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李翠莲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9-03-04 11:01:25 全文阅读

枫儿也十分礼貌的对李进说:“警官们好!咱们这小地方,没什么能招待的,住的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跟我走吧!就像余伯伯说的,要想去哪里,找什么人,直接告诉我就行啦!”

  这姑娘虽然生活在这封闭的山村,但是言谈举止却落落大方,温和有礼。别看穿的朴素,但是干净利落。一头乌黑的长发,很自然的扎在脑后。白皙的脸庞不施脂粉,干净纯粹。那真的是一种绝对的自然美。尤其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微微眯起的眼睛,浅浅的酒窝,非常可爱甜美。

  孟小川看着枫儿,眨眨眼又一次自我介绍说:你好啊,枫儿。我叫孟小川,队长他们都叫我小川。很高兴认识你!”孟小川很兴奋,伸出手和枫儿握手。

  枫儿也笑着说:“我也是,这两天你们可能会很辛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呀!”

  看惯了大城市里的高跟和红唇,枫儿的出现,就好像这红枫县的山水翠林一样,让人感觉格外的清新舒服。

  李进斜睨着孟小川那微微有些泛红的脸,好笑的提醒着说:“喂,别说我不近人情,你可要记着你是干什么来的……”

  孟小川一听,顿时松开了枫儿的手。并尴尬的笑了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枫儿倒也不扭捏做作,笑着招呼着李进一行人跟着她走。村里的路窄,开车不方便。于是他们就把车停在了村口,走路进入村子里了。

  和李进想象的差不多,越是靠近村口的地方,看起来越是很现代化。因为那些房屋大多是用来做旅馆饭店生意用的。位置好,能招揽生意。相反,越是离村口远的位置,看起来就越古朴了,因为没什么商业性。

  枫儿带李进他们来的房子,正好介于两边的中间。这地方有一棵很大的枫树,现在正值深秋,枝繁叶茂,嫣红尽染,看上去应该有些年岁了。枫儿说,在她小的时候,这槐树就已经那么高大了。每年一到秋天,都能引来很多村民坐在这大树下闲话家常,欣赏那飘飘洒洒的落叶,如霞似火,异常壮观。

  听枫儿说这些的时候,李进他们都看到了这姑娘眼中的欣喜。她一定是爱极了那副画面吧,所以才会愿意留在村子里,不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长大了就离开了,全部都往城市发展去了。

  枫儿笑的纯真无邪,指着枫树下的院门说:“李队,小川哥,你们可别嫌弃呀!这里虽然比不上城里那么方便繁华,但是我觉得也还算干净舒适!”

  李进礼貌的笑着回道:“哪里话,我们这样麻烦你,已经很不好意思了,非常感谢。”

  余长海跟在后面笑着说:“这个院子是前后院,枫儿住在后面,前面的房子有很多间。你们就在这里住下吧,我们在旁边老王家凑合凑合!”

  本来,李进为了避嫌,并不想几个大男人和一个独身居住的姑娘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但是在他看到了整个院子的结构之后,也就不再多想了。条件有限,再多说繁文缛节好像有些矫情了。

  这个大院子里有四间房子,正中间像是客厅一样的房子穿过去可以到达后院。后院有两间房子,还有一个厨房。枫儿就住在这后院里。

  李进看向枫儿问道:“我们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了,其实我们可以和老余他们一起凑合凑合。”

  枫儿大大方方的笑着说:“李队,您就不要介意了。老王家能挤进去伯伯他们就不错了!您就在我这里安心的住下,直到你们工作完离开为止。和人民警察在一起,我还觉得特别安全呢!”枫儿轻快的笑着,笑的李进都为自己的顾虑有些惭愧。

  决定了住在这里之后,李进就趁枫儿不注意的时候问余长海:“老余,这姑娘……为什么自己住这么大的一个院子呢?她的父母……”

  老余小心的回头看了下枫儿,在确定她不会听见之后,这才叹了口气对李进低声说:“这是个可怜的孩子呀!七年前,枫儿才十三岁,她爸爸就因故去世了。她妈妈受不了刺激,没过多久就上吊自杀了。可就这丫头,硬是没有靠任何人的捐助,自己凭着卖绣活儿和每年山里开花时候做的鲜花饼,自己养活自己,自己上学工作,这不……自己也长大了。我们当初都很担心,害怕这孩子以后会郁郁寡欢,受什么刺激。但是没想到,她是那么的坚强乐观!哎……万幸啊!这是个好姑娘,不该再遭罪了。”老余说这话的时候,有着掩饰不住的心疼。

  李进也没有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如此青春活波的女孩,竟然有这样多舛的命运。再看到她那纯净的笑容,李进从心底又多了一份尊重和敬意。

  孟小川和枫儿聊的火热,枫儿给孟小川讲着手里那些农具的用途。孟小川眼睛发亮,因为有些东西,是他这个城市长大的孩子见都没见过的。

  落脚的地方安顿好了,李进就开始着急案子了。他问向余长海:“老余,那李高升的死,他家里已经知道了吧?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吗?”

  余长海也是一脸难色的说:“哎,当初我们还以为他是失足摔死的。谁知道……惊动了你们,还给确定为了他杀。这个村子里都是老乡亲了,都是住了好几代的,彼此都十分了解,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要说是村子里的人干的,我都没法相信。可要说是外人干的……更没理由啊!那个人我是知道的,窝窝囊囊的一草包,没什么脾气,跟谁也闹不起来!”余长海似乎很确定李高升的性格秉性,不认为有人会杀了他。

  这也让李进为了难,因为不管他们怎么说李高升没有被害的可能性,可问题是他确实死于非命了啊。

  看着李进愁眉紧锁的样子,余长海招呼了一声:“枫儿!咱们要不然先带李队他们去李高升家里看看吧?趁着天还没黑,咱们过去了解了解情况,然后招呼李队他们吃个晚饭!”

  枫儿清脆的应了声:“诶!好!”之后就带着孟小川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李进告诉其余警员先在这里休息,只是去死者家里了解情况,犯不上那么多人一起去。看见那么多警察,反而会给家属压力。

  于是,最后就由枫儿带路,和孟小川在前面走。余长海和李进跟在后面。这一路,只听枫儿讲述着周边每一亩田地,每一棵大树,每一座老屋的故事。孟小川在前面听的津津有味,两个人还时不时的会传来一阵笑声。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来这里是为了一桩凶案的话,李进倒真的很愿意给孟小川放个假,让他做自己开心的事情。

  穿过一条条小路,又路过了一片庄稼,这才来到了李高升的住处。

  这也是一座小院子,门口摆放着各种空的饮料瓶子,零食袋子,还有一些米面粮油的包装袋。看起来,这就是孟小川所说李高升经营的那个小生意了。

  院子的木门有些破败,门楣上还贴着“旭日东升”的对联。院子里有些杂乱,全都是小百货用品的囤货。

  当他们走进院子之后,一个中年妇女也从屋里走了出来。蓬乱的头发,红肿的双眼,不用介绍也能知道了,这一定就是李高升的妻子李翠莲。

  李翠莲一看见警察来了,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并颤颤巍巍的扑向了余长海说:“我的天啊,你们可终于来了!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呀!那个短命鬼就这样扔下我走了,我可怎么活呀!!”

  这撒泼的架势,让余长海不得不上前搀扶。孟小川在一旁看着枫儿,撇了下嘴。在他眼里,这女人和枫儿的差距可是真大。那哭声虽然震天动地,可是却带着“哭丧”的假。并不是说她一定不够伤心,可至少有些虚张声势了。

  “节哀,节哀啊!你看这市刑警队的李队不是亲自来了吗?就是为了给高升办这个案子啊!你快别哭了,坐下来好好说说,也好让李队他们能够抓紧调查啊!人家大老远来的,到现在连口水都没顾上喝,你振作一些,啊。”余长海劝慰着李翠莲,虽然并不认识,但都是当地人,说话也自然会比较熟悉。

  李翠莲抽泣着抬起头看了看李进,抹了把鼻子问道:“你就是来给那个死鬼办案的警察吗?你可得替我们家做主啊!”

凭心来说,李进对眼前这位被害者家属的印象并不怎么样,至少不如枫儿那样好。这和年龄长相没有关系,而是眼前这个李翠莲,她的眉眼间透着一种贪婪相。

  她打量人的那种表情让人很不舒服,双眼左右闪躲,看似心机很深。开口又是假惺惺的腔调,这让人一下子就能感觉到,她现在关心的并不是她丈夫的死因,而是赔偿问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