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神现世 > 正文
回忆,魔兽大陆
作者:莫负年华  |  字数:4261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2018年初,华夏大地各个地区都还在沉浸在喜庆的气氛里,SC省 蔺州市,街上还没归家的行人三三两两。还未散尽的烟花鞭炮的硝烟味,雪下得不大却也堆起了雪堆,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里,雪堆里的黑影动了动。

“回来了吗?”黑影呢喃了一句便又陷入了死寂

乞丐般的男人叫张卫虚,从13年前失踪便再也没出现,孤儿院的人都以为他死了,学校里也只是报案人员失踪。仿佛失踪的这个人并没有受到重视。却不知……

“我这是在哪儿?”身边茫茫一片白,空气都好像要凝固了一样。“嘶,冻死我了”张卫虚双手不停的搓着,仿佛不停的动作能带来一丝温暖

“李大哥,前面有声音,会不会是魔兽啊”略带稚嫩的声音传来,可是张卫虚已经冻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应该不会有魔兽吧,这里好歹有黄云宗的弟子守护,魔兽应该进不来吧”“那前面的是野兽吗”一阵脚步的声音传来,可惜张卫虚已经听不到了

翌日,刺眼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张卫虚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你醒了,昨天你怎么昏迷在魔兽山脉的外围啊,要不是我和李大哥进山采药你都被冻死了。”

“你是哪位啊?李大哥又是谁,魔兽山脉?”张卫虚一阵的茫然

“李大哥李大哥,这个人不会冻傻了吧,魔兽山脉都不知道了”

“小兄弟你醒了,恢复得还不错嘛,我还说你至少要三天才能醒呢!不过你真的不记得魔兽山脉了?”从门口走进来一个高大的汉子,虎背熊腰,张卫虚目测有两米五高。“我滴个乖乖,这身体去打篮球怕是姚敏都打不过吧”“嘿,你发什么呆啊,李大哥问你呢”一旁的小女孩见张卫虚发呆,连李大哥问的话都不回答,还好心好意的背回来又是配药又是生火的把他救活,现在话都不回,气鼓鼓的走到了一旁。

“啊?什么魔兽山脉啊,游戏玩多了吧,还魔兽。咋不说生化人呢”张卫虚一阵懵逼,一旁的李达慷也懵逼了,这小子说啥呢?不会真冻傻了吧。

“采蓝,你过来给他说说我们这里的魔兽山脉”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一旁的小女孩凑了过来,双眼透着鄙视

“魔兽山脉都不知道,就算是天罗城的那个死胖子都知道魔兽山脉,你居然不知道”女孩口中的死胖子是天罗城王家的少爷,从小到大嚣张跋扈不学无术,但是说起魔兽山脉,恐怕魔兽大陆都没人不知道吧,魔兽大陆分东西南北,中部便是魔兽山脉,贯穿整个魔兽大陆,魔兽山脉连接魔兽大陆东西南北,却没人真正进过魔兽山脉的深处过,传说中的魔帝就住在魔兽山脉深处,但是外围的魔兽也让接壤魔兽山脉的城市苦不堪言,常常被魔兽破城而入,择人而噬。损失不知其几多,后来人类强者便组织起来对抗魔兽,便有了现在魔兽大陆四大门派,而张卫虚现在所处的地方就在魔兽山脉南方的接壤城市,天罗城。

采蓝的话说完张卫虚便陷入了沉思。

采蓝说完便离开了房间,只剩张卫虚在房间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有人能看穿别人的想法,看到张卫虚一定会震惊。“尼玛,我这是穿越了吗?我要咋回去啊,看这地方没电啊,不会是古代吧,不对不对,历史上没有什么劳什子魔兽大陆啊,我要回去,院长还在等我挣钱娶媳妇,班主任还在为我的学费发愁,我要回去”

张卫虚胡思乱想了半天惨然一笑,回不去了

隔张卫虚不远的院子里,两个人正在说话,正是采蓝和李达慷“李大哥,他好像真的傻了,刚刚听到他还在笑,现在又在哭了。”“应该是失忆了吧,不然也不会像这样了。”两人正在商量怎么把张卫虚失去的记忆找回来时,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整个天罗城的人乱成一片,有哭的有找孩子的有找父母的,比比皆是。

“城主有令,凡是达到武者三层的到广场集合。违者,杀无赦”城主府跑出来一个身披战甲的高大男人大声喝道。

“多少年没出现过了”

“是啊,这次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

“快走吧,待会儿城主怪罪下来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一些精壮男子不停的往广场集合,女人只是少数。

“李大哥,这是魔兽要攻城了吗”“你快去带上那个傻小子,我先去广场看看,这次不知道又有多少无辜百姓受难了”说罢便朝广场跑去。

房间里的张卫虚双眼无神,听到鼓声后朝门外看了一眼就又开始发呆。

“傻小子,走了,魔兽攻城了,我们要往黄云宗那边撤离”

“你走吧,反正也回不去了,死了算了。”张卫虚摆摆手说道

“什么回不去了,傻小子你是不是真的傻了,魔兽破城会吃人的。”采蓝有些着急,看着远处不停往城墙上走的人,觉得是这些人用血肉铸成的防线能抵挡住魔兽,争取时间来让城里的百姓往黄云宗方向撤离。

虽然天罗城历经百年,遭遇了不下十次的魔兽入侵,但都抵挡下来了,也只有这次让人感到绝望,相隔上百里都能问到那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和腐烂的味道。

“魔兽来了。”

“随本将杀,杀掉这些吃人的畜生。”

“黄云宗的守护者在哪里?怎么还没来?”

“将军,黄云宗的人还在布阵,水瑶长老三天前就出城了,现在他们只是不到三十个人,怕是守不住啊!”

“可恶,你快去黄云宗求援,我们可以死,他们不能死”将军手指向了正在撤离的百姓。双眼通红的吼道

“死也要给我守住。”

“是”

采蓝拉着张卫虚不停的跟着人群往后城走去,人还没撤离到转移阵,魔兽,已经杀过来了。顿时昏天黑地,喊杀声此起彼伏。“快点,快点,马上就到转移阵了,我们就能活下去了,只是李大哥…”采蓝看着远处的转移阵,又回头望向了城墙,那一道道身影仿佛是钢铁巨柱一般顶天立地。

终于,魔兽群还是来到了城墙下,嘶吼声响彻天地,头顶的魔兽突然朝着正在转移的人群飞去,不下万只,城墙下更是密密麻麻的魔兽,就算杀上三天三夜恐怕也杀不完。

别说转移的人群,就算是达到了武者四层的战士也是心惊胆战。

“给我守住这天罗城。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里。”一个高大中年身着紫色长袍,龙行虎步的从城主府走出来。

“城主也来了。”

“那么多魔兽恐怕城主和黄云宗加起来也杀不完吧”

“想那么多干嘛,哈哈哈,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不赔,杀三个爷爷我就赚了。”一股悲壮的气氛在城内弥漫。

天上的魔兽刚往城里飞来,仿佛撞到了墙壁一般,远处二十多个身穿黄色服饰的少年少女也往城墙走来。

“城主,拖到百姓都转移走我们也撤吧,靠我们已经守不住天罗城了。”领头的青年一脸凝重的说道。

“本来还以为只是出来玩耍一般的任务,没想到遇到了兽潮”一旁的男子说道“待会儿守不住了那么就带小师妹离开”领头青年对一旁的冷漠女子说道。“我已经派人前往黄云宗求救了”

“没用的,到黄云宗有十多个传送阵,到黄云宗都要五个时辰,等长老们来不及了。还好我们布下了防御大阵”

“这个防御阵也只能抵挡半个时辰,还得没有魔将的情况下。”冷漠女子开口了,声音仿佛万年寒冰一般。

“半个时辰也转移不了整个天罗城的人啊。”领头男子心里想道

这时,采蓝还在一边拉着张卫虚,一边不停的催促天罗城的百姓,尽快从传送阵离开,可是传送阵只有三个,天罗城的人也不少,十多万人要转移多久,恐怕还没离开城就被攻破了吧。

张卫虚也任由采蓝拉着,现在他魂不守舍,似乎接受不了回不去地球的事实。

城外魔兽还在嘶吼,天空中的魔兽也在虎视眈眈,人类强者有手拿弓箭的有的用火炮轰炸,可惜,死的魔兽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百姓也是慌慌忙忙的往传送阵里挤。三个传送阵对十多万人来说,简直杯水车薪。绝望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天罗城。采蓝也是眼睛通红的看着前面拥堵的人群。“我们走不掉了。”声音颤抖中带着哭腔。

张卫虚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魔兽,魔兽长着狰狞的双翅,森白的牙齿上仿佛还挂着血肉。张卫虚惨然一笑。

“反正回不去了,死了也还有那么多人陪我一起。”张卫虚看了看身旁的采蓝,又看了看城墙上疯狂攻击魔兽的强者。干脆坐在了地上,采蓝看了一眼张卫虚也坐了下来。

“城主,防御阵快破了,百姓一半以上都没转移”,黄袍青年脸色铁青的嘶吼道。

“城主”城墙上的强者脸色惨白的看着王玄

“死守城门,弓箭手给我盯住天上的畜生。”

一众黄云宗弟子和其余强者站在城墙上奋力射杀着魔兽。

“不好,防御阵要破。快撤离城墙,武者四层以上的边站边退,四层以下的退到后城,阻止天上的魔兽袭击百姓。”王玄朝着人群吼道“白健,你带着你师弟师妹随我来。”黄云宗弟子闻言一顿,这城主是要逃吗?带着他们黄云宗的弟子逃命?“别迟疑了,我有黄云宗给我的秘牌,我自己催发不了,那么来助我一臂之力。”

黄云宗弟子里有几个面红耳赤,刚刚他们也有择路而逃的想法。听到王玄的话白健也没迟疑,带领师弟们往城门集合,只见王玄从袖口里掏出一块令牌,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其上附有黄云宗高人的气息。

“快助我一臂之力”说罢便催动令牌,黄云宗弟子也上前将内力传到了王玄的体内。

顿时金光大盛,爆发出可怕的威压,只见一道直径五六米的金光如同炮弹般疾射出去,城门外的魔兽瞬间死伤大片,金光所到之处,魔兽爆成一团团血雾。

王玄脸色苍白,显然刚刚催动令牌已到极限。白健等人也不好受,只有冷漠女子还算正常。

“不好,魔兽进来了,杀”

还没等王玄等人恢复一点力气,魔兽就已经杀进城门。

“魔兽太多了,杀之不尽,要是水瑶长老在天罗城就好了”

水瑶长老是黄云宗为数不多的女性强者。镇守天罗城,三天前便去往阴雀山寻找水寒草,前脚刚走,魔君便集结了百万魔兽攻城。

“师父今天就会回来。”冷漠女子说道,冷漠女子名为许以淇。年幼时被水瑶长老看中其天赋,便收为弟子。也是水瑶长老唯一的弟子。

“可惜我们等不到水瑶长老了。”白健话还没说完,魔兽已经进入城内。大肆杀戮。

“水瑶她有罪,如果不是她擅自离开天罗城,今天百姓肯定能全部转移。”王玄脸色狰狞。

“你”许以淇气结。

“大敌当前,我们先想想怎么让百姓离开,然后我们怎么脱身吧”旁边的白健有些不耐烦了。

杀杀杀,城内杀声冲天,哭喊声不绝耳。

“你叫采蓝是吧”张卫虚看着面前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的女孩,还是有些不忍心看她葬身于魔兽之口。

“还以为你傻了连说话都不会说了”采蓝强装镇定的说道

“你快走吧,魔兽进城了,反正我回不去了也帮你挡住一两个,也算还了你的救命之恩了。”张卫虚后面的呢喃采蓝没听到,只是觉得这傻小子怪怪的。看着人群长龙,张卫虚拉着采蓝的手便往转移阵奔跑过去。也没管人群里的骂声一片和士兵的警告。还没跑到传送阵,弓箭手再也抵挡不住天上魔兽的进攻了,成千上万的魔兽冲入人群,哭喊声,叫骂声打成一片。

张卫虚突然觉得手里一轻,原本拉着采蓝的手里只剩一条手臂。

“采蓝,采蓝”张卫虚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采蓝被魔兽吞下的画面一直重复一直重复。嘴里不停的呢喃。

张卫虚闭上了双眼,等待死神的降临,没有理会争先恐后的人群,没有争夺传送阵。

突然,张卫虚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都已经快滴出血了。随手捡起地上的铁剑冲进了魔兽群。远处且战且退的王玄等人也看到了。

“不”李达慷双眼通红的离开人群,向那只还在咀嚼的魔兽杀去。

张卫虚在魔兽群里厮杀,可惜凡人身体又怎么和魔兽抗争,一根骨刺穿透了张卫虚的腹部。

莫负年华
作者的话

第一次写书,文笔不足多多担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