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看心理医生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19-03-26 09:51:18 全文阅读

听了李进的话之后,老沈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他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他险些就拿女儿的一生去复仇了。

  “哎……我不配再来警队了,以后我也不会再出现在警队了。该接受什么处分调查,我都会接受。还有时间,鹏飞,你们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说吧。”老沈做出了一副告别的姿态。他自知自己有罪,所以才坦白的对肖鹏飞说出了这番话。

  肖鹏飞虽然心中的情绪还是五味杂陈,但是也没忘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于是就对老沈说道:“我知道你这个人,很爱推理,对那种看不明白的事情感兴趣到有些固执。我还曾经想过,李进就很像你。现在我想问你一个人,是咱们警界曾经的污点,和纪廉风……”

  还没等肖鹏飞说完,老沈就接了话:“是周明义。”

  “你认识吗?你真知道这个人?”肖鹏飞激动了起来。

  “嗯,我曾经和他有过合作办案的经历,虽然认识的不算深,但印象深刻。他出生在华南,并不是这里的人。要想在一座城市站住脚,哪有那么容易?但是他爬的太快了,我怀疑过他高升经历,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受贿和走后门的证据。而且那个时候,他的破案能力真的不低于纪廉风,两个人简直就是一时瑜亮。以他的能力,想来平步青云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于是我又开始着手调查他的经济状况,想看看他有没有行贿受贿的行为。但是结果我错了,事实和我猜想的正相反。他并没有什么能力去做行贿的事情,相反,他是自从最后候选了刑警队长,才变得越来越富有的。可他名下的资产非常透明,透明到让人觉得他就是个当代海瑞,两袖清风。所以我就通过他转账记录,汇款信息,甚至是刷卡记录来调查。结果越查越大,我找到了疑似他在国外的几个银行信息。

但是规矩你们是知道的,钱一旦出去了,咱们就没有调查资格了。而且,那些银行账户也不是他的名字。我只能说,他有一个庞大的网,资金流动非常大。具体是干什么的,那些钱哪来的,我没查出来,也没有证据。只知道在海外的账户,和一个姓唐的女人有关系。不过后来他被调查了,也被开除了,我就没有再追查这件事。”

  “是唐糖。”李进在一边低声的自语着。虽然这样武断不太像是李进的风格,但是眼前的局面已经越来越明显了。甚至连老沈所说的那个“庞大的经济网”,李进都想象到了是怎么回事。

纪廉风老队长的死,应该是和暗河有关系。卡戎已经明明白白的利用过老队长的名字,挑衅李进,将他带进这个谜团中。周明义的处分离职,是和眼线卧底有关系,恰巧422的案子死的第一批受害者,就是警方的眼线卧底。周明义和老队长的死脱不开关系,他和暗河就一定也有关系。那个庞大的网,很可能就是网络犯罪的交易。周明义利用刑警身份充当了保.护伞,最后被发现了,就此销声匿迹了。

可是……若在调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周明义背后有一个犯罪组织,那当初为什么没有出手一举歼灭呢??周明义的案子,又为什么被封存,压下来了呢?

李进心头一紧,那种让他有些窒息的感觉,更加严重了。

李进微微攥着拳,问向老沈:“您可以提供几个名字吗?只要是和周明义有关系的,都可以。”

老沈无奈的摇摇头说:“好几年过去了,那个案子破的出奇,结的也出奇。那速度大概也是破了当时记录了。我只知道,他好像有一个女儿,但是他从来没提过。说是女儿也想当警察,不想和他扯上关系让人说是走后门。以后保不齐父女俩可以在一起工作。可是后来…他女儿好像意外去世了。周明义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更加投入工作了。除了死去的亲人,他也应该是没有家人了。至于他为什么走上那条路,兴许……也是为了钱吧。”

沈墨看了一眼李进说:“如果他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那只有一个方法还可以试试了,比如,放了唐糖。”

“放了她?之前说死活也不能让她离开的人是你们,现在线索渐渐清晰了,你们怎么反而要放了她?”肖鹏飞十分不理解。

李进默默的低下头回道:“欲擒故纵吧!就像你说的,既然老沈给的线索已经这样明显了,那放了她,看她经历了这些之后第一个会去找谁。”

肖鹏飞好像有点儿明白了,点点头说:“那……我先把老沈送回警局,咱们也撤吧!”说这话的时候,肖鹏飞的脸上露出了痛心的表情。

老沈倒是很从容,看着李进沈墨,很欣慰的笑了笑说:“或许这世上,还是有希望存在的。希望你们固守本心,不忘初衷。因为有的时候,一念之差,就是天堂地狱。哎,我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但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抓到你们要抓住的人。”说完,老沈从容的朝警车走了去,肖鹏飞也跟了上去。

李进和沈墨独自回了住处,两个人一路沉默。

这个晚上的案子,让人觉得沉重。老沈的行差踏错,让人觉得沉重。老沈所给的信息里,那隐藏着的真相,也让人觉得沉重。一时间,仿佛整个小城的气压都低到令人窒息。

等着肖鹏飞和老沈告别,第二天的中午,他们就起程往回走了。

在回程的路上,就连没心没肺的肖鹏飞都异常沉重。他不能明白,他到现在也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向敬重的老朋友,一个铲奸除恶一辈子的老刑警,最后会用十年的时间做出这种事情!

沈墨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肖鹏飞,悠悠开口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你不是他,无法理解他的痛苦和折磨。也许,在他妻子去世的那一刻,这名老刑警的心就已经跟着走了。他满心都是对家庭妻女的内疚,还来不及补偿,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十年,你说他一直疯疯癫癫,在我看来,他大概是一直在自我纠结,自我煎熬吧!虽然这个结局令人压抑,但是作为朋友,你应该替他开心,他终于解脱了。不再有仇恨,不再有处心积虑,也不再担心女儿的未来了。”

本来是一番宽慰的话,可肖鹏飞眨了眨眼睛,愣是差点儿没红了眼眶哭出来。他哑着嗓子,固执的别过头说:“我就是不想看他现在这个下场……他一辈子都在做好事,一辈子都在对自己的工作忠诚……老了老了,怎么……”肖鹏飞说不下去了。

李进接话说:“有的人,做了一辈子坏事,但是最后有一件事做对了,人们也叫他浪子回头。而有的人,做了一辈子好事,但是一件事做错了,也会落得晚节不保。所以,重要的不是他人的评价,而是自己如何选择。他在选择报仇的那一刻,就错了。”

“不过还是得感谢老沈,要不是他,我们也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庞大的交易网,还有唐糖。”沈墨回头看了一眼肖鹏飞。

肖鹏飞抹了把脸说:“那现在打算怎么办呢?虽然你们俩一直都对我有所隐瞒,但是现在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咱们就当一根儿绳子上的蚂蚱就得了。回去之后,真的要放了唐糖吗?不再问问了?”

“放。你都问了多少遍了,不也什么都没问出来吗?”李进开着车,说了这么一句差点儿把肖鹏飞怼吐血的话。

可事实如此,肖鹏飞也只好忍着被气出的内伤说:“那么现在唐糖就是个关键人物了,经过了这差点儿出不来警队的事情之后,只要放了她,她是一定会去找她的老大吧?听老沈的意思,没准儿跟着她就能找到周明义。跟着周明义就能找到暗河里跟他做交易的人。跟着那个人,就能找到你们要找的冥王啊!这个破案子,看起来一团迷雾,其实就是一个破毛线球,抻住了一个头儿,剩下的都开了。”肖鹏飞恢复了乐观。

这次,李进也没有反驳什么。至少,大概的意思是对的吧。

等他们回到了警队,三个人的关系也开始有了明显变化。之前可能还存在着隔阂误会猜忌,现在经过了这两天,用肖鹏飞的话来说,怎么也算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了。关系融洽了不少,他对沈墨的猜忌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不过现在的案子还是肖鹏飞负责,李进只能算是帮忙的。肖鹏飞回来就去找唐糖,想告诉她,她暂时自由了。

可没想到,唐糖竟然先找到了肖鹏飞。意思很直白,她觉得自己最近受了很强大的刺激和打击,需要看看心理医生。

本身就是要放了她的,现在更是没有拦她的立场。肖鹏飞没多说也没多问,摆摆手就让她离开了。之后,就派了几个人跟着唐糖,看她会去哪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