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已经死了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25  |  更新时间:2019-02-11 00:53:37 全文阅读

沈墨一边往外走,一边凑近李进的耳朵,用很小的声音说道:“能把人弄成这个样子的当然是车祸,不过主要的还是那支扎进了死者颈部的笔。这个可怜的人从腹腔开始肢体离断,内脏都烂了,要判别车祸之前还有没有其他伤势很麻烦,也很浪费时间。这些法医都是警队的法医,又不是实习生。只要说明现在怀疑他杀,他们自然会仔仔细细检查清楚的。我觉得,现在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其他死者,然后为那个真正的肇事凶手做侧写才对。如果真像你说的是个杀人魔,你就不担心他会马上再次行动么?”

  李进有些吃惊的看了沈墨一眼,总觉得沈墨这一次的办案节奏十分快。

  沈墨领会到了李进的困惑,便说道:“怎么了,是不是不是自己的案子,或者说,不是和暗河冥王有关的案子,你就没什么动力啊?你很需要卡戎亲自出来再留几个签名吗?这可还真是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啊……”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火冒三丈,马上要原地爆炸。那辆大客车里也有伤亡,不知道会不会比路人和肇事司机情况好一些。”李进很担忧的说。

  “大客车里面的情况或许从表面上看起来是比外面好一些,因为车内空间大,致伤物体不聚集。可是,颅骨和其他部位的骨折,脑和内脏器官的损伤却十分严重。这种伤势,照样会要人命。机动车其实就是一台带着发动机的老虎,伴虎而行,危险确实是很大。况且,人类的躯体还是如此的脆弱。”沈墨说话的功夫,他们就已经来到另一间解剖室了。

  这里面是这场车祸的其他死者,听说还有两个重伤在医院抢救,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

  看了看同样惨烈的几具尸体,沈墨问李进:“你还记得现场撞击中心区么?”

  “嗯,你说。”

  “这个死者就是第一个被撞的人,可是车却是在离他有段距离之后才又撞上大客车的。尸体附近没有刹车制动的痕迹,受害者皮肤上还留有轮胎凹面花纹印迹以及中空皮下出血的轮胎印迹。死者在被碾压破裂的时候,轮胎胎面上沾满了人体的血液和组织,并且随着车轮滚动沾染到车轮离去的路面上。那个肺叶,就是他的。”沈墨指着死状最惨的一个死者说。

  “不刹车碾压?”

  “是的。”

  “如果司机不是故意杀人的话……”李进犹豫着。

  “那就是他在撞上第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沈墨接下了剩下的半句话。

  “事情和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了,这个肇事者,才是第一个被害人。”李进转过头对老陈说。

  “这……这是最坏的结论了吗?”老陈有些头疼,这明明是一场惨烈的交通事故,没想到最后还是在李进的“衰运”影响下变成了刑事案件。

  更没想到,李进看到老陈这副无奈的样子,仍毫不同情的摇了摇头说:“不,这不是最坏的结论。最坏的结果,是你不久就会找到第二具被缝上了嘴的死者。车祸,只是巧合。你真正要找的,是那个喜欢安静的杀人魔。”

  “喜欢安静?”老陈瞪大了眼睛。倒是知道,李进的能力,一向都是负责大案。他负责的案件和罪犯,也都不是普通的杀人犯。他们要么就是有自己独特的杀人手法,要么就是有自己创造出的恐怖杀人特征。比如现在李进说的需要安静,就是一个特征。

  李进解释着说:“杀人犯只是杀人犯,目的只有杀人那么简单。大多数还都是冲动而行,事发后多半都会后悔。而杀人魔就不一样了,他们要在杀人的同时传达一种很强的自我观念。冷静,理智,丝毫没有悔恨和愧疚,反而还会更加兴奋和渴望下一次的过程。比如杀了出租车司机的这个人,缝上被害人的嘴,百分之七十的目的是为了让被害人保持安静,沉默,不要发出任何声音。还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是让被害人保守秘密,或者是一些没有意义的虐杀。从我现在分析的情况来看,这个杀人魔想要的就是安静。因为一个老出租车司机应该不会背负了什么重大到要命的秘密。”

  老陈一听也着急了,马上追问道:“那他下一个要杀的人是不是仍然是出租车司机??如果是的话,我们得马上通知交通队,让那些司机们多加小心啊!”

  李进想了下,回道:“我觉得不一定,他的杀人手法明显,那杀人目标就不一定很固定。还是那句话,不要被这场重大的车祸迷惑了。凶手可能自己也没想到能造成那么大的一场车祸。这都是他预料之外的事情。我认为在车祸之后清理现场的那段时间里,围观的人群当中应该就有凶手。他的心情是惊讶的,好奇的,就好像是收获了某种意外惊喜一样。他只杀了一个人而已,却连带着造成了一场群死群伤的事故。他的内心不平静,很激动,很兴奋,所以……很容易快速寻找下一杀害目标。”

  “那就是……我们根本就防不胜防咯?无法预防阻止他再次杀人吗?”老陈满脸的焦急和愤怒。

  可李进却点点头说:“基本可以这么说吧。您现在最好尽快带上人去准备准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罪犯的侧写,之后情况也许会稍微好一些。”

  老陈一手拍着脑门儿,一边长吁短叹的说:“我的天啊,我差点儿忘了!今天我们这里,不但有市局刑警队最厉害的法医,还有一个最厉害的队长,并且两个人都擅长犯罪侧写!这把我惭愧的啊,恨不得找个豆腐撞死算了。”

  老陈随口玩笑的话,沈墨却一本正经的在一旁提醒道:“用豆腐撞死这件事,其实从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只不过需要特定条件。条件就是要达到每秒340米的速度。但是豆腐如果以这种速度高速运动的话,半路就变成美味的豆浆了。所以正确的方法是,人自己要以每秒340米的速度主动一头撞到豆腐上,那样就能成功了。嗯……”沈墨忽然不说了,可所有人都觉得,其实他还应该说一句,只能帮你到这了……

  “……”老陈看着沈墨的眼神充满了怨念:“沈教授,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还真给我指明了一条死路啊?”

  “开个玩笑,您多包涵。去准备一下叫上这个案子所有的办案人员吧,我觉得,李进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发布侧写了。”

沈墨说着,看向了李进。他很熟悉李进的这种表情,那眼神中充满了笃定和自信。不能说短短这么点儿时间他就已经知道罪犯是谁了,但是侧写范围他肯定是已经心中有数了。

  老陈看李进没有说话,就转身去准备自己的重案小组了。在他的印象中,只要李进大概给了侧写,那离破案就已经很快了。

  等老陈走后,李进才有些忧心的对沈墨说:“这个案子,恐怕结果不会很好。”

  沈墨听后笑道:“李进,你知道吗,在你的心里,已经不知不觉的将杀人魔划分为了两类。一种是单纯的恶,一种是可悲的恶。细致说起来,两大类当中又各自再分两类。主动杀人的,和被动杀人的。有一些人,本不是恶人,但是因为环境因素,经历影响,甚至是心理,病理的原因,才走上了所谓杀人魔这条路。你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一类的。”

  李进低着头,笑的很欣慰。这就是他离不开沈墨的原因,没有任何人能比他们之间更加互相了解。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李进和沈墨就来到了装备好的办公室。大家都已经坐好等他们了。

  李进也不浪费时间,坐下之后直接就表示,这个重大交通事故背后是隐藏着一个凶手的。车祸本身就是车祸,没有什么匪夷所思的地方。

  因为还有交通队的人在等消息,所以李进先把这个情况说明。并且告诉了他们,在撞到第一个人的时候,司机就已经死了。

  有人问李进这种可能性真的存在吗?尤其是交通队的人,他们好像有些无法接受如此重大的一场交通事故竟然是一个“死人”肇事的。

  看出了他们的疑惑,沈墨解释道:“第一个行人身上有无刹车碾压伤,车速没有停,没有方向,高速加上惯性使它即使在撞到了人之后仍然飞快向前。直到撞上了大客车之后,这才被迫停了下来。司机的脖子里插着半截笔管,嘴巴被人用棉线缝了起来。如李进所说,在车祸发生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李进接道:“死者脖子里的笔我已经看过了,是考试专用笔。你们应该知道的吧?”

  众人恍然大悟的看着李进,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那个人你们所说的可怕杀人魔,难道会是个学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