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斥人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修逸君子  |  字数:2798  |  更新时间:2018-07-18 02:27:44 全文阅读

第一章 天斥人

  “我和你住在一起为的只是你的钱。你的血”

  “我和你住在一起为的只是你的权。你的血”

  “我和你住在一起为的只是你的珍宝古玩。你的血”

  “我和你住在一起为的只是你天斥人的血液。”

  在一座处于城市边缘的高档别墅內,四个惊艳动人的女子一手插腰,轮番对着对面的青年男子抛出了一句伤人的话语。

  对面的男子名曰易天,一头斜留海,面相清秀帅气,身着一身黑色西服正装。他的笑很和熙,这使得他全身上下,散露着一和儒雅之气。

  易天没有在意对面四名女子的伤人话语,微微抚膝站起,笑道:“你们想要这些东西?”语气婉和,不带丝毫怨气

  “嗯”四名女子很干脆,点头回答了易天的问题。

  “那好吧”易天笑容依旧和熙,抿了抿嘴唇,笑道:“满足你们。”

  易天的话仿佛是一种功效极强的催化剂,在场的女子顿时露出了笑脸,一时间屋内莺莺燕燕的,由此可见,她们对易天的话万分满意。个个仰着脸,注视着易天,眼中充满了无限的期待之色。

  “余洁。”易天不负她们所望,继而就转头对向了一名娇柔可爱的女子,伸出一张银行卡,淡淡道:“这里面有我二分之一的流动资金,总计九千多亿美金,还有一半我准备捐资给一些慈善事业。”

  余洁听到易天的一番简述后,脸色异常震惊,目光中还带着浓郁的欣喜,小手木讷地接过了银行卡,俏皮可爱的脸上蒙上了一丝红晕,显得十分诱人。

  但她没注意到,她面前的易天,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另外的两名女子也没注意到,唯独观察到这一点的只有一直站在最边缘的女子。这让她的心顿了顿,心中掠过了不安的情绪。

  易天的目光对准了另一个女子,这名女子叫作张忆月,衣着火爆,眼中还不时做出一幅勾人心弦的恣态。但一切都被易天所过滤掉了,易天的眼睛如山泉幽潭,格外清澈,不着半点情绪。

  “忆月,这是灵国禁权令,只要你拿着这个令件,任何官员,不论官职大小,你都有权赦免,希望你能够正确的使用它。”易天又掏出一个金属制品递给了忆月,这是一个圆形刻龙的金属制品,工艺十分精美,看起来十分的霸气。

  看到这件东西,林忆月顿时花容失色,一把以易天的手中把禁权令抢了过来,别看她平时在家衣着火爆,在外头,她可是一个威风八面的政治高手。但有时上司的刁难,她还是很无奈和无助的。但如今就不同了,易天送的这块禁权令,可以将她扫清前方的一切刁难和障碍。

  可林忆月依旧没有注意到,易天眼中又闪过了失望之色,其他人也没有,当然除了站在边缘的那名女子却又看到了,心中的不安更重了。

  “来,贝美,这是我地下室的钥匙。里面有你想要的珍室古玩。”易天的脸上没有了微笑,不带半点情绪。手中的钥匙递到了第三名女子手中。随后,眼中再次闪过失望之色,不待众女开口,便走进了一间房屋中不再有动静。

  而屋外却闹腾了起来,余洁不顾自己淑女形象,哈哈大笑:“我也是个小富婆了,哈哈。”

  “去,禁权令才好呢,以后我可以一展鸿图伟业了,想想都刺激,易天太仗义了,明天,我一定以身相许”林忆月从旁边推了一把余洁,高举禁权令,好好炫耀了一番,话说出口也不脸红。

  “不许跟我抢易天哥”贝美这时也站出来了,扬了扬手中的钥匙,威胁道,:“易天哥是我的。”

  接下来三女便展开了一场辩论会,一言一语,好不热闹。过了半小时,她们才有了安定下来的趋势。

  “咦,欣可,你怎么沒有礼物呀,易天人可真好。以前我还以为他只有功夫一样好呢,想不到这么有钱,有权和有收藏底蕴”三女这时记起身边还孤怜怜的站着一个人,便集体凑了过来。

  欣可现在哪还有心情去在乎那个,刚才易天连番三次的失望之色让她一直有种不安和烦躁的感觉。她清楚的记得,一千年来,易天好像是第一次对身边人露出失望的神色。

  “我觉我们玩得过份了,我们住在这里,吃易天的,用易天的,住易天的,而且每天给我们做餐点。我们貌似不该这么和他开玩笑,而且还拿他的秘密开玩笑。不是么。”欣可看着喜出望外的三人,担心道。

  “呃,好像是挺过份的。”

  “那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易天都回房间了,明天再跟他道歉吧!”

  “嗯,就这么办。”

  欣可无力的看着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惴惴不安地望了眼易天的房门,走进了自己的闺房之中。

  ……

  “天斥人者,寿与天半,不老长生,血如瑰宝,现世当诛。”房间之中,易天躺在床上嘴中自嘲地呢喃了几句。

  易天,是宇宙唯一的一名天斥人。一千年前在一波封杀天斥人的围剿,和一名魔族贴身女待欣可一同坠入地球。由于自身重伤和实力过低,一千年来,都没能脱离地心引力。不是他天斥人无能,而是自身伤未痊愈,再加上地球上灵气稀薄,根本不能像在其它生命星球一样修炼。以至于今日,他的伤还有些许没好。不过,他敢断言,半年之后他就可痊愈。然后就可以带着欣可飞离地球。

  可是今晚经与自己同住的女生一闹,他不免又陷入了沉思。

  “或许,我真的不该连累其他人,”千年前,易天害得欣可与自己坠人地球,那一次,已经够让他內疚的了。所以,他决定不再连累他人,他决定选择离开。

  想着,易天爬了起来,从自己的纳坠之中取出了四个成色玉白的瓶子,接着他抽出了一把黑色的匕首,一刀割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嗤”

  一股红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准确的注入白瓶之中,一时间,房间內,弥漫着一阵莲花般馨香,香甘益清,不浓不浊,异常地沁人心脾。

  易天手腕上的伤口蠕动,在白瓶装到一半时,血液突然减少,不再成股留下,后来竟结痂脱落。没有留下半点刀痕。

  易天摇了摇头,握刀再次一刀,红金色的血液再次凝股注入瓶中,然后伤口继续结痂脱落。易天又是举刀……

  直到四个玉瓶注满了红金色的莲香血液,易天才停下手中的匕首。脸色苍白,写满了倦意。

  可易天的动作未停,从纳坠中取出张兽皮纸,提起狼毫蘸墨落笔:别礼在此,望谅不告之别。天之罪人,易天者。留。

  端正庄重的楷体,笔落,锋收,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易天从了解灵国的文化以来,一直偏爱这一字体,端庄规整。给人形成自然的体会。

  抬头看了看房间,易天眼神由哀思逐渐被淡漠取代。脚下步伐虚幻,无视厚实的墙壁跨空而去,带起淡金色的光华隐入月色,身形如鲲鹏展翅,扶摇而上,直冲云霄。

  “欣可,孤主令你好好活着,与恒古共寿。”在即将脱离这地球生物所谓的大气层,易天覆手取出一扇古玉,修指闭合。

  “噿”易天脱离大气层,古玉悄然碎裂,道道晦涩梵音隆隆而起,赤道以及两极青金色阵纹翻滚。散发朴华的气息。

  阵纹开始凝聚,三座六芒星巨型大阵在氤氲间棱角渐渐分明起来,并且如同磨盘一样在阵纹汹涌澎湃之中逆行转动。

  “聚灵凝形,天地动,氤氲塑阵,乾坤定。封灵阵,成。”易天破空而立,面静若水,捏碎古玉的手掌青光点点,霎时向下虚按,又是隆隆梵音不断。“呡呡呡”封灵阵的青金色泽在逆行之中,已经呈现出金属般的质感。

  地球上夜风席卷,森林静谧,瀚海平平,地球生物一片安祥,丝毫不受封灵阵的影响。但有一座高档别墅里的一人身体却是一僵,美眸放大,透出了无限的惊恐,这来自虚空的梵音,地球生物感受不到,她怎会感受不到,这分明是当初她和易天一同布置下的封灵阵的气息。今晚大阵开启,不用猜,今天自己的预感成现实:易天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