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活该戴绿帽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19-03-04 11:01:49 全文阅读

不出所料的,李进还没回话,李翠莲就擦干了眼泪给李进他们算了一笔账:“你说你们人民警察不给我做主的话,我这下半辈子怎么活?且不说我这四十不到的年纪就要守寡的日子,就说我这生活,怎么维持?那死鬼活着的时候,家里脏活重活都是他做,我可干不了力气活儿!这家里的小生意,平时上货拉货也都是他亲自跑,我连门儿都不出。现在他是撒手闭眼走人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可怎么活下去呀!里里外外没有个男人的话,你说我这日子怎么过?”李翠莲拍着胸脯,瞪着眼算账的模样,就好像人民警察就应该现在马上给她掏出来点儿抚恤金或者给她发个男人才对。

  余长海看不下去了,就拽开李翠莲说:“我说高升媳妇儿啊,你这帐可跟我们算不着。我们是负责办案的,不是负责抚恤的。再说了,你得坚强点儿啊!你看看人家枫儿,从十几岁就自己活了,谁也不靠,不照样活的挺好?你得振作起来,日子该过还得过。”

  听了余长海的话,李翠莲一翻白眼儿来了句:“我不管,杀人偿命。偿了命,也得赔钱!我们家就这么忽然少了个大活人,那不管是谁干的,他不得赔我精神损失费啊?”

  余长海越听越气,尤其是当着李进和孟小川的面,更是让他觉得很尴尬。

  于是这会儿他也拉下来了脸说:“你要是不想破案了,我们这就走人!”

  眼看余长海真要转身,李翠莲这才拉住了余长海道:“哎哟,你看你这还人民警察呢!我刚死了丈夫,还不许我抱怨抱怨了?来来来,坐下吧,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

  到这个时候,李进已经没什么话想再问她了。因为李进很清楚,这个女人嘴里不会有几句实话。为了她所谓的那份赔偿金,满嘴胡天编故事的可能性很大。于是,李进交代孟小川和老余一起问问笔录,他自己则是在这个不大的小院子里四处走了走。

  在屋子的墙根儿处,有一双满是泥泞的男人布鞋。李进蹲下身仔细看了看,鞋底的泥还不算干的很彻底。顺着墙边走到垃圾筐附近,地面上有一圈烟灰,还有几片细小的烟叶。右手边是几个大编织袋,看上去应该是李高升平时来回背货用的。

  李进走过去,抻起一个袋子看了看,那大小装下一个人都没问题。袋子里还有剩余的囤货,乱七八糟的堆放在一起。

  再往厨房边上走,立在门口的一个破旧木桌上放着很大一块树桩似的板子,上面还有两把剁骨刀,看起来这应该是平时切肉切菜用的。厨房门边还立着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水缸,李进掀开盖子看了眼,水缸里的水是满的。

  李进心里有了想法,回过头看了看那边正在和孟小川他们哭的昏天黑地的李翠莲,不禁皱起了眉。

  就在枫儿又一次拿出随身带着的纸巾递给李翠莲的时候,李进忽然开口问了句:“你家最近有什么男人来过吗?”

  李翠莲的哭声戛然而止,然后就跳了起来,指着李进骂道:“诶,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丈夫刚死,什么叫有没有男人来过?!你这话问的就是在侮辱我的人品!”

  李进轻轻摆了摆手说:“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不理你还没完了是吗?非要自取其辱?有没有人来过,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李翠莲红了眼,指着李进跳着脚的骂:“你们城里人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乡下人?城里的警察就这种素质?看你年纪轻轻长的不赖,怎么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呢!你凭什么这样质问我!你有什么证据诬陷我!你再胡说八道,小心老娘告你告到扒了你的那身皮!”

  余长海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忙站起来拦住了李翠莲,以免她的叫骂声把周围邻居都给嚷嚷来。

  李进倒也不介意,他缓缓走到李翠莲面前说:“你要证据是吧?好。”

  说着,李进走到墙根儿指着地上的那双鞋说:“这不是你的鞋,对吧?你丈夫已经失踪将近十天了,这鞋底的湿泥还没干?”

  李翠莲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争辩道:“那就是我的鞋!!我们家不富裕,我穿我丈夫的鞋干活儿,不行啊?你也说了,他都失踪那么多天了,家里的活儿,我不干,你来给我干?!”

  李进.平静的点点头,又指了指角落里不起眼的烟灰和烟叶说:“这是你卷的烟叶,你抽的烟?”

  “对…对啊!女人就不能抽烟吗?!”李翠莲激动的连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

  “能啊,烟蒂呢?你的卷烟纸,烟叶,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呢?”李进.平静的问。

  “我……我平时不抽烟!这些天找不到那死鬼,我心里烦闷,这才抽了一支!觉得不好抽,都扔了!”李翠莲的话已经明显底气不足了。

  李进又走到了水缸旁,眼睛看着李翠莲,随手掀开了水缸盖子,淡淡的说:“你丈夫消失一个多星期了,这水缸里的水还是满的。你不是说你干不了力气活儿吗?那这水是谁帮你贮满的?”

  李翠莲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叉着腰怒骂:“他死了,我还不能活了怎么着?我自己也得用水啊!我不自己干,指望你们警察天天上门来管我吗?!哎呀我的天呐!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摊上个短命鬼不说,他前脚走,后脚就有警察来欺负人啊!你个天杀的警察,来欺负我这个寡妇啊!”李翠莲的哭喊声越来越大,听的余长海和孟小川都有些紧张。这要是周围邻居们来了,还以为真的是警察欺负人呢!

  李进有些不耐烦,声音冰冷的呵斥了一声:“闭嘴!这水缸里的水是你挑的是吧?来,证明一下你可以,现在拎三桶水过来。”

  被李进的声音一吓唬,李翠莲闭上了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拿过水桶,却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作。

  李进看着李翠莲,冷声问了句:“去啊,你不是说都是你自己做的吗?来,证明给我看。”

  李翠莲自知这事儿算是过不去了,自己也不可能挑的动几桶水。平时在家里都像是个姑奶奶一样,连李高升上的货都不帮忙打理,任其凌乱的堆在一处。她又怎么可能自己去挑水?

  眼珠一转,李翠莲放下了水桶,换了一副面孔对李进嗔怪的瞟了一眼说:“警察帅哥,刚刚我可能有点儿激动,说话不好听,您也别放在心上。可是您看我这几天吃不下,睡不着,一下子瘦了好几斤,哪里还有力气挑水呢?再说了……您来这里不是为民做主的吗?您不是为了那个死鬼才来的吗?怎么……怎么反而调查起我了呢?”

  李进面色严肃,一身凛然的正气,朗声说道:“没错,我们就是为了李高升来的。在调查杀人凶手的时候,我们需要排查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如果你有外遇,而且还会把外遇带回家里的话,那你们之间的矛盾激化就很容易了。简单的说,你有动机,有条件,还有的是时间。”

  李翠莲这一听就吓傻了,张着嘴半天没缓过来,愣了得有半分钟,这才焦急的说:“警察同志,您可别乱猜啊!搞破鞋的事儿承认了也就算了,谁让那个草包不中用呢!但是杀人的事儿,那可是得偿命的!您可不能把这罪过硬生生扣在我头上!”

  李进懒得再看李翠莲,只低头说了句:“有几个男人来过你家,把姓名地址都告诉我。我要逐个排查,毕竟你们之间有着最直接的杀人动机。”

  李翠莲尴尬的看向别处,脸红脖子粗的说:“您看您这话儿说的……还几个男人……我,我能不能不说出来啊?你说我们这个村子打头碰脸的就这么些人,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您这一调查,一嚷嚷,那全村人都得知道了!我还怎么在这儿呆呀!”

  余长海是个老警员了,话听到这儿,就已经明白李进的意思了。情杀,捉奸见双,这种情况是最容易闹出人命的。李进这样怀疑李翠莲是绝对有道理的,因为杀人动机太明显了!

  余长海也没想到李翠莲是这样品行不端的女人,这会儿也不再好言好语了,直接转过脸说:“你要是怕丢人,就别干这种事儿啊!事到如今,你是要脸,还是想当杀人犯啊?你告诉我,高升他知道你这点儿破事儿不?”

  李翠莲也是真害怕了,哭丧着脸说:“那个没用的东西能知道什么呀!每天回来就知道喊累,进门躺床上就睡死过去了!那个废物,带了绿帽子也活该!”

  余长海听着都觉得害臊,连忙打断了李翠莲说:“行了行了,你搞破鞋还有理了!你赶紧说那个人是谁吧,李队也好赶紧调查,排除可疑对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