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暗自庆幸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132  |  更新时间:2019-04-15 12:12:13 全文阅读

这些猜想,李进都深深的压在了自己的心里,没有说出口。而且这时,骨灰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正如沈墨所预料的那样,就是上一个被害人刘亮!昨天晚上才刚刚被张宇带走的尸体,今天就变成了骨灰出现在了第三名死者的气管内!一切都按照凶手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我去把张宇传来再询问下,顺便查查第三名死者的身份。段教授,辛苦了。”说完,李进就和沈墨一起离开了解剖室。

  很快,张宇就被带到了李进的面前。他显然是不高兴的,十分愤怒的质问李进:“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人都烧了,怎么还来找我麻烦?我这刚出门,就被带到这来了!你们还让不让人好好缅怀家人了??”

  李进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什么时候火化的刘亮。”

  “早晨五六点钟,头一炉!我告诉你吧,也就是我们这都有关系,不然的话,你以为谁都能烧头一炉?”张宇骄傲自豪的说。

  “骨灰盒在哪?”

  听李进这个问题,张宇费解的看了看李进,最后揣着手说:“当然是殡仪馆啊!这死的那么突然,我往哪儿给他变墓地去?”

  李进冷冷的看着张宇,张宇往后躲了躲说:“干嘛?你别用这种眼神儿看我啊!你以为寄放殡仪馆就便宜了?就不花钱了?就那么一个比骨灰盒大不了多少的小格子,一年还得好几百呢!高档一些的好几千!我这特意跟我哥们儿商量了一下,用最少的钱,给我哥找了个相对比较不错的位置!也算个风水宝地了知道吗!就这,里外打点外加骨灰盒钱,还花了不少呢!”张宇说的还挺心疼,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他刚刚那要沉痛缅怀的情绪到底在哪里。

  李进也懒得和这种人多废话,直接甩了句:“现在打电话去问问你那哥们儿,你哥还在那块风水宝地上吗?”

  张宇一愣,然后很生气的说:“诶,你这个警察,我真是服了你了。我们家招你惹你了?我哥刚死还没凉,你就给他解剖了。这刚烧完还热乎着,你还想把他拿出来过过筛子怎么着??我哥不在格子里,难道还能自己抱着骨灰盒来找你吗??”

  李进这次连话都不接了,指了指张宇的手机,明显是让他赶紧打电话,别废话。

  张宇气不过,但是又不敢违抗,只能气哼哼的拨了通电话,按照李进的意思,问了问刘亮的骨灰情况。

  当他挂了电话,再回过头看向李进的时候,脸色已经完全变了。他咬了咬嘴唇,结结巴巴的看着李进说:“丢……丢了……这……邪了门儿了诶!不是……你怎么知道我哥丢了?不会就是你们干的吧!”

  李进在确定了这个结果之后,就对门口的警员摆了摆手说:“把他带拘留室去吧,找个人问问殡仪馆情况,把管理叫来。”

  张宇一听拘留室,当时就窜了起来:“什么玩意儿?拘留?你们凭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我哪儿得罪你了?你这么针对我!”

  李进走到张宇的面前,冷声开口说:“不管今天出不出这事儿,火化完刘亮你都得留在这儿。你那坑蒙拐骗的公司,已经由另一位警官开始调查了。你就在这里好好缅怀你哥吧。得罪了警察,你至少还能大喊大叫。但是得罪了杀人魔,他是不会给你机会废话的。离开警队,保不齐今天你哥那风水宝地的小格子明天就属于你了。”

张宇看得出来李进是认真的,这会儿有些害怕了。这些年多行不义的事情做多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多少人。现在听李进这么说,也不再反抗了,乖乖的跟着警员走出了讯问室。不管怎么说,拘留总比装骨灰盒里要好多了。

  沈墨双手撑着桌子,有些着急的说:“李进,偷骨灰的人,不是往被害人腹腔放异物的那名医生。”

  “嗯,我知道。用花粉毒药的,也不是那名医生。”李进低着头,面色阴沉。

  “霍峻始终都留在警队,无论你是怎么猜测的,我们都不能把怀疑目标指向他。但是,这名医生明显是在走暗河网络杀人的路子。从复仇的心理来说,也许他们正好一拍即合。曲谱的出现不一定代表杀戮的终结,必须赶在下一个被害者出现之前找到那名医生。”沈墨尽力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况,给予李进最直接的建议。他不希望李进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霍峻身上,那样一来,正中下怀。

  李进双手插着口袋,在讯问室里走了两圈说:“沈墨,不瞒你说,我现在甚至开始怀疑他来这里的目的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他看上去和这个案子毫无关联,而咱们又恰恰是他不在场证明的证人。可我还是觉得,警队内部的那个人,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并且已经开始越来越猖狂了。他们清楚的知道刘亮的尸体是什么时候离开警队的,争分夺秒,没有一丝顾忌。以后要是在这种情况下办案,真的就太被动了。”

  沈墨点点头说:“是该考虑一下这种状况了,不过眼前还是先找到那名医生吧。他的手段在升级,愈发变得残忍了。等到他完全失去理智的时候,也许就不屑再费劲的往谁肚子里放什么东西了。你别忘了,他手上有各种传染病的血液。如果他想,他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传染源。”

  李进应了一声,不再多说,果断开始调派人手从各个方面去找关键线索。韩城他们也都被安排出去了不少任务。整个警队,似乎一半的警力都在为那丢失的一罐骨灰而忙碌着。因为李进知道,偷走骨灰的人,也许就是幕后操纵者。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不少信息线索陆陆续续开始有了新的进展。殡仪馆的管理人员也已经找到了,正在录口供讲述刘亮骨灰丢失的“诡异”过程。

  根据殡仪馆工作人员和监控录像表明,在张宇他们安置好刘亮的骨灰之后,刚刚离开不久,一个看起来很像内部工作人员的神秘人,就大大方方的把骨灰盒拿走了。那个人无论是穿着,工作卡,都是殡仪馆专用的,看起来完全没有异常。可是事后仔细查起来,却根本就找不到这个人。摄像头始终都只能看到背影,要么就是他低着头的样子,没办法看清楚脸。这个殡仪馆里根本就不存在的“员工”,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拿走了骨灰。

  大概也是因为偷骨灰盒的这种特殊情况发生的次数太少了吧,没有人会去特意关注那一排排死者最后遗物。正常人对这种事物避之不及,嫌晦气还不够呢,谁会偷这种东西?如果不是张宇打电话询问的话,可能很长时间之后都不见得能有人发现刘亮的骨灰已经不见了。

  这已经足以证明,去拿骨灰的人,善于躲避监控,善于伪装,从怎么进去,到怎么离开,一切都计划的十分周详。正如沈墨所说,这个人才是幕后的人。

  当孟小川匆匆忙忙的跑到李进面前的时候,他那激动的神情甚至已经隐约可以看到破案的喜悦了。

  一份厚厚的文件递给李进的同时,孟小川也气喘吁吁的说:“李队,今天应该不会再出现新的死者了!我已经调查过了,第三名死者名叫许洋,名声狼藉,案底也不少。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是红枫县的人!当我知道这个线索的时候,就忍不住去查了一下其他两名死者,他们早些年竟然都和红枫县有关系。许多年前,他们很有可能是认识的!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和枫儿父亲的那个案子有关系。”

  李进也有些惊讶:“你是说当初那几名抢匪?”

  孟小川激动的说:“没错!之所以还剩三个,是因为还有一个许洋的铁哥们儿,在两年前已经因为吸毒死了。我是在调查许洋身边圈子的时候发现的。只不过……现在死无对证,没法证实了。”

  沈墨这时稍稍想了一下说:“其实你的推测很符合冥王和卡戎的制裁手法。每一个案件,每一名死者,他始终都在用惩罚的方式进行着他的杀戮行为。只不过我不能明白,这些只有警队才知道的案子,他怎么比警队查的还细致??警队有多少不公平的案件,通过什么样的形式递到了冥王手里的呢?他不仅知道李进刚刚办完红枫县的案子,还知道那么多年以来警方都没有找到当年的劫车匪徒,于是,他用自己的方式,既满足了他的死神制裁心理,又狠狠的羞辱了警方一次。毕竟……七年没有破的案子,他短短几天时间,不但找到了真凶,还直接把罪犯用残酷的方式正法了。这,也许才是第一名死者带着但丁来到警队的真正原因。”

  孟小川听的很认真,想起来枫儿的笑容,他就忍不住在想:如果真像沈墨说的这样,那……他真的很难说清楚在这件事上是不是甚至有些暗自庆幸了。虽然自己明知道这种想法不该有,但是枫儿的命,那么多人的命,那村子里前前后后那么多的悲剧,都是因为这四个畜生而起!他们死了,大概才是最应该有的下场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