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水龙步梦 > 前曲
第七章 现实之恶毒,无药可救!
作者:风尘浅语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狭窄。

肮脏。

混乱。

霉臭。

恶心到了极点的房间。

他的房间。

一个小小的卧室,狭窄得留不下第二个人。

墙角的地面上堆着小山高的臭袜子,不曾洗,没想过洗,还好,现在搬出了校内的宿舍,独居一室,也没必要洗。

燃尽的蚊香灰撒得遍地都是,里面插着许许多多的头发,也不知道是谁的。毯子完全落在了地上,但看毯子的肮脏程度,这应该已经不是第一次落地了,却没洗过。

衣服到处乱扔,书籍到处乱摆,一个染满蚊香灰的书包深深地藏在了床底下,里面还放着他这个学期必修课的书,可他早忘了,若不是女闺蜜提醒他要期末考了,他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过一个书包,那个书包里放着他四个月前买的新书。

书桌是他房间里唯一勉强能看的地方。

可是也好不到哪儿去。

一台陪伴了他大学三年的笔记本电脑伫立在书桌正中央,分开了两旁截然不同的世界。

一边是书,数不清的书。

而另一边,是外卖包装袋,数不清的外卖包装袋。

一般就是这样的。

外卖吃完之后,饭盒包袋顺手就丢在了一边,而这个书桌确实大得离奇,他可以存放半年的外卖盒。

等到有一天终于放不下了,他还可以选择放在地上。

多舒服,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当年租房子的时候,最最喜欢的大书桌竟产生了这样一层功用。

那他不是还有半个世界的书吗?

是的。

确实。

可这一大堆书,和他的课业没有任何关系!

他学的是理工科,而且是一门理工得不能更理工的专业!

机械!

一个浑身上下染满了金属气息和严谨气质的专业!

可他桌上摆着的全是心理学、金融学、中医学、语言学、哲学、宗教学的书!

没有机械相关的书籍。

而这些书,其实也不过是摆在这里罢了,他并没看过,只是很多时候和女性朋友聊天,为了寻找话题,需要这些“话题辞典”罢了。

真正属于他的生活的东西,其实只有那一台电脑,以及电脑里偶尔存在的游戏。

不用想象,他的课业一定奇差无比了。

是的,确实,就从这场即将期末大考而他才刚刚开始预习的课程,便可见一斑了。

而他也不想斗争了。

虽然上午睡着前稍稍看了一下,对这门课的大概内容及其分布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他还是懒得去斗争了。

肯定斗不赢的,哪有人临考的前一天晚上开始预习还能考过的?

他就呆滞地倚靠在椅子上,眺望着窗外金黄色的世界。静静地品味着先前美梦遗留下来的珍稀的“快乐”。

可是梦里的一切,已经全忘掉了,除了过得似乎很开心之外,什么都记不起来。

他就这样一直坐着,直到太阳完全落下,才站起身,出去洗漱。

此时麻木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

就算没消失,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了。

子鹰早就是个麻木的人了,与梦中不一样,现实中的他,很少说话。

“咚咚。”玄关传来敲门声。

他径直走了过去,打开门,门口站着个外卖小哥,笑嘻嘻地给了他一包东西:“赵先生是吧?”

“不是。”他摇了摇头,接下了东西,就想关门。

“诶等等······”

不是他的,那他接什么啊?外卖小哥忙想要回快递。

子鹰却冷冷地打断了他:“赵风乾!手机尾号3334!”

不等他疑惑,子鹰轰隆一声关上了大门。

提着袋子,走至家里另一处房门紧锁的卧室前,子鹰敲了两声:“风乾,你的外卖。”

没回应。

子鹰便把东西放地上了。

不必看,那冰凉浑圆的触感一摸就知道是什么。

酒。

回到卧室里,反锁上门,他静静地看着屋内混乱的景象。

看着满地到处乱甩的书。

他当初是为了好好学习才离开那个静不下心的大学寝室跑到外面来租房子的。

可是现在。

仍然是一个屌样!

他以为自己换个环境就能有所改变。

呵呵,想的,是否太多了呢?

他赵子鹰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就算逃到天边去,他也是废物!

偏偏他这样一个废物还保留着当年那颗身为强者的自尊心,偏偏他这样一个废物仍时不时地想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然后重新变回当年那个万众瞩目的天才!

想当年,高中时期,他是真的优秀,优秀得,甚至让人嫉妒!

一个高二就有能力考清华北大的人,可否算优秀呢?

可他高二没考,他等着高三,不是为了清华北大,而是为了省状元。

这样的人,应当算是万众瞩目的天才了吧?

可惜,他崩了。

不是被别人压崩的,而是被自己压崩了。

他成功地通过拼命努力往死里学习让自己染上了一身精神病。

重度抑郁,重度强迫,重度敌对,重度焦虑,加上非常严重的神经衰弱。

所以他崩了,一崩到死。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考入了全国重点的超级大学。

可见,他当年该有多优秀。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吧。

绝望,还没结束。

高中的过分努力,把他这根弹簧压得紧缩过度了。

而等到他步入大学的那一刹那,瞬间所有压力全部消失了!

不对,不是消失,而是降到了零点以下,直接成了负数!

“刚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定要把当地的名胜古迹玩个遍,不然高中同学来玩的时候,你连东道主都当不好!”

“大学不仅仅要学习,更重要的是社交!”

“大一了都没进过网吧?不是吧?”

于是,他这根弹簧,猛地弹了回去!

直接弹断了!

大一上学期玩了整整半年。

一直在玩!从没进过教室!从没做过作业!

可是要期末考之时,他却随随便便九十加,就算平时分为零,老师也没法挂掉他。

这很正常,那时课程的重心是高数和制图,其余都是非常基础的知识,只要有一个稍微系统的学习方式,就可以轻松掌握。

制图的话,他空间感好得让人震惊,制图知识背诵起来也很轻松。

而高数,他在高中就学透了。

高三的数学竞赛物理竞赛,研究的就是大学课程高等数学和大学物理,而且准确地说,其难度已经足以与考研相比肩!一个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的人,还会被大学级别的高数大物难倒吗?

所以他以为大学不用学习了。

所以他就真的没学习了。

大学四年一直玩过去,拿个文凭,将来步入社会再开始努力,而且大学四年还为他积累了一个了不起的人脉,多完美!

他是这么想的。

却没察觉到,一种叫“懒惰”的毒深深地蔓延进了他的五脏六腑。

当他终于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没法努力了!已经没法学习了!

一看到书就回忆起当年起早贪黑疯狂背书的场景,就恶心得想吐!一看到试卷就想起当年刷穿几遍的题海,就头疼得想死!到了最后,甚至一进教室就想睡觉!

但他真的很厉害,仅仅半年时间,就克服掉了这些心理障碍。

可是,他无论如何都除不去那深入骨髓的“懒惰”!

他想不起学习。

就算想起了学习,也不想学习。

就算终于逼着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去学习了,也没办法一直学习。

所以他居然能在考前最后一天疯狂努力的档口玩手机玩到睡着!

他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一个彻头彻尾怎么都拯救不了的废物!

可偏偏这个废物还有一颗专属天才的高傲的心,永远接受不了自己已经沦为一介废物的现实!

每次看到那么简单的课程自己居然会挂科的时候,他都会悲愤得想死!可他没资格说任何话,他活该,他自己不学的,明明只要给他一个星期他或许就能考出九十以上,可他就连一个星期的努力都做不到!

而这份偏执,终于又把他隐藏在精神深处的疾病引发了出来。

精神病本就是一种染上了就永远摆脱不掉的魔障,毕竟那是一种心结,一种不正常的反应,它开拓了你一种新的视野,能让你见到痛苦,不管你怎么努力去封闭,这个视野终究是存在了。

而他赵子鹰睁开了这只眼睛,结局就是偏执、抑郁、敏感、易怒、暴躁!

他终于连他的朋友们也没了。

唯独感激一个女闺蜜——因为关系实在是太好,好到了一种无话不谈的地步,所以就叫了对方闺蜜,也只有这个闺蜜仍没有疏远他,仍然待他很好,他不去上课,这个闺蜜还每次都帮他签到,以至于老师一度以为赵子鹰这个同学是个女生。

不过她并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朋友而已。

既然只是朋友,子鹰觉得,自己也不该害人家,自己一个大男生天天围在她身边,她怎么找男朋友。

于是他主动地疏远了她。

从学校里搬出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个。

于是,至此为止,他终于什么都没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