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请求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19-02-20 12:21:01 全文阅读

怎么办!怎么办!孟小川在心里挣扎着,似乎说谎是唯一的办法。虽然李进对谎言有种一眼看穿的本领,但是万幸的是,这种心理学手段,他不会用在自己人身上。

想好了这些,孟小川抢先一步开了口,先说起了顾文彬的事情。

“李队,您住院之后,我们一刻都没有耽搁,马上开始追查那个顾文彬。真是想不到啊,一个当初奄奄一息的被害人,摇身一变就成了422的真凶!最可怕的是,他所有的身份信息都是真的。我很怀疑他是不是两种人格,要不然怎么能把一个杀手身份掩藏的那么好呢?要么就是,给他制造身份的人,手段太厉害了,能躲得过警方系统的查证。只是……我们当时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所以,没办法知道更多信息了。”

“什么?他死了?”李进又有些激动了。因为他还记得自己昏迷前最后一幕,是郁少君将顾文彬打晕的。难道……那一下,把他打死了??

看出李进着急,孟小川连忙解释着说:“别着急,别着急,李队!你听我慢慢说!我们去的时候,顾文彬确实已经死了。但是我们找到了郁总砸晕他的花瓶,也从花瓶上找到了郁总的指纹,这些笔录口供我们都已经完成了。问题是,顾文彬并不是被砸死的,也不是头部伤害致死的,他是被一把类似手术刀一样的东西捅死的!”

“什么?”李进一激动,只觉得心头伤口受情绪冲撞,猛然又痛了几分。同时太阳穴两侧也开始隐隐作痛,整个人的意识有些迷蒙。这时他大病初愈,再急火攻心的后果。

孟小川感觉自己惹祸了,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郁少君带着医生来了。

医生一看到李进脸色煞白,额头冒汗的痛苦样子,就诧异的看着孟小川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孟小川惊慌的摆着手说:“不不不,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和他说了说案情……”

这次,医生更是惊的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瞪着孟小川责备道:“你是怕他痊愈开除你是吗?病人这个样子,你竟然和他探讨案情?你们可真行,干这行就不要命了吗?赶紧出去,出去!”

说着,医生就把孟小川和郁少君都赶了出来。看来李进的状况非常不稳定。

孟小川站在大门口,委屈巴巴的看着病房门,又看了看郁少君说:“郁总,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李队是一定会问沈教授和案情的,我想趁他问起沈教授之前说说案情,谁知道……”

郁少君表示理解的安慰了下说:“我知道,这不能怪你。我是看着他醒过来的,睁开眼睛第一句话问的就是案子。他太心急,也太逞强了。不过已经脱离危险了,意识也清醒了,还懂得着急,应该不会有大事。我建议,让他休养一段时间,不能再提工作了。”

孟小川自然也是知道郁少君的提议再适合不过了,可是这事儿在李进的身上真要执行起来,却有一定难度。孟小川想了想,就神神秘秘的把郁少君拉到一边,小声嘀咕着说:“郁总,您看能不能这样,您怎么说也是李队的救命恩人,他是一定会给你几分面子的。您能不能想想办法拖住李队几天,再给我们点儿时间。一是查清楚顾文彬的死因,二就是天大的要命问题,找到沈教授。我们都不愿意让李队太担心,所以暂时不想告诉他实情。”孟小川就像是个隐瞒病情的家属,十分为难。

郁少君想了想,随后问道:“那你们准备怎么解释沈墨不出现的原因?案情可以一步一步处理,但是沈墨的事情,一定会变成李进最大的心病。他现在这个状态,我不知道接二连三的打击会造成什么后果。”

孟小川越听越揪心:“所以啊,郁总,这才需要您拖住他一段时间。局里已经知道李队受伤的事情了,局长都说了,不养好伤不让李队再劳碌。沈教授那边的事情,我想办法,您看您能不能……”孟小川越说声音越小。从他进了警队跟了李进开始,他就没有对李进说过任何实质性的谎言。现在让他撒这弥天大谎,他确实是心虚的要命。很难想象有一天李进知道了,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但是为了李进的身体着想,这个谎也是无论如何都得编下去了。

郁少君斟酌了一下,对孟小川说:“对别人,我敢有信心。但是对你们这位李队,我还真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有那个面子。我会尽力,你们也抓紧时间,不管到底发生什么事,都务必先找到沈墨。至于我这里嘛……一段时间不敢保证,只能说在他强烈要求出院之后,再拖上几天。但是我比较有自知,也就几天的机会。你们了解他,一旦他能下床,势必会要出院。所以,你们的时间并不多。”

孟小川也知道眼下时间紧迫,只好把一切托付给了郁少君,自己不敢再耽搁,马上跑回警队召开他们的小会议。一,是分工合作,各自执行各自的任务。二,是研究个能骗过李进的方案。

想来想去,唯有找局长,证明沈墨暂时执行公务去了,才能再压这件事几天。

当局长来探望李进的时候,顺便就把这个消息传达了。虽然李进觉得有些诧异,但是想到眼前这座城市危机重重,沈墨暂时离开未必不是好事。这才按耐住了自己的脾气,没有再继续追问。

尽管所有人都劝告李进,“死而复生”应该好好珍惜生命,好好休养。可是还没过三天,李进就已经开始囔囔着要出院了。

郁少君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用案子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于是郁少君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对李进说:“经过这一次的阴差阳错,咱们就算还不能成为生死之交,我想也应该有患难之情了吧?我追着你的车去那个鬼地方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过个人安危呢。”郁少君像往常一样调笑着说。

这话倒是让李进心里一沉,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几天躁狂的状态,让郁少君很为难。可那一天,如果没有郁少君及时出现的话,自己就真的会死在了顾文彬的手里。到那时,还哪里有机会调查什么真相?想想这些,自己合该是真欠了郁少君一条命的人情。

于是,李进正色对郁少君说:“救命之恩,说多少谢谢也无法表达。郁总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只要合乎礼法,我一定尽力而为。”

郁少君听后,忽然笑了:“哈哈哈,看来在李队的眼里,还是不能确定我是一个守法商人啊!哎,算了,日久见人心嘛,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早晚会看得清楚。我讨这个人情,也不会去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李队能答应。”

“你说吧。”

“其实在你应该找我的那天,我们曾提起的少年救助项目就已经开始着手进行了。这几天,我虽然一直在医院,但是那边项目筹备一直都没有停。医生说,你现在并不适合回队操劳,三天后我们在一个度假中心会举行一个小小的研讨会,全部都是关于那些孩子的。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参加。耽误几天时间,一是为了那些无助的孩子,二是让你调养伤势,三是还我人情。一举三得,李队你觉得可以吗?”

“我……”李进一时间没有回答,因为他找不到任何借口拒绝郁少君这个根本就不算请求的请求。但是他心里又惦记着案子。

郁少君看见李进犹豫,就笑了笑继续说道:“记得咱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年少时候梦想要当警察,要做英雄,对破案和心理学格外着迷。我们这几天,也不是不能探讨案情啊。你可以听听我这个外人的想法嘛,还有那些深陷地狱不自知,不敢反抗的孩子们,你不想让那个救助中心尽快成立吗?而且,我还有个想法。有些孩子也许不愿出面,那么我们可以发展网络平台,让他们可以无所顾忌的倾诉自己的遭遇。同时联手警方,我想李队你能抓到不少变态。”

“这……好吧。”不知道怎么了,一听到网络平台,李进的脑子里就会蹦出来暗河那个深网犯罪集团,同时,还有一张模糊的,不知道面目的脸,那是冥王。

见李进终于答应下来了,郁少君觉得也稍稍松了口气。至少目前为止不负所望,只希望孟小川等人能够快点找出真相,找出沈墨。

所有人都知道,李进想做的事情,想保护的人,万死不改。一旦他知道眼前的情况,他一定会冲动的做出更多危险的事。

不管怎么说,只要李进答应下来了,就先应付一天是一天。郁少君马上开始联系相关的人,提前准备了这场研讨会。同时也通知了孟小川他们,让他们知道李进的动向。而且既然是打算和警方合作,也不能没有警方负责人。这一次,李进不是以刑警队长身份去的,而是郁少君的朋友。所以,郁少君找警方联络了两名警员。都是专门负责儿童和青少年案件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