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水龙步梦 > 前曲
第六章 梦终归是会醒的
作者:风尘浅语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一望无际的皓白大地上,他们这一床红棉被看起来是如此地突兀。

子鹰还是觉得只铺一床被子太不舒服了,于是他剖开雪地又抬了一块巨大的席梦思床垫出来。

“噗,棉被就可以了,何必还拿这么大的东西出来。”

子鹰狂摇头:“不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这种事情,必须发生在床上,再说了,你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吗?”

“确实,弹性很好,软软的。”凤儿缓缓地坐下,感觉了一番,确实很舒服。

“看电视咯。”子鹰拿起遥控,把液晶电视的声音处理了一下,就轰地一下跳到了席梦思上,差点把凤儿震下去。

“哥哥!真的是······没正形。”

“不不不。”子鹰纠正道,“不是我没正形,这里是梦境啊大小姐,你看看你,从头到尾不管站着坐着身子都挺得笔直的,会不会太严肃了。”

凤儿一愣:“大概,习惯了吧。”

子鹰立马在床头拉了一块巨大的三角柱型枕头出来,懒洋洋地靠在上面,然后拿厚厚的棉被把自己裹成了一只大红粽子,在冰天雪地里蓦然看到这样一个人,反倒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真的,大冬天看着窗外雪花飘飞而自己躲在被窝里看电视的感觉真的最爽了。

凤儿竟有些被他感染了,也缓缓地靠上枕头,把被子盖在身上。

“看吧,躺下来都是笔直地。”子鹰打趣道。不过心里却暗想,她这样,的确非常有气质。

“······”凤儿白了他一眼,转头看电视去了。

呵。子鹰笑着看着她,在大雪地里裹着被子看电视,边上还有这样美丽的女孩,哎,人生无憾了。

哦不对,还有一个遗憾。

他忽然伸手在枕头上拉开了一道竖直的拉链。

“在干嘛?”凤儿疑惑地看着他。

“嘿嘿。”子鹰偷笑不语,然后从枕头里抽出了一个烧烤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烧烤,他低下头在烧烤架下方的暗柜里取了两瓶RIO出来,递了一瓶给她,“哟。”

“哇···哥哥你这···什么想象力啊···”凤儿惊呆了。

“那是。”子鹰把一大堆烤翅啊烤肉啊什么的放进碗里,加好调料递给她,“等你以后······”

他突然住嘴。

“谢谢,凤儿以后什么?”

以后嫁给了我,我还能让你玩更多好玩的···

本来是打算这么说的。

还是算了吧。

“没什么。”他笑了笑,“等你以后多来玩,我给你弄更多好玩的。”

“好啊!”

液晶电视上男主递了一份牛排给女主。

子鹰便立马也折腾起来。

凤儿双手抱着RIO的瓶子,就偷偷地笑。

“喏。”子鹰把牛排切好后递给了她。

“这就是那个吗?”凤儿忙接过来,“谢谢~感觉很好吃的样子。”

又疑惑地看着碟子,拿起刀叉:“用这个吃吗?”

“恩,我给你示范一下。”子鹰习惯性地拿起刀叉,讲解道“吃肉的时候,就左手拿叉右手拿刀,用叉子固定,然后拿刀轻轻地割一小块,慢慢品味就好了。”说着切了一小块蘸上酱递到她嘴边。

凤儿稍稍有些脸红,但还是老实地张开了嘴。

谁知那个瞬间子鹰突然叉子倒转,肉进了自己的口里。

凤儿半天没回过神来。

子鹰也半天没回过神来。

“哥哥!!!”

“我错了!”子鹰笑得差点背过气去,真的是,玩笑开成习惯了,都不经过大脑了,“我,我再帮你切一次。”

“不用了!太可恶了!”

“我真的错了,公主大人,给小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没有了!拖出去斩了!”

“喏!”

汀!

子鹰一愣,这声音不是他发出来的啊。

“该不会!”

他刚一反应过来,就看到那个噩梦一般的涴语莲蹦了出来,抓着子鹰就想拖出去!

“小莲!”凤儿吓了一跳,“别别别,我开玩笑的!”

“公主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岂能改口,再说,这等恶人,死不足惜!”

“小莲!别闹了!”

涴语莲这才停下,把子鹰一把扔在地上。

“哇,我真的是!”子鹰盘坐在地上,仰头望天呼出一口长气,“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按在地上打!”

“好啊,我等着。”涴语莲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对着凤儿恭敬地说道,“公主,陛下唤您回去了。”

“诶?这么快吗?”凤儿忙站了起来。

“是的,好像是季国的使臣来了。”

“又是为季鹰而来么?”凤儿眉头微皱,“虽然他们二皇子的确是在我国境内失踪的,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来过啊。”

“的确如此,可那边的人就是不肯松口。”

“我总担心,事情没这么简单。”凤儿难得的眉头紧皱。

子鹰在边上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季鹰?尽西风,季鹰归未?背水龙吟哦?这些他倒是无所谓,他主要在意的是···

“所以,你现在要回去了么?”他站了起来,沉声问道。

凤儿忙转向他,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嗯,怕是得回去了···”

子鹰突然感到一股失落落的感觉。

哎,她要走了啊。然后,这场美梦差不多就要醒了,再然后,自己就要去面对那让人绝望的现实了。

独自一个人去面对······而且那还是一个寻不到她的世界。

“呵。”不禁苦笑一声,但他还是佯装开心地挥了挥手:“那下次见了,你一路小心。”

凤儿却怔怔地看着他,忽然对着涴语莲低声说了些什么。

“公主你···”

“我马上回去。”

看着涴语莲再度消失不见,而凤儿却没走,子鹰顿时感到一阵欣喜:“你不走了?”

“马上就走了。”凤儿看向他,微笑道,“不过走之前,有几句话想对哥哥说。”

“什么?”

凤儿低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坚定地说道:“其实凤儿早就注意到了,哥哥现实中的生活,肯定很难受吧,所以才喜欢躲到这梦境里来。”

子鹰顿时愣在那里了。

她,她竟注意到了么。

“嗨呀,一点小事。”

“绝不是小事!”凤儿却摇了摇头,“虽然,凤儿只是一介女流,不该管哥哥的事情,但是······凤儿相信哥哥,如果是子鹰哥哥的话,一定可以跨过难关的!”

果然这样的话语,会让她觉得很难堪吧,除了男权至上的日本能听到这样的话语,别的国家应该很难遇到了,但她还是说了,是很担心他所以才勉强自己说的吧,现在这个社会上肯定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女孩了吧。

除了父亲母亲,这世上再没有这么关心他的人了吧?

没有了。

“你放心。”他低着头,嘴角挂着笑,“下次见面,我一定带给你好消息。”

我会赢!

我一定会赢!

不管醒来之后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绝境,我都一定会赢!

看着他眼中燃起的光,凤儿甜甜一笑:“嗯!那我走了!”

“下次见。”

“下次见。”

子鹰就一直目送着她离开,直到她打开黑色的门时回头向他又摆了摆手,走进门里,这才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这丫头,为什么这么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呢?倘若哪天她穿着嫁衣,我岂不是都分辨不出来。”神经质般地念叨了两句,他又低头轻笑。

嫁衣···么。

······

“呵呵,嫁衣···么。”

他微笑着。

缓缓睁开了双眼。

入眼所见是一只握在手里的手机,黑漆漆的手机屏里印出了他那张憔悴不堪的脸。

他呆住了。

“这是哪儿!我在干什么!”

他猛地坐了起来,紧随而来地是全身上下噼里啪啦炒豆子一般的爆响以及贯彻全身的酸痛!

“啊!!!”他疼得直接叫了出来!

而后一股股电流在脚上手上肆意流窜,如千万根针扎在上面一般,过了一会儿,疼痛退去,随之而来的是麻木,手上脚上全是麻的,还隐隐藏着一股抽动感,全身上下完全不能移动,动哪儿哪儿抽,一抽又带起一阵让他痛苦不堪的剧烈刺激。

所以他只能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等待着全身上下触电般的痉挛彻底结束,静静地看着面前电脑上显示的PPT。

“哦,是这样啊。”他失声大笑,抽动了肩部又疼得再也笑不出来。

哦,是这样啊。我看书看得睡着了啊。

哦,不对,应该这么说,我准备在考试前的最后一天,学习这门我从来没学过的课程,然后一不小心玩起了手机,还玩得睡着了啊。

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时间,下午七点。

他可能趴在桌子上睡了十个小时。而昨天晚上,他是没有睡觉的。

“哈哈哈!早上九点开始睡觉,下午七点起床。准备迎接十四个小时以后完全不会的期末考试。这还是个人吗?”

一股悲愤、辛酸、恶心到了极点的感觉从他的胃里一点一点地爬了出来!

恶心得让他想吐!

“不行啊,丫头,我,我战胜不了这东西啊,我这,我这已经完全不是个人了啊!”

丫头······

哈,假的吧。

他死死地抱着脑袋,任手上的电流引起一串疯狂的痉挛,仍是死死地抱着。

丫头······你,叫什么来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