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擎苍一剑 > 正文
第一章 春游
作者:购物车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18-07-19 11:16:32 全文阅读

在某处渺无人烟、仙境般的山林中,有一座巍峨的宫殿坐落在这里,高高的宫墙将此地分割成了两种境界:宫墙之外是荒野深山,凄神寒骨不可久居;宫墙之内则是神仙福地一般的去处,雕栏画壁好不精致、红砖绿瓦好不壮观。

这座宫的一处偏角是一座花园,其中栽种着数不尽的奇花异草,使得庭院生香;数丈高的苍松茂竹遮去多余的日光,翠柳夭桃又添上一分惬意。

花园正中是一面湖泊,水清如碧不起波澜;湖泊中央是一座人工填出的小岛,小岛上修建了一座凉亭,朱红亭柱之间由黄纱遮蔽。

凉亭正中有一方石桌,一男一女隔着石桌面对而坐,女的身着淡紫半臂长衫,披搭一翠色批帛,乌黑的长发挽成飞凤髻,至于长相则是一种难以用文字形容的雍荣华贵。她的背后立着一排黄衣侍女,手捧着酒瓶香炉等器具,等着主人的需求。

至于男的相比之下就差得远了,神色姿态就跟才跑完五千米一样,一身现代休闲装皱皱巴巴的,背上的双肩背包脏兮兮的——总地来说,就是这个人无论相貌衣着还是周身气质,一切的一切都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对此,娄义想说你以为我愿意啊,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鬼地方,然后被人热情地招待。之前是刚从山顶上下来,太累了导致思维没有运转过来,现在想一想,这件事里透着一份诡异。

石桌上摆满了珍馐佳肴,娄义虽然现在又渴又饿,但他只惴惴不安地看着面前的餐点,一筷子都不敢去动。

《聊斋》他不是没有看过,山间精怪一类的东西最擅长幻术了,那些自以为遇见好事的主角们,哪一个不是晚上花天酒地,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坟垛粪坑一类的地方,被赠予的金银珠宝也变成了石块纸钱……吃喝进肚子里的东西可想而知会是什么东西了。

有了数不尽的前辈们做例子,谁能又保证这些看起来就美味可口、香气只往鼻孔里钻的东西是真的呢?

娄义深刻怀疑这玲琅满目的东西是什么,按照影视剧小说给他的经验,莫过于蛤蟆、蚯蚓一类的东西了。

“早知道会发生现在这种事,我就请病假,不来参加这次春游了。”欲哭无泪的娄义只能向上天祈求一枚后悔药吃。

……

在数个小时之前。

春暖花开且赶上国家的法定节假日,望勿城大学的校领导突发奇想,组织了全校规模的春游活动,然后按照校区去往不同的景区。

不过这场春游不是每个人都乐意去的,至少某些情侣是不愿意的,他们平时因为在不同校区而两地分隔,好不容易赶上了小长假的以团聚,但却因为这场春游失去了团聚的机会,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万年单身狗娄义也是反对派之一,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有他晕车特别严重而已。

他们要去的景区离他们学校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的路况很好,巴车行驶起来十分稳当,所以精力充足的年轻人们七嘴八舌地交谈着,连空气都显得活泼起来。

但娄义却只能痛苦不堪地摊在车座上,闭着眼睛不去看窗外,并且通过不断地深呼吸让自己不断翻涌的胃部好受一点。

“学长,你不舒服吗?”

坐在娄义旁边的是一个漂亮的学妹,即使素面朝天也在九十分以上,声音甜美为人和善,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放在小说和偶像剧里就是那种名为“校花”的生物——可惜现实大学里根本不会有人会依照女生的相貌做个排行榜,不说要认识全校的女生,而且没人闲得慌有那个功夫。

这个妹子和娄义坐一起那属于一个巧合——因为校领导的几个家属临时起意也要来参加春游,而且都坐在了学妹班级的大巴上,本来应该充足的座位因此缺了一个,学妹的班导只好将她安排在娄义他们班级的大巴上,刚巧也就娄义身边剩了个座位。

“我都说了我晕车,领导还让我来参加这劳什子春游。”

有妹子搭话,娄义即使再难受也强撑着回应,但是只能抱怨上一句然后急忙闭上嘴,不然真的有可能会吐出来。

说起来自打上车以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交谈,换做旁人早就把人家妹子的电话、微信一类的联系方式搞到手了。但是晕车晕的快要死的娄义一句话都不敢搭茬,根本无心聊天,还是人家姑娘出于礼貌关切地询问才打破两人之间的僵局,然后又恢复成了相顾无言的状态。

娄义他们来的景区是一座近代出资修复的千年古刹,大巴车一辆一辆地停在山脚下的停车场,学生们按照专业班级排成松松垮垮的队列,然后像小学生一样由各自的班导带队向着半山腰的古寺出发。

排在最后的当然是娄义他们的队伍,晕车到连路都走不好的娄义在停车场的休息处坐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平时玩的还算不错的同学聚在一堆你一言我一语地围着娄义聊着天。

看起来高高瘦瘦实际上却有一百八十斤的蒋承梁笑着问:“蝼蚁啊,你和坐你旁边的姑娘聊得怎么样,要到电话号码了吗?”

“我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坐在花坛沿上的娄义蜷成一团,没好气地说:“你看我都成这样了,哪有心情去啊,我这一辈子注定和那种高水准的女生无缘了。”

这句话逗得周围一群人发笑,蒋承梁学着电视里的“吸星大法”,用手抓着娄义的头顶使劲晃了晃。

娄义急忙抬起头来大叫:“别晃了,别晃了,再晃我就真的要吐了,到时候吐你一身别怨我!”

这句话的威胁性特别大,蒋承梁急忙松开娄义的头闪开到一边,这又引得一场笑声,娄义他们的班导也在其中。

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才毕业两三年,因为和学生们年岁差距不大,所以平时聊天游戏什么的都能放得开。

因为头晕范围儿眼眶通红的娄义抬头看着班导,说:“班导,为什么学校领导组织这次春游啊,而且还强制性地要求每个人都参加?”同时娄义还腹诽道:“这地方我从小到大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这位年轻的班导先是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除了自己的学生以外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领导什么的都坐旅游观光车先行一步,然后才缓缓说道:“租大巴的费用平均下来是每人五十,古寺的门票钱走的内部团购价,每人四十五……剩下的钱可不会退给你们的。”

一个叫王简博的同学当时就骂了出来:“靠,我们每个人可是交了两百,早上来傍晚回去,吃喝自备——好黑。”

“这才哪儿到哪儿。”年轻的班导冷笑一声,然后语重心长地说:“等你们毕业出了社会,比这更黑暗的多的是。”

……

等娄义身体恢复了过来,一行人才开始出发,虽然前边的方队是集体不行走的不快,但这时他们已经与前边的队伍差了很大一截。于是班导在与剩下的所有学生商量之后,决定干脆不那么赶了,悠哉悠哉地在路上晃悠,然后不知怎么地就与其他的游客混成一个庞大的旅游团。

与他们同行的是一群老外,公式化地打招呼交谈以后,班导了解到了这群人带了兼职导游工作的翻译,便打定主意跟着他们。

王简博不明所以,快走几步凑到班导的身边,小声问道:“班导,为毛我们要跟着一群洋鬼子,那还不如跟上大部队呢?”

班导斜了他一眼,说:“咱们的校领导为了省钱可是没请导游,跟着大部队也是平白看上一遍就算完了;既然对方有现成的导游,不蹭白不蹭,了解点景区的知识典故也好。”

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前进,先去的地方并不是那座闻名中外的古寺,现在属于小长假旅游旺季,再加上大部队首先去的地方就是那里,现在去的话只能看密密麻麻的人头了。

班导打电话和领导汇报情况以后又找那个导游商量了一下,第一站转向位于后山山腰之上的禅宗始祖面壁参禅洞,那地方虽然有些偏僻,但是去的人少。

“禅宗始祖从天竺来到华夏后语言不通,禅法亦不为当时社会所接受,孤身一人来到此处面壁参禅,时间长达九年,故此这个山洞被命名为禅宗初祖洞。”那个导游是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见到一帮子人前来凑热闹也不生气,先用外语给自己的客户讲解一遍,然后用汉语为娄义这一帮子人讲解:“经过这九年的面壁过程,禅宗初祖的身影印入了面壁石上……”

导游的讲解很精彩,娄义却是一句话也听不进去,这个景区造假的地方很多,就拿他们面前这个举例——真正的面壁洞在峰顶之上,只有一条小路通到那里,为了游客的人身安全一般是不开放的;他们所在的山洞实际上是前几年拍电影的时候才人工开挖出来的,家住山脚下的娄义当时正赶上放暑假,有幸被那部电影的选角导演挑中,当了一把群众演员,在那部喜剧功夫电影上露了几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