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水龙步梦 > 前曲
第十章 温柔的死结(下)
作者:风尘浅语  |  字数:3664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季鹰···季鹰······”

好动听的声音···软软的,痒痒的,如同毛茸茸的小草在轻挠耳畔一样。

这是谁的声音啊?

他缓缓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只见一位带着绿色雕花发簪的女孩子睡在他身旁,微笑着凝视着他。

“还没睡吗?”女孩从被窝里探出了一只雪白柔嫩的手,轻轻抚上子鹰的脸颊。

好美丽的手啊,常听说,“手如柔荑”,形容的就是她这样的手吧,就像新长出来的茅茎一样柔嫩纤小洁白美丽。

他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这只美丽的手,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这位美丽的人。

“嗯,还没睡,你还不睡吗?”

“睡不着。”女孩依偎在他怀里,甜甜地笑着,“结婚第一天,睡不着。”

结···婚?

他抬起头,只见床对面的墙上,正挂着一张婚纱照。

啊,原来是这样啊,今天,他们结婚了。

“哥哥。”

他忙低下头:“怎么了丫头?”

“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子鹰浑身一震!

活着···回来?什么意思?我要去做什么很危险的事情吗?不是,如果我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你和我结婚干什么啊!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怀中的少女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环目四顾。

她去哪了!

她去哪了!

他急迫地从床上翻了下来,就想去找她。

谁知地面突然空了,他就一路下坠,下坠,下坠······

“嘭!”

他猛地摔到了地上。

什么鬼?!

他咳嗽了一声,竟激起漫天的蚊香灰······

只见身旁是那个脏乱差臭到极点的负五星级房间,在他的腿部倒着一把椅子。

睡觉从椅子上摔下来了么······

子鹰无语了。

刚刚又是个梦么,哎,怎么所有与美人有关的事情都发生在梦里啊,真是无语。

等等······

他忽然感觉身体一寸一寸地冰冷了下去。

“梦···我睡着了!!!”

他崩溃了,不会吧!老天爷不会待我如此残忍吧!!!!

他几乎是撞上的书桌,猛地敲击键盘,等待电脑亮起。

那短短半秒他竟觉得如同过了半年!

电脑亮了。

三点。凌晨三点。他只是不小心睡了俩小时。

“呼······”他大大的喘了口气,还好,还来得及。

早上九点考试,离现在还有六个小时,他已经把大题基本处理光了,稍微看下最后一道大题,然后再把小题的题库刷一遍就好了。

还是很稳的嘛。

他微笑着,拿着水杯去厨房接水。

“哦,凌晨三点,那个家伙应该也起了。”

走出房门,果不其然,雨夜晦暗的夜光下,漆黑的客厅里,一个黑衣服的年轻男人正在吃一桶黑色的泡面。

他身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手机,手机里正在播放苏打绿的“我好想你”。

他就一边吃泡面一边喝酒一边跟着哼歌。

如果不是吃面的声音和手机的音乐,实在很难发现这里有个人。

“我好想你,好想你······哦,还没睡?”赵风乾撇了子鹰一眼,“谢谢了,帮我接外卖。”

“没事。”子鹰随口应了一声,“你为什么总是不喜欢开灯。”

风乾吸了一口泡面,随意地说道:“因为这样才能看得到月光。”

子鹰看了眼窗外,现在暴雨倾盆,哪来的月光。

不过他倒是知道风乾的意思。

风乾曾经有一位挚爱,她的小名就叫“月儿”,但是一年前,这个女孩死了,风乾也在事故中断了一条腿,自那以后,他便渐渐变得消极,渐渐沦为了现在这副模样。

这才是悲剧,这才是痛苦,和风乾的苦难比起来,他赵子鹰这一丁点儿挫折何其微不足道!

“哎。”子鹰叹了口气,生活就是这样,它待人就是不公平的,有些人注定了就是要活得痛苦一些。

他不想打扰风乾听歌,也不想打扰他思念那个如月光一般的少女,静静地摸黑走到了厨房里,接了些水。

“子鹰。”突然,漆黑的客厅里传来了一道声音。

“怎么了?”

“问你个问题。”子鹰有些困惑,风乾一般很少主动找自己聊天的,关于“月儿”的事情,也是有一次他喝醉的时候哭着说出来的,平时他们基本都是各过各的,很少有交集。

但难得人家愿意主动说话,他也不好回绝:“你问吧。”

那一刹,风乾竟打开了灯。

刺眼的灯光让子鹰都有些不适应,短暂的黑暗让他一时半会儿习惯不了高功率的白炽灯。

可风乾却没有半点影响。

他随意地倚靠在椅背上,随意地看着子鹰:“要是让你去古代,你活得下去吗?”

子鹰一愣,这是什么古怪的问题?

“呵,电视上穿越剧那么多,早就看烂了好么,我们这群现代人到了古代,都是通晓未来的大佬,怎么可能活不下去?”

风乾摇了摇头:“不一定就是这个时间轴上的古代,换句话说,那个世界的历史和我们已知的历史可能是不一样的。不,肯定是不一样的,你去了那个世界没有任何外挂可以用。”

“那你说什么古代,异世界不就好了······”

“不,确实是古代。”风乾拿筷子在碗里搅了搅,“那是一个,东西,恩,是一个东西在零散地观察了中国古代各个阶段的文化之后,凭借记忆混乱地塑造的一个世界。文化一定是中国古代的,但历史肯定是错的。”

听不懂,让他一个机械生理解这么深奥的哲学关系,是不是稍稍有些强人所难······

“那,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嘛?”子鹰只能这么问了。

“那个世界很混乱,非常的混乱,各大诸侯连年征战,致使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停!很混乱,然后呢?”子鹰开始猜测了,风乾以前是不是学文学的······

风乾想了想:“就相当于有很多修仙者的五代十国时期。”

汀!

这也太简洁明了了吧!

“嗯,这个类比还可以,虽然会比五代十国更混乱一点,不过也足够你理解了,现在说说你的看法吧。”风乾仍是随意地靠在椅子上,拿筷子蘸着汤汁在碗上画圈。

“我觉得,我活下去应该不难吧。”

“怎么说?”风乾仍是那副没有笑容也没有兴趣的随意表情。

“你看嘛,既然是那么混乱的时代,那有一样东西一定非常缺乏,交流,我觉得既然是古代,通讯手段本就不发达,然后又那么混乱,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应该是非常少的。”

“那有什么用呢?”

“这用处就很大了,我觉得现代人和古代人相比,最大的优势,并不是什么通晓未来,而是撒谎,可是为什么现代人善于撒谎,原因就是交流多,只要被骗过几次,自然而然就知道骗人的道理,骗过别人几次,就能对骗人的技巧有一定的掌握,更重要的是,身边总能有个把教你骗人和防骗的亲人朋友,可是古人交流往往不多,就算再多也多不到我们现代人这种地步,而且见识面通常小,拿来衡量谎言的标准很少,所以他们一定在欺骗方面有着非常弱的能力,换句话说,他们应该好骗。别看谎言只是一句话,它的能量可是非常巨大的。”

风乾的眼神微微有些异样:“你想靠着骗人谋生?”

子鹰摇了摇头:“我还是有我的准则的,谎言这种东西,我只用来开玩笑,违背良心的欺骗我绝对不做,但是这是我的优势,关键时刻,靠着这个保命是没问题的,你不是问我能不能活下去么。”

风乾难得的笑了笑:“你的想法未免有些浅陋了,我说过,那个世界有修仙者,真正厉害的修仙者面前,人,是没人权的,他们根本就不把你当人,不会给你欺骗他们的机会的。”

子鹰也笑了笑:“那便需要察言观色了,身居高位的人肯定有高人的气场,见到这种人我避而远之就是。”

“那你要是避不了呢?”

“那我就杀了他。”

风乾眼中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兴趣:“怎么杀?人家可是高手。”

“那我也成为高手不就是了,我的学习能力不是开玩笑的,既然能学好这些书本知识,我当然也能学好修仙功法!”

风乾手中的筷子停滞了:“我希望你明白,这不是玄幻小说,你不会有任何奇遇,也不会天降馅饼拥有什么特殊天赋。”

“我的智商就是天赋,我的思维就是奇遇!捡不到功法我就自己创造,捡不到宝物我就自己培养!”子鹰微笑着看着他,“不需要任何运气,我根本就不可能失败!”

“可现实中,你已经是个失败者了啊。”风乾把筷子放下了,终于一本正经地看着子鹰。

听到这句话,子鹰顿时怔住了,立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的能力,我也知道你的天赋。”风乾认真地看着他,“但是我一直想不清,你为什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今晚,其实我就是想知道这个。”他凝视着子鹰的眼睛,“而且我觉得,你应该也想倾吐一番吧。”

“我觉得,应该是一种‘温柔的死结’吧。”子鹰低下头,无力地苦笑。

“你能理解,‘动力’这个东西吗?”子鹰无力地靠在墙上,“我已经,再也找不到动力去学习了。”

“每次考试失利难道不是动力吗?考前的压力难道不是动力吗?”

“一个一学期一直在玩的人,能感受到考试的压力吗?”子鹰摇头,“感觉不到的,而考试的失利,其实没法给我动力,它只能让我自卑······是的,变得越来越自卑,然后心底深处却又保留着高中的狂妄自负,我真是个怪人······”

“为什么说温柔?”风乾看他又要沉进悔恨里了,忙转移话题。

“因为,没有任何人逼迫我。”

风乾一怔。

“每次考试我都会挂,但是每次补考,我全都能过,你说尴不尴尬,我将来的简历上全得准备两个成绩,然后告诉别人,我正考没过但是我补考是过了的,也正因此,学校不会批评我;而成绩单又被隐藏了起来,大家都不知道我的成绩,这之中不会有任何对比,只要我不说,谁都不知道我是全班成绩最差的那个人,彼此之间仍是大佬大佬的商业互夸,连我自己都忘了我成绩差如狗;而爸妈,我其实有些时候,多希望他们怨恨我啊,那样,我或许还能疯狂一番,可现在,身边的一切都待我如此温柔,以至于我连自己为什么要努力都不知道了。你说,是不是温柔的死结?”

“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逼我,所以我成了这个样子,但是,倘若有这么个地方,整个世界都在逼我···”他眼中燃出疯狂的光芒,“那我就会把天都给掀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