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浮世两相欢 > 正文
夜伴良人
作者:玉面玲珑  |  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18-09-28 00:13:42 全文阅读

风留意,待几许。 何所离  ,寄花期。

入了夜的篱苑,似乎更多了分清净。此时已近秋时,晚风拂过自然是带了几许凉意。

岳罗伊辗转在石板路上,稍稍用力踩下,便吱呀呀的响。她一手环抱在胸前,另一只手扶额像是思考着什么,表情严肃的仿佛要做出重要决定一般。

也正是此时,陆芷澜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不禁让她眉头蹙的更紧且打乱了思绪。 她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开口拒绝却被陆芷澜抢了先。一步一步的走近她,她也一步一步的退后,直到撞在冰凉的树干上下意识的前倾,也恰巧与陆芷澜撞了满怀,他环抱着她的腰身,目光直直的看着她。

低哑的嗓音道:“罗伊,不要说不去,我知道邀你一同前去狩猎有些荒唐,但此时已入了秋,你的头疾虽有所缓解,可我还是担惊受怕,与你分开一天也是难舍的。”说罢还不忘用指尖轻点着岳罗伊的脸颊。

岳罗伊被他百般纠缠着,他说的一席话也不是没有拨动她的心,她也得知了凌钰寒早在半月余前出征去了南漠,这样想来此行也不会见到不想见的人。

伴随着茂密的叶子沙沙作响,而身边萦绕着陆芷澜身上的竹木香,皎洁的白月光洒落下来将眼前人映照的更加清晰,许是醉上了心头,见鬼一般的便答应了他。

往往相爱相念之人,余生多悲。

青铜铃音缓缓拉长,越来越远。玲珑塔内,景毓周身一片漆黑,看不见前面的路,她只知道自己被关在了塔内,任凭摸索着,也走不到尽头一般。隐约感觉绕过了身边的石柱,本能的探身想要寻得一丝光线,却忽的脚下悬空,伴随着尖叫声掉落到塔底。

景毓摔坐在地,一副颓然的模样,那件水蓝色的衣衫也早已不成样子,塔底不像方才所在的地方那般黑暗,时隐时现的光晕忽明忽暗,空气中随之而来的血腥味儿也让她觉得情况不妙,本能的后退更让她觉得恐惧,一切的胡乱猜想都终止在张开门的一瞬间。

刺眼的强光让她下意识的抬起胳膊遮挡,当她再缓慢放下衣袖时,门已经关上,又是忽明忽暗的光晕了。她丝毫未察觉有异样,只是听到了开门关门声,但眼下的一幕又该作何解释。

藏青色斗篷显现在眼前,景毓观察着对方,他没有呼吸,没有心跳,走路没有声音,像影子一般。虽然距他几米之外但也能感觉到周身的寒冷,多待一分,便冰冷刺骨一分。

看着那人被斗篷遮挡住上半边脸,隐约之下只能看见毫无血色的唇瓣,映衬的半边脸更显得白皙,让人想去探究却又无从探究,猜不透。

 “你……你是谁?我可是妖界之神,你…不能伤我的。”自景毓颤抖的语气之中便能知晓她此刻的恐惧。

那人并不答话,只是一步步的逼近,周身像是笼罩着迷雾一般,尽是煞气。手里的冰斩,也和他一样没有一丝温度。

起初不晓得来人是谁,直到看见了这冰斩,悬浮的心像是得到了答案。来人是魅影,鬼煞界的通灵者,虽平日沉默少言,但并不会让人忽视,他手里的冰斩,当年也是屠了万千人的性命,亦是有他在的地方,必定会掀起血雨腥风。

不可置否,从一开始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味景毓便知晓了其中,只是她不甘心,难不成自己要把命也搭进去。景毓拼死施术抵抗着,但根本力不从心,只要触及到那冰斩,便是刺骨的疼痛,任凭发丝眉梢都冰冻成霜,如此下去,就算魅影不再出手,恐怕也会被这股冰寒之气所伤。

一念之差,万念俱灰。

景毓跌倒在地,眼神涣散,直到眼前再亮起强光的那一刻,她好似看见了那熟悉的身影,但也只是下意识里的喃喃道:“若我死了,也要轮回到凡界,整日守在木头身边……”依稀感觉有人环抱起自己,景毓本以为自己是出了幻觉,但这幻觉对她来说又很真实,眼前人也是心上人。

随后,青铜铃音略有节奏的响起,魅影也正是听见这声音,退后了几步,随后离开了,不见踪影。

景毓的意识愈发的涣散,浑身冰冷,血液仿佛要凝固一般的疼痛。忽而耳边熟悉的声音让她意识缓缓清醒。

“阿毓,坚持住,我带你回家。”裴秋月沙哑的嗓音,但语气坚定。景毓听闻感觉周身的寒冰之气消散了许多,她没有力气再说话,只是如沐暖阳的目光在看到裴秋月满身伤痕的时候心中瞬间落了空。只是默默抱紧他,再也不愿意放开。

妄云海边依旧平静,潮水的起落终究幻化成风,裴秋月黯然,他挂念景毓,到底是为什么呢。是觉得当年亏欠于景言,所幸在景毓身上来弥补,亦或是有其他的原因呢?

景毓的命,是他用岳伊的余生命途所换回来的。他不再是曾经那个风光六界的预命使,想要救出景毓自然是没那么容易,经受了一身伤,服下了幽蛊毒,终究还是要答应那晦面女煞,往后之事,对于岳罗伊与陆芷澜,绝不再插手。两生劫后的命途,全凭他们自己掌握,哪怕是回复身份后的劫后余生,也再与他无关。而他自身本就是不老不死,不生不灭,又该如何承受这幽蛊之毒,许是暮色匆匆,漫漫长夜里无尽痛苦的蔓延……

 

两日后,陵州。

此行狩猎所去之地是陵州,与锦阳城相比起来,这里更像是世外桃源一般,城街之间更多的是热闹的烟火气,没有功名利益的较量,更不会有官官相护之中的私下掠杀,陵州以北的塞外之地,却是打猎的好去处,令人向往。但月罗伊更心心念念的是陵州以南的陵山之巅,常年的雪域之地,她不知道会有怎样自成一派的风景,只想着是陆芷澜曾为她去过的地方,心里便是向往的。

那冰玉雪玲珑她一直像宝贝一样的收藏着,乱世途中,谁也不能知晓哪天突如其来的意外,头疾之症可缓解,但若留下那花,以后便可能是陆芷澜的保命符。她自小经历的不幸,不想要自己的心爱之人也要经受一遍。

虽已入了秋,但狩猎之日艳阳当空,天气还是炎热的,而那气势排场也远比岳罗伊想象的要大的多,她和幻羽则女扮男装伴做陆芷澜下人的模样,混杂在人群中一点也不起眼。

幻羽年纪尚轻了些, 拌做男人的样子更像是初出茅庐的小孩子一般,娇滴滴的。而岳罗伊,自是骨子里透着清冷,平日里的流云髻也被简单的拢起,干净利落。脸颊白皙没有一丝瑕疵,身着男装的她更显得多了分英气,脾气秉性给人的感觉几乎都和陆芷澜一般,桀骜不驯,狂傲不羁。

幻羽直直的望着岳罗伊,兴奋的道:“罗姐姐,你这般英气俊朗,肤若凝脂,哪里像是世子府的下人,明明是偏偏公子嘛。”岳罗伊听闻,撇向幻羽那放光的双眼,不自在的咳了咳,颇为男子的语气道:“你如此唤我,当心被别人听到。”

幻羽神情严肃立即领会到,警惕的环视了四周围,见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们,心中暗自松了口气,随后便匆匆离开了。

狩猎开始之前,那皇帝设宴摆了酒席,各王公大臣都纷纷到场,陆芷澜也不例外,虽是王宫宴会多礼术,但他依旧是玩世不恭的态度,丝毫不收敛。

岳罗伊只是默默地跟随在他身后,就坐之时,陆芷澜的席位只是在角落不起眼的位置,似乎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一般,还有少数的臣子暗地里对他指指点点,只是这般境地,他依旧面露喜色,满不在乎的模样,难免会被人们看做不成大器。

岳罗伊看不惯这些王宫大臣那副嘴脸,掌心很自然的附上陆芷澜的肩膀以示安慰,陆芷澜也是轻拍着她的手臂,轻摇着头表示不必在意。

原本哄乱的氛围却被一道声音打破,“今日皇家狩猎之日,大家不必过多拘礼,九儿钰寒择日凯旋归来,看来今年必定是安乐丰收之年。”语罢,众臣子皆是百般附和,虚伪至极。

岳罗伊望过去,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皇上,只是一眼便足矣了,对于皇上,她没有过多的定义,只是那般嘴脸她不喜欢,若不是城府至深之人,也不会在赠与陆芷澜的人参上面下毒了。想到这里,岳罗伊便愤恨不平,众臣皆随他举杯之时,她悄悄的环顾四周,并没有人注意,眼见那皇帝的杯中酒将要饮尽,随即暗自施术,玉色酒杯炸裂开来,皆粉碎。

她没有过于顽劣,只是施术至酒杯破裂,并不伤及皇帝,以至于不必加以深究,虽然只觉得这轻轻的惊吓算是便宜了他,但也怕露出马脚牵扯到芷澜,便由此作罢了。

而其余之人便不再那般淡定了,皆是一副要了命的样子想要探究什么,甚至还有人惊慌的大喊着“有刺客。”陆芷澜只是默默地观察着一切,随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而坐在皇帝身旁不远处的莫天歌见状也只是随意揣测着,默不作声。而他身旁的人则道:“许是这青玉杯子劣质了些,此次南行没有给父皇准备金樽酒器却是大意了。本想着可以省去了这金樽酒器入乡随俗一切从简,却不曾想出现了这等差错,是儿臣的疏忽。”

此时皇帝也不好说辞,本就只是惊吓并没有受伤,从太子口中的一切从简来看,若再怪罪下去的话便是他这个皇帝的小气了。随即和颜悦色道:"罢了,你有心一切从简是好事,理应支持你,再者说朕不也是好好的,不必愧疚了。"随后命人换来了新的杯盏。

岳罗伊看着莫天歌身旁的那人,既然唤皇上父皇,看着他身着龙纹的服饰以及席位便知道他是太子了,只是岳罗伊不解,是弄巧成拙了亦或是太子真的发现了什么端倪。

皇室家族之争亦或是官场尔虞我诈,她不在意,更多是厌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