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巴格大帝传 > 正文
第十八章 婚姻与激情
作者:逢一酒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2018-10-31 15:48:21 全文阅读

“然后,我和卢俄斯骑士到了耶路撒冷。”在不列颠尼亚的宫廷里,巴格介绍道,他对于沿途的见闻也说了许多,甚至包括一座石拱桥,年轻的皇帝大大嘲笑了一番那些试图炫耀拱桥技艺的工匠,显然这些东西对他而言不过奇技淫巧。

“圣城确实是一座伟大的城市!那里有许多香料,还有我没见过的奇花异木。”他说道,而尽管描述贫乏,宫廷里的人们还是配合着发出惊叹。巴格兴致勃勃地讲述了教堂和圣物,亚历山德拉坐在他的左首,微笑着颔首,就仿佛她也对此极感兴趣。

“好啦,其他的事我们下回再说吧。”皇帝揉了揉额角,遣散了人群。

他很快陷入了沉思之中,而皇后开始翻开膝头的书本,安静地阅读,不去打扰巴格。

“阿丽克丝。”皇帝忽然说道。

“陛下?”亚历山德拉抬眼。

“我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带给你,我的阿丽克丝。”

皇后握住书本,她如楚德湖般澄澈的蓝眸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动:“出什么事了,陛下?”

“我在西西里那里得到消息,”皇帝说道,“去年六月,蒙古人洗劫了基辅,现在那里什么都没留下。”

皇后沉默片刻,巴格的言辞简单,但她可以想象那景象。曾经繁华的城市,商业贸易路线上的明珠,此刻已经在这“第二次上帝之鞭”下成为了一片废墟,每个角落都会被那里居民的鲜血涂染,而从那里去楚德的路不会太远。

“你有打算么,阿丽克丝?”

亚历山德拉抿了抿唇:“谢谢您的关心,我的陛下,但是罗斯没有能力抗衡那只庞然大物,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和楚德共存亡。谢谢您,谢谢您给我的一切,现在我能做的唯有祈祷。”

“那就去祈祷吧。”巴格也不再说下去,他不可能为了没有利益的事去消耗帝国的力量,这个年轻的皇帝已渐渐成长,现在他需要操心更实际的问题。

比如,他的继承人。

*

眼前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是巴格的弟弟,阿内王子,他和斯摩棱斯克女大公已经订下婚约,如今阿内皇子成年,女大公接到求婚信后,也迅速派出使者来履行婚约。

阿内仍是一副浪子习气,在确定成为女大公的丈夫并不会让他的花销减少后,他也就不再关心他尚未谋面的妻子是圆是扁了。巴格也并不关心,他只是借着王储大婚的名义,向国内的贵族们又收了一笔贺礼,隆重有如当年他和亚历山德拉的婚事。因为结婚数年,皇后仍未怀孕,帝国的人们已经开始私下的议论,有关阿内皇子是否能够担起皇冠的重量。

“亨伯特已经离开了我们,”婚礼后,皇帝接到了丞相过世的消息,当时约克女公爵正因要被收回一块不属于约克法理的领地而叛乱,“我会永远记得他的。”

在内阁会议的磋商后,巴格将兰开斯特公爵提拔为新任首相,然后将已经愈来愈不能胜任的财政总管连格温特的伯爵爵位一并削去:“帝国不需要不称职的内阁成员!”

约克的叛乱微不足道,巴格甚至好奇她是怎么有勇气对抗国家的,在梳理了一番国内犬牙交错的情况后,皇帝给出的第一顶王冠是给洛锡安公爵雷金纳德的。这位前苏格兰国王得回了他的王冠,对巴格的慷慨不禁十分感激;东方的拉什卡公爵作为皇族远亲,得到了塞尔维亚的王位;西西里的情况让皇帝微觉惊讶,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亨伯特和他的长子先后过世,最终巴格力排众议,将西西里授予亨伯特尚未成年的孙子,现任小公爵阿曼德。

“对于那些曾经为国家作出不朽功绩的人,皇帝会记得你们,并给你们和你们的子孙报偿。”巴格说道,“我曾经受亨伯特的庇护,后来接受他的辅佐,我也将庇护他的孙子,他的子孙将一直享有西西里,只要他们一直对帝国忠诚。”

色雷斯公爵成为克罗地亚国王,尽管有窃窃私语猜测那是因为他的家族在东方很有几块领地,而克罗地亚又是年长者继承制,将会把许多领地并入不列颠尼亚,但官方上的说法也很有道理,毕竟色雷斯靠近君士坦丁堡,皇帝会需要一个强有力又忠诚的封臣让希腊人明白,那里已经不再是他们的领地了。

“其他的王国,特别是法兰西和阿基坦,我还需要斟酌。”巴格说道,解散了内阁会议,走到他皇宫的花园里,看着一排排灌木开始发呆,这里不再有天鹅了。

“陛下。”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响起。

“嗯?”巴格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略偏黄色的,可能带着地中海一带风情的脸庞,这是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女,穿戴洁白的服饰,眼中带着天真的崇拜。

皇帝打量了她片刻,开口:“你是谁?”

“玛格丽特,”少女红着脸说道,“我是肯特女公爵,我的父亲格雷因特•斯特拉森曾经担任过您的财政总管。”

巴格沉默片刻,帝国的内阁并不稳定,他最信赖的两位老臣,亨伯特刚刚去世,大鼻子的马里公爵则身负监视苏格兰国王的使命,成为了苏格兰的封臣。在变幻多次的内阁里,这位皇帝已经想不起来格雷因特的名字了。

“他是被暴民杀死的,”玛格丽特低头道,“陛下的将军为他报仇了,而陛下恩准我承袭肯特公爵领,今年我刚刚成年,我希望觐见我的陛下,我的恩人,也是我的梦中人。”

她说完,眼睛里带着期盼地抬头。尽管相貌相差甚远,但那一瞬间的光彩让皇帝想起了另一双眼睛。

盖拉,他的妹妹盖拉。

阿内的婚礼上,盖拉都不曾出现,巴格也很久没有提及这个妹妹了。帝国行政和婚姻生活让皇帝陷入了忙碌,这位帝国的最上位者的生活是充实的,甚至是过度充实的,可他却在此时突然感空虚。

然后他想起了亚历山德拉,他称职的、勇敢的、同时也是难以亲近的皇后。虽然不太关心,可他见过阿内的未婚妻画像,是一个有几分相像亚历山德拉的罗斯女人,皮肤白如牛奶,却让人感觉无端的冷冽,似乎这些美人将北方的严寒气候也一起带来了。巴格皱了皱眉,他不习惯亚历山德拉,何况这几年他的皇后都未能给他带来子嗣。

巴格想着,看向眼前的少女,玛格丽特露出一丝狡狯的神情:“您怎么看在您庇护下长大的女孩呢,陛下?”

皇帝笑了:“你结婚了吗?”

“还没有。”玛格丽特向往地看他,“我希望嫁给一个值得的人,我希望配一个优秀的人,在不列颠尼亚,有那样的一个人,就在我的眼前。我可以……可以吗?”

她不似盖拉的一往无前,不像亚历山德拉的庄重坚毅,这是一个顺从的姑娘,带着期待和渴望,有可爱的一点儿狡猾,却依旧显得怯生生的。

“我记得,在阿内的婚礼上见过你。”巴格说道,没有正面回答她,“你当时在做什么?”

玛格丽特目光微移,声音轻轻:“我在看您。”

巴格笑了起来,他挽住少女的手,玛格丽特双眼发亮,不敢置信她真的得到了来自不列颠尼亚皇帝的爱情。那一天的花园里,一朵阴云遮住了太阳,花木尽力散发着它们的香气,吸引蜂蝶在其中翩跹,树林和灌木静默着,沉默地守护着它们之后的秘密。

后来,当玛格丽特从激越的感情中回过神来时,她小鸟依人地靠在巴格的胸口,数着皇帝的心跳。

“我希望……”她喃喃着,说出她的愿景,“我希望能有您的孩子,陛下。”

“叫我巴格。”皇帝说道,执起她的手,在唇边一吻,“我也希望能有一个孩子,当你生出它的时候,我会承认我是孩子的父亲。”

“陛下!”玛格丽特惊喜地喊道,“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皇帝说道。

他太需要一个继承人了,哪怕不是亚历山德拉的孩子,作为这个帝国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他也有权利合法化私生子,承认皇子和公主的地位。而按照不列颠尼亚的继承法,他的第一个孩子将取代阿内成为皇储。

皇宫里藏不住秘密,这段风流轶事也是同样的。

巴格不确定亚历山德拉是否听闻了,他猜测他的皇后知道,但是无论如何,这位楚德女伯爵都没有吭声,仿佛她真的开始全身心致力于祈祷。于是皇帝开始放纵自己,直到玛格丽特不得不回肯特,巴格才终于清醒了一点,继续投身国事,同时回到他的婚姻中。

新年之际,亚历山德拉看着和又来到宫廷的肯特女公爵,还有和这位女公爵跳舞的皇帝,眉目里带着些许忧伤,然后她突然露出一个微笑,站起身来。

众人向她看去,巴格微微一怔,放开玛格丽特,走到他的皇后身边:“怎么了,亚历山德拉?”

“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皇后庄重地说道,扫视过宫廷,没有在玛格丽特的脸上多停留一秒。

巴格不明所以,亚历山德拉对他展露笑容:“圣母庇护,您的第一个孩子将要降临人世了,医生说,已经有三个月了。”她将手放在还平坦的小腹上。

皇帝的眼睛顿时射出光芒,这一喜讯插上翅膀,顷刻间流传遍整个宫廷。巴格大喜过望,新年晚会很快变成了庆祝仪式,在欢腾的热闹中,玛格丽特浑身颤抖,默默躲进了角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