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汐君子传 > 第一卷 平凡岁月
第十二章 思念之光
作者:沐明城  |  字数:2664  |  更新时间:2018-07-30 21:01:55 全文阅读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一处巨大的露天建筑前,仆役角斗场。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后天级的角斗,也是被允许的最高等级的角斗。想要观看超越后天级的角斗,则可以去学院不远处的繁华街道上去,那里甚至出现出圣级角斗,不过几乎难得一见 。

角斗场中的双方:一方是眼睛通红的牛头人,另一方是巨大的狼人。二者正在进行最原始的角斗,赤身肉搏,鲜血四溅。

四个小家伙对此反应不一,韩枫一脸稀奇惊讶地看着,因为他在血脉大陆的六年一直龟缩在自己的小院中,与雕刻为伴;星辰,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军队中有个俘虏营,经常进行角斗来决出优秀的俘虏,再加以控制就可以成为优秀的士兵。轩辕锋与庄剑宇都是家族子弟,或多或少观看过角斗,所以只觉得精彩。

角斗进行了许久,牛头人凭借厚实的皮肉耗死了狼人,获得最终胜利。巨大的狼人躺在血泊中,慢慢的变成一具消瘦的身躯。角斗结束,进行赌斗的双方出现。庄剑宇愣愣地看着掏出灵石的一方,他的堂哥庄剑云。仿佛感受到庄剑宇的目光,庄剑云往这里看来。一看到这个年纪比他小许多的堂弟,他便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角斗结束,杨邺想带着他们离开,庄剑宇没有跟上来,看来打算与他的堂哥待一会。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一回到别墅,三个小伙伴就各自分开做自己的事去了。修炼室内,星辰正摆着一个又一个奇异的动作,这是《水元洗脉诀》上篇修炼方式。通过奇异的动作配合心法引导天地灵气萃养全身经脉、四肢百骸。这并非是高深的法诀,却能让修炼者打下坚实的基础。大约练了一个时辰后,他又盘坐在蒲团上,开始熟练地修炼《风雷遁空诀》第一层经脉运行图,经脉中血脉之力运行有了一丝浑然一体的气息。

先经过半个月自己摸索,星辰已经能够熟练地完成第一层血脉运行图,而后又不断完善了半个月才有今天这一丝浑然气息。若是没有人指点的话,中品血脉拥有者修炼血脉法诀,一般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修炼进入修炼之境,三个月才能熟练运行法诀中经脉运行图。闾星辰并非是拥有顶级血脉的天才,之所以能超越别人很多,依赖于《水元洗脉诀》对身体经脉的蕴养,以及日以继夜的坚持。

而且他发现,《水元洗脉诀》修炼地越是精深,他的血脉修行越是顺利。这让他有些想念清音。对方像姐姐一样照顾了他半年多,而后又给了他《水元洗脉诀》。两个时辰的修炼结束,闾星辰身着宽松的练功袍来到了别墅的天台之上。

蓝色月光的月光下,小小的人影坐在天台边上,其身后笔直的身影树立在那里,笛声渐渐升起。月夜下的笛声延绵委婉,寄托小小的心灵与月光共舞。月光随着笛声流入久闭的心房,却无法把思念的月亮投射心境。思念之情欲发急切,离去的亲人,别离的故人。这月夜下的世界如何能慰藉思念的心灵,唯有这委婉忧郁的笛声方能书写,对过去美好生活的念想。笛声渐渐随月光飘逝,天台上多了三个小小的人影。八目相对,四只小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

时间回到两个时辰前,韩枫已经明确收杨邺这个追随者。这并不是盲目之举,刚刚他的父亲韩城主派来了十二魔影卫之一的魔影鼠送来了一个玉简。玉简中详细介绍了杨邺的信息,以及杨家与其他家族的来往利益关系,还有些南域最新的情报。

这下他还能不明白父亲的用意吗?既然他拥有优秀的修炼天赋,韩城主就会帮他物色、培养势力。家事清白,品行纯良的杨邺便是物色好的追随者。

另外,若是没有韩城主讨要人情,东林学院会满足他这个毛头小子的要求——将星辰三人安排为他的舍友。韩城主做好了开端,剩下的就让他自由发挥。

在血脉觉醒之后的一个月里,依靠韩城主的指导,他已经能够熟练地修炼血脉法诀《青翼焚天诀》第一层。只是他的另一血脉《神龙金身诀》却刚刚踏入修炼之境。

血脉大陆知道他拥有神魔血脉的人,除他之外只有三人,卢易、诸葛羽和他的父亲韩城主。为了防人窥伺,他依照韩城主的吩咐,没有去南域两大顶级门派学习。有父亲赠送的隔绝宝物,在神魔隐世的血脉大陆上,他并不担心有多少人能探查到他的秘密。在得来的情报中,那四人中,一个进入灵兽门的弟子在入学时,被一个神秘老人激发了第二血脉,这下更不会有人怀疑到他了。若是他知道那个神秘老人下一个目标是他,估计会更加庆幸。

前世的他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有着爱他的父母,依赖着他的妹妹。来这个世界前的半个月,父母外出打工,妹妹去边远地区支教。只剩下他宅在家里,研究他挚爱的微观物理学。通过自己建立的微观世界体系,他竟无意间在理论上触及时间维度,兴奋之下,半个月几乎不吃不喝。最后身心焦悴,昏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成了一个初生的小婴儿。

望着窗外的月亮,他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自己前世的父母和妹妹。在他望月时,悠曲的笛声响起,让他思念之意更盛。他所认识的人只有星辰会吹奏笛子。这样能够勾起人内心思念之情的曲子,真的只是一个六岁的孩童所奏吗?

怀着疑问,寻着笛声他来到了天台,那个熟悉的身影,却为星辰无异。看来是他见识短浅,这时他突然想到前世的一句话。‘有时候,我们自以为是地认为孩子什么都不懂,就忽略他们的想法与意见。其实他们有时候比我们大人懂得多,他们承受的压力是我们不能想象的。’前六年封闭在破院之内,最近短短月余他的三个小伙伴给了他太多惊讶,让他真正认同了那句话。

他刚到这里不久,轩辕锋、庄剑宇二人也赶了上来。他们没有打扰星辰,直到笛声停止。

星辰收起笛子,伫立那里,抬头仰望,眼眸中的星光与夜空中的光芒交相辉映。大约感受到身后的韩枫等人,他转过身子,来到三个小伙伴身前,伸出手,没有言语。韩枫三人也递出小手,四人真正认可了对方。

在四只小手握在一起时,临近的几栋别墅天台上多了许多静静站立的身影。外出求学的学子,或多或少有些思念的人和物。这一刻,天地随着笛声的消逝而寂静无声,唯有一轮明月高挂星空,无声地撒下思念之光。

城主府,一间布置了隔绝阵法的密室中,韩腹正拿着一个消息玉简。书简上刻写着两个大大的炎黄字“天机”,这正是天机阁的消息玉简。上面布有精神力锁,必须准确输入相应的精神力波动才能阅读消息。不然消息玉简会自动清空内部消息。只有达到乙级的消息才会有设置这样的保密措施。

韩腹输入特定的精神波动后,脸色阴沉不定,‘怪不得,我一回来,母亲就被父亲勒令静修。建仁,果然是贱人,这不是给我的好弟弟送枕头吗?我还怎么对付他。’被韩贱人打伤的儿童的身后不光站着诸葛羽,还有一支天机阁都无法探知的势力,其舅舅更是突然出现,而且是以半神姿态出现。把这样一个拥有恐怖背景的人推向他的好弟弟,算是他的最大失策。

韩城主能够提供的资源是有限的,多了一个人争夺,也就意味着他晋级半神的机会多一分渺茫。他该怎么办?一整夜过去了,他看着守在身边的仆役,心境突然开朗,或许借那个人之手,替自己除掉他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