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水龙步梦 > 前曲
第一章 郁梦
作者:风尘浅语  |  字数:2844  |  更新时间:2018-07-19 19:35:34 全文阅读

看着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他略有些吃惊。

  “我居然会练字?!”提起面前薄如蝉翼的临摹纸,他不禁有些错愕。

  印象中,上次练字是在高三时候了吧。

  高中那会儿,还真的是很喜欢练字的,毕竟那是那段时光唯一可借以消遣的东西。

  可是自上大学以来,耳机不离身,手机不离手,消遣娱乐,已经变成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甚至准确地说,没事干反倒显得不可思议,这种环境下,竟重新坐下来临起了字帖,这对于他赵子鹰来说,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来来来,看看本大书法家都写了些什么。”他颇有兴致地翻阅起了这本没有任何印象的字帖。

  奇怪了,为什么每一页,都只写了一个字。

  他一页一页地翻了过去。

  “你,为,什,么,要,读,大,学,你,为,什,么,要,活,着。”

  他的表情僵硬了,手上的字帖啪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

  一股悲愤、辛酸、恶心到了极点的感觉从他的胃里一点一点地爬了出来!

  恶心!真的恶心!

  区区十五个字,竟给了他一种恶心得想把心脏呕出来的可怕感受······

  “我去你*的!”

  他猛地抓起字帖,转瞬间把它撕成了漫天碎屑!

  一脚蹬碎面前的书桌,他站在弥漫的烟尘里重重地喘息。

  “真是该死!突然蹦出这种东西。”

  脱掉衣服,换上一件简单的T恤,他就打算出门。

  可门竟是关着的。

  这样的事情都能让他感到烦躁。

  他抓着门把手,一下扯掉了半面墙壁······

  ······

  烦躁。

  无法抑制的烦躁。

  他在漆黑的走廊上漫无目的地晃荡着。

  如黑夜中的一只孤魂野鬼。

  “人生何其无聊啊!偏偏我还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醺酒,哎,大男人连酒都不能喝,何其可悲!”他似醉了酒一般地摇晃着,手中提着一瓶矿泉水。

  突然,他顿了一下。

  “诶,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好像是哭声,而且似乎是女生的哭声。

  他似醉酒汉一般地摇晃了一下,稍稍分辨了一下声源,似乎是前方左手第二扇门。

  于是他便走了过去。

  赵子鹰的信条之一就是,男人呵护女人,天经地义。

  “咚咚。”轻扣两声,他朗声问道:“同学你没事吧。”

  没回音,仍然只有低低的呜咽之声。

  双眉很有规律地律动了一番,显示出内心的不解。

  他还是推开了门。

  “不好意思,我进来···喔喔喔喔···”他当真万万没想到!这看起来平淡无奇的门后面掩藏的居然是一个机关!

  哦,不对,一道延伸向地底的阶梯。

  他便毫无警惕地着了道儿,从阶梯上一路滚了下去。

  还好阶梯上铺着毛茸茸的地毯,不然他可能就直接去阎罗殿报到了。

  “哇,真是神奇,哪个脑残会在门后面直接打地洞啊!”他揉了揉被颠得七晕八素的脑袋,强笑着站了起来,“牛逼牛逼!我倒要看看,这是个什么神经病的房间!”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间布置得异常温馨的卧房。

  以及卧房正对面挂着的一张婚纱照。

  上面的男方正是自己。

  “嗯,这个房间的主人真的是别具匠心,独树一帜,把房间建在地底,不仅能躲避陨石袭击,更可以成为某个病毒流行的时代人类最后的庇护所!”

  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最近他的脸皮似乎是厚的有些过分了。

  “居然是我的卧室,真是尴尬。”他习惯性地走向窗台,为一盆绿茸茸的植物浇水,“可是我好像从来没来过啊,真是奇怪,从小到大也就搬了三次家,怎么会连自己的卧室长什么样都记不住?可是,这里确实有些莫名的亲切感。”

  真是奇怪的梦啊······

  “哦,对!这是在做梦啊!”他猛地一拍脑门,“难怪了,从头到尾我一直觉得怪怪的。”

  突然,他的眼神凝滞在了那颗植物身上。

  只见清澈的水落在那植物上,竟变成了血红色,一滴一滴从它身上划过,就仿佛这植物在哭泣一般,哭得太伤悲,以至于落下的只剩下了血泪。

  “好诡异的草啊···”子鹰眉头微挑,“我绝对不会喜欢这种盆栽,像什么蔷薇啊月季啊玫瑰啊什么的多好,干嘛非要种这么奇怪的植物······”

  他不禁一怔,是了,他怎么可能喜欢这种一看就不吉利的东西。

  那肯定是这屋子里的另一个人喜欢。

  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是啊,男主人是他,那么,那个女主人是谁?

  他看向身旁的婚纱照。

  一片模糊,连那个男方他也看不清,可他知道那个男人就是自己,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他忽然感到心底一阵空落落的,手中的水晶壶重重地落在了窗台上,激起了一道清脆的声响。

  “我是不是,遗忘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呢?”

  “滴答。”一滴水落在了地上,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激起了一串回音。

  诶?

  哪来的水?

  他一怔,抬手摸上脸颊,一片湿漉漉的。

  “诶,为什么?”他看向一侧的铜镜,果不其然,他在哭,泪水染满了半边脸。

  可是另一边,却没有半滴泪。

  何其诡异的画面!

  看着镜子里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他只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下一节一节地漫上了头顶!

  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哭?哪有正常人会这样哭?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水声愈滴愈烈!眨眼间整个房间似乎成了一台巨型的音响!四面八方全是让人烦不胜烦的滴水声,而且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

  “哭死啊!闭嘴!”

  声音顿时终止了。

  房间再度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只是窗台上那株植物,默默地又落了一滴血泪。

  赵子鹰站在房屋正中心,紧锁着眉头注视着这鬼一样的房间,良久,突然猛地转身跑了出去!

  “什么鬼屋子!闹鬼了吗?!”

  他猛地打开门,大步大步地冲了出去!

  “怎么会做这么莫名其妙的梦······真的是!”

  可还没跑出三步路。

  “嘭!”

  只见前方突然杀出来了一把剑鞘!

  凌厉的劲势一鞘子就把子鹰拍倒在地!

  “哪来的刺客!”一把脆若莺啼的声音自上方传来,音色动人之极,可惜话语间似乎含有敌意。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不管对方有没有敌意好吧。

  反正赵子鹰肯定是有敌意了!剧烈的敌意!

  “涴语莲!你有毛病吧!”他猛地跳了起来,“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都要给我一下子!”

  “赵子鹰?”少女迟疑了一下,手中捏了一个法决,子鹰的影子里登时出现了一只纤纤玉手,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你居然能记着我的名字?”

  “我已经被你打出条件反射了!你说我记不记得住!”子鹰嘶吼着。

  他今天真的很有些烦躁!

  平素里他最喜欢做梦了,因为做梦的时候很舒服,很美好,没有现实中那么多烦心琐事,可今天这场梦,梦中叠着两个怪异到极点的梦也就算了!最后居然又莫名其妙地被这个傻女人打了一记!该怎么让人不火大呢!

  是了,他记起来了,每次做梦,只要一不小心梦到这个女人,就会被她打一下,然后紧跟着标志性的那句话“哪来的刺客”!

  这真的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平素里他不喜欢看古装电视剧啊,为什么梦里总能蹦出这么一朵奇葩!

  “公主的梦是非常危险的,你不要在这里随意跑动。”少女对于子鹰的疯狂咆哮置若罔闻,只淡淡地嘱咐了一声,便转身打算离开了。

  “等等。”他捂着鼻子叫道。

  “何事?”

  “你们两个怎么会这时候在梦里?现在应该是白天才对。”

  少女微眯着双眼注视着他:“你好厉害啊,居然这都能察觉得到,一般人在梦里很难有这么健全的逻辑能力的。”

  “聒噪,本驸马问你问题呢!”子鹰怒目而视。

  谁知少女半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反手就是一剑,吓得子鹰暴退十几步。

  “哇,你干什么啊!”

  少女仍然没说话,剑往空中一搁,脚步浅踏,手随意地一抹,那把剑登时分身成了十把,再往上一拉,瞬间成了百把!停在空中就像一堆雪白的巨蜂。

  “诶······”

  子鹰呆滞地看着她:“丫头,你别搞事情啊······”

  少女终于冷冷地回应了一句:“你去死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