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破天门 > 无双城
1.归去来(求收藏)
作者:戏梦师  |  字数:3128  |  更新时间:2020-03-10 10:55:22 全文阅读

九州大陆,一个充满传奇的精彩世界。

   有天命之人在塞外边境横刀立马,开疆辟土,成就一番霸业。有古道热肠之人仗剑天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立侠者之名,名扬四海。有心高气傲者,开宗立派,占地为王,独霸一方,永垂不朽。更有被红尘世俗牵绊的无根游侠浪迹天涯,留下一段段人人向往的美丽佳话。

   这块大陆有无数令人向往的英雄事迹,被丹青笔墨在史书上所记载,世代流传下来,如春季的烂漫樱花,飘散于大陆每一处角落,醉满人间,引无数后人憧憬膜拜。

   而其中最令人所津津乐道的传说,便是关于一位名为陆尘的少年。

   青州,无双城!

   东接冀州,西接南海,北靠卧龙山脉,南通青江,交通四通八达,常年有贩夫走卒来往于此,与来自遥远的塞外异族往来贸易,经过数百年的积累,便有了这富饶而繁华的城镇。

   除此之外,能够吸引这么多商贩停留于此的原因,更是因为这里是隶属八大宗派之一,‘流云剑宗’所管辖的核心地界,维护其安全问题的能力毋庸置疑。

   寻常山贼流寇,胆敢来犯,必将受到流云剑宗高手的血腥讨伐。

   天刚破晓,掩盖住无双城的夜幕被悄悄拉起,在沉静的世界中,迎来了黎明

   清晨,空气中飘散着一缕缕薄雾,如一层层透明的轻纱缓缓浮动,红彤彤的朝阳缓缓从天际升起,温润的光芒透过雾气的折射,在空气里形成一片绚丽的光斑,仿佛预示着,老天又为这个安静的世界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现在已经是卯时,恢弘大气的城门被两名穿戴着黑色轻甲的士兵打开,一些商贩走卒开始陆续走进走出,一阵阵吆喝开始此起彼伏的叫嚷起来,喧闹的人气由此慢慢攀升。

   宏伟的郡城门口,一位精瘦青年牵着一匹青鬃马,手提一柄精巧的海蓝色利剑顺着人流鱼贯步入郡城内,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无双城,我回来了,一眨眼便是三年,时间过得真快啊!”陆尘牵着马,一边走一边暗自感慨,一阵惆怅涌上心头。

   喧闹的街头,一座名为金满堂的酒楼客朋满座,门口的青衣小厮忙得不亦乐乎。远近驰名的梨园里头,传出了戏子们威严或是尖细的唱腔,西街巷尾有人在轻弹琵琶,如泣如诉的歌喉在耳畔回荡,这应该是‘琴阁’雪芙姑娘最出名的如梦令!

  

  “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还是和记忆中的画面一样!”陆尘清亮的眼眸扫视着周围那些熟悉的景物,思绪万千,神色浮现出几分淡淡的落寞,像似背井离乡的流浪汉,背了一个很沉重的包袱,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

   韶华易逝 光阴荏苒!

   他曾经在这里渡过了人生最美的青春和回忆,也经历了世上最悲痛的故事,当真是大起大落,沉起沉浮。如今满载伤痕归来,只为实现当年欠下的承若,续写当年尚为完成的故事。

  

  就在这时,周围的环境变得嘈杂起来,许多百姓驻足脚步,对着不远处一座五层高的阁楼指指点点。

   “嘿,你们看,千娇阁的屋顶上是不是有个人啊!”

   “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啊!”

   “这么高的地方,那家伙怎么上去的,奇怪!”

   陆尘在沉思中回过神,听到周围传来的议论声,神色一怔,不由转头朝河道对面一座宏伟辉煌的阁楼望去,只见高耸的屋顶飞檐上,仰躺着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汉子,此人身背长剑,挽着书生模样的发冠,穿着破旧常服,整个人邋里邋遢,蓬头垢面,像是个落魄的流浪汉。

   他手里提着一壶老酒,不知道是在假寐还是喝醉了,仰躺在上面,嘴中喷着酒气,悠然吟唱着一首非常豪迈的诗词。

   卧楼听风雨,逍遥仗剑行

   红颜不薄命,跃马游山河

   饮遍千秋雪,斩尽妖邪魔

   荡除不平事,千古永流传!

   “哈哈,世俗的酒果然香醇醉人,真是快哉,快哉!”

   邋遢汉子仰躺的这座阁楼有五层高,横跨护城河道,离地大约十丈,飞檐向外延伸,更增险势。

   这个高度要是掉落下来,只怕得摔个粉身碎骨。

   河道两岸的平民百姓看到这一幕,吓得冒出不少冷汗,都不敢想象那惨烈的画面,有些小娘子在下面担忧的大喊着提醒,让他快点下来,但是那邋遢汉子充耳不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好不潇洒快意。

   “这醉汉倒是潇洒,居然敢这么胆大妄为,应该实力不俗,要么就是一个喜欢哗众取宠的浪子!”陆尘淡笑一声,心中对这人的胆魄和豪气倒是生出几分佩服。

   “不好,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

   “噗通!”“噗通”

   穿行在河道中的游船上,站满了看热闹的游人,他们正在一堵阁楼酒客的风采,不知道为何,游船底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猛然撞了一下,紧接着整个游船剧烈的摇晃起来,其中两名游人光顾着看热闹,导致站立不稳,顿时直接掉落了河道里,惨叫着奋力挣扎呼救。

   游船上安排有水手,有游人落水,主人自然会安排他们准备去救援,就在这时,游船忽然再次被撞击了一下,整个船体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四名水手扶着船栏本来想跳下去救人,但是此刻全都吓得脸色苍白,因为他们清楚的看见河道里漂浮着一大团黑影,围绕着游船来回游戈,仿佛窥伺着什么一样,气氛一下子变得极为恐怖起来。

  

  紧接着平静的河道中,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巨大漩涡,仿佛鬼魅伸出的双手,疯狂吸扯着游船。

   “快救我!”一名体格肥胖的公子哥翻着白眼疯狂呼救,这家伙平时只顾了吃喝玩乐,导致他平时走路都喘,哪里会划水,看着游船上犹犹豫豫的几名水手,他都快气疯了。

   这名身娇肉贵的公子哥,他并不知道,一团巨大黑影正潜伏在他身下。

  

  “妈的,快救我,咕噜咕噜,要不然等会要你们这群杂碎吃不了兜着走!”公子哥被水呛得差点眼泪横流,一边还气急败坏的叫骂着。

   其中一名水手见状,试着将划桨递过去,那公子哥脑子也灵活,急忙扯住划桨,往游船上爬。

   谁料到,忽然‘哗’的水花声响起,河面出现了一张狰狞的血盆大嘴,这怪物猛地从水底窜起,将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肥胖公子哥迅速吞下,然后飞快沉入河底,动作极为凶猛。

   ‘蓬’,巨大水花落下,紧接着波浪滚滚的河面涌起一阵血水,那肥胖的公子哥结局可想而知了!

   看到这一幕,河道两侧的百姓们惊呆了,简直不敢置信。

   光天化日之下,这风平浪静的河道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怪物,这太可怕了!

   等到许多人反应过来后,顿时吓得一个个四处逃窜。

   这场惨剧发生时不过眨眼,太快了,寻常百姓都没看清整个过程,只是黑影一晃,那肥胖公子哥就不见了,跟着沉入了水底。

   另外一名落水者是个美貌少妇,见到那怪物出现后,差点吓晕了过去,脸色惨白,游船上的人更是一个个吓得尖叫。

   “恩,那怪物不会是...妖兽吧!”陆尘站在河岸边,神色凝重的盯着河道里发生的事情。

  落在水里的美貌少妇会点水性,好一会了都没沉下去,只是人吓得已经失去了血色。

   河道中的怪物绕着游船游戈了一圈后,又猛然露出半个狰狞可怖的鱼脑袋朝落水少妇疯狂扑去,卷起一片浪花。

   就在这时,仰躺在阁楼飞檐上的醉汉出手了。

   “怪物,有我逍遥客在,休得猖狂!”一声朗笑声响起,如同炸雷震动全城。

  醉汉踩着飞檐一蹬地,整个人如同流星般飞速射向河道中的怪物,当即拔剑出鞘,英姿勃发!

  

  锵,一抹寒光瞬间亮起,凌厉的剑气瞬间冻彻天地。

   醉汉猛地挥剑一记重劈,半空出现了一道可怕的赤色剑光,瞬间劈在了即将吞噬美貌妇人的怪物脑袋上。

   ‘蓬’,一团血雾暴起,怪物当即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狠狠砸在一侧的游船上,而后钻入了水底,激起无数浪花。

   岸边上的陆尘看到这一幕,清秀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惊色:“这醉汉好强,居然一挥剑,能够隔空形成这么可怕的剑光!”

   “哈哈!”醉汉癫狂一笑,抓住美貌妇人往水面上一点,借力朝河岸飞掠,如同一只振翅高飞的大鸟,身姿潇洒不凡。

   忽然,原本被打入水底的怪物再次从水底猛然窜起,疯狂扑咬向飞在半空的醉汉和美少妇。

   醉汉虽然身手不凡,但是因为之前喝过不少酒,导致整个人不在状态,面对怪鱼的反扑明显有些反应不过来。

   陆尘见状,心中顿时捏了一把汗,他撇见脚下堆着一堆竹篙,当即催动内劲,连忙飞起一脚踢在其中一根竹杆上。

   那飞起的竹杆经过内劲的催动,顿时迅猛如利箭,贴着河面急速掠起,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道,将那跃出水面的怪鱼瞬间贯穿。

  

  ‘噗!’一声,将近两丈的怪物腹部被竹杆贯穿出一个西瓜大小的血窟窿,凄厉的低吼生生戛然而止,再次跌入河道,没了动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