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最后王牌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7  |  更新时间:2019-04-22 09:17:08 全文阅读

“哎呀,赶紧赶紧,快点儿走吧!回头让那个毛头小子带你们去证实一下,你们就彻底死心了!”肖鹏飞至今不相信田勇有嫌疑,在他眼里,办案的几个关键点,田勇都不存在。比如,作案时间,作案动机等等。

  来到当地警队,严毅早早的接了电话就出来迎接了。

  这真是一个年轻的刑警,看起来比李进和沈墨还要小个三四岁。而李进已经算是刑警当中年轻的了。

  严毅长的白白净净,很精神。看见李进和肖鹏飞,礼貌的过来握手:“一下子来了那么多警队精英,真是难得!你们是先休息休息,还是咱们直接去你们要去的地方?”严毅看向李进。

  单单就这一个问题,李进就对这个年轻的刑警非常有好感。因为大部分情况到了外地之后,当地的同事为了热情欢迎,都会弄一些场面上的无聊戏码。比如吃饭,休闲之类的。倒是这个年轻刑警,二话不说直接打算带他们去办正事,这风格李进很是喜欢。

  于是,李进就高兴的笑了笑说:“两个多小时,并不累!咱们时间不算多,还是赶紧去那些地方吧!先去宾馆怎么样?”李进觉得严毅是个真正办案的人,所以也不和他客套,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严毅点点头,然后又有些为难的说:“那个地方我是找到了,但是……李队,并不是什么宾馆。而是一个像是客栈的小旅馆,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监控设备非常不完善。”李进接过了话。

  严毅皱起了眉头说:“是的,在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派人过去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很一般,各种设施都不是很达标。”

  “一个公司委派出来出差的人,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呢?”李进一边说着自己的疑惑,一边看向了肖鹏飞。

  肖鹏飞敏感的反驳道:“你看我干什么!我哪儿知道他为什么会住在那种地方!也许……是条件不好比较节省吧?这样就能省下来不少公司给的出差费啊!你想想啊,他不是说了吗,他们还有贷款要还什么的……”

  不等肖鹏飞说完,李进就打断了他说:“好了,出差费也是报销,难不成还能预支?我们就去这个小客栈看看情况吧,如果说那里面完全没有监控能证明田勇的说辞,那么他不在场证明模糊的时间段就很长了。”

  肖鹏飞不甘心的咬着牙说:“就算是那样!刚才沈墨也说了,来回得五个多小时,他也不可能这样折腾!就你说的那种情况,我看才是不可能!”

  李进不想再和肖鹏飞争执,干脆就直接对严毅说:“咱们走吧,就去那个旅馆。辛苦你了啊,帮我们大忙了,这可是节省了不少的时间呢!”

严毅就和李进想的一模一样,听了李进的意思之后,便不再过多的客套絮叨,直接开车带路,前往李进想要去的那间旅馆。

  大家七拐八绕的开了二十分钟之后,这才在一条临近菜市场的小胡同里找到了那家“宾馆”。

  肖鹏飞很吃惊的第一个下了车,他惊呆似的看着眼前这一排破旧的小二楼,然后对严毅问道:“你确定你没找错地方??这真的是田勇出差入住的宾馆??”

  “没错,我们已经再三的确认过了。首先,名字叫这个名字的,就这一家。而且拿出你们提供的照片,老板对那个叫田勇的似乎也有印象。前台登记处还有田勇的身份证登记,不会有错的。”严毅肯定的回答着肖鹏飞,不过肖鹏飞的脸色却越来越铁青了。

  因为他始终相信,并支持鼓励着田勇,他认为田勇的行为就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可现在看来,他的行为也太怪异了。而且这地方也明显和田勇口中的宾馆有差距啊?

  李进没有肖鹏飞那么惊讶,这种意外充其量是会让案子的进展稍微慢一些罢了。

  几个人前后进入了旅馆内,老旧的柜台上摆放着一个掉了色的貔貅,里面放着一些硬币。柜台上的污渍让人看了就大致能想象到客房内的卫生状况。

  开始李进还以为没人在,不过在严毅的指点之后,他这才看见柜台后面有一个小躺椅,里面正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军大衣,带着耳机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很入神的听着什么。旁边还放了一个电暖器,电暖器上烤着鞋垫,袜子之类的东西……看起来,这个人应该就是老板了。

  李进轻轻咳嗽了两声,敲了敲柜台。

  那老板就懒洋洋的睁开眼睛说:“虽然我没睁眼,还听着评书,但是从你们进门我就知道啦!”

  “那你怎么不起来招待客人啊!”肖鹏飞大嗓门儿的质问着。

  老板哼笑了一声说:“你们又不住店,我招待什么呀?有什么事情就赶快问,这位穿警服的小哥一天来两次了,对我这里的影响可是很不好啊!那些偷腥的,消费的,不知道还以为我这儿一小时来一次警察扫黄查房呢!”

  原来,这吊儿郎当的老板已经认出了严毅。表面看起来懒洋洋的,其实心里明白着呢。

  李进找肖鹏飞拿出了田勇的照片,递给了老板问道:“我知道,之前已经打听过一次了。但是这个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希望你好好想想,他是不是真的住过这里?”

  老板拿过照片,看了一眼就扔给了李进说:“五号下午,登记本上有他,没错。就他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不可能认错的。而且吧,他一看就不是我们本地的,身份证也不是这里的,所以我有印象。我这地方啊,平时还是熟人来的比较多。只有那天,算上他一共来了四个外地人。”

  五号下午,时间和田勇所说的吻合。

  肖鹏飞在一旁洋洋得意的看着李进,那意思大概是,看吧?我就说了人家不可能犯罪吧?

  可沈墨这时却在李进背后不轻不重的说了句:“看来真的是有心灵感应,要么就是因为头一天吵架的事情还在生气,不然怎么会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看那田勇,平时工作时候的状态应该是精神抖擞的。”

  李进看着照片又问了句:“老板,这个男人来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吗?从开房到退房,他离开过几次,有什么人来找他吗?”

  “没有没有,他离开过没离开过我可不知道,因为我不太关心那些事情。钱都交完了,押金也还在,他住不住是他的事情嘛!而且我也不记得有人来找过他,在他办理入房登记之后半个多小时吧,有位高高瘦瘦的女同志来了,我一开始也以为是找他的,后来啊,敢情人家也是开房自己住的!我就说嘛,就那个男的,长得带着丧气的样子,怎么可能有什么女朋友。”老板好像对田勇是真的没什么好感,言语之间总是在讥讽他当时的样子。

  “那他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应该知道吧?”李进记得田勇说他出去陪客户,回宾馆已经半夜一点了。那个时候人少安静,老板应该有印象才对。

  可那老板却摆摆手说:“我平时十点一过差不多就睡觉了,晚上出出进进的人不少,我可不记得。”

  肖鹏飞从刚才就在旁边听的憋气,这会儿忍不住插嘴问道:“你又不盯着,也不安装个监控什么的,你就不怕丢东西啊?”

  老板好笑的看着肖鹏飞说:“丢东西?您了进房看看就知道了,除了床单被罩,再也没啥能丢的了。您看我这地方像是个有贵重物品的地方吗?贵重物品呐,都在我身边这巴掌大的范围内!”

  肖鹏飞瞥了一眼老板所说的“巴掌大”范围,小声的嘀咕了句:“你这贵重物品就是袜子鞋垫……”

  “从他入住到退房,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吗?”李进尽可能的想要多了解一些当天的事情,虽然目前看起来这个想法有困难。

  老板点了支烟,然后指了指那个几乎生锈的貔貅摆饰说:“特殊的事就是又有人喂它了,从入冬以来,客人也少了,都一个多月没人给扔零钱了。就只有那位女士,当时结账时候我找了她五个硬币,她接过去一看,就扔在貔貅那儿了。”

  “没了啊?就这事儿??”肖鹏飞的脾气眼看就要压不住,在他看来,在这个破地方找到这个破旅馆,和这个破老板瞎扯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他实在是弄不明白李进这到底是个什么思路,为什么非要在田勇不在场证明这点上死咬着不放。

  老板也是很配合的冲着肖鹏飞重重的“嗯”了一声说:“对!没了!”

  李进转过头,看向有些傻眼的肖鹏飞,低声说了句:“这下子,他那铁一般的不在场证明也没了。这地方只能证明他来过,但是并不代表他一直在这里。”

  “那收费站的收据怎么说!”肖鹏飞拿出田勇的最后王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