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故事,还在继续……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2739  |  更新时间:2019-04-21 12:21:01 全文阅读

郁少君自然的耸耸肩说:“这世上哪里有公平可言,又哪里有太平盛世?我引导你看到了那么多不公的案子,你还没有一丁点儿的体会吗?我知道你很好奇,为什么冥王的做法,让你难以理解,屡次三番的帮助你们。我现在可以回答你,因为我并不想让你们死,更不想让你们输在卑劣的手段里。我就想看看,这天底下的执法者,是不是都是那样无用?万幸,还没让我太失望。我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你眼前,我想看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看见我。嗯,李进,你想的没错,我就是在等你找到我的这一天。”

李进想起过往种种,皱着眉对郁少君问道:“你就是那个符合我们侧写的人,可我却一直没有考虑你。你不为钱财,不为权利,你一边做着那个道貌岸然的慈善家,一边做着冷血无情的暗河冥王……郁少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认为法律不公,执法者无能,是因为你经历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吗?你创造了暗河这样一个杀人组织,你自认为你是替天行道,但是你的杀戮和那些该死的罪犯又有什么区别?”

郁少君微微侧过脸抬起头对上李进的双眼和枪口,笑着说:“你……是在等我告诉你一个感人肺腑,身不由己的故事吗?你想替我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就算法律不原谅我,你也想稍微理解一下冥王的做法,是吗?”

李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可郁少君却站起身,完全不在乎李进的枪口,笑着对李进说:“何必非要个感天动地,令人动容的理由呢?做了就是做了。你不必为难自己体谅我,因为如果你原谅了我,那你就无法原谅你自己。”

李进深吸了口气,淡漠的转过脸说:“我还没到想去原谅你的地步,而且,你欺骗伤害的是整个社会,不是我一个人。我知道,可能在你眼里,警方还是让你失望的。如果不是你的游戏方向有变化,可能我早就死了。一路引我走到这里,大概是因为你不想玩了……”

“哈哈哈哈……如果可以,你我应该是亲密的好友。”

外面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商磊实在看不了郁少君在这一刻继续谈笑风生了。他用枪指着李进,冷冷的说:“相信我的枪法,必然能在第一时间打死你和沈墨其中一个!而且绝不可能让你伤害到郁总!你必须放他离开!”

“如果我不呢?”李进回头问商磊。

“你们警方的人都到了,听声音人数绝对不少。这座房子里的炸药,一旦引爆,就不是两天命换两条命了。李进!你最好考虑清楚。”商磊说着,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仪器,仿佛是引爆的装置。

李进看向了站在门边的沈墨,沈墨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如果换做是普通罪犯,他们会判断商磊的话,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是垂死挣扎,故弄玄虚。但是眼前这两个人,一个是冥王,一个是卡戎。他们都是目前堪称完美犯罪的罪犯。不但有着绝对的高智商,还有着各种常人无法想象的残暴手段。说他们会住在一个炸药堆上,一点儿都不令人惊讶。因为这就是他们最后的“壮举”,当退路已尽的时候,同归于尽。

李进刚刚凌厉的眼神犹豫了。

之前说无所谓,那是刺激卡戎的。但是李进绝对不可能舍弃自己战友的性命不顾。自刚刚开始,手机就一直在震动。楼下有那么多的警察,他不能去赌这一把。万一商磊说的是真的,那这个案子即便结束了,也会变成有史以来警察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就在李进斟酌着该怎么通知外面的警员撤离的时候,郁少君忽然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然后对商磊摆摆手说:“放他们走。”

“什么?1”商磊不敢置信的看着郁少君。

“李进说的对,我不想玩儿了。”郁少君平静的说。

“郁总!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放过他们!?如果您想,他们早就死了!”商磊不是个怕死的人,但是很明显,他最后仍想护郁少君周全。

郁少君想都没想,就笑了下回道:“或许……让他们这种人活着,会更有意思吧。”

商磊不再多说,缓缓放下了枪。他是绝对用生命去对冥王忠诚的人,所以即便是现在郁少君的命令让他费解,质疑,他也依旧会遵从。

之后的一切,都比想象中顺利。沈墨也终于平安了。看似一切都尘埃落定,真相大白了。可是在李进的心里,又多出了新的顾虑。

商磊一口咬定自己是所有一切的主谋和执行者,而且事实也证明所有的案子确实是他做的。而郁少君依旧很配合警方的调查,但是他本人却没有任何一点的案底,更没有亲自动手做过什么。

这种情况就很危险了,暗河里还有多少罪犯,商磊不一定会说实话。而以郁少君的身份地位,早就移交上层处理了。李进他们没有机会过问,着恰恰是李进最担心的问题。

因为他不能否认……即便是在执法者中,也必然会有一些欲壑难填的贪婪之辈。他们会有千百种帮助郁少君的动机,郁少君也可以请来最厉害的律师,上层若是为了过往功绩再有意庇护的话……那……冥王的消失只是暂时的,不是永久的。没有了卡戎,还能有其他的人。只要冥王还在,那个隐藏在网络中,虚无缥缈的法外制裁组织就不会消失……

事实证明,商磊当时并没有说谎,郁少君住宅附近的炸药,足以炸平整个建筑以及周边一公里。对此,商磊承认是他暗中做的手脚,和郁少君没有关系。

现在李进想想当时……郁少君之所以会放他们离开,是不是就是因为知道自己还有机会?如果当时鱼死网破,那么就是同归于尽。如果杀了李进和沈墨任何一个人,他都算是沾了血的罪犯,想全身而退绝对不可能了。可如果他最后都没有伤害任何人,那么事情的结果就有很多种可能了……

真的是这样的话……郁少君的心机之深沉,就超过李进的想象了。

李进站在窗边,满目忧虑。

沈墨和往常一样,来到李进的办公室。看到李进在窗边发呆,就问了句:“海在担心审理结果吗?”

“我曾经对郁少君说,罪犯的生死不是他说的算的。现在我忽然有种感慨……罪犯的生死,也不是我说了算的啊……”李进为自己不能亲手彻底结束这个案子而有些伤怀。

沈墨走近了些说:“李进,记得你的初衷就好。你追寻真相,找到了真相,破了案子,你已经尽力了。而之后的审理判决,那……是法院的事情,不是刑侦的事情。别想太多了,这一年来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李进忽然苦笑了一下说:“或许……这是他最后要让我体会的‘不公’吧。我不确定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但是我现在没有一点儿的喜悦,忧虑的心思,比抓到他之前还严重。如果他真的被‘包容’了,那我是不是也该对法律失望?”

沈墨微微皱着眉看他,半晌说了句:“李进,如果再有一个卡戎,我们就再一次抓住那个卡戎。如果再有一个冥王,我们就再一次抓住冥王。刑警的生涯不是一个案子,是一辈子。这才是你该有的斗志,而不是留在他给你制造的阴影里。”

李进深呼吸,叹了口气:“嗯,听你这么说,舒服多了。走吧,陪我去老师的墓前看看,他一定想知道现在的情况。”

“好。”

夕阳西下,两个挺拔的身影并肩而行,在墓园里留下了被阳光拉的长长的影子。两束白菊花,放置在纪廉风的墓碑前,随风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仿佛在诉说着一个悠长的故事。

黑暗,是光明的阴影。有光明,就会有阴影。只是,追寻正义的脚步,绝不会停下。有多少邪恶猖獗而行,就会有多少英雄站出来扫平罪恶。

或许,暗影不会消失。但是英雄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