……所以……所以才会冒犯了领主大人,对……对不起……对不起……”

“呵呵,怎么会呢……”韩德尔笑着说道,“年轻人喜爱英雄,这不是什么坏事啊,再说,我所建这个新十三骑士广场,目的就是让来往的行人能够驻足停留瞻仰,以示对这些故人的尊敬缅怀以及对战争祸事的反省理解……来,我来一一告诉你,他们是谁……”

韩德尔示意身后的莎推动轮椅,来到了外侧第一个人型雕像面前,母女则跟在其旁边,女孩更是一副极为要认真聆听的模样。

她叫做碧……原来是我的贴身护卫,身手好的不得了,虽然看起来很冷漠,但是内心却很温柔……在第五次弥赛亚战争中,抵挡树罗大军进攻南门的时候,被利箭射穿胸膛,不治而亡……

她叫做榭菈.瑟提亚……这个你们应该不会陌生,在我赴苍穹之门的时候,临时代替我担任弥赛亚领主的女强人,她治下的弥赛亚,可比我要好上许多,同时,她还是位坚持原则、有始有终的人……为了遵守弥赛亚的中立原则,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他嘛……呵呵,叫做凯布雷克……是北方人,后来成为了我们弥赛亚的利奇曼冒险团的一员,虽然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的,但关键时刻却是个靠得住的家伙……他能够用手上的一支魔弹炮,抵挡住千军万马……然而,最终油尽灯枯,累倒在了战争的最前线……

他们俩在一起说吧……一个叫做费特,一个叫做13,就是那个数字的13……这两位原本是深月联邦的一个暗杀团体,后来摆脱了控制,成为了自由的奖金猎人……一个沉默寡言,一个活泼好动,可真是一对完美的搭档……在晶耀城中,为了掩护伙伴逃走,与自己的老师同归于尽……

她……她……她是……嗯,她叫做荻菈,是刚才那位榭菈领主的女儿,年纪应该跟你差不多,不过,她可是利奇曼冒险团的老团员喽,同伴们都亲切的称之为菈菈荻,她的师父幽坠,更是大陆首屈一指的魔法师……然而,在亲眼目睹自己母亲的死亡后,荻菈陷入了复仇的魔圈之中,在晶耀那片异乡的土地上,化作了一缕青烟,升上了天堂,与其母亲相会了……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地弥赛亚冒险公会的会长依莎贝菈了……她自从从塔莉塔莉与黑百合的手中接过公会以来,秉承了公正、自由的原则,使弥赛亚冒险公会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同时,她还协助着榭菈领主,处理弥赛亚的日常事务,虽然因此也得罪了一些人,但其在弥赛亚的威望,可能比榭菈领主还要高哦……但是,依莎贝菈却是个被命运捉弄的人,其身上所背负的那与生俱来的寄生因子,让其不得不成为了恶魔的饵料……

他是一直跟在依莎贝菈身边的人,叫做燧火……是弥赛亚冒险团的主力团员……话说回来,他也是被依莎贝菈会长强行拉入伙的奖金猎人……在最后的决战中,他凭借着坚韧不拔的意志,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终于使依莎贝菈的意识再度苏醒,让我们的对手陷入了疯狂之中,为最后的决胜立下了不世之功……

她……名字很好听,千语……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女孩,同样和荻菈一样是利奇曼冒险团的团员……虽然看起来身体纤弱,但其身后所背的那把黑曜大剑,可是斩杀一切黑雾魔兽的利器……也是依靠着这柄大剑和其不惧生死的勇气,彻底地将敌人消灭,而其自己,也因被反噬而消失……

再来是内侧的四人了……

外面一些左边的叫做梅鲁.海默……名字很熟悉吧,没错,她就是利奇曼冒险团的团长,是个很活泼、很热心的女孩;右边的叫做莉可……是前利奇曼冒险团的管家女仆,也是热心肠的女孩,就是数学功夫有些差劲,经常让冒险团白白失去了许多该赚的钱……

最里面的靠近莉可的……叫做艾因.利奇曼,是前利奇曼冒险团的团长……他可是个传奇人物呢,是创造了紫夜奇迹,击败神造之神赫尔梅斯的人……靠近梅鲁的……叫做迪恩.伊萨卡.凡尔赛提斯,是利奇曼冒险团的副团长……他也同样不简单,在英灵之塔上挫败了前联邦首相萨耶夫的阴谋,使得大陆重归和平……

这一共十三个人……经过弥赛亚高层的一致表决通过,为他们在中央广场处树立人型雕像,同时,共同被称作‘新十三骑士’,用来纪念他们为弥赛亚以致大陆和平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呜……可是大叔……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女孩在听完韩德尔的讲解后,绕了刻着满是名字的石柱一圈回到原点,“这些名字里……为什么没有你刚才所说的最后那四位呢,既然他们的雕像放在了最中心,应该是最厉害的吧,可……可我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的名字呢……而且,你刚才的讲解……也没有说他们是如何牺牲的……”

“呵呵……你竟然那么快就把这些名字都过了一遍啊……”韩德尔略带吃惊的问道。

“那是当然,我的记忆力可是超棒的,”女孩得意的竖起了大拇指。

“他们吗……”韩德尔看了看这些雕像,“他们做了件比结束第五次、第六次弥赛亚战争还要重要的事……正是因为他们在那件事中所做的牺牲,才会有我们如今的自由自在、毫无牵挂的美好生活……”

“那……是件什么伟大的事呢?”

“这个么……呵呵……”韩德尔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示意身后的莎将其调转了轮椅的朝向,“等你再长大一些,或许那件事就可以被公之于众,到时……你就会明白了……”

说完,韩德尔便离开了中央广场……

这还要谢谢你啊……如果,没有你的那封书信,恐怕迪恩与艾因他们所做的那件事,就会同英灵之塔上的那次一样,变成了不能被歌颂的镇魂歌……看来,迪恩在你心目中的位置,超乎了我们大家的想象……

傍晚……日薄西山……

一位带着面纱的长发女子,披着戴着黑色帽子的斗篷,在弥赛亚街区的人群中穿梭,步伐匆匆,但其低调的着装和娇小的身材让旁人根本注意不到这个满怀心事的人。不久后,女子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矗立着新十三骑士的中央广场。

“每一个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啊……”女子一边摸着雕像一边朝里走,“仿佛……又像见到了他们本人一般……不过……”

女子来到最中心处,迪恩所在的雕像前方,“还是你的这个最像……无论是身形、样貌、就连弦月刃与猎枪,都和真的一般让人胆寒……”

女子盯着雕像出神,大约十分钟后,才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中拿出了厚厚的一叠牛皮纸,上面写满了文字。

“现在……我终于体会到当时你对我所说的话了……”女子安静地跪坐在了迪恩的雕像前,“‘失去了所有的伙伴与家人,即使你完成了复仇,你恢复了所谓的自由身,那又如何呢’……对啊,那又如何呢,每日都伴随着无以言表的痛苦,这些……都是我想要的吗……”

说完,女子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打开了手中的牛皮纸,“迪恩……这是我为你所写的……对于我来说,它或许是一本忏悔录,对于你来说,它又是一篇特殊的悼文……其实,我更希望你把它当作是一首赞美诗,一首歌颂你以及我们这个大家庭的赞美诗……我知道,就算我现在做任何事,都无法弥补之前所犯下的罪行。但我还是希望你在天堂能够听到这首诗,就当作我为你、为过去的那个大家庭做的最后一道‘晚宴’吧……”

随着落日的最后一道余晖洒下,女子的嘴巴动了几下,开始了这篇长文……

透过领主馆的窗户,韩德尔的视线直直地落在了中央广场的正中,眉头时而紧闭、时而舒缓。

“领主大人……”莎端来了一杯清水,“晚饭已准备就绪,可以去就餐了……”

“哦……”韩德尔回头笑着回应了一句,然后继续盯着窗外,“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广场上有什么人或者事,如此吸引领主大人的注意吗?”莎顺着韩德尔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

“呵呵,没什么大不了的……”韩德尔说道,“一位故人而已……”

“故人?!”莎仔细地向广场中央看了看,“那……那是……是她……领主大人,冒昧的问一句,之前的那封书信……不会就是她寄给你的吧?”

“不愧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小莎啊……没错,就是她……”

“咦?!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个啊……天知道喽……”韩德尔双手抱头的转过身来,“也许,是不想让自己最珍惜的亲人所做出的如此一件伟大之事被掩埋吧,至少,她想为她所在乎之人做最后的努力,生前做不到的,只能弥补离去之后了……可见,弥赛亚的冒险公会……是个充满温情的地方啊……”

“韩德尔……大人……”

“不说了不说了……快去吃饭吧……我都饿了……”

从夕阳西下到夜幕降临……

从漫天繁星到零点钟声响起……

从最后一盏民灯熄灭到凌晨的冷风阵阵……

从第一声鸡鸣到新的一天太阳的升起……

手握羊皮纸的斗篷女子一直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跪坐在雕像前,将手中的赞美诗念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清晨的一缕清风吹过……吹落了她的面纱,也吹落了她所披的斗篷……露出了那蓝色的飘逸长发……不停地在空旷的广场中央飘动……

格外凄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