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气将近 > 踏雪
三十九章 黄泉路上有禅唱
作者:风停十月  |  字数:3606  |  更新时间:2018-09-13 02:23:15 全文阅读

数百里外的徐长安踏着天风,眷恋着人间最后的点滴,义无反顾的直奔斗笠剑客所引来的天劫而去。

悬岛之上在徐长安放下小捕快和苏井然的那一刻开始,便被莫名威压压制的动弹不得的众人,看着徐长安那义无反顾的身影,一时间心思各异感慨万千。

在徐长安终于奔出百里之外,众人才如释负重的脱离那莫名恐怖的威压之下。然而公孙羽在重获自由的瞬间便金光乱颤而后倏然远去,他要将那名对他恩同再造的少年救回来,因为他知道那少年的一片赤子之心对那剑仙的恐怖天劫丝毫不起作用,何必白白因老乞丐赌气枉送了性命。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只见老乞丐那支枯瘦如柴的手臂向着虚空一抓而后狠狠的往后方一甩,公孙羽便自悬岛前方的虚空中被拖了回来,而后重重的摔在跪地受惩的蛮龙身旁,一身战衣破损的嵌于地面。

公孙羽即使被摔的全身痉挛,体内仙力混乱,依然手撑地面,强撑着想要站起来,而后怒视老乞丐道:“老前辈您德高望重,更是一洲首仙钦天监,何必与一个少年置气,这未免也太仗势凌人了吧。那少年若是死了,我虽打不过你,但也要让天下人知道你的丑行。”

老乞丐歪着脖子眼中闪烁着不屑的光芒斜睨着公孙羽到:“还敢威胁我?”而后屈指一弹,自地面之上钻出数条土龙,而后瞬间紧紧的将公孙羽缠绕困缚与地面,之后数之龙首更是一口咬在公孙羽身上各处,令其痛苦不堪。

公孙羽吃疼被困在原地嘶吼,然而疼痛并没有令其折服,反而激其了心中凶性,便直接对着老乞丐破口大骂,只是刚骂两句,一只龙首转头便咬在了公孙羽的张口吼叫的舌头之上,令其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哀鸣之声。

蛮龙虽然被惩戒以仙法禁锢跪伏于地面,但是看着公孙羽的凄惨模样,他依然心中冷汗直流。还好他蛮龙只是说话不太好听,并未顶撞前辈,不然这下场也好不到哪去。一时间他对于师兄临出门前的千叮万嘱感慨颇深,此位张九灵前辈果然是生性乖戾脾气爆裂,不是他们这小小辈惹的起的存在。再回头看着公孙羽的凄惨模样竟不自觉的幸灾乐祸起来,而后更是笑出声来,毕竟相比于受罚,他蛮龙实在轻松的太多。

只是人间悲剧往往是乐极生悲,老乞丐看着一脸笑意的蛮龙,亦是笑逐颜开的轻声细语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啊。要是不分享,那就只能让你令我开心开心了哦。”

蛮龙一听此语顿时脸色被挤成了猪肝色,吱吱呜呜的说不清楚。因为他知道他本就受罚,只是笑话公孙羽比自己罚的重而已,然而这等于落井下石无异的行径实在说不出口,就算说出去了,同样还是会被老前辈找理由教训一顿,于是嘴笨的蛮龙只能吱吱呜呜的面泛难色。

看着半天蹦不出一个字的傻大汉,老乞丐即化作面无表情看着蛮龙说到:“既然你不能让我开心,那就让大家开心开心。”正说着,蛮龙身侧长出漫天浸人魂魄的石藤,而后对着他那壮人一等的身躯便开始疯狂鞭打,随即杀猪般的惨叫响彻云霄,然而不足一息之间,蛮龙也如身旁不远的公孙羽一般只能发出呜呜的哀鸣,在众人身后被堵着嘴巴,接受着这惨无人道的刑罚。而一直与蛮龙形影不离的史前异兽“开天飞熊”此刻却只能趴伏于远处瑟瑟发抖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在这里被人摧残。

在老乞丐身旁的君守正和道一皆是眼观鼻,鼻观心,不再理睬身后的这对活宝。毕竟这点惩戒虽然狠辣,但对于早已修成不死之身的仙人来说只是一些皮肉之苦而已,远远达不到伤及本源的程度。

而老乞丐的所作所为,虽然乖戾,但是细细想来,老乞丐未必不是考验这位眼前少年。毕竟老乞丐修为通天,地位崇高,完全没理由和一个孩子置气,大不了就如蛮龙二人一般惩戒一番就是,完全没必要让其冲入天劫受死。

那位前辈必定在检验这位少年心性,考察其品质,而后说不定就会有一番天大的机缘落于其头上。不过数百年至千年,说不定少年便会达到他们这等境界,毕竟眼前的少年确实表现超出常人的天赋太多,仅仅那奔跑于风中的本事都是他们仅有耳闻却从未亲眼所见的。毕竟二人都是陆地神仙,仅凭一眼便断定那仅仅只是纯粹的肉身力量支撑着少年在天上奔跑,并非什么道法神通,仅此一点足够说明此子的不凡。

处理完身后这两个烦人的家伙之后,老乞丐便不再理会,转头看着那个不断在天空中奔行的少年,一时间竟是兴致勃勃。

一位不过三镜的人间武夫,竟然可以做到奔行与天地之间,这是拥有何等恐怖的肉身力量,还拥有那与风天然亲近的道心。

若是少年两者缺其一便不能做到奔行于天地之间。

毕竟在老乞丐的印象之中,不动用天地道法,不使用神通武技,仅仅单靠肉身力量的舒展,便能奔行于天地之上,那只有传闻中已武立道铸造出武神之躯的武神方可做到,还有那偏离武道正途以技入道的武仙和踏破武夫六境却远未达成武神之境的伪武神方可效仿,除开此三类人天下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完成此事了。

然而眼前却有这样一个少年,他的身体力量虽然恐怖,却远远未达到武神之躯和武仙法体的地步,只能算是堪堪踏破武夫六境立下武道基石的伪武神体质。

但是一个缺少武道之基武神真意的伪武神依然不可能踏天而行,然而他却可以做到这一切,这却不得不说这位少年天生与风亲近的体质了。然而所有与道有关的体质天赋皆在其神魂凝练达到七境真人境之后方可初显成效,这说明少年体内至少有一个七境阳神。

但一个三镜武夫却有着伪武神之体和真人阳神于体内焉能不让老乞丐心中好奇。

毕竟武道与仙门双修的修士虽然不在少数,但却没有一人仅在修炼武道境界三镜的时候,肉身能达到此等程度,更遑论一个从未修习过仙法的武夫竟修成了阳神,这对于任何修士来说简直都是天方夜谭,然而他却真实的发生了。

徐长安在天空中不停的奔跑,离那数百里外的天劫越来越近,然而除了那些纷飞的思绪,他从未想过后退。他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更快一点。

因为他前方的天劫越演越烈,他不知道那位剑仙是否能活着出来。因为在他最后一刻离开悬岛之前,那位圆镜光幕上投影的剑客已是血肉亏空,肢体破败,虽然斗志昂扬,不见丝毫颓败气息,但他徐长安依然觉得那只是最后的逞强而已,若是自己能快一点,说不定真的便能引火烧身,令其暂时摆脱困境,或是后方的前辈出手帮助其解决灾厄。

天劫里那棵自斗笠剑客体内长出的参天大树,在天火焚毁照亮天宇之际,又有九天神雷,如垂天瀑布自星空倾泻,雷瀑砸在斗笠剑客的血树之上,却不见血树受到丝毫影响,似乎天地间的劫难互不干涉,却又同心协力共抗强敌,直到斗笠剑客性命交付为止。

不过斗笠剑客此时早已身体如同朽木,破败不堪,虽然剑客早已身处虚空混沌之内,然而天火与雷瀑依然穷追不舍,直破空间壁障蔓延至混沌之内依然死死的缠绕于其体之上。

斗笠剑客此时心中虽然诧异天劫的可怖,然而却绝无恐惧,他只是在默默的体会,身躯从生到死的过程,元神从至强到虚无的转变,他相信自己不会死,他只会在这恐怖的劫难面前越来越强,直至完成真正的蜕变。虽然他刚才的一剑之威,令其达到了这群仙仰望的境界,但是自己生命印记却并未更迭,依旧只是一个站在更高层次的仙王而已。然而当这场天劫结束,自己只要活着,那便是货真价实的仙尊了。只是自己总感觉生命的印记发生蜕变似乎差了些什么,然而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只是艰辛的在这场浩劫之中苦苦坚持。

在斗笠剑客继续拼尽全力向死而生的继续战斗时,天空中泛起波浪,此浪犹如鲲鹏出海可击上苍,浪翻过处万物尽湮灭其中,然而此等波涛依旧如故,并未与其他天劫相互干涉,即使是天火这样的相生相克的天地奇物,依然循环往复,相互兼容。

而后苍穹之上闪过成片的刀光剑影,金戈交鸣一时不绝于耳,而后万星坠落,极射剑仙,天空中异象越来越多,劫难越来越强,火光雷光,刀光剑光,大河星陨不一而足。

而此刻的徐长安终至劫难的边缘,而后义无反顾,一步踏出。此刻的他如长虹贯日,如天马行空,如彗星落地一般就这么直愣愣的撞进了天劫边缘。

后方的老乞丐看着少年,竟真的头也不回一头扎进了天劫之内,不由的露出欣慰的笑容,而后一尊天地神印悬与其头顶,只见其手掐法决与头顶的神印遥相呼应,悬于头顶的神印随即显划万里山河群仙飞天的奇景,而后一道波纹传遍整个禹州苍穹,一个皇威浩荡天威凛凛的“禹”字自天劫上空缓缓成型,而后竟在剑仙的天劫之内开辟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老乞丐悬空静坐,随即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后乾坤倒转,那天威浩荡的禹字之下伸出一只大手,向着天劫之内不大不小的缺口一把抓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意外时长临门。那只天威浩荡的大手在还未触及缺口之时,竟被自天劫之内的另一股浩荡禅唱所打断。而后天劫缺口消失,剑仙的仙尊劫难则是向受到莫大挑衅一样直袭“禹”字。而后老乞丐原本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乾坤倒转的法决竟被迫颠倒阴阳,逆转乾坤返本还源,将那直袭而来的仙尊劫难再度引回剑仙处。

老乞丐吃力的掐完法决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后大口喘息着,随即气结的指着天劫破口大骂。天劫的威势毕竟是考究十一境仙尊的天劫,老道虽然掌控禹州神印可以拥有顶级仙尊的战斗力,但这毕竟只是天劫而非战斗。老乞丐,一个不慎,竟然差点引火上身,焉能不气,而那位他看中的少年此刻怕是化为灰飞了。

只是令其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那声佛门禅唱到底从何而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