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水龙步梦 > 前曲
第二十章 仙云水化
作者:风尘浅语  |  字数:2454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轰!”

又是一次激烈地碰撞!

火光灼灼,众人只感到温度又提升了一截。

场面已经变得极度混乱了,浓重的黑烟遮住了人们的视线,站在远处只能看到旋转的火焰,至于里面究竟打成了什么样子,谁都看不清。

“那个人,竟打得过将军吗······”一个士兵不由咽了口唾沫。

“少胡说,怎么可能!”另一个士兵立马骂道,可是说到最后也有些心虚,看之前那架势,他们的将军,的确是被压着打。

子鹰躺在黑烟旁,满面冷汗。此时脚部的剧痛已经有所收敛了,可他还是不能松开手,只要手一松,顿时又是一阵剧痛。

他努力地看向场内,烟雾对他的影响并不大,里面的场景可以看得很清楚。

那个棕衣少年真的很厉害,这一套刀剑披下来,白衣书生完全挡不住!

眨眼之间便中了一剑,紧接着又连着挨了一刀!等下一剑递出的时候,白衣书生才勉强恢复过来,持剑挡住,可下一刀又没法抵挡。

光就子鹰抬头观看的短短十几秒时间里,他至少吃了十二下了!

可是···

“他为什么没受伤!”

子鹰顿时感到脊背发凉。

这个人,他的身上竟有一层透明的防护薄壳!

的确,棕衣少年可以轻易地劈开他手中的折扇和短剑,可是,却劈不开他身上那场透明的壳!其实火焰根本就不是二人兵器碰撞所形成的,而是少年的刀剑在透明壳上疯狂连砍砍出来的!

每砍一刀便激起一层火光。

可以想见,这一刀上凝聚着多大的力道。

可是没有用,这样一刀只能在白衣书生的防护壳上形成一道浅浅的痕迹。

“他不仅招数吓人,连防御都这般可怕吗!”

子鹰却不知道,这层透明的壳,不过是第一重防御而已。

棕衣少年眉头微皱,这层透明壳比他想象的要结实太多了!

他脚上的扭动突然停止了,手中长剑一转,刀柄换刀锋,用刀柄怒砸在透明壳上。

“没用的。”白衣书生冷笑一声,挥动折扇径直打向他胸口。

“未必。”棕衣少年身子一侧,躲过折扇,突然收剑入鞘,单手结了个手印。

“术?!”白衣人一惊,忽然又冷静了下来,“不,是‘法’。”

“轰!”巨响之下,一股劲风自二者之间狂涌而出,离得近的几名士兵登时被掀翻在地,隔得远的人也被冲击得胸口沉闷。

子鹰首当其冲,自然被吹得更远,无意间看到被吹得直接飞了起来的小月,忙伸手抓住她,死死地抱在怀里。

“怎么样了!”狂风过去,天地间一片烟尘,子鹰猛地坐了起来,一只手死死地掐着脚腕,紧张地看向场中心。

这个棕衣少年应该不是敌人,他若是能击败白衣人,子鹰有把握,自己可以冲出重围,毕竟这群人里面,唯一危险的,只有那名白衣书生。

“咔。”一声银镜破碎的声音响起,清脆无比。

“成了!”子鹰大喜。

只见棕衣少年退开了几步,身上并无伤痕。

而白衣书生身上却出现了一道道裂纹,自胸口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就像是一面濒临破碎的镜子。

“所以我最讨厌‘仙化’啊。”白衣书生摇头轻笑,一挥手,竟自行打碎了那层透明的壳!

“什么意思!”子鹰瞳孔骤缩。

他毁掉了自己的防身之物。

难道,他还有别的防卫手段吗!

果不其然,那些碎裂的壳还未落地,便飞速气化,形成了一片朦胧地雾气,环绕在白衣人身边。

这些雾气轻飘飘地漂浮在他的身旁,可是却凝聚不散,一看就不是平凡的云雾。

“果然是‘云化’。”棕衣少年重重地呼了口气,“‘云化’之后定然还有一层‘水化’,真的是‘仙云水化’,他有整整三重绝对防御,这一仗我必败无疑。”

子鹰坐在一旁,也觉得没有半点希望了。他虽然不知道这所谓“仙云水化”,但他看得出来,现在这层雾气的防护能力可能比透明壳还要强大!

为什么?因为他竟然无法透过雾气看到里面的白衣人!要知道,他的眼睛连墙壁都能看穿,此刻却看不穿这一层薄薄的雾,这意味着什么!

那位少年劈开透明壳便如此费力,现在又多出了这么一层防御,再加上白衣人自始至终都没使用过那个“杀人的风”,这几乎是必败的局面了。

······

雾气之中,白衣人轻摇折扇,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白马。

他虽然没事,但胯下的马儿给活活震死了。

站在马背上,他沿着马的脊椎一点一点地走了过来,瞥了一眼子鹰,旋即转向棕衣少年:“你倒是有点见识。”

棕衣少年脚下连退,一直站到子鹰身前:“不敢,只是没想到,阁下真的已经步入了仙道。”

白衣书生嘴角一挑,手中折扇猛地合在一起,原本温和随意的表情突然变得阴翳无比:“可我却没见识了!居然被你一个小垃圾吓成那个样子!”

刚开始对打的时候,这位陵将军的确是被吓了一跳,慌乱中甚至结错了印,以至于最开始连仙云水化都没能使用出来,不得不硬接棕衣少年一剑一刀。

这其实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人难免会惊慌,混乱之中突然被人刺杀,恐惧是正常的,犯错更是正常的。

可是这位陵成大将军却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气得爆笑起来:“这‘泥仙境’果然是全天下最垃圾的境界!我一个步入仙道的人物,居然被你一个连‘术’都用不出来的垃圾吓得结错了印!哈哈哈!这当真是全天下最最好笑的笑话!”

“变态的人果然都有一颗变态的心!”子鹰冷笑着看着他。

“?”笑声戛然而止,陵成猛地看向子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虽然不知道结印是个什么鬼东西,可是你不过结错了一个印,有必要激动成这个鬼样子吗!不骂你变态骂你什么!”

陵成静了一小会儿,突然对着子鹰扇了阵风。

“不好!”棕衣少年立马冲到一侧,对着虚空之中猛地披下一刀。

力度不够!

虚空之中现出了一股波动,而后,一股气浪浮现,仍是对着子鹰冲去。

他立马拔出剑,又猛地砍在刀背上。

这一下,气浪总算是偏移了一点儿,擦着子鹰肩膀飞了过去。

后面十几名士兵顿时人间蒸发。

“你有点碍事啊。”陵成脸上的笑已经完全消失了,折扇再度向着子鹰扇来。

“少爷快逃!”棕衣少年忙对着子鹰大喝道。

却见到两个个头极高的士兵突然把子鹰搀了起来,死死地架在空中。

他们这样抓着子鹰,等招数杀过来的时候,他们也会灰飞烟灭,可是这两人却没有半点恐惧的表情,双目无神,就像两个木头人一般。

“他们居然是‘傀儡兵’!”少年瞳孔骤缩。

“不然你以为呢!”陵成面无表情,对着子鹰就是一扇子。

“该死!”棕衣少年怒喝一声,冲上前来,就想像刚才那样把气浪击飞。

陵成不屑地一笑,脚下突然踏出了一个奇怪的步伐。

“太阴步!”少年一惊,脚下的影子突然变形,整个人顿时倒转了九十度,手中的刀剑全都砍了个空。

“少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