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汐君子传 > 第一卷 平凡岁月
第十七章 两度春秋
作者:沐明城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18-07-31 14:29:01 全文阅读

精致幽静的小院中,一片枯叶随着秋风飘落到石径之上。不多时,石径上已经多了些零零碎碎的归根叶。石径旁的石台旁坐着一个拿着翠玉笛的儿童。

笛声渐起,落叶随着笛声滑动,继而飞舞组合成了一道母亲照顾年幼孩子的场景图。

“少爷的笛技越来越好了。”小竹看着飞舞的落叶,感叹道。其眼神中流露着对那道靓丽身影的怀念,如果夫人还在多好!

她来这里已经接近两年了。在星辰进入东林学院后,她负责照顾上官柔。后来,上官柔成了柳烟堂堂主的亲传弟子,搬到柳烟堂入住了。再加上星辰这边出了事,她自然不会再去照顾上官柔,而是选择来到这里照顾星辰。

“小竹姐,说笑了,辰儿这微末笛技,不足道也。”两年过去,他已经八岁了,言语中少了顽皮。

“少爷,说话真像一位翩翩小君子。”小竹微笑道。

星辰微微一笑,继续和小竹说笑着。但思绪已经回到了两年前,心魔事件后,他醒来时已经回到了丹枫别苑。

那时很多熟悉的人站在他的床边,韩枫三人、上官柔、小竹、清音、易云,还有一直沉默不语的影叔肖。

听清音说,他已经昏迷了半月有余,是诸葛羽救了他。后来,清音陪着他呆了两个月,期间教会了他音道法门《道心曲》。他彻底恢复后,不管去演武堂还是崇文馆。很多新晋学员,甚至师兄师姐们都刻意地躲着他,孤立他。

在血脉大陆人们崇尚强者,欣赏天才,但是像他这样拥有未知力量的人,人们的态度往往是恐惧和排挤。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三个月后,柳元卿的再次到来。他这个舅舅到来的时候,星辰能清晰地感受到其身上紊乱的气息,像是受了极重的伤。

虽说如此,舅舅柳元卿在他面前依旧是哈哈大笑的。柳元卿似乎知道星辰的困境,执意要带他回柳氏家族去住。临走的时候,特意对着杨邺喊道:“小子,给我带话给你们的铁公鸡院长,星辰他需要静修,希望他批个三四年的假。”

这让杨邺苦笑不得,前辈骂他的院长是铁公鸡,他还要对这位前辈恭敬。“我会的,前辈。”至于什么希望之类的说辞,前辈根本就是‘客气的通知’一声。没看到这位前辈根本不等他说完,就召出血脉真身,载着星辰与一干人等直接飞走了。

“杨邺,不用通知本院长了。你去替闾星辰办理相关手续吧!”这是院长的声音,杨邺有些激动,院长大人竟然主动传音给他,这是他入学十一年来唯一的一次。而且院长竟然没有怪罪刚刚那个前辈,院长真是太大度了。至于,院长怕那名前辈,怎么可能,院长成就半神已经数万年,前辈他,听说最近才堪破瓶颈。

就在杨邺崇拜他的院长时,东林苑,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大殿前,看着西方的秋霞。那漫天的火红秋霞映红了他深沉的眼眸。对于柳元夕称呼他为铁公鸡,他也不再气愤。他关心的是这三月来的几场半神之战。为了争夺诸葛羽手上的东西,血脉大陆中隐藏的二十几位半神竟然齐聚此地,要求诸葛羽交出那件物品。最后反倒陨落了八人,而诸葛羽这边四人中,除了落霞门门主与柳元卿二人被偷袭,一死一伤外,诸葛羽本人和另外一位神秘强者皆没有任何损伤。

虽然他们依靠落霞门的宗门大阵的便利,也不能否认其实力的可怕。这让大陆上其他蠢蠢欲动的势力取消了原本的计划。

可惜落霞门的山门在战斗中,随着其门主的牺牲而消失在天地间。要不是那位神秘强者出手,恐怕落霞门的一众弟子也会被殃及池鱼。没想到这世上除了神魔,竟有人拥有承载一众落霞门弟子的储物法宝。

至于神魔会不会来找那位神秘强者的麻烦,来占有这个法宝,他认为不会。那番屠戮的手段即使神魔也不过如此,以半神之境,拥有堪比神魔的战力。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会相信世上竟有如此人物。只可惜,那强者似乎走的不是血脉修行之路,最终定然无缘神魔之境。

“唉,这秋霞快要落下了!”苏院长叹了一声,转身进入大殿之内。

另外一边,城西柳氏家族,一所破旧的小院迎来了它的新主人,闾星辰及侍女小竹。

“这就是母亲以前住过的房子吗?”星辰说到,这是其舅舅告诉他的。

两月之后,小院在仆役的打理修缮之后,一扫往日的荒废之感,到也精致了许多。几片零星的落叶散落在草坪之上。

这里地处南域,四季如春,最寒冷的时候也不过春秋二季。虽然如此,也常有树叶凋落,所以小院里有几片未打扫的落叶,也是十分平常的事。

星辰坐在石台之旁,拿起笛子放在唇边,眼睛却盯着那几片落叶。静下心来,运起气息,笛声响起。同时心中默念静心法诀,但除了笛声外,只有偶尔飘落的一片片落叶。

一曲过后,星辰放下了笛子,眼中的星光有些黯淡,果然还是不行。

这时小竹走了过来,“星辰少爷,你怎么了?”

星辰看着小竹,简短地回答说:“修炼。”

“少爷,吹笛子能修炼什么?”小竹有些不懂,在血脉大陆从没有这样的修炼方式,至少她没见过。来这里都已经两个月多了,星辰少爷一直如此。若不是他每日清晨与傍晚固定的修炼,她都以为星辰少爷是在颓废。

“你还记得清音姐吗?她教我,让我化解心魔的。”说到心魔,星辰有些后怕,尽管他完全不记得演武堂的事。

“自然记得,她是我们家的恩公。她的战斗方式确实是奇特,以笛声对敌。”小竹想起在浮光城的那一晚,那是她还以为那是一种特殊的血脉能力呢!原来属于旁门修炼体系。

血脉大陆以血脉修行体系为主,也存在些其他的修行体系,但一般成就都不高。不过却有个优点,没有血脉的人若是在这些旁门修炼系统上有天赋,幸运的话也可以达到先天的层次。所以一些没有血脉天赋的大家族子弟一般都会被送到那种小宗门,让他们有些自保能力,以便去家族产业中去打理业务。

《道心曲》,清音教授给星辰的幻音道心法法门。虽为幻音道心法,但并非是让星辰入道幻音,而是为了化解他的心魔。

“嗯,只可惜我还没有入门。”星辰叹道。

“那入门的标志是什么?”小竹好奇的问道。

“以笛声御物,才能勉强达到第一层,静心。”星辰解释了一下。道心诀有三层,一层静心,二层清心,三层冰心,所能三层修满,便能以幻音道入先天境。可惜星辰修炼它,只是为了化解心魔。

“静心,就是闭上眼睛,静下心思的意思吗?”小竹根据自己有限的知识理解,并猜想了一下。

“什么?小竹姐,你再说一遍。”星辰似乎悟到了什么,立刻站起来有些欣喜地看着小竹。

“静心,不就是闭上眼睛,静下心思的意思。我说错了吗?”小竹对于星辰突然的改变,有些懵懵的。

“小竹姐,爱死你了。谢谢你,我终于明白了。”星辰突然抱着小竹说道,然后他又立马松开,半举着笛子,闭上眼睛又吹奏了起来。随着阵阵笛声,草坪上的落叶竟然颤抖不停。但只能颤抖而已,滑动或者飞舞都办不到。

放下笛子,看着刚刚停止颤抖的落叶,星辰眼中就露出惊喜的神色。原来如此,有些看似高深的东西,道理却如此简单,道心,道心,重在心而非目。但他却不知,以他的天赋,两个月的努力,他几乎已经成功,只差临门一脚,就会明白法诀的奥秘。这次借着普通人都知道的道理,明悟其中的关键。

时光飞逝,两度春秋,转眼间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年多。星辰已经将道心曲修炼到第二层,清心。在血脉修炼上也已经达到了大师级血脉武者实力,战力比小竹还要强的多。其修炼速度已经堪比神魔血脉,然而这一切都是因果所致。

如果没有那场突袭战争,可能他还是一个普通的家族子弟,如同平常孩子一样待在东林学院中努力的冲击精英血脉武者境界,可惜时光无法倒流。

“小竹姐,我们收拾一下吧,明天就要回东林学院了。”星辰收起翠玉笛,对小竹吩咐道。已经两年了,东林学院也来函,通知他快点回去,以免耽误血脉修行。因为某些东西,只有在学院才准许学习修炼,如血脉秘技。

扶苏城外,龙溪山脉深处,一座巨大的龙型山脉前,八十余一位强者齐聚此地。强大的气息压迫,使得平时狂暴的血脉兽低着头、趴着不动。

不多时,山脉龙口处,一道巨大的龙雕石门出现。八十余一人分成九队,鱼贯而进。每有一队靠近石门时,该队的队长都会激发手中的玉符,生成一个护罩保护队伍进入其中。大于一个时辰后,石门消失,山林中再无那些强者的身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