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客耀枫銮 > 正文
5、莱江风波
作者:人间桑梓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18-07-15 22:15:27 全文阅读

“江南雨,风送满长川。碧瓦烟昏沈柳岸,红绡香润入梅天。飘洒正潇然。”那烟雨江南,风情万种,一首诗词又岂能道尽。

沙喇喇的大雨劈打在巨型游船的雨篷上,一个身穿玄青衣氅的少年郎静静坐在靠船栏的座位上,紧抿嘴唇,眼睛直视江面,似在看雨击江水又似在思考某个严肃的问题。在历经巨变之后,纯真逐渐远去,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世界,他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刻意疏离浮华。

张天鉴回想起一个月前,他刚攀上海船的一刻马上引来十几个船上护卫的围攻,他在仓促中有一丝慌乱,但迅速镇定下来,剑走游龙,“流光”大发神威,一息之内扫断所有护卫的兵器。护卫们拿着断了一截的兵器怔怔发愣,脸如死灰,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两者实力天差地别,无法抵挡。天鉴看了护卫们一眼,归剑入鞘,然后像鸭子一样晃晃身子,甩甩衣氅,衣氅不留一滴水珠,然后找一个位置坐下一言不发。其实他是不通语言,实力摆在这里了,以不变应万变。

肥胖的船东抖抖索索上前鞠躬道歉,天鉴听不懂不为所动,船东肉痛地掏出一小包金币递上,在咿咿呀呀的。天鉴掂了掂、想了想,觉得以后应该有用,就接下了。船东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一边咿咿呀呀一边后退离开。船东瞅着天鉴那很像法袍的玄青衣氅心里暗道:“真该死,魔武双修的高手也来打劫我的小商船,真是造孽啊。”

张天鉴对未知世界的新环境倍感新鲜,每天在海船上静静坐着听船员们的交谈,暗暗学习这里的语言,神魂凝实后记忆力超强,用功之下不久已掌握一些基本用语,他时不时还尝试和恭顺的船员交谈,能初步交流。但他感觉不太妙的是在这里好像呼吸不到多少氧气,就像极度高山反应一样,好在先天之境已经可以使用胎息之法进行体内真元循环,如果是普通人早已憋死。另外日常动作中总有流沙一样的力量拉扯全身,是这个世界物质的排斥吗?给人的感觉就像生活在深海里受到周围海水的束缚一样不自然,应该慢慢习惯就好。船员们发现这个突然冒出的怪客有时会踢烂门槛,有时会捏碎饭碗,有时会撞飞某人……太古怪了,大伙敢怒不敢言。搞得脸薄的天鉴也不甚好意思,平日里更是坐定少动了,正好默默做着寻找太爷的计划。

后来到码头后,张天鉴旁观了一场突发的狗血事件,两个衣着华丽的青年贵族因争风吃醋引起决斗,场面鲜血淋漓,他差点因此呕吐出来。他发现这世界奉行的是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血腥残暴,律法也只是一块遮丑布而已。一个人不能适应的话,骨头都不剩,更别说去寻亲了,之前赢过几个末流武者就沾沾自喜的心态绝对要不得,目前首要任务是适应与生存。所以他打算先去在船上听说过的南荒锻炼,杀人不敢,心想杀杀野兽总不怕吧,斯巴达式训练下的他不缺实战经验,他缺的是狠辣心态,一个人适应现实、融入新世界也总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不久张天鉴按计划乘上豪华的“太子号”巨型游船,想着应该会安全些,准备先到南方的卡森城再转道游猎前沿的大荒镇,进行自己设计的试炼之旅。

此时满载旅客的巨型游船在波澜壮阔的莱江上不顾疾风骤雨向既定终点前行。天鉴怀抱“流光”,看着江水思考着试炼应该注意的各种事项,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道理他是懂的,同时灵识也不忘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不知怎么回事,一片喧哗响起,船上的乘客不分贵贱,全被一群剑士三三五五带到船上的餐厅里。天鉴不动声色跟随人流一起,看究竟出了什么状况,一面思索着应对之策。餐厅很快聚集有三百多人,人们带着愤怒与质疑,人声鼎沸。突兀间有人斥出一声尖利的“肃静”,声音使人心神刺痛,四周马上鸦雀无声,天鉴倒没受多大影响,淡然旁观。

发出斥责的是一个脸色有点惨白的中年,穿红黄相间长袍,长袍光滑明丽可见布料上乘。他手拿一根紫木长杖,脚踏餐台,用俯视的姿态向散落于餐厅的冒险者、佣兵、游侠、商人、吟游诗人、歌妓、自由民……大声喧叫:“我梅林是一个高贵的法师,是一个高贵的法师!弹弹指头会让你们死得很惨!”四周马上鸦雀无声,“就在昨晚,我们的船东,高贵的科默斯男爵大人,在熟睡中竟被该死的臭虫偷走了传家玉佩,在没搜出这该死的臭虫之前,谁也不能离开餐厅,谁敢乱走我就让他变灰灰!都给我小心点”。

能成为正式魔法师的人都是妖孽般的存在,没人愿意去得罪梅林这样的人形怪物,四周出奇的寂静。天鉴站在人群后面,第一次知道这世界魔法师的真容,感应中这个梅林法师是很强的威胁,再看看外面十几个实力不俗的剑士和几十个手持闪烁寒光巨弩的精锐士卒,暗叹走了霉运,刚到新世界就碰上衰事,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不到绝境没必要走鱼死网破的险棋。

魔法师是睿智的,他也没有逼迫众人太紧,犯众怒的话会闹出不必要的麻烦,传将出去也会影响到他和科默斯男爵的声誉,所以他拿出一个分化人群的办法,那就是悬赏,谁能帮男爵查出罪犯找回玉佩可以获得一千金币。餐厅里一阵小小骚动,一千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一个几口人的普通家庭一年收入也就四五个金币,一个精锐士卒的年俸也才十个金币而已,一千金币可以供养一支百人精锐军队一年时间了,可见科默斯男爵与魔法师的实力和势在必得。

游侠是高阶猎人的升级职业,对于追查线索方面最拿手,即使是专职盗贼也比之不及。重赏之下有勇夫,所以一阵子就有好几个游侠报名参加搜查工作。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只要觉得自己有实力的都踊跃报名。实力不够的也不敢滥竽充数,魔法师的愤怒可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

张天鉴也报了名,原因无他,他不想把命运交与别人,同时参与调查也可以看看别人怎么做,增加点经验阅历。他看看餐厅天花顶烛火闪耀的华美吊灯,再看看四周千奇百怪令自己感到模糊而又真实的人群,又看看江上的暴风骤雨,心里坚定地想“这世界,我来了!只有上唔去的天,冇过唔去的山。”

就这样,两线展开,男爵的人员已经在全船开始鸡飞狗跳地搜查。经过筛选下来的天鉴一行十三人被一个管家带到船首男爵住处,管家向他们详细介绍现场和失窃的经过。

据管家所说,那晚男爵在觉得疲累后就在床上休息,一觉醒来竟发现胸前的传家玉佩不见了踪影,暴跳不已。四周警卫重重,魔法探测法阵密布,即使高阶盗贼也不可能潜入。亲卫们也一口咬定没有发现异常,男爵睡觉后没人进出,周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唯一和男爵有接触的是一个美艳侍女,男爵在睡前曾与她有过好一番云雨缠绵,最具嫌疑了。

管家介绍完,临时调查者便各展神通开始调查。有的掏出独家法具,有的像猎狗一样东嗅西嗅,有的盘腿冥想用意念识探测四周,有的呢喃细语施法探查……天鉴感到有点不知所措,该怎么查呢?看大家都劲头爆棚的样子,也只好学学样子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四处游荡。

不知觉间来到关押那位侍女的房间前,干脆进去看看。侍卫没有阻拦,想是得到上面命令。那侍女早已不成人形萎顿倒伏地上,地面有斑驳血迹,天鉴心里感觉有什么撞了一下,但也无可奈何,他还无实力去同情什么,同时更坚定要小心谨慎的心思,在这个丛林秩序的世界,一旦自己的身世秘密暴露,离死也就不远了。他瞅了瞅后掉头而走,如果在她身上能查出什么线索,就不会有之前魔法师镇压全场那一幕了。

船外还是雷雨交加的恶劣天气,一如科默斯男爵此刻的心情。已有点年迈的他坐在船首一间装饰华丽房间的虎皮大椅上,房间铺满产自著名的威纶城的金贵地毯。男爵的形象还是保持着贵族的优雅,但那双喷火的眼睛却泄露出他暴烈的情绪。他那块紫玉玉佩可是开启家族宝库的钥匙,一旦丢失后果不堪设想。如果这案件最终结果是搜查不出罪犯找不回失物,他不介意将整艘巨船及上面的所有事物摧毁,用血腥来平息心中的怒火。他一声令下,梅林魔法师及下属们又展开了新一轮地毯式搜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