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谈判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19-02-13 14:02:28 全文阅读

两天之内,这个年轻人致数人伤亡,他的内心一定也很难平静下来。一旦再次激动,或者想起什么刺激他的事情,就有可能大开杀戒,滥杀无辜。

  所以,现在这个房子里的五条人命,都掌握在李进这场“谈判”上了。

李进仔细的的听着门内的动静,确保自己的举动不会让事件更加恶化,也不会把张子路逼到绝路中去。

  其实这种事情,论学术方面来说,李进和沈墨都比一般警察要强很多。因为凡是罪犯,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心理问题,这种谈判非常需要有基础的心理学专家来分析当前的危险度,把握罪犯的心理,运用犯罪学,社会学,心理学,甚至是精神医学等多种学科知识对犯人进行全方位的分析,从而把控局势。

好多时候,这种事情是教不出来的。十个人谈判,可能会有十种方式和效果。李进现在只希望自己所做的不会白费。

  在一旁的沈墨眼里,这场谈判失败的可能性很小。毕竟那扇门内的罪犯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任他情绪再激动,积压在心底的愤怒再强烈,心智也到底还是不够完全成熟。

而且张子路也没有精神疾病,这就让沈墨放心很多了。否则,他是不会让李进一个人前去谈判的。万一罪犯因为情绪问题而产生了某种幻觉或幻听的情况,危险的就不止是人质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某种公式,某种学说,某一本书,能够彻底的了解一个人的心理状态。所谓心理学者和犯罪心理学家,唯有凭自己的观察力和直觉,才能洞悉对方的一切。

  李进有冷静的头脑,善于从细微之处发现细节和规律,懂得把握时机,勇于决断。所以这个时候由李进来担任这个主要角色,远比老陈他们要来的合适。

  屋里沉寂了半晌,一个年轻的声音搭话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不想找麻烦就赶紧离开,带着你的人离开。”

  这个声音年轻,低沉,语气中还带有一丝威胁性。不过如果他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讲话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声音轻柔,很阳光的男生才对。

  李进听明白了张子路话里的意思,他已经发现了老陈他们,也知道大门外的是无数警察。他没有提要求,没有讲条件,更没有试图逃走。这其实是个很不乐观的局面。因为大部分劫持人质的罪犯,当面对被围堵的情况下,通常都会和警方谈条件:只要你们放我走,我就放了人质。

  这是一种根据局势变化而起的交换。还能想到这种交换的罪犯,通常很好解决。因为他们想活,他们还想活下去,不想接受严重的刑罚。只要有求生欲望,就能够被控制。

  然而像现在的张子路就不同了,他不想走,也不想逃脱,甚至不屑和警方谈条件。他唯一的条件就是让警方离开,不要打扰他的复仇行动。他没有想离开,确切的说,是没有想过活着离开。鱼死网破是他的初衷,这就很难办了。

  李进也没想马上就能得到什么进展,只想先安抚住张子路的情绪,以避免屋里的人质有伤亡。

  这时,耳机里传来了沈墨的声音。只听他轻声低语道:“李进,夫仁人轻货,不可诱以利,可使出费;勇士轻难,不可惧以患,可使据危;智者达于数,明与理,不可欺以不诚,可示以道理,可使立功。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特点,你得先让他说话,先了解他,再谈其他。否则,只能使他原本还算平静的心情忽然受到刺激。”

  李进轻声“嗯”了一声,心里已经开始有了和张子路谈判的内容计划。

  沈墨说的那几句话,在老陈他们听来可能觉得很难理解。不过李进很清楚,那是谈判学中的纵横理论。

针对不同类型人的各自特点,选择最适合的方式,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比如,对以经济为目的的职业犯罪团伙,黑社会团伙,或者为了不义之财的亡命徒,当面对这种劫持人质的罪犯时,要以经济利益为中心展开谈判,暂时答应对方的经济需求,才能进一步使罪犯感到“归属感”。

还有比如那种极端恐怖分子,报复社会的劫持罪犯,一般都有很严重的精神障碍。张子路,差不多算是其中之一。

这种人偏执,臆意,很难沟通。对这种人,就要找出他报复的诱因,从诱因展开谈判。

总而言之,要弄明白不同罪犯的需求,才能和他们达成“一致”。像张子路,他需要的就是被理解和被认同。

  所以,现在李进站在门外,稍稍的呼了一口气,用一种很平和,很放松的语气对着大门内说道:“张子路,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你受够了身边的人没完没了的追问,没完没了的教育,没完没了的逼迫和压力。我完全可以想象,你对这一切都已厌恶至极。”

  李进刚说到这里,门内就传来了一声冷哼:“呵呵,你知道?你不可能知道。你们谁也体会不到我过的有多么糟糕。”

  “那你愿意和我说说么?”李进低声询问,语气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依靠感。

  可是门内的张子路还是沉默了片刻说:“没必要了,我已经杀人了,一切都已经晚了。从高考成绩下来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的人生毁了。”

  李进笑了:“张子路,我不知道你是因为太年轻,还是因为你的家人为你灌输的思想太根深蒂固了。你的人生,完全要凭你自己去创造。学历,学习成绩,你是不是全校第一,都只是你人生初步的一个经历而已。当然,这个经历走的好,可能你的人生会更容易一些。可即便这个经历走的没那么理想,也谈不上你的人生会被毁。你要相信,我们的人生始终把握在自己的手里。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毁掉它。”

  这番话,似乎让张子路有些动容。他贴着门,低声的问了句:“真的是这样么?”

  “当然。”李进说。

“可我从小到大经历的就从来不是这样的!!”张子路忽然一声怒吼,愤怒的打开了门!

  门外的李进感到有些意外,可是当他看到张子路的时候,还是微微一愣,然后举起双手倒退了两步。

  这个少年面白如纸,黑眼圈很重。他消瘦,苍白,憔悴,目光里透露着敏感和神经质。

他右手死死的扣住一个小女孩的脖子,左手用尖刀指着那个女孩。不用怀疑,这就是他姨妈家的那个五岁小姑娘。

  女孩已经吓坏了,她的嘴上有血,被透明胶带封着。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受伤了,一双大眼睛流着眼泪眨啊眨的,可就是不敢出一点儿声音。

  李进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女孩,所以才规规矩矩的向后退了去。他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与张子路近距离交谈。因为任何人的靠近都会让他产生焦虑和不安全感。

  张子路看着李进冷笑道:“你们怕了?怕我杀了她是吧?屋里还四个呢,你们怕不怕?”

  李进小心翼翼的放下双手,诚挚的看着张子路,轻声开口道:“张子路,你是高才生,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知道,你杀了这个女孩,你的人生就真的毁了。”

  “哈哈哈,你别闹了!你在逗小孩子吗?我不杀她就能安然无恙了?我杀了一个老师,还杀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而且,那个司机还造成了一场大车祸,十多人的伤亡,都要算在我身上的吧!更何况……屋里那四个是死是活我还不知道,总之,现在的我,血债累累。你跟我还谈什么人生?”张子路瞪着眼睛质问李进。

  李进见劝阻行不通,马上换了方式问:“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了那个出租车司机和那个老师吗?”

  张子路这会儿可能是因为和李进说的话有点儿多了,戒备感低了很多,他毫不介意的告诉李进:“我杀那个司机纯属是愤怒的驱使。当天我刚刚从家里跑了出来,漫无目的的上了一辆车,本来就在极度的压抑着怒火。可他看见了我的书包和手里攥着的成绩单,就问我高考如何。我不说话,他就没完没了的絮叨着他眼中的高考有多神圣,多重要,他认为上不了好大学的孩子就是没有前途的,还告诉我等以后就知道这个社会的艰难了。我听他絮叨了二十五分钟左右,实在忍无可忍了。我改变目的地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在那里杀了他,并缝上了他的嘴。可谁知道,我还没离开,他就又站起来了!并且开着车逃走了!我当时有点儿害怕,就一路奔跑,最后打了车掉头追了上去。之后,就看见了那场车祸。看见那个司机死了,我也就放心了。因为他的死会被归于车祸,而不是他杀。”

  张子路说的每一句话,都通过李进的耳机传到了每一个警员的耳中。包括老陈和沈墨。他们都听清楚了张子路的犯罪过程,只是着急他手中的那个孩子还没有被救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