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角色互换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19-02-11 00:54:03 全文阅读

“对,学生。按时间算,应该是高考之后的学生。而且小学生和中学生想要如此理性的制服被害人并缝合嘴唇,有点儿不切实际。从那支笔来判断,也是高考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我们现在要找的人,是一个身高175到180之间,体型适中,长相老成,闷闷不乐,而且还有可能带着近视眼镜的高考毕业生。也许,他落榜了,也许,他的成绩和他预想的出现了偏差。总之,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高考成绩是他爆发的导火索。一般初次杀人的人,都不会在爆发点杀人。而是要经历一小段时间的沉寂,隐忍,纠结,挣扎。最后,外界因素的稍微刺激,都能让这颗隐忍多时的炸弹爆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二十四小时之内,一定会出现第二具嘴部缝合的尸体。所以你们要快,要用最快速度争取救下第二个被害人。”

  “李队长?那个,我想问问,凶手为什么要缝上被害人的嘴?还有,他下次还是会用笔来杀人吗?我总觉得这种东西……不专业的话,杀死人的几率很小。”一名警员诚惶诚恐的问道。

  李进很认真的解释着说:“他用笔杀人,可能只是因为当时手边最合适的凶器只有笔。他下一次作案会用什么,现在还不能确定,不排除更换凶器的可能。随着这场大车祸的刺激,他应该更加喜欢上了有人死去的感觉。之前,也许还需要某种刺激他才会冲动杀人,但是现在,他不再需要什么强烈刺激了。他缝上被害人的嘴,是因为他想要安静,沉默。所以你们现在要尽快找到这个可怕的沉默恶魔。”

老陈知道,这一次事情可能会很严重,孩子犯案,始终都是他心头的“大忌”。凶手人群范围的特殊,决定了这个案子本身的特殊性。

  如今这个世界,似乎变得很奇怪,少年犯罪不但不少,反而都还更加的别出心裁,凶狠无比。

眼看着一个又一个原本可能成为国之栋梁的学生们,犯下一桩桩震惊全国的大案,老陈也开始渐渐感觉到了这个案子以及背后影响的严重程度。

  于是他把自己手底下的人全部都散了出去,按照李进说的那种方式,去各个学校寻找符合李进侧写的学生。尽可能的,去避免再一次伤亡。

  李进还说,这个年轻人极有可能是那种成绩很稳定,很好的学生。老陈不太理解,为什么犯大错的竟然往往会是一些“好孩子”?而那些平时在老师和家长眼睛里的“坏孩子”们,反而不会出什么大事。充其量也就是早个恋,打个架,极少数会真的出什么大格。

  对于这种现象,李进也是有他自己的理解。

  “你们眼中的坏孩子,淘气,叛逆,心性不定,不听话,不好好学习。但是这所有毛病也同时造成了另一些现象,比如,他们的玩心重,压力小,没有犯罪头脑,对本身成绩或者别人眼中,口中的评价和认可持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这种情况下,虽然很难有特别高的学业成就,但是这种人也绝对不会在每年跳楼自杀的学生当中。

  相反,那些成绩优异的,为人榜样的,老师和家长给予期望都特别高的,反而会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因为他们从小就被教导必须要刻苦努力,必须要拿第一,必须光耀门楣,甚至还有一些家长会动用暴力或冷暴力的方式来处罚这类孩子的偶尔失误。可想而知,他们年轻的心灵将会遭受多大的压力和打击。

  说实话,我认为,在年轻的学生时期,正常心理发展状况本应该就是贪玩,简单,一点点调皮,一点点不知天高地厚。这些毛病全都没有的话,那就是成年人了,就不是孩子了。在一生中本该最无惧无畏,轻松快乐的阶段,承受过多的压力,恐惧和包袱,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健康。所以才会造成了那么多看似不是坏孩子的孩子,走上了各种各样的绝路。”

李进很平淡的说着,不过眼神中的光芒是冷的。这种案件的发生,也同样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沈墨在一旁淡淡的接了句:“每年的高考季,考试季,在我们看来都是一个新的自杀季。每年因为这个原因自杀的学生在两千人以上,因为落榜而从此堕落最后走上犯罪道路的人数比这个数字还要庞大的多。多到你想不到,不敢想,没法信。”

  老陈对李进和沈墨的言论表现的相当吃惊,因为他自己也有孩子,他身边也有很多的孩子正在努力学习实现梦想。他一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一直觉得学生时代是没有任何苦恼可言的。却没想到,真拿出这种数据出来摆一摆,竟是如此的惊人。

  李进这时拿了一支手边的笔,轻巧的转了几下,然后看着指尖的笔说:“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想的话……我或许也就可以理解他为什么要缝上被害人的嘴了……”

  沈墨眼睛一亮说:“我想我也知道了!”

  老陈看了看李进,又看了看沈墨,最后木然的摇着头说:“可我不知道……”

  李进放下笔,有些兴奋的看着老陈说:“你上学的时候,每次考完试最怕什么?”

  老陈想了想这个距离现在年代久远的问题,然后回道:“怕……考不好吧?”

  “是你自己本身就很恐惧成绩的问题么?”李进问。

  老陈回道:“那当然不是!谁会被自己的成绩吓死?当然是外界的压力啊!怕家长问,怕同学问,怕亲朋好友问,总之各种追问,烦都烦死了。考得好还好,如果自己知道考砸了,那每一次被问这种问题都是一种极大的折磨啊…”

老陈刚说到这里就停住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李进和沈墨,然后很震惊的说:“是…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李进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换了个方式说:“来,我们做个假设啊,我们要找的这个凶手就是一个高考学子。他平时成绩稳定良好,家里的教育非常严格,父母老师或者身边的其他人给的各种压力特别大。

  前两个月高考了,他由于精神高度紧张或一些其他的原因而没有考好,在成绩出来之后,更是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质问,辱骂,责备等等。此时,他的内心是痛苦的。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考好,也痛恨这些不留余地责备他的人。日复一日,他的精神会变得越来越紧张脆弱。考试成绩的这个话题,就像老陈说的那样,变成了一根致命的刺。每次有人提起,就会将他刺的体无完肤。

  刚开始还能耐心的容忍,容忍那些鄙视和闲言碎语,可是后来,他的耐心磨没了,他开始痛恨每一个问他成绩或者说风凉话的人。

在案子发生前,他也许又和父母有了一次激烈的争吵。情绪激动的他冲出家门,打了一辆出租车,漫无目的的想要自己冷静一下。

  或许是他的装束很像个学生,那个出租车司机就这样闲聊到了高考成绩的话题。一个陌生人都如此关注这个问题,令他顿时心生反感。可能那个司机的话有点儿多,或者有些尖锐。本来完全没有问题的闲聊,刺激了这个心理压抑到极点的年轻人。于是,这个案件发生了。”

  当李进把这个“假设”完整的说完之后,老陈的表情是很纠结的。

他既恨这个孩子为什么心智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又恨那些造成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人们。如果真的是李进说的这种情况,那这样的杀人犯诞生了应该归罪于谁呢?怪这个孩子的心里不健康?可他一定不是天生就是这个样子的。怪父母的期望过高?可又有哪位父母不是望子成龙呢?怪老师和教育体系过于严苛或有不健全之处?可是……毕竟正常的孩子多,变成这个样子的孩子少。

  所以,李进的这个假设,是个可怕又可悲的假设。

老陈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问道:“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的这样,那他下一个杀人的目标会选择哪种人?你看,那个司机就死的很冤,死在了聊天的话题上。也许是问了凶手的成绩,也许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但是这都是因为他们之间先有了这个话题交集,才发生的后来的事情。那凶手现在飘荡在外面,会和什么人再有这种话题上的交集呢?是不是找出他下一个准备要杀害的人群,也比较容易抓住他?”

  李进微微仰起头,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说:“嗯,说的有道理,可是他的下一步会是以什么样的人群为目标呢?”

  李进在思考,似乎对这个问题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而沈墨这时提醒了李进一句说:“李进,你可以进行角色互换,找出凶手下一步行动规律。”

  “角色互换?”李进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