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白开水杀人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19-03-03 12:11:01 全文阅读

第三件事,是在红枫县的山路上,发现了一具大约40岁左右的男性尸体,被报案人发现在了公路边的悬崖下。

红枫县是近两年来比较热门的一片观光风景区,虽然山路崎岖,道路难行。但是景色秀丽,有着原始的美感。往来的游客和村民们,都需要借着大巴车出行。这样略显闭塞的环境,却也让那片土地拥有着未被世俗侵扰的宁静之美。正如同那雪山或草原之间的村落,一旦被人发现,就会被奉为世外桃源,引来一批又一批的游客。

  在前一天,尸体已经被送往法医室了,尸体身份也已经有了眉目,警员们正在当地核实尸源。可最大的问题,就是尸体本身。李进的伤势刚刚好转就急着出院回队,结果他一旦回来,就会先面临这个棘手的案子!

  法医部门没有了沈墨,大家做事都有些战战兢兢的。因为沈墨就像是一个验尸仪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精准。即便手下有不精准的地方,他也能够及时纠正,不会造成太大的错误。可现在什么不在了,所有的法医都忙做一团,生怕出了错给警队破案带入了弯路。

  在孟小川去取验尸报告的时候,是一位特意调动过来的,年纪稍长一些的宋法医,他很为难的对孟小川说:“你看,现在你们的李队不在,我们的沈教授也不在,偏偏还遇到了这样怪异的案子,咱们干活儿可得多上心啊!”

孟小川瘪着嘴说:“哎,这能怎么办?眼看李队就要归队了,一回来就看到这个案子,他肯定心情会很不好。如果再知道沈教授不在,他的心情只会更不好。我觉得最近这段时间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宋法医,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那具男尸到底怎么回事?”

宋法医推了推眼镜,翻着手里的资料说:“死者为男性,年龄大概四十岁左右。送来的时候,颈椎骨已经骨折了,身上有不少大面积的擦伤,骨折情况严重。”

  “嗯,这个嘛……发现尸体的地方是红枫县山路边悬崖下,这些伤痕应该是跌撞所致吧?诶呀,会不会是意外或者车祸或者驴友什么的……”孟小川滔滔不绝的说着,他当然是希望这个案件是单纯的意外,而不是杀人命案。那样的话,面对李进还能少一些压力。

  可宋法医却马上打破了他的幻想,摆了摆食指说:“不不不,兄弟你太天真了,如果是那样,我们还紧张什么呢?虽然说他摔的连颈椎骨都断了,但是他的所有骨折都没有生活反应。也就是说……他不是摔死的。”

  “啊?不是摔死的?”孟小川有些诧异,因为他们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警员们都说是摔死的。来尸检的主要原因就是查查会不会是有人为将死者推下山崖摔死的可能性。谁想到,法医竟然一口断定了,死者根本就不是摔死的。

  宋法医看见孟小川有些着急,就露出了一种有些神秘的微笑,故意吊着胃口说:“是的,虽然我不是沈墨,但我的专业技能我还是很自信的哦!我可以很肯定,他不是摔死的。对了,你知道发现尸体的那片地方是什么地理状况吗?”

  孟小川认真的想了想,还翻了翻自己手机里传来的现场照片说:“应该……就是一条很长的山路,山上是密林,山下是悬崖。但是这悬崖也不是很深,全是陡峭的岩石。地形比较险峻,相当容易发生事故。”

  宋法医很满意的点着头说:“对对,就算你了解情况吧!这具尸体呢,就是在那样的一片山路上被发现的,对吧?我们根据尸斑和身躯腐败静脉网来看,应该已经死了一个星期了。”

  “那……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走山路上,猝死,然后掉下山崖的?”孟小川发挥了自己最大的想象力,想象着这具“粉身碎骨”的尸体,最意外的非他杀死法。

  宋法医像个老学究一样,翻着自己的尸检记录说:“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嘛,脸上还有呼吸道泡沫。喉头,气管和支气管的黏.膜上皮都是肿胀充血的。两肺的体积增加,肺部表面还有肋骨压痕,边缘钝圆,呈水性肺水肿。”

说着,宋法医还突然靠近了孟小川,吓得孟小川一激灵!然后宋法医就作怪的张开手对着孟小川比划了一下说:“他这个肺啊,捏起来像揉面一样,轻压还会有凹陷,表面非常湿润,颜色特别淡,浅灰色夹杂着淡红色的出血斑块。肺泡高度扩张,完全破裂……嗯……简单的来说呢,他是被淹死的。”

  “淹死的?”孟小川又是一个激灵,他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宋法医。忽然他开始有些怀念沈墨了,和稳重潇洒的沈墨比起来,这个一惊一乍的法医真能给他刺激出毛病来。

“一…一个淹死的人,最后死在了山上?他是被抛尸的吗?那,那条山路附近……我记得也并没有河流啊。小溪清泉都在山里更远的地方呢,发现尸体的地方并没有明显水源啊。”孟小川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在内心呼天抢地的喊着李进和沈墨,希望他们能够赶紧回来救苦救难。孟小川很难想象,李进.平时都是怎么面对这些诡异案件的。

  宋法医倒是镇定的很,他坐了下来,翘着腿,不住的摇着头说:“哎呀,你看你又乱猜了。就算他尸体周围都是江河湖海也没有用呀。因为他肺里的水,并不是河水,也不是井水,更不是海水。”

  “那……”孟小川在惊讶,好奇,强烈想知道答案的情况下,急的差点儿脱口而出,难道他是被口水淹死的嘛?。

  看见孟小川那副要急中风的样子,宋法医笑了笑说:“嗯……应该是洗澡水吧?要么就是喝的水,生活用水?总之,是经过煮沸之后又晾凉了的水。简称,白开水。所以呢,不是河水,你不需要去调查附近有没有河流。不是海水,你也不需要想那么远的问题。你现在要查的,是什么人用白开水溺死了他,又把他扔到了山路下。他的喉头肿胀出血是因为溺死濒死期曾大口大口的呼吸,我推测,溺死他的容器应该不算大。而且我在他体内查到了一点点安眠药的成分,他应该是在昏睡的情况下被害,因为呛水醒了过来,拼命呼吸求救,可是已经晚了。”

  “白开水杀人事件啊……?溺死他是在某个容器里吗?不算大是多大,您总给个范围,我也好联想啊!”孟小川只觉得自己腿软,差点儿要跪。想来他还是比较羡慕韩城,根本不用费脑子,遇到案件,干就完了!

  宋法医皱着眉,用两只手圈里一下,从洗脸盆大小到小水缸大小,他犹豫不定的说:“大概……那么大?”

“您问谁呢?您这也太不靠谱儿了,小的像尿桶,大的像水缸,也有可能是脸盆,这……这真的都能淹死人吗?”孟小川抗议的质疑着。

宋法医很不高兴的白了一眼说:“就算沈墨在这里,他也不可能直接告诉你是哪种东西淹死的这个人!打算淹死一个人,不一定非得是大西洋沉船那样的惨烈,也有好多被淹死的人都死在很不起眼的地方啊!比如说尿液,水洼,浴缸,洗脸盆,都很正常啊!诶,你太嫩了,还是有时间多向你沈教授学习学习吧!

“白开水杀人……”孟小川都没办法想象。

宋法医看出了孟小川的质疑,再次肯定的说道:“诶,你这个孩子总是怀疑我们可不行啊!白开水就是白开水,但凡溪流河沟的,水里一定会有硅藻和泥沙,但是这具尸体肺中的液体里却没有。就这么告诉你吧,你喝都没有问题!”

  越听越恶心,孟小川只好投降认命的说:“我错了我错了,您别生气!那这个死者也太奇怪了……明明是溺死的,却死在了山上。听起来怪瘆人的……而且,我也想不出凶手这样抛尸的原因啊?您说……凶手为什么要那么麻烦呢?”

  “几年前那片山路人烟稀少,就算是现在,来往的车辆也不算太多。也许……是这个原因吧?扔在那不会有人发现?哎呀,我说兄弟啊,我呢,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避免出现失误,几个法医一起检测确认的结果,总能顶上一个沈墨了吧?至于那凶手麻烦不麻烦,那是李进的事了啊。我们只负责检查出来死者是怎么死的,溺死的就是溺死的,这就是我们需要告诉你们的。至于他是被谁溺死的,又为什么会死在山上,那就等你们来告诉我们了吧?”

孟小川颓败的垂下了头,想想也是,不能把所有法医都当成沈墨那样用啊!沈墨之所以什么都会帮忙分析,是因为他和李进是好朋友。如果单单从工作职责来说的话,宋法医的话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