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汐君子传 > 第一卷 平凡岁月
第十章 暗算
作者:沐明城  |  字数:2648  |  更新时间:2018-07-30 19:29:11 全文阅读

下午,一个师兄来到丹枫别苑带走了一干仆役与侍卫,去学院专门的地方登记身份,发放出入学院大门的令牌。四个小家伙没太在意,毕竟这里是东林学院,侍卫们暂时离去,没什么大碍。况且上午时,杨邺已经打过招呼了。

他们四人就顺势在大厅等待,聊聊今后的学院生活和对未来的畅想。当他们正聊着起劲的时候,一名不速之客未经准许就闯进了他们的别墅。“二少爷,大少爷请你去醉云楼一叙。”来者是一个仆役打扮的中年男子,语气很轻浮,丝毫不收敛眼中的鄙夷。中年男子一进来就悄悄设下几枚隔绝阵符,让别人无法探查这里的动静。

看到来人,韩枫脸色不是很好,面前的人是他大哥的仆役。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少受其欺凌。在这之前,韩枫一直低调的活在城主府中,现在终于脱离那个地方,以为可以开始自己的生活。没想到对方趁着侍卫人员空虚的空档,来到这里挑衅于他。

真是阴魂不散,但他并没有胆怯。从血脉觉醒那一刻,他就有了无视这名仆役的资本。所以他只是平静地看着大哥的这个仆役。“大哥他找我何事?”

“这不是为了恭贺二少爷以上品血脉入学东林学院吗?大少爷已经在醉云楼设下酒宴。”说到这,仆役眼中流露出蔑视之色。拥有上品血脉,竟然不到南域两大宗门去,偏偏留在东林学院,真是愚蠢之极。

韩枫有些憋屈,不再言语。这是父亲做出的决定,原因是为了保护他。以上品血脉资质入学东林学院,虽遭人非议。但在这里,他才能保住自己的秘密。

“怎么不愿意去?关于前一段时间,小人的族弟无辜死亡一事,大少爷也想请二少爷顺便商议一下。”见韩枫没有动作,仆役竟然想要动手。“二少爷,看来还是小人亲自带你去吧!”

这时,他眼前出现了一个儿童,挡住他的去路。是他,族弟死去的事,他心中已有猜测,定然和这个儿童有关。事发时,此人就在将军府。对方这一跳出来,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想。肯定是族弟在欺辱废物二少爷时被这个孩童偷袭致死。

想到这里,他迅速权衡利弊——杀死对方,他肯定走不出东林学院,还会给大少爷带来麻烦;若是打伤留下暗疾呢?到还有说辞,有大少爷在,最多挨次惩罚就会没事。于是,仆役一手推出,一道火焰手掌出现,击中儿童腹部左上方,并击飞了对方。儿童先是撞击地面,而后弹起直接砸进一个木柜中,晕了过去。韩枫惊怒地看着家居废墟中的身影,他没想到星辰又冲出来帮他,更没想到仆役如此放肆。轩辕锋和庄剑宇赶忙奔过去,查看废墟中的星辰。

“不自量力!”仆役说道,他嚣张惯了,就算出事还有大少爷给他撑腰。况且他出手,一来是为了族弟之死,二来表明他背后人的态度。他没有下死手,但也巧妙的下了黑手,以火焰力量攻击人体五行中的水行位——脾脏。对方修炼未成,内脏缺少保护,属性相冲,必然会留下暗疾。。

“韩建仁,我跟你走就是,为什么要伤我的室友?”韩枫怒道。

“二少爷,哪里的话,奴才在外历险久了,刚才还以为是袭击,所以才失手伤了那位少爷。还请二少爷和诸位少爷宽宥。”虽是认错,仆役韩建仁脸上并没有任何歉意。

看来不去不行了,韩枫只得认怂,“带路吧!”和小伙伴们告别后,独自一人跟着仆役韩建仁离去。

韩枫走后不久,仆役侍卫办完事务回来了。听说此事,韩枫的侍卫立刻冲出大厅,离开这里。侍卫易云看着昏迷的星辰,当他看到对方左侧上腹的灼烧痕迹,心中无限懊悔,。没想到对方如此狠毒吗,竟对一个修炼未成的小家伙下如此阴毒招数。谁知星辰突然睁开双眼,而后像没事人一样站起来,“我去洗澡换件衣物,待会下来。”

这让两个小伙伴和赶来的几名侍卫,一起愣愣的看着消失在楼梯的身影。韩建仁那一下突袭,若是他们,绝对会受不轻的伤。易云从惊讶中恢复,也跟着身影而去。

楼上换好衣物的星辰心疼的看着手中的一枚玉佩,玉佩上遍布裂纹,最后一丝灵气也随之流失。这个来自母亲的遗物失去了效用。出门看到半跪在门口的卫士,伸手欲将其扶起。侍卫却道:“属下无能,愧对羽公厚望,请少爷责罚。”

“易云叔叔,这不是你的错,况且我也没什么事。起来吧!”闾星辰非常敬重像他父亲那样的军人,所以并没有怪罪眼前这个军队出身的侍卫。

“属下不敢当。请少爷责罚属下护卫不利。”易云依然半跪着。

“既然如此。”闾星辰突然想到父亲并没有教自己军中的战阵之法,于是道:“就罚易云叔叔教我军中战阵之道。”

“战阵之道为军中之密,不能外传....”易云停顿片刻后,拜道:“但少爷出身将军之家,不在此列。属下一定好好教授少爷。”。

“好了,起来吧!我该下去解释一下,免得他们担心误会。”闾星辰笑了笑,随后带着易云向楼下走去。

醉云楼,韩枫已经来到这里多时。中间,另一个奴仆韩建义匆匆赶来,在他大哥韩腹耳边耳语了几句后。韩腹的脸色,虽然还是刚开始的样子,一副好大哥形象。可是眼色已经由轻蔑转为复杂。他盯着韩枫的目光逐渐转移到了韩建仁身上,对方一看到主子看向了自己,脸上顿时挂上激动的神情,等待主子的夸奖。

“小枫,韩建仁就交给你处置了。”韩建仁听到这句话,激动的眼神中突现一丝恐惧。恐惧扩大,最终遍布整个脸庞。他急忙跪下,“大少爷,奴才知错。饶了奴才吧!”他知道自己一定做错了什么,这个错误,甚至严重到大少爷作出将他抛出的打算。眼见大少爷没说话,他又转向二少爷韩枫,“二少爷,奴才下次不敢了,求二少爷放奴才一条生路。”

韩枫不屑的看着跪在面前的仆役,“尽管你屡次欺辱于我,克扣我的生活所需,但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我不会计较什么?但是决定你生死的不是我。”

韩建仁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韩腹喝住,“大胆奴才,你可知你得罪的人,连我都惹不起他们。念在你为韩家忠心耿耿的份上,你死后,我会好好安顿你的家人的。”说完,韩腹转身背对着这个跟随他多年的仆役,转身时目光瞟了一眼韩枫。

本想继续求情的韩建仁听到这句话,顿时停住了,面容死灰般地对着大少爷韩腹拜道:“大少爷,奴才去了。”然后运起血脉之力,冲断心脉而死。

“这件事是为兄束下不严,我这里有一颗圣品紫脉草赠与闾星辰小兄弟,请小枫替为兄转交给他,以表歉意。”韩腹转身走到韩枫面前,递出一个翠玉盒。

接过玉盒,韩枫直接收入储物戒,刚刚死了一个欺负他多年的仆役,他也没有兴致和韩腹进行虚伪的交谈,告辞而去,他还惦记着他的好友呢!尽管他大哥做的很好看,但是拥有二十岁心智的他并非像表面六岁。不会因为这点好处,就对这个大哥心生好感,反而在内心深处生出更深的忌惮和厌恶。这样一个先天期的仆役说舍弃就舍弃,他还做不到。

韩枫走后,韩腹对着一直静静待着一旁的仆役说道:“建义,建仁的后事就交给你了。”吩咐完,就动身往城主府而去。建义传来他的母亲口讯,让他不要得罪他二弟韩枫与其室友闾星辰,并尽快回去,有事相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