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水龙步梦 > 前曲
第五章 但你只是梦中之人
作者:风尘浅语  |  字数:2400  |  更新时间:2018-07-22 11:27:48 全文阅读

子鹰看着她就这样坐在雪地里,简直比自己坐在雪地里还难受,立马抱着被子跑了过去:“丫头,你别这样啊!地上多冷啊!”

当即就想把被子盖在她身上。

可手触碰到她肩膀的时候,内心突然生出了一股非常激动的感觉,似乎即便隔着厚厚的被子,他仍能感受到被子下那柔弱香肩的触感。

“那只是一块木头。”

他闭上眼睛,心头默念。

“嗯,那便是木头了。千万不能让她冻着,这比较重要!”

他马上睁开双眼,想把被子轻轻披在她身上,劝她坐到大棉被上去。

可他刚睁开眼眸,却见凤儿忽然转了过来,甜甜地笑着看着他:“谢谢哥哥!”

他直接就傻在那里了。

他从来没想到单纯如凤儿居然会和他开这样的玩笑,更没对这一笑做任何的防备!

喜欢之人的笑容,和萍水相逢的美人的笑容,是两个世界的东西。

倘若只是一个路遇美女的回眸媚笑,他呵呵一笑便再没了下文,内心的防备更是完全不需要。

可是凤儿这一笑却直接打碎了他脸上的面具,穿过心脏上封锁的一层层壳刺进了心的最深处。

他的脸瞬间红了。

血红一片!

“怎么了哥哥?!”凤儿从没见子鹰这样子,还以为他感冒了,立马站了起来,想去摸他的额头,谁知子鹰突然抓住了她雪白的手腕,一把把她拉入了怀里!

“呀!”凤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从小到大别说是拥抱,就连和男生牵手这种事情也是绝对没发生过的,现在居然被他直接强硬地扯进了怀里!如果是别的男人,她想都不想就一掌拍飞了,这对于她而言不是多难的事情,可偏偏对眼前这个人她又无法下手···而这又导致了一个误区,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这时候第一想法应当是挣脱,可是凤儿有把子鹰直接就地击杀的能力,所以她就跳过这个选项去思考“击杀”了,却发现不能“杀”,顿时没了主意,只得浑身僵硬地任他抱着。

“如果······如果他敢做更过分的事情,不管他是不是子鹰哥哥,都就地格杀!”

可···可如果他真的做了更过分的事情,我真的下得了手吗······

她完全混乱了,脑中变得一片空白,但女性与生俱来的自保特质还是让她在手中准备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法术。

毕竟,女孩是一种很敏感的生物,任何逾越了界限的行为都会让她们产生非常强烈的危机感和抗拒感,显然子鹰这个拥抱已经完全“越界”了!

不过还好,那个更过分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怎么可能发生,子鹰可是个做梦都能保持理智的人。

或许,这世上能让他失却理智的,只有两样东西了,一个是“恨”,而另一个,就是“情”。

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把她抱住了,已经多少年没有这么混乱过了,可是看到那一抹笑容的时候,他是真的完全陷进去了···他就是一个很容易被情感左右的人,可是“色”字,反倒影响不了他。

此刻怀中抱着一位柔若无骨温香软玉的美人,他感受得更清晰的反倒是她身体的僵硬。

“哎,我肯定是吓着她了,早就说了,她胆子小。而我居然做了这么出格的事情。”

他顿时感觉羞愧得要命,觉得已经再也没脸面去见这个女孩了。

可见,他这个人,和洒脱二字真的是没有半点关系,他能做到的洒脱,只有嘴上说说。

他立刻放开了她,就像当时抱住她一样突然。

凤儿立马后退了三四步,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子鹰苦笑着摇了摇头,从地上拾起被子,一言不发地递给她。

她没有接。

子鹰便放在了地上,转身回到了大棉被上,裹着被子背对着她躺了下去。

“哎。”他叹息了一声,果然,看到她那拒人千里的模样,他又被一种名为“难受”的情感影响了,这是在梦里啊,他打算在梦里睡觉吗?果然是又失去理智了。

他知道凤儿为什么喜欢来这儿,因为这儿是他们俩在梦里的据点,每逢做梦遇上的时候,他们就会来这儿玩,子鹰会从雪地里抽出电视,然后把最近看过的好玩的东西录进电视里让她看,而她也会把她们那边比武斗法的精彩场景放给他,有时,凤儿甚至还会表演一下,看着她施展法术的美妙姿态,子鹰都会觉得神魂颠倒。

可今天看样子是没戏了。

但他还是把电视准备好,把各种零食饮料准备好,调好台,然后把遥控器放在了雪地上。

他终究还是没好意思去看她,做好这一切之后,默默地转身向大门口行去。

就这样了吧,今天的梦就到此为止了吧。

还不知道那个绝望的现实里还有多恐怖的东西在等待着自己。算了。

“哥哥!”他一怔,却没回过头。

“怎,怎么了么?”

“遥控器···不会用。”

她,怎么可能不会用,都一块用了这么久了。

但子鹰还是低下头走回棉被旁,仍是没好意思去看她:“你想看什么,我调给你。”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低低地说道:“不一起看吗?凤儿不会调台。”

子鹰没回应她,低头看着雪白的地面,就一直看着。

凤儿也没再说话了,偌大的雪地上一片宁静,唯有电视里的嘈杂声。

“哎,我可真不男人。”他忽然笑了,抬起头,身旁不远处,那个红衣少女正端坐在棉被上,低头沉思着什么,似是感应到他的目光,也向他看来,微微一笑。

“这样你都能原谅我吗?我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

“那,还能怎么办呢。凤儿又不会调台,哥哥要是走了,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呵,我这人真的是。”他自嘲地笑了笑,顿时一屁股坐到了棉被上,“来来来,请你吃一个好东西!”

凤儿高兴地点了点头:“嗯!”

“我跟你说哈,这是我这次去高原上玩发现的东西,酱!这个乳白乳白很变态的玩意儿,是没加过糖的最最原始的牦牛奶!这个乌黑乌黑的东西,是喜闻乐见的可乐!这两样完全无关而且怎么都没法联系到一起去的东西却刚好符合阴阳搭配之理!你看,一个粘稠一个稀疏,一个白一个黑,然后我们把两者混在一起!哦,可乐要少一点,把可乐倒一部分在牦牛奶里面就行了。”

“真的···要把这两个东西混在一起吗···看着有些恶心啊···”

“相信我,尝尝。”

“诶,还挺好喝的!”

“哈哈哈哈!是吧!我在高原上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搞出了这个神奇的玩意儿,叫那帮驴友喝喝看,他们都不喝,就知道按老板说的往里面直接加糖,可后来真的尝了之后,全都往牛奶里倒可乐。”

“噗。”

“我和你说哈,那帮家伙······”

凤儿就一直微笑着看着他,听他说雪山上的趣事,悄悄拾起子鹰放下的遥控,把嘈杂的电视剧频道换成了音乐频道,然后悄悄地把遥控器放了回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