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欲言又止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9-02-19 00:11:59 全文阅读

看着孟小川一脸愁容,郁少君露出了一个极富魅力的浅笑,安慰着他们说:“既然如此,李队就暂且交给我吧。你们抓紧时间找到沈教授,不要让他再出了什么意外才好。找到他,我就功成身退。”

“那……郁总,麻烦你了!我们现在要追查那个凶手,还得追踪422的案子,还要找沈教授……真的是……”孟小川面露难色。

“没关系,不用多说了。反正现在也不能探视,你们就去忙吧!如果这边有什么情况,我再随时通知你们。”

“真的太感谢了,郁总。”孟小川十分感激的又和郁少君握了握手。其他警员们也纷纷表示着谢意。刚刚韩城他们说的话是对的,警队里一向都是李进抗旗冲锋,当他倒下了,警员们不能只沉浸在担忧中,更应该为他做些实事才是真的。想通了这些,在知道李进已经脱离危险的同时,所有人都凭生了一股子干劲儿和信念。

以韩城为首,他们分工合作。一部分人去调查李进遇刺的现场和李进的手机通讯内容,以此来锁定罪犯。一部分人重新查阅422案件以及之后所有相关案件。还有一部分人,负责找寻沈墨。

谁也不知道,自那个晚上沈墨和李进分开之后,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是一个月落日出的时间里,两个人就纷纷出了状况。一个鬼门关前过,一个生死未可知。

郁少君让商磊看着李进,自己清洗了一番,换了身衣服,又棒李进买了不少住院的用品。这期间助理还有秘书都说找人照看李进就好了,让郁少君回去休息。但是郁少君不肯,并且把所有人都遣了回去。最后,只剩下了商磊。

这个从来不说话的男子,似乎是固执的守护着郁少君,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从保镖这个身份来说,他绝对是最称职的。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李进还在昏睡。商磊从外面买来了一些精致的餐食,想让郁少君吃点儿东西。

郁少君在走廊窗前,看着远处的夜色淡淡开了口。

“商磊,你回去吧。我现在没心情吃东西。”

商磊站在郁少君身后,没有言语,只微微皱了皱眉。

郁少君似乎从来不需要商磊说话,就能知道他的心中所想。一个正常人,一个不能说话的人,他们的沟通不但没有障碍,反而还更加简练直接。

郁少君没有回头,目光所及之处望的更远了。他似乎微微叹了口气说:“这世上,是不是只能有一种方式的英雄能够被承认呢?他值得吗?他为了一个伪装成良善的杀人魔,甘愿以身涉险。我不知道,那把插在他心上的刀子,会不会让他对这个世界寒心。”

商磊只站在郁少君背后,不言不语,面无表情。但是能够看得出,那张年轻冰冷的脸上,似乎也有疑惑。只是不知道,他和郁少君所迷惘的是不是同一件事。

郁少君背着手,就像往日站在郁氏集团顶楼一样,睥睨的目光,傲气乍现。

他看着窗外迷蒙的霓虹,穿梭的车流,淡淡的说:“我忽然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比较喜欢李进这个人了。因为我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一种和我同样的感受。寂寞。身为英雄的寂寞,身为顶峰的寂寞。看看他,重伤在身,命在旦夕。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没有朋友,没有战友。除了这个尚且还有些陌生的我,他身边空无一人。那些他拼死保护的人们,会在这个时候用同样的付出来保护他吗?当然不会。这种深入骨髓的寂寞,让我对他愈发的感兴趣。”

商磊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听着郁少君的这番感慨,医院本就压抑气氛,陡然之间又降低了几个气压。

在午夜一过的时候,商磊终于也离开了医院。不知道是他听从了命令,还是在固执这方面输给了郁少君,总之,整个监护病房内,只剩下了郁少君,和昏迷不醒的李进。

郁少君本为商人,似乎不该被卷入这种腥风血雨中来。可是从认识李进以来,他的生活似乎比原来更加“充实”了。

想想自己从一开始,给李进当过“泄密者”,“线人”,“出资者”,“合作者”,郁少君有点儿想笑。是不是事业实在太成功了,成功到闲的自己开始干这些赌命冒险的疯狂行为了。

不过在尔虞我诈的商场战场里,又有哪一个决定不是赌命冒险的呢?

所以这种感觉,对郁少君来说,也不算陌生。

这一夜,郁少君就这样看着李进,直至天明。

当时顾文彬给李进的这一刀,虽然说是异常危险,也当真是偏差毫厘就扎在了李进的“心尖”上,但也许命运眷顾英雄吧,李进命不该绝,他当时错愕的那一秒,本能的微微侧动了一下身体。也就是这一厘米,救了他一命。

李进也是意志力惊人,本来医生说他失血过多,刀口又很深,想醒来恐怕需要一段时间了。至于多久,还不能确定。但是李进硬是凭着意志力,在第三天就睁开了眼睛。当然,他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郁少君。

李进不太适应此刻自己的虚弱,胸前的刀伤还在锥心作痛,失血过多的他,即便输血抢救了,但是身体机能个方面的衰弱,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逐渐调和。

李进看着郁少君,微微张了张嘴道了句:“谢谢……”

郁少君看到李进清醒了,自然面露喜色,连忙拍了拍李进的手臂说:“活下来就好,别的不用多说。你等着,我先去叫医生。”

郁少君自然是第一反应就是去叫医生,可是他刚站起身,李进就勉强抓住了他的衣摆,勉强着想撑起身体,艰难的开口问道:“他呢?顾文彬……”

郁少君有些为难的站住了,扶着李进躺好,皱眉不解的说:“你刚刚才死里逃生的捡回了一条命,醒来之后第一挂念的,还是案子吗?”

李进凝眉不语,好像他在极力恢复自己的意识和体力。

郁少君见他状态还好,也不着急出去了,再次坐在了李进的身边,端详了片刻说:“李队,你知不知道,如果刀尖再偏一点点,你现在就不可能继续操心案件了?我劝你还是先把身体养好,有什么事,休养之后再说。至于你担心的案子,也大可以放心。你收下那么多精锐警员们,都在外面奔波忙碌,他们一定会找出真相的。”

李进原本激动的神色,这会儿稍稍平静了些。大概是因为,他昏迷之前最后一幕太震惊,所以醒来第一瞬间,他还入赘噩梦,无法清醒。现在听郁少君说了会儿话,情绪稳定多了。

不过即便冷静下来,李进脑子里回想的也依旧是顾文彬的话。他越是回忆,眉头皱的就越紧,他看了看郁少君,欲言又止。

郁少君站起身,微微有些打趣嗔怪的说:“李队,不管怎么说,也是我救了你,你难道不该先关心下咱俩的情况吗?我看你这样子,睁开眼睛就先问凶手,现在,你是想问沈墨沈教授了吧?”

李进想起顾文彬的话,他说,既然你的人已经查到了真相边缘,我就不能让你活着知道真相。

李进的人?还是能暗中接近真相的人,除了沈墨,实在是想不起其他人了。而且,在出事之前的那个晚上,李进和沈墨分开之前,沈墨曾经欲言又止的想要和李进说些什么。不知道,那没说出口的话,是不是所谓的真相?

“顾文彬曾提到一件事,我怀疑和沈墨有关……他……”李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焦急的关切,因为他的大脑还没有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

人在失血过多之后,身体机能,内脏和大脑的功能,甚至眼睛的视力,耳朵的听力,都会因为曾经临界点的失血程度而明显下降。想恢复这个过程,少说也得三个月。更何况李进才刚刚醒来三十分钟不到。

就在郁少君思考如何回答李进这个问题的时候,病房门开了。这一次,是孟小川。

孟小川一看到李进醒了,激动的直接就扑了上去。要不是郁少君拦了一把,他大概真的能扑到李进的身上。最后,他就蹲伏在李进的床边,焦急的说:“李队,李队你终于醒了啊!你可把我们吓死了!那么危险的行动,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去呢?这几天我六神无主,生怕你醒不过来了!”

李进用插着针头夹着管子的手,轻轻抚了抚孟小川的头,虚弱的笑了笑说:“你真是个傻小子,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郁少君很得体的走到门边说:“你们大概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说,我去叫医生来检查,顺便去看看今天的药。”

孟小川感激的对郁少君笑着点点头,但是下一刻,他的心也提起来了。工作上的事情倒不怕,但是这沈墨失踪了四天了,这件事就不太好说了。这个时候告诉李进的话,别说老实在这里养伤,恐怕会直接杀回警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